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7.小茹要离开了

大骗子,你就是大骗子。

霍琛被我问的明显一愣,看着我一眼,转身走到窗边平静的说道:“对方有备而来,我,,对不起。”

对不起?一句对不起就能弥补小茹离开的事实了么?小茹离开了,被秋歌带走了。我辛苦生下的孩子却要去叫别人妈妈了。这让我怎么能平静。

“对不起?霍琛,我不管你以前为了什么关心我,是真的爱我,还是别有目的,我都不想知道。我从此再也不想看到你。你滚~”

好久没有爆出口的我,此刻说出这个字的时候,内心还有些小涟漪。

我从来没有说出这个字,我觉得任何人都是有尊严的,不能将这个自随便的说出来。

可霍琛真的让我太伤心了。

“筱筱,我对你的心意这么久了,你就真的不知道么?我为了你将那个几百万的官司都推了,现在你还怨我?你有没有考虑我的感受?”霍琛推搡这我的肩膀一步步的靠近我。

霍琛此刻盛怒的表情无比的可怕,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他。虽然他偶尔会装作高冷的样子,可还是会很温柔。这样的他太可怕了。像地狱的魔鬼,令人从心里生出了惧怕的寒意。

霍琛一步步的靠近,我一步步的后退着。直到后背是墙壁了,我才无处可躲。

左边就是门,向左一转灵巧的往外走,却还是被拦了回来,霍琛伸出双臂支在我的肩膀的旁边,将我困在了他的双臂之间。

这样的情景在偶像剧里并不少见,可是真的发生的时候,还真挺怪异,暧昧的。

“你,,干嘛?”故作镇定的我,却被那颤抖的声音出卖了心中的慌乱。

我真的慌乱了,活了三十年了,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被人困在手臂里,是悲哀还是悲催。

“筱筱,从我们重逢那天开始,我就爱上你了。不管你信不信,这就是我心里的想法。官司的事情,真的对不起。”

“你滚开!”我侧过脸,不想在看霍琛的脸。这么近距离的看一个男人,除了我爸,就是秋歌。突然里霍琛这么近,近到能够感受到他的呼吸轻轻的吹拂在我的脸上,近到能够看到他眼神里我深深的影子,近到能够看到他细致的每一个毛孔。

心在胸膛里砰砰砰的跳个不停,终于了解了为什么女人被男人壁咚的时候脸颊会那么红。

我想此刻我的脸应该也是很红的。赶紧的用手捂着脸颊。

真是丢死人了。

第一次这么不想听到实话,明明看到了,就当不知道就好,干嘛要说出来。

趁他意识没有那么严谨的时候,我从他的手臂下方钻了出来,逃到床上,拿过那带着血迹的真,惊恐的看着霍琛,以防他突然的做什么了事情让我措手不及。

我以为霍琛会跟着过来,没想到他只是看了我一眼就转身出去了。

咦,刚刚还那么霸道的样子,这么一会儿怎么就转变了呢?都说男人变脸快,我看着男人变脸更快。

不过他走了,我就放心了,至少不用在随时的防着他。

正考虑着一会要去哪里呢,一个年轻的护士笑呵呵的拿着一托盘的东西走了进来。

“颜小姐,你的手在流血,我来给你处理一下。”

听到护士这么说我才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手臂上长长的血迹我竟然没有发现。护士不说还好,一说我倒是真的感觉到疼了呢。



将手伸给护士,任由她帮我处理伤口。

护士是个很细心的人,轻轻的将手上的针孔消毒之后,还贴了一个可爱的创可贴。而且还将手臂上那红星星的血迹擦干净了。

“那只手给我。”

“恩?干嘛?”

这只手都包扎好了,干嘛还要另一只手。不过看到她往点滴瓶了兑药的时候,我才知道要我另一只手干嘛。

点滴没打完,现在还要继续。

“能不打么?”舍不得将我的另一只好的手伸出去,只好跟着护士讨价还价。

天知道我有多讨厌打针。以前生病的时候就能吃药就吃药,吃药不好也硬挺着。就是这样才在最严重的时候打一针就好了。

可点滴就是我生命中的克星。只要和点滴粘上便,我就恐惧的不得了。

“不可以。”护士笑呵呵的对着我笑,微笑的脸上都是纯真的笑容,不等我反应,就将我的手拽了出去。一边拽还一边像哄小孩子一样哄着我,“乖啊,就这么一下,不疼的。打完了就好了。”

就这么几句话的功夫,护士就利落的将点滴给我扎上了。我想伸手去拔下来,可护士却有些冷眼的看着我,虽然表情有些不满,但是还是蛮温柔的。

“你拔了我还是会给你扎的,如果不想多痛几次,就乖乖的打完。”护士收拾完东西,就离开了病房,只剩我一个人在病房中凌乱。

什么更什么啊,霍琛出去的这么一阵功夫,怎就被小护士给弄成了这样。

小护士进来也一定是听了霍琛的话才进来的。

果然美男让他们做什么他们都会做的。

躺在床上,看着点滴一滴滴的打进了我的身体里。脑子里无聊的想着各种事情。不知不觉就打完了针。打完针出去找到刚刚给我打针的那个护士,问道:“我什么时候能够出院啊。”

“你去主任办公室问他吧,他是你的主治医生。”

得到了消息,就快步的往主任办公室走去,现在真的是有点时间都不想耽误,来医院这么久了,我竟然不记得了最重要的事情。

在我醒来的那一瞬间我就应该走出医院回到我的家里好好的看着小茹,不让秋歌和孟小凡两个人呢接走。

越想越着急,到主任办公室连门都没敲,进屋看到主任带着眼睛诧异的眼神,我才意识到我的鲁莽。

“对不起,我着急忘记了。”

“没关系,你好点了么?”这个病人主任是有记忆的,毕竟是他今天亲自接的。虽然不是什么大病,但是她的身体底子真的不好,再加上急火攻心,才导致昏厥。

“好多了,我来只是想问问我什么时候能够出院。"无法在那么的淡定的问着,焦急的声音让主任的眉毛皱了皱。

好在是阅人无数的主任,虽然有那么一瞬间的诧异,但是还是很快的回复了淡定,”你要是觉得挺好了,就可以出院了。“

”谢谢。“话一说完我人就已经离开了主任的办公室。回到了病房换了衣服就办了出院的手续。

出了医院的第一件事就是打车回到家,路上给了老妈打电话,老妈说孩子还在家,让我别着急。

可我怎么能不着急,他就这么的要带走了我的孩子。

可我却真实的忘记了,秋歌已经在法院的见证下拿到了小茹的抚养权,我没有权利阻止的。如果我坚持这么做的话,可能连我探视小茹的权利都会被秋歌限制。

但我怎能让他在我不再的时候去抱走孩子,好歹你要给我看看孩子啊。

急匆匆的回到家,秋歌和孟小凡真的还没来。

庆幸我出院还算及时。

回到家凳子没做热,孩子还没抱上两分钟,秋歌就登门来了。

一进门就以一种胜利人的姿态高傲的看着我,仿佛我就是他的手下败将,不值得一提一样。

”孩子的抚养权在我手里了。”

我知道在你那里,有必要在跟我炫耀一番么?气结的我差点把他撵出去,可现在不一样了,他有孩子的抚养权。刚刚冷静的那么几分钟我还是想了想,我和秋歌的关系不能闹的那么僵,否则孩子以后真的叫孟小凡妈妈了,那我哭都没地方呢。

看着秋歌,我突然有种恐慌,小茹真的要离开我了。

“坐吧。”

或许是我顺从的态度,是我温顺的情绪,秋歌觉得有些挫败。也许在他心里我就应该此刻怒吼,然后疯了一般的不给他孩子。

“你怎么这么平静,不像你!”秋歌坐在沙发上环视这屋子看,仿佛这里他是客人,第一次见到家里的摆设一般。仔细的打量着。

“那怎么才像我?你真的那么了解我?”将水杯递给秋歌,见他不接便放到了茶几上。

以前觉得秋歌是听了解我的人,可自从出现了第一次的大争吵之后,我就觉得秋歌并不了解我。如果他真的了解我,如果他真的信任我,是不会因为几张照片就怀疑我,就不会为了那些子虚乌有的事情打我。

曾经他说不会打我,因为打女人是很无能的表现。

可那一次他狠狠的打了我。

那一巴掌深深的印在了我的心里,挥之不去。

他所谓的了解我不过就是知道我喜欢哪个明星,喜欢逛哪个网站。而其他的几乎不太知道。

抱着孩子坐在沙发上就这么的和秋歌中间好像隔了银河一般,无法跨越。

“我妈想看看孩子,他自己在家里很无聊。”

隔了许久,秋歌才渍了口茶淡淡的说道。那淡然的声音好像刚刚说话的不是他。那么一副怡然自得。

不过我倒是觉得很诧异,秋歌这是在要孩子抚养权之后第一次解释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这是想让我安心才说的么?

可现在说又有什么意义,如果当初好好说,说不准我们根本没有必要闹成这样。

就算做不成夫妻,可也不用做不成朋友吧。

想想都觉得可笑,我们两个人认识了这么久,最终竟然是这么样的一个结果。

“她不是喜欢儿子么?怎么突然想看小茹了?”

那老太太重男轻女从平常中我就看出来了,在我怀孕的时候更是过分,否则怎么会让公公,哦不是,这么说已经不适合了,是秋歌的爸爸死于非命呢?

这老太太到底安的什么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