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18.小茹,我的贴心小棉袄

“爸走了之后她一直很孤单。虽然她不说,可打电话的时候总听到她有些哽咽的声音。前一些日子我把妈从老家接出来,住到我那,结果她在楼下看到别人就家的孩子就爱不释手了。所以我想着跟你商量把孩子带回去,让妈的心情好点。”

她孤单了我就要把孩子拱手相让,我在生孩子的时候他在干嘛?她都不肯理我,就算不看我的面子,孩子好歹还是她的孙女呢,她都不露面,现在怎么就有脸跟我来说要孩子了。

这世界上还有更不要脸的人么?

秋歌的话让我脸色更加的不好了。虽然我没看到我自己的表情,但我知道肯定很难看。

“她孤单了就要我的孩子去?她没来照顾过一天,凭什么你就这么带走?”

声音有些尖锐了,吓哭了怀中的小茹。小脸上挂着泪珠,那豪装的声音真是想忽略都忽略不了。小茹委屈的脸上像是在斥责我一样,妈咪,你怎么能这么吼爸比?

孩子哭了我还不能不哄,只好撇下和秋歌的问题,专心的哄着孩子。

“乖啊,不哭了,你是不是知道了要离开妈咪了,就伤心了呢?那你不哭了,告诉爸比你想和妈咪在一起好不好?”



直到孩子听不懂,可每次对她这么温柔的说话的时候,她都很听话的不哭了,不知道这一次她会不会像往常一样。

小茹瞪着眼睛看了看,果然不哭了,却还在抽噎。

看到闺女这么配合的跟我宅站在同一战队,我的心还是很欣慰的。

古语说闺女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现在一看果然是啊。这么小就知道帮着妈咪打压爹地,果然是好闺女。

默默的在心里为小茹点赞,她的这一行为好歹给我受伤的心一丝的安慰。

为了奖励小茹的这个明智的决定,我转过身给小茹喂了口粮。

碰到吃的了,小茹更是连抽噎都没有了,吭哧吭哧的就是埋头吃了。

“你能不能晚点再带小茹走。最少等她忌奶了!”

都说小孩子要母乳喂养才会健康,所以我坚持母乳喂养。现在她还不到忌奶的时候,如果早早的放手倒是真的对孩子不好。

虽然是为了让孩子好,但是也是为了多和小茹多待几天。

那种微秒的亲情,真的不是说断就断的。

“可你至少让我妈看看孩子吧!”秋歌也有些为难的皱了皱眉头,老妈想见孙女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天都答应他要带回去,如果不带回去,老妈那里怎么交代。

我背对着秋歌,根本看不到他那些表情,只是专心的在喂奶最多就是听着他的话而已。

“你让她来不就是了,我家里又不是住不下她。小茹也是你女儿,难道你忍心让她吃不好么?他现在还不到百天,正常的孩子都要喂奶四五个月呢。以后小茹身体不好,弱不禁风他会怪你的。”

说的是真的,如果他今天坚持把小茹带走而让她吃不到母乳的话,以后我一定会告诉她,他爸比在她小的时候虐待她,不让她吃奶。。

虽然这么做有些那啥,但是为了在女儿心里站点地位,这些还是可以做的。

和秋歌离婚之后,我真的是一点都不想看到秋家的人。尤其是汪静怡,在我这里住的时候没少刁难我,还总不说好话。任谁都会不开心。可她呢,却好像熟视无睹一样,自顾自的做着那些让我心塞的事情。

如果不是为了让小茹多在身边两天,我才不会让那个女人来到我的家里。简直就是给我自己找罪受。

“那我问问他。”秋歌看着我,还是于心不忍了吧,或者为了他的闺女而妥协了去给他妈妈打电话了。

结果或许我猜的到,她怎么会在容忍自己和我住在一起。都说婆媳是天生的冤家,现在冤家分开了,他又岂能再次回来受气。

何况现在她已经不是我的婆婆,看在他是长辈的份上,我倒是可以跟他好好说话,但是不代表我会一直的容忍她说那些不着边际的话。

小茹吃完了晚饭,秋歌的电话也打完了。他和他妈谈论的结果竟然是我没料到的哪一种。

汪静怡同意了来我这里。只是确实有条件的。

条件就是孩子要她带着。孩子怎么教育也要听她的。

我就纳闷了,你说你喜欢孙子,那你儿子已经找了新欢,干嘛还要我的孩子。还你教育我不能管,我的闺女干嘛让你管。你又重男轻女你还能对孩子多好似的。

根本就不放心她,又怎么能将孩子放心的交给她??

那是天方夜谭吧。

哦不,是异想天开。

“我的闺女,那也是你的闺女。孩子的抚养权给你我可以答应,再说现在也不是我不答应就可以的事情了。但孩子的教育你要管。你妈重男轻女你不是不知道。你姐从小她都没怎么好好的管过,我们的孩子,我们的闺女他能照顾好么?小孩子不能太溺爱,却也不能太苛刻。那些是事情的分寸真的知道么?这是我的第一个孩子,我以为我们有了孩子会越过越好,没想到却走到了离婚的这一步。这是我始料未及的,不过已经离婚了,这些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我妈照顾孩子很有经验,你放心吧!”

“再说吧!”再不知道他妈妈到底是不是有照顾孩子的经验之前,我还是将心提在嗓子眼,一刻不能放弃。

突然想到孟小凡,甚至脑子有浮现了那个梦,我努力的压制心里的那股惊恐,略略平静的带着讥诮道:“你那个小凡呢?没给你生个儿子给你妈高兴啊!”

余光瞥见秋歌的脸色有些冷,心里冷笑,既然都跟人家坐了,还有什么不能承认的?再说了你妈不就是想要儿子么?找她更好啊。

“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是那样?那是哪样?难道是你秋大设计师玩够了,就扔了?我看那女人为了你废了那么多的心机,不可能就那么放弃你吧。哼,有美人在身旁,还不满足,真是贪心啊”

说他们不是那样,孟小凡为了拆散他们两个费劲了多少心思,现在我们离婚了,她会轻易的放手么?我觉得那是出门被楼上花盆掉下来砸到脑袋的那么的几率。

简直小到不能再小。

“颜筱筱,你能不能好好说话,你非要看我们有什么你才开心是么?你觉得你又好到哪去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表子。”

我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一提孟小凡,秋歌就眼中冒火,像是要把我生吞活剥了般。

他本来就和孟小凡发生了事情,既然都发生了,干嘛不承认?那么赤果果的视频,还有那声音,难不成他还要说哪个人不是他,是他姐夫?

赵磊和秋歌的样子如何我会分不清么?真的当我是傻子么?就算我是一孕傻三年,那也不至于傻到老公和别的女人滚床单的视频我的看不清,看不懂啊。

那么明显还要狡辩,敢做不敢承认的伪君子。

“我好好说哈?我做了什么你就就说我是表子?我跟你说了我和霍琛什么事情都没有,以后也什么事情都没有,你到底要我怎么说你才能相信?”

我真的怒了,说我不停的翻旧账,他有好的到哪里去么?

“那我也说了和小凡什么事都没有,你怎么就不信?这么多年你有真的推心置腹的相信过我么?当年是那样,你怀孕初期也是这样,生孩子之后还是这样。你知不知道不被信任的滋味??”

被秋歌说的一时语塞,是啊,好像这么多年我确实没有真的好好信过他。可他的做法真的值得我相信么?

现在孟小凡都不叫全名了,直接就小凡,你要跟我说你们之间没问题才是有鬼啊。

“小凡?叫的蛮亲切嘛,你直接叫亲爱的,老婆,媳妇儿,那多好啊,她听的乐呵,你们正好修成正果。我这里祝福了哈!”

叫别的女人叫的那么亲切,还跟我解释没事。见鬼去吧,你没事。

“你简直不可理喻。颜筱筱,跟你离婚是我最正确的选择。”

“跟你离婚才是我最正确的选择。这句话应该是我送给你的。”

“最后再给你三个月的时间,这三个月的时间我妈住在你家!”

秋歌的话就像是命令一样,下达完之后就转身拎着衣服离开了,丝毫没有停留。可那使劲关上的防盗门直接将他的怒气转达给我了。

真的生气了?他只有真的生气的时候才会这么的对待身边的任何东西。包括不是东西的我。也会被他的暴力动作而波及到。

哼,你生气我还生气呢。不过看在你进没把孩子带走的份上,原谅迫害我防盗门的罪过了。只是期望明天不要锁不上们才是。

晚上的饭我自己吃的也是索然无味,想到和孩子还有最后三个月的时间做最后的独处,更是心里难受吃什么都觉得如同嚼蜡。但是为了孩子,我还是多少的吃了点。

只有有了体力,才能更好的照顾自己,照顾孩子。就算是秋歌只是给了我三个月的时间,可三个月的时间会有很大的变故,或许有一天,小茹的抚养权还是会回到我手呢?

第二天一早,我还没有起床呢,门口就有钥匙开门的声音。听觉明锐的我一下子从床上蹦了起来,拉开我是的门。简直惊呆了我的双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