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24.兄弟臭味相投

说着就站了起来,冲了出去。

笑话,刚刚那小子信誓旦旦的跟我说什么事情都没有,搞了半天原来和秋歌一个样,都是一个见色忘妻的人。哦,不,谭伟泽比更可恶,连孩子都有了,简直就是可恶至极。

脚还没走出两步,古妍焦急的声音从身后响了起来。

“筱筱。。”

“干嘛,你还心疼他啊。他既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就要知道发生事情的后果。当初如果我早点狠心给秋歌一个严重的后果,他还有机会跟哪个狐狸精在一起么?这件事情你一定要好好的给他一教训。谭伟泽成天和秋歌在一起,我看就不是什么好鸟。“

秋歌和谭伟泽从高中起就是无话不谈的好哥们,现在秋歌和孟小凡那个阴险的女人在一起,谭伟泽又能好到哪去?

这就叫做臭味相投。

自顾自的骂着,等我骂爽了的时候,古妍早就躺在沙发上逗着小茹玩着,两个人就面对着面睡着了。

这觉睡的,要不要这么快?我这么大声的说话,你们两个都能睡着,能不能尊重尊重我啊。。

今天是出不去了,去衣柜取了一条毛毯给一大一小的盖上了。

下午两点多古妍才悠悠转醒。古妍迷糊的坐起来都没清醒呢,就站起来。踉跄的跄了一步,才稳住身子。

古妍拍着胸口叹了口气,淡淡的一句,‘吓我一跳’就轻幽的蹦跶着去厨房找水喝了。

看着古妍的一系列的动作,差点把我的心吓出来。这是一个孕妇应该做的事情么?不稳稳当当的走,又蹦又跳的像个猴子似的。这是不是就应了当初谭伟泽的那句话,‘妍妍,给我生个猴子吧’。

母猴生小猴,确实名副其实了。

古妍喝完水,看到桌子上的吃的,手都不洗,就直接上手抓了。两根指头将锅包肉放进了最近,一嘴的油连擦都不擦,嚼着东西含糊不清的问我:“怎么买了吃的都不叫我,你个小气鬼。”

“睡的跟猪一样,还怪我不叫你!”白了她一眼,就走进了卫生间。快到卫生间门口了,我有转过神来,将古妍也拉了进去。

“不洗手就吃饭,只是为我干儿子的健康担心。”嫌弃的使劲的往古妍的手里抹洗手液,一边洗一边唠叨着。

“喂,你有没有觉得你最近特别唠叨。。会不会是更年期到了啊!”古妍一本正经的看着我,有些婴儿肥的脸的她,此刻我觉得是那么的前奏。

不过就是多说了几句,就变成了更年期。。很忧伤的赶脚有木有。。

“你才更年期呢。赶紧洗干净,吃饭。”

将手巾甩给了古妍,就转身出去了。再不出去,不知道这个女人又会蹦出什么词来刺激我。

女人,就是麻烦。

吃过饭,古妍就好像赖在了我这里一样,没有一丁点要走的意思。这已经是我第四次看表了,都已经五点了。

不是不想让她在这里住,倒是怕汪静怡会突然来,这样很不方便的。

想起汪静怡我就无尽之的叹气。

“你叹气干嘛?有什么烦心事?”古妍听着我一声叹气,眼睛都没有离开电视的问着我。问完还将手里的薯片袋子打开了。自顾自的吃着。

“你啊,油炸食品别吃这么多,对孩子不好。”

看着古妍的一系列的动作我觉得她就不像个妈妈。怎么说呢,她就是个孩子,现在还怀了孩子。自己都不知道怎么照顾自己呢,又怎么能照顾好孩子?

终于明白了古妍的婆婆为什么那么细致的照顾她了,她的自立能力真是太差了。大学我就知道了,没想到毕业了,都结婚了竟然还是这么差。

一直原地踏步也是一种能力。

“你别转移话题,说你到底怎么了。”古妍的视线从电视上转移到我的脸上,她用一副探究的眼神看着我,那赤果果的眼神好像我没穿衣服的站在她的面前一样。那种被人看透的感觉,很是不好。

古妍一直都能看透我,无论我怎么掩饰。今天也许她早就发现了,也许白天没有仔细的看我。现在问了,我就算是撒谎也大不了草稿。索性就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

古妍听完我说的,拿着枕头就砸了我一下。

“你干嘛砸我,有话就说不行啊。”

枕头砸的根本就不疼,何况我还用手臂挡住了一下。只是被砸的有些莫名其妙罢了。

刚刚不过就是说了这两天的事情,她干嘛发这么大脾气?难不成孕妇的脾气都差成这样么?

“不砸你留着你啊,你是不是傻?”

古妍又扔了一个枕头砸到了我的头上。这一次我没有防备就这么的被她攻击了,还不等我反驳,她就又开口训斥着:“你都和秋歌离婚了,他也搬出去了,你为什么不把门锁换了?你连锁头都不还,不就是给人家留门,让他回来么?”

好像说的有些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我没想过这个问题。”

本来刚刚还很嚣张的气焰,此刻已经明显的底气不足了。

“你,,真是该聪明的时候笨的要死,不该聪明的时候瞎聪明。气死我了。”古妍气呼呼的都要抓狂了。看着我也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我就生气,索性她就不看我了,倒是拿出了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划拉了一会儿,就将手机放在了身边。

这个丫头倒是蛮倔的,说不理我就不理我了。

其实想想她说的话也对啊,都离婚这么久了,我还不换锁确实是有问题。不过换锁很麻烦啊,我又不经常在家,忘了也情有可原嘛。鉴于今天早上汪静怡的做法,我决定还是快点把锁换了。

“你别生气了,生气对胎儿不好。我换锁就是了。”

记得楼道的角落里有开锁的电话,去找他来给我换个锁就是了。说干就干,这事情早晚都是做,莫不如早点办完早点利索。说着拿起电话就要出去。

“你干嘛去?”古妍拉着我的手,由于我走到快,她也就顺道站了起来。感觉到他身体晃了一下,紧忙转身将古妍安排到沙发上,“你就坐着就好了。我去找个开锁公司换个锁。”

“别忙了我给你找完了。”古妍严肃的看着我三秒钟不到就绷不住了,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被他笑的莫名其妙的,不解的看着她,“你笑什么呢?”

“笑你傻啊,被前夫的妈,你的钱婆婆找上门来要孙女,你这真是太悲催了。”

“我悲催你还笑,你有没有同情心啊。”真是的,我这边闹心的够呛,他还在那边笑我,最可气的是她是在笑我的悲催。

她就仗着她是孕妇吧,要不我非得揍她一顿不可。太气人了。

“我没有同情心就不会帮你换锁了,大姐。”

古妍得话音刚落,门铃就响了起来。这换锁的来的真是快啊。

“来了,你来的,你怎么来了?”

开门一看,并不是开锁公司的,而是我熟悉的身影。

“古妍还在这么?我接她回家。”谭伟泽说着就往屋里走。伸手揽着他高大的身影,想以一副家人的姿势教训他都做不到。

他太特么的高了。

我175,他都有190了,差了半个头有木有。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瞬间就被他打压了。每次被这种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我的朋友,比我矮的朋友们是什么赶脚了。

真是分分钟都想将他的又长又瘦的大长腿砍掉。

“你还好意思来找古妍,你回去吧,她不会见你的。”

“为什么不好意思?你想怎么样?”谭伟泽冰冷的气息使得周围的空气瞬间的降低了几度,可我还是顽强的抵制他的冰冷的气息。



“你就是和秋歌一模一样的人,你们果然就是朋友啊。真是臭味相投,连做的事情都那么相似,果然都够无耻。”看着谭伟泽的样子,就能想到当初秋歌的那张前奏的脸。谭伟泽竟然还好意思舔脸来找我让我再给秋歌一次机会。说那件事真的是一个意外,以后再也不会了。

怪不得他来说话,因为他也有一个外面的女人,相比于秋歌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来儿子都有了,还有什么话是说不出口的?

“我们怎么了?我们是朋友不加,但是请你别把我和他混为一谈。我和古妍的事情你管不了。”谭伟泽说着就推着我的肩膀往一旁扒拉,我虽然175,高,但是偏瘦啊,谭伟泽那么大的一个男人,一个小手指头就分分钟将我给扒拉走了。

“喂,你别乱来啊。否则我告你私闯民宅的。”

看着谭伟泽快步进屋的身影,我冲着她的身影就喊了出去,可他却像没听到一般,继续的往里走。

将门关上,就往屋里走。刚到客厅,就看到谭伟泽铁青着脸看着古妍,古妍就那么的坐在沙发上,理都不理他。

“古妍,别闹了我们回家,妈还等着你吃饭呢!”谭伟泽虽然脸色有些不好,但还是耐心的劝说着,语气虽然不好,但是那中间的温柔任谁都能听的出来。

“我没闹。我也不回去。要回你自己回。”

“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心。这些年那次吵架不是我让着你,我现在工作那么累,你就不能体谅我么?”谭伟泽居高临下的看着古妍,有些激动的话语却还是在隐忍。这么一瞬间我站在客厅里不是,不站在这里也不合适。

不知道我改如何是好。

夫妻俩的事情还是夫妻俩自己解决的好,外人说的再多,再好也是治标不治本。

“你让我着?这么说你这么多年让着我,你受了很多委屈了是不是?现在想一次性找回来是么?行啊,我陪着你,你想怎么找?打我脸啊,还是打我后背啊。要不你打我肚子吧,打这!”古妍站起身来,挺着肚子大有拼了的架势。看的我心惊胆战的,不过我知道,谭伟泽有一个底线,就是不打女人。

这个是所有认识他的人都知道的一件事情。

所以我倒是不担心古妍会挨打,只是担心古妍会把谭伟泽气到。从而将事情不知道转到了什么份上。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说你别闹了。我真挺累的。那个孩子不是你想的那样。他。。”

“不是我想的那样?那是哪样?如果不是你对孩子,你会让他叫爸爸?谭伟泽你当我是傻子么?这么多年了,你哪次出去应酬我不都是要么更着你,要么在家准备着醒酒汤。你在外面有没有女人,我不说。在这个圈子里我看到了太多的这样的例子。我不怕你有女人,我也不怕那些女人来找我。可你得有点分寸吧,风场做戏过一下就算了,你竟然还有了孩子。你有了个私生子,你让我如何自处?你把我的孩子至于何地?”

古妍不管不顾的嘶吼着,这是她压抑了一天,早就该说出来的话。一直憋到现在才说已经是极限了。

看着她那么的无助,我紧忙的走进去,也不管给他们留着什么空间。现在古妍的身子根本不适合吵架。

“谭伟泽,你别说了。她要是动了胎气,有个三长两短的话,有你哭的时候。”讯吃完谭伟泽,就转身看着古妍,“你还好吧。你别生气,要不会动胎气的。”慢慢的给她顺着气。看着她的脸色那么苍白,我的整颗心都提在嗓子眼。

“筱筱,我肚子疼。。”古妍紧蹙着眉头。脸上没有一丝的血色,整个人都虚弱了很多。

“妍妍。”谭伟泽想说的话都被古妍的一句肚子疼给盖过去了。谭伟泽看着古妍的样子,弯腰将古妍抱起就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的安慰着,“老婆,没事啊,老公在呢。你别怕。我们马上去医院。”

谭伟泽边说边走,等我拿起衣服的时候他已经抱着古妍走到了门边上。

“你等我一下。”

“你在家等着吧,还有小茹要照顾。她就交给我吧。”谭伟泽像给下属下命令一般,一句话将我留在了家里。

不是我想听他的话,而是我的车不在家,而我下楼的时候他的车子已经不见得踪影。我就是想追也追不上。而且市里这么多医院,我也不知道他去的是哪一家。只好带着小茹在家里等着消息。

好在送医院及时,胎儿也只是有小变动,打了一针安胎针,古妍的胎相才慢慢的好转。

古妍住院第二天就回家养着去了,而我也没法去看他。可刚刚忙碌了两天,就又被炒了鱿鱼闲暇了下来。而汪静怡上次走后就没在回来,随后不出一个礼拜,小茹就被抱走了。

小茹走的那天,我的在家里不吃不喝的,就坐在沙发上看着小茹留下来的衣服。

其实小茹就在那不是?她再冲我笑呢。

小茹更可爱了呢!圆嘟嘟的小脸,大大的眼睛就像个洋娃娃。谁见了都会夸两句,都说这孩子会长,随了父母的优点。

小的时候,听到有人这么说我的时候,我都会得意。连走路都是昂首挺胸的,眼睛都要长天上去了呢。

如今听到别人这么夸小茹的时候,我的内心充满了自豪。

可这个让我引以为傲的骄傲不在了。

小茹不在这个家里了,我更是想念她。从出生起她就一直跟我在一起,现在都一个星期了,也不知道小茹在秋歌那里好不好。

打电话问问吧。

可打电话万一是汪静怡接的,不让我看孩子怎么办?

思索了狠就,最终还是打了电话。听着电话里嘟嘟的声音,我的心脏也跟着一起跳动着。

“你怎么又打电话啦了?你能不能要点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