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5.你别太过分,我们已经离婚了

“你有病啊!”

一大早秋歌就像疯了一样,站在我家的楼下。不让我离开,也没有好情绪的跟我说话。

已经离婚大半个月的两个人,有什么好说的?

“难怪那么的着急跟我离婚。原来你真的跟那个男人有一腿。颜筱筱我真的是看错你了!”秋歌清秀的凤眸充满了鄙夷的神色。毫无温度的眼睛似刀子一般的向我飞来,好像我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一般,来给我凌迟的执行官,高高在上。

可他说的男人是谁?

心头一转,便以了然他说的是谁。

他竟然以为我给他带了绿帽子。呵,世界上还有这样的男人呢?愿意自己把屎盆子往头上扣!我还真是头一回见到。

冷悌了秋歌一眼,他那不屑的眼神深深的刺痛着我的心,想也不想的开口,“自己行为不端正,但你别把这屎盆子往我这扣。我颜筱筱从跟你之后就从来没有对不起你!”

“没有对不起我?才离婚几天,你就这么迫不急待的让那个男人来接你上下班?还每天一束火红的玫瑰。你这还叫行为端正?你能不能不往自己脸上贴金。你以为你脸上贴了点金子你就值钱了是不是?”

“秋歌,你别太过分。我们离婚了,我跟谁在一起跟你没有关系,你凭什么来管我。?”

我大声的吼叫着,婚前,你就没有好好的尽过丈夫的责任,现在来管我?脑瓜里有翔吧。

“你是小茹的妈,你如果不能好好的洁身自好的照顾她,那就把孩子给我。给我总好过你这不负责任的妈妈强。”

秋歌说的是那么的理所当然,语气是那么的理直气壮。

我才明白秋歌今天来的目的。原来他是想将小茹的抚养权要回去。

说的容易,上嘴唇下嘴唇一闭,言语就这么的说出来了。我凭什么要把孩子的抚养权交出去?孩子是我十月怀胎辛苦生下来的,是我的亲骨肉,更是我的命。

“小茹是我的孩子,这件事情你想都别想。”

说完就转身离开,对于他的这个无理的要求我简直是汗颜。

“颜筱筱,她也是我的孩子,你凭什么剥夺我做父亲的权利。?”秋歌狠狠的拉着我的手腕,手臂上曝起的青筋,他是使用了多大的力气。

手腕上已经被他握出的印子,疼的我眼泪都要往外飚,可内心的那分不服输的倔强因子却在作怪。即使跟疼,我却忍住了。

依旧平静的看着秋歌,冷言冷语的说道:“剥夺?你友尽过父亲的责任么?我要生孩子的时候你在哪?孩子出生的时候你在哪?你抱过她么?你给她换过尿布么?你给她喂过奶么?你给她洗过衣服么?你什么都没做,凭什么说我剥夺了你做父亲的权利?你说啊!”

“你能不能不一吵架就翻旧账,你生孩子我在出差。根本回不来。我回来的时候,你让我抱孩子了么?你让我回家了么?你连孩子的面都不让我见,这还不算你剥夺我做父亲的责任么?颜筱筱,你凭着良心说,你这么做对么?”

现在竟然来反问我来了。使劲的掰开秋歌的手,结果刚掰开他的一只手,他的另一只手就紧紧的抓着我的肩膀,推着我不断的后退。直到背上冰凉的感觉袭来,秋歌一只手横在了我的锁骨上,一只手紧紧的捏住了我的下巴,逼迫我看着他。

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我好像看到了他眼眸里闪过的那一丝狠戾。

“你起开。”

听到我的话,秋歌显然是不高兴的。捏着我的下巴的手微微的用力,无论我怎么拍打他,都好像打在海绵上一样,丝毫没有作用。倒是将我的手打的生疼。

而秋歌更是牟足了劲使劲的捏着我的下巴,就好像我的下巴和他有仇一般,我敢保证,如果在使劲的话,我的下巴骨一定是粉末行的骨折。

硬碰硬我根本讨不了好处,只好认怂的求好。

终于忍不住的喊出了口,“疼。”

“你还知道疼?我还以为你一直都没长心。”

秋歌说着松开了手,我的下巴才得以保全。秋歌的手劲很大,以前他和我闹的时候从来没有这么使劲过。今天一天就将我弄疼了两次。

今天他是为了孩子而来,看来孩子在他的心里,分量比我重。

我,颜筱筱,不过是他的前妻,如果说还有什么关系,无非就是小茹的妈妈。

仅此而已。

“秋歌,你闹够了没有?”

秋歌的手虽然离开了我的下巴,可身体却并没有离开我半分。他的胸膛紧紧的压着我,前由他,后有墙壁。整个胸腔的空气正在一点点的稀薄。

他来了就为了孩子的抚养权?当初说好的孩子归我,他支付抚养费,现在怎么又可以变卦?

秋歌,你到底想怎么样?我们都已经离婚了,你为什么还要缠着我。

“闹?我再和你谈正事。孩子的抚养权必须给我。”

虽然他是孩子的爸爸,有权跟我竞争抚养权,可是终究是我的孩子,我舍不得。

“当初离婚的时候说的好好的,协议都签了,你何必又来找我?想要孩子你找你的相好生就是了。别来抢我的孩子。”

即使脑袋有些缺氧而脑字也不灵光,可我还是以平静的语气说出口。

孟小凡不是都已经是他的床上客了么?现在离婚了,更是没什么可以阻挡他的了,干嘛还要来找我要孩子。我的孩子不能让那么有心计的女人做后妈,更不能让那个坏女人来照顾我的孩子。

小茹现在还是个单纯的白纸,如果以后被她教的不伦不类的,流里流气的怎么办?

不管他们现在在没在一起,我都不能冒那个险。

我的孩子,不能离开我。

“你乱说什么,我和她只有那么一次。”

“你不用解释。你们滚过几次床单,用的什么姿是跟我也没有关系,更没有必要来跟我解释。我只要我的孩子。”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既然你不肯将孩子给我,那就别怪我们对薄公堂了。”秋歌好心的放开了我,人也离我两步远的时候放出了这句话。

也许大脑是真的缺氧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你什么意思。?”

拉着秋歌的手臂,纤长的指甲嵌在了秋歌的手臂的肉里,他回头愣愣的撇了我一眼,厚实的手掌一根根的将我的手指头扒拉下来,狠狠的攥着我的手,“什么意思?孩子我志在必得,你还是不要做武威的挣扎。”

秋歌使劲的一甩,将我的手狠狠的甩了出去,而我也顺着那股劲栽在了地上。

看到我摔倒了,秋歌只是站了一会儿,就转身离开了。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的眼泪就有些控制不住了。

半个月前,婚姻走到了尽头,难道今天还要让我和孩子的缘分走在尽头了么?



今天实在是没什么劲头去公司了,站起来走到小区湖边的石凳上给上司打了电话,虽然上司的口气很不好,但是还是给了我假期。

很想回家好好的抱抱小茹,可我现在却又不能回家。老妈在家,否则她会担心。

可偌大的一个城市,我应该去哪里呢?到处都是和秋歌的一些记忆,这么多年的记忆,怎么能说忘记就忘记?

打车去了公园,坐在湖边看着湖面上荡起来的涟漪,就好像我的心一样,一圈圈的,心乱不已。

今天秋歌为什么会突然来找我要孩子,这个问题我一直都想不明白。秋家现在只剩下汪静怡,秋畅,秋歌,和赵磊而已。而汪静怡又不喜欢女孩,,她更不能让秋歌来把小茹接回去。秋畅和赵磊更不可能,他们自己的事情都没弄明白,哪有时间来管秋歌和我的事情?

那到底是因为什么呢?难道是孟小凡那的注意?他们天天在一起,倒是真的可能。只是她现在已经得到了秋歌,干嘛来要来找我的麻烦呢?我们又不能在符合了。

孟小凡那么的费劲心机将我从秋歌的身边弄走,现在终于如她所愿了,她干嘛还要多此一举来照顾一个刚满月的孩子?

这根本不合乎常理。可秋歌又不是一个想一出是一出的人,他做事情很有规律,除非他在乎的人活着别的什么事情打断了他,否则他从来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的。

到底是什么事情让秋歌变成了这样。

认识他这么多年,虽然算不上最了解他的,但是我也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今天太过的反常了。

让我没想到的事是他不止今天这么反常,接下来的两天电话不停的打,而不倒三天我就收到了法院的传票。

他为了得到抚养权真的将我告上了法庭。

开庭的那一天,看到孟小凡挎着秋歌的手臂连同律师一起走进了电梯。秋歌就这么的匆匆的走过我的面前,都不曾看我一眼。

难道除了孩子,他就真的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了么?

女人为什么总是这么傻,明知道他心里都没有自己了,可却还是不肯放弃心里的那有点可能,总是以为自己真的那么重要,其实人家都已经放开了。只有自己还在傻傻的天真着。

“走吧!”霍琛在身后拍拍我的肩膀,适当的给了我一丝的力量。“放心,孩子的抚养权我会尽力帮你争取的。我打官司还没有输的时候!”

“就是,你还有我呢,没事。姐妹永远站在你这边的。”

“有你们句话我就放心了。走吧!”有了古妍和霍琛的支持,给我莫大的支持。

孩子现在是我的全部,我一定要争取到孩子的抚养权。

这是我大目标,也是我最终的目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