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6.对簿公堂

真的对簿公堂的时候,我才知道其实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洒脱。

观众席里孟小凡眼神里无法掩盖的爱意,她炙热的的眼神一直都在秋歌的身上,好像一刻都不曾离开。秋歌全程都不曾看过我一眼,倒是频频的看着孟小凡。虽然眼里没有爱意,但是微笑的眼睛,上扬的嘴角,无疑显示着我不再那么重要。

我们离婚了,虽然我一直都在逃避这件事,但我们真的是离婚了,回不去了。

曾经,秋歌也曾眼神炙热的看着我,如今竟然可以眼眸里没有一丝波澜,甚至将我变成了透明。



法庭上调节的过程我一个字也没听进去,满脑子里想的都是小茹,如果小茹的抚养权真的被秋歌要走,那我要怎么活??

可人总是这么的倒霉,老天总是这么的会开玩笑。你越是怕什么,他就越来什么。

小茹的抚养权最终还是被秋歌要走了。

法庭宣判的时候,我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我站在草坪的这一端,看着一个小女孩一边牵着男人的手,一边牵着一个漂亮女人的手在草坪上欢快的玩耍,小女孩标志的小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一口一个爸爸,一口一个妈妈,叫的那叫一个甜。简直就是甜进了人的心里。

漂亮的女人留着瀑布般的黑色长发,一直都是背对着我,我看不到她的脸。

“妈妈,我要玩秋千!”小女孩稚嫩的脸上兴奋的问着,跃跃欲试的身体暴露了她内心的想法。她是多么的想要去玩秋千。

女人蹲下身子,嫩白的纤手轻轻的抚着女孩的小脸,顺便就两女孩的辫子细心的紧了紧,随后才温柔的说道:“你想去玩,那妈妈在后面推着你好不好?”

“不好!”

女人以为小女孩听到这句话会很高兴,没想到却是这样的回应。当下脸色也有些不悦。

说也奇怪,明明我看不到她的表情,可我还是知道那个女人的表情一定不好看。

正要替那个小女孩感到忧伤,却没想到小女孩伸开双手,紧紧的抱住女人的脖子,将头埋进她的脖子里后呢喃道:“妈妈陪我做,让爸爸推着我么!”

听到女孩这样的话,女人也不在生气,转而站起身来拉着女孩往秋千那边走去,边走边回头看着男人扬起了声音说道:“小茹要玩秋千,你来推我们吧!”

女子那双灵巧的美目,小巧的鼻子,极具诱惑的嘴唇,还有那我相忘却从未忘记过的声音在我的脑海里哄笑而过。

孟小凡。

那个女人竟然是孟小凡。

她的着装明明就是我的风格,那张脸又怎么可能是孟小凡?那是一个梦吧!

那刚刚的那个男人是谁?是秋歌么?

站在我不远处的男人看着前面一大一小的倩影,扬起了嘴角,快步的跟了上去。好像知道我在这边看着他们一样,秋歌猛然转过头看着我。

眼睛里明显的得意,还有明显的炫耀的成分。随后大步流星的跑到孟小凡的身边。一手抱着小女孩,一手揽着孟小凡的腰身。

那幸福的三口之间的样子,在我的眼里是那么的刺眼,就像是一颗石子般,在我的眼睛里,弄不出去,却隔得我难受。眼泪一滴滴的往外流。却流不尽心里的辛酸。

看着秋歌三个人离开了,我内心更加的煎熬了。如果刚刚没有听错,孟小凡叫那个女孩小茹。

小茹,小茹是我的孩子啊。我的孩子,她怎么能够叫那个女人妈妈。

我才是她的亲生母亲,她怎么能够忘了我。

“小茹,我才是你的妈妈!”

听到我的声音,孟小凡回头得意的看着我,眼眸中丝毫不减的炫耀着。

那眼神似乎在说,你看,我吧我不仅赢了你的丈夫,还赢了你的孩子。你就是我的手下败将,你就是一失败者。你注定不是我的对手。

是,我从来都不是孟小凡的对手。她的心机我不及她万分之一,所以她用计将我的婚姻打的支离破碎。她一次次的陷害我,一次次的算计我,秋歌都不知道,就算现在我去告诉他了,他也会觉得是我无理取闹。

可我不能放弃,那是我的孩子,我是不会放弃她的。我一定要让孩子留在我的身边。

抬步追了上去,眼看就要追到了,一眨眼秋歌,孟小凡和小茹就那么的瞬间在我的眼前消失了。

“小茹,小茹。。。秋歌,你把小茹带到那里去了?”一定是秋歌,哦不,一定是孟小凡在秋歌的耳边说了什么,秋歌才那么的绝情的将小茹带离了我的身边。

“秋歌,你在哪?孟小凡,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可以将秋歌带走,但是你把我的女儿还给我。你出来~”

任凭我怎么叫,秋歌,孟小凡就是不露面。就这么的,他们就消失在我的眼前。

绝望了,他们既然离开了,就不会让我找到了。

整颗心都碎了,整个人都消弭了。毫无目的的在路上闲逛。在这个并不熟悉的地方,我却好像待了好几年一般,都知道怎么走。

“妈妈,我想吃这个。。”

稚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那是小茹的声音。

循着声音找去,小茹嘟着小脸对着孟小凡撒娇,圆圆的脸上,被故意的扭曲而变的有些怪异,但是却还是萌萌哒。

小茹一边拉着孟小凡的手往橱窗前走去,一边像个小猴子一样在地上蹦蹦跳跳的,言语里都是奔着那个橱窗里的东西去的。

小孩子的心思很单纯,想要什么东西,就转磨的想尽各种办法,直到达到目的。

小茹一直心心念念的东西我以为是什么特别的吃的或者什么,慢慢的走进他们才知道小茹想吃的是冰淇淋。

冰淇淋,是每个女孩的最爱吧。明明就是不能吃凉食却还是爱在各种天气里吃冰淇淋。

孟小凡轻轻的捏了小茹的脸颊,宠溺的看着她,蹲在地上平视这小茹假意的严厉的说着,“只能吃一个哦!不答应的话,以后我就不给买了!”

听到只能吃一个,小茹的小脸立马就跨了下来。冰淇淋真的很好吃,却只能吃一个,真的是一件遗憾的事情。

权衡了一下,小茹露出有些不满的小脸,却还是抑制不住内心里要吃冰淇淋的那种兴奋。

“好吧,谢谢妈妈!”小茹抱着孟小凡的脸狠狠的亲了一口,然后兴奋的拉着孟小凡说一会要吃什么味道的冰淇淋。

这么幸福的时刻,小茹的笑脸竟然是给孟小凡的。

孟小凡!

这个贯穿了我整个婚姻的女人,这个害我离婚的罪魁祸首。我真的很恨她。恨不得扒了他的皮,喝了他的血。

“小茹,到妈妈这里来。”

走到小茹的身边,想要拉过小茹,手却透过了她的身体。好像她是空气,是虚影一样。

怎么会这样?

小茹并没有听到我的声音,反而吃着孟小凡买的冰淇淋,兴奋的吃着。

周围的人都当我是空气一般,根本听不到我的声音,看不到我疯狂的动作。

孟小凡领着小茹就这么的在我的眼前离开,我想抓却抓不住,那种深深的无力感让我力不从心。

“小茹,小茹!”

猛然睁开眼睛,眼前一片白色。床头上悬挂的点滴瓶和那随着风而轻轻摇动的针管,我知道我在医院里。

我怎么会在这里?

小茹,小茹呢?

想到刚刚梦中的那些场景,我的心头像被扎针了一样。小茹竟然叫了那个女人妈妈。这个是我不能容忍的啊。

我的孩子怎么能让她去叫别人妈妈。

思绪一停下来,之前发生的一切就像是决堤的洪水一般涌入了我的脑海。

法庭上秋歌咄咄逼人的的样子,观众席上孟小凡得意的笑容,最让她心痛的是抚养权最终还是给了秋歌。

看着滴答滴答的点滴瓶,心里更加的烦躁。伸手拔掉了针头就往外奔去。极速往外跑的我根本没注意到有血液从细小的针孔中流出来的血迹。

“筱筱,你干什么去?”

在我开门的一瞬间,霍琛也推门往里进,看到我要出去,脸上满是诧异的神色。只是愣住了几秒钟,随后霍琛强制的将我带回到病床上。

“你走开,你把我弄回来干什么。我要回家!”

死心的怒吼,眼前的这个男人是我离婚后最相信的人,他说过会帮我保住小茹的抚养权,可是最后呢?抚养权还不是落在了秋歌的手里。

霍琛他是金牌律师,什么时候输过官司。这么简单的官司他怎么会输。如果说一定要给个理由,那就一定是故意的。

想着道这,我看着霍琛的脸色也不是那么的好了。

“你还没养好。医生说你最近贫血,好好的在医院里带着。”看着我这么的闹,霍琛又一次的板着脸,回到了最初的冷酷的样子。

可是即使他是这样,以前怕他,可我现在不怕了。

我站起身来昂着脖子说道:“你是我什么人?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一句话将霍琛问的哑口无言。盯着我看了半天,“我们是朋友,再说我对你的心怎么样,你不知道?”

“你的心?你的心能怎么样?你的心黑透了,你打官司不是很厉害么?那为什么会输了官司?那你为什么会让我输了小茹的抚养权,你不是说你会保住么?你就是个骗子。大骗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