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23.闺蜜的感情危机

“卧槽,你说什么?他在外面生儿子了??”

都说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我自己摊上了一个,我以为谭伟泽可以是个意外。却没想到他真的是个‘意外’了。

在古妍的义愤填膺,夸大其词之后才了解了事情的始末。

古妍怀孕之后在家里吃的好,睡的好。婆婆更是好吃好喝的招待着。紧着各种好东西给她吃,身子在这三个月中胖了不少。身材整体上更加丰腴了。本就C杯的上围,现在更是过分的已经D了。

这赤果果的炫耀。我都生完孩子了,才勉强的都C,这人比人气死人。

先不说这些,不说这个,谭伟泽身为一个公司老总,自然是总有应酬。这些古妍也都理解,也从来不曾怀疑过他什么。自从古妍怀孕后,谭伟泽的应酬明显的就更多了起来。

谭伟泽晚上回家的时间是越来越晚。甚至有的时候凌晨两三点才回到家。每次都是醉醺醺的,那冲天的酒气离得十米开外都闻得到。谭伟泽回到家连澡都不洗,就衣冠不整的躺在那里。

古妍怀孕了,本就闻不得烟酒味,谭伟泽就躺在她的身边,更是熏的她连眼睛都睁不开。

烦躁的推着他让他去洗澡,也只是哼哼的答应了一声,伸手揽着古妍就没有了下文。

古妍是个有小洁癖的人,每天晚上不洗澡她是不睡觉的。谭伟泽满身的酒气对着她吹更是睡意全无。推还推不动,只好忍着等到他熟睡了才能自己起来。

已经凌晨三点多了,公婆早就睡觉了。还有两个小时他们就起来了,就不影响他们了。废了好大的劲儿,才将早已褶皱不堪的衬衫脱了下来,打了水给他擦了擦脸。

谭伟泽像个婴儿一样,一动不动的任由古妍擦着,等擦完了古妍早已经一身汗了。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已经三点五十了。都这个时候了,再睡也睡不着了。就收拾了一下起来了。

收拾谭伟泽的衣服的时候,古妍发现了他衬衫上的红唇印。那鲜红的红唇印如烈火般的印在了谭伟泽的衣服上,更是印在了古妍的心里。古妍又仔细的翻了翻谭伟泽的衣服,脸色却是越翻越差。

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到,他衬衫内侧还有一个浅浅的唇印。即使是很浅很浅的一个印记,古妍还是清晰的看到了。

她心里在打鼓,她不相信谭伟泽会背叛他,所以将衣服拿起来,仔细的闻了闻,额头紧蹙的眉头送了下来。

古妍脸色平静并不是知道谭伟泽没有背叛她,而是知道了他背叛了她。平静的面色只是因为事情来的太突然,她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她心里很矛盾。

如果不相信他,那他万一有什么隐情呢?可相信他,她又过不了自己心里那一关。

这个红唇印并不那么简单,印在领口古妍能够理解,逢场作戏,笑脸相迎是每个生意人必须要学会的一项技能。可衬衫里面怎么会印上女人的唇印?

如果不是把衬衫脱下来,又怎么会有人能够厉害的将唇印印在那么隐秘的地方?

古妍默默的摸了两把眼泪。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掉了一串又一串。终于在忍住哭泣的那一瞬间门口响起了声音。

公婆已经起床了。她不能再这么的哭下去了。

古妍站起身走进浴室洗洗脸,用冷毛巾将眼睛好好的冰敷了一下,看着眼睛没有那么红肿了之后才走出浴室。

古妍出来的时候,谭伟泽并没有醒。

平成这个点他早就起来了,只是最近这一个月,倒是没有夜不归家的时候,可早出晚归的,两个人一个醒了,另一个就走了,日落一个睡了,一个醉醺醺的回来了。这两个人脸见面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这不就生疏了这些么?

古妍看着谭伟泽睡熟的容颜,眉眼间有些变化,眼睛没有那么的深邃了,眼眶也凹了下去,下巴也消瘦了。

是这一个月的应酬太多了吧,喝酒太伤身体了,所以才会这般消瘦吧。

古妍躺在床上看着谭伟泽的容颜,一遍又一遍的在心里仔细的描绘着谭伟泽的每个细胞。好像要深深的将他刻印在脑子里似的。

她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或许这就是他们吵架的条件吧。

古妍并不行吵架,可早上醒来之后,本想忘记,可那记忆真是太过深刻了,以至于根本不可能忘记。

看了眼时间知道是他要醒的时间了,紧忙翻个身准备下床。

毫无预兆的腰间出现了一只手,拦在腰间。古妍不敢用蛮劲儿,怕伤到了孩子。就这么一瞬间的失神,谭伟泽就将古妍拦在怀里。呢哝的声音在古妍的耳边想起来。



”看了一早上,没有什么奖励么?”

古妍惊讶的转过身看着谭伟泽,一时间忘记了昨晚想到的事情,而是问起了什么奖励?

什么奖励?这个古妍倒是真没想好,不过这早出晚归的,倒是要有惩罚才对。

古妍看着谭伟泽严肃的看着他,很认真的问道:“你昨晚跟谁在一起?”

古妍怕谭伟泽并不说实话,就一直的盯着谭伟泽的眼睛说,虽然她一直都盯着谭伟泽看,可却找不到他说谎的证据。

“都是客户。”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谭伟泽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很认真的,认真的让人会不知不觉的相信他说的任何话。

“都是男人??”

“是,,都是男人。”

听着谭伟泽的话,古妍本想原谅他的那颗心有些动摇了。明明身上有口红的样子,而味道更是限量版的AL的最新品,一只要三千多元呢,本就是奢侈品,平常人家的人怎么会舍得的话那么多钱去买一个那么贵的口红呢?

如果不是这个特别的牌子的口红的话,根本就不会想到她的身份。现在倒是一切都明了了,亲吻谭伟泽的人一定是个非富即贵的人。非富即贵的女人。

这个女人将那个印记弄的那么明显,根本就是想让她和谭伟泽吵架。古妍知道外人的想法是这样的,所以在不知道是谁在打他注意之前,她会继续保持相信谭伟泽的样子。

第二天下班,谭伟泽出奇的在晚饭前一小时就回来了。平常怎么叫都不愿意回家的男人,在醉酒之后竟然戒酒了甚至还回家吃饭了。

有问题。

这是看到他的表现,古妍的感觉。

谭伟泽回来一直都是小脸相迎,不知道这次怎么了,古妍只是在爸妈面前才会笑脸相迎,回到卧室就板着脸,愣是一个笑容的弧度都不给。

谭伟泽看着莫名自妙的古妍,好生劝慰了一下,没有效果之后,谭伟泽就放弃了,去书房处理文件去了。

一连几天都是这样,谭伟泽和古妍在人前而爱如初,而回到他们的房间的时候就是彼此到了冷战。

谭伟泽是不知道古妍为什么会变成这么的不通情达理。怎么会突然的变成这个样子。

但古妍却是不明白,难道他在外面应酬,有什么人竟然都不会跟他报备一声么?难道说一声就那么难么?那件衬衫被染了口红,那么明显的痕迹。谭伟泽醉酒的第二天就古妍就将那件衣服摆在了他的床头。

可看到他平静却没有一丝想解释的意思的时候,古妍就想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呢?古妍不敢往坏处想。毕竟她现在怀了孩子,总不好更以前一样胡思乱想。

可不想心里又不是滋味。

前两天古妍出门还没走两步,就有一个女人领着一个两岁多的孩子就来别墅找谭伟泽。古妍和他们刚好做了一个镜面。

古妍听到那个女人来谈孩子的事情,就不往外走了。躲在家角落里偷听。

偷听虽然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的事情,但是现在特殊情况就要特殊对待了。

内容根本听不清都说了身么,但是只要一个能确定的就是那个孩子是谭伟泽的。

谭伟泽,那个女人亲口说的,而谭伟泽也没有反驳。那不就是默认是事实了么?

他竟然有一个这么大的儿子。

也许是以前的机会太多,所以根本不记得在那个女人那里留了种子吧。

这现在人家找上门来,我该怎么办?难不成让我让出谭太太的这个位置么?

古妍在乎的并不是谭家的这个位置,而是看在了谭伟泽爱他的那颗心上面。可现在那份爱真的还存在么?

古妍不知道后面他们说了什么,只是在谭伟泽和孩子拥抱的时候就转身离开了。

晚上,古妍真的忍不住了,在谭伟泽回卧室的时候,就摊开了问那个孩子怎么回事,可谭伟泽却只是尴尬的笑了笑,说这件事跟我没关系,就不要瞎操心了。

我关心我丈夫的生活,怎么就是管闲事,操闲心的呢?

我这么做是为来什么啊。

古妍揪着谭伟泽的衣服,将前一周的那件事情也说了出来。“那你上次的衬衫上的口红印是怎么回事?你也不想说?”

儿子有了,孩子外面朝三暮四。这让以后孩子怎么生活。

谭伟泽看着古妍,只是随便的找个理由就搪塞了过去。古妍受不了他这样的样子,就出门坐车要来我这,没想到最后还是古妍坐了谭伟泽的车,并且谭伟泽把他送到了楼上才走。

“这个渣男,怎么能这么对待我们的古大美女啊。我去揍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