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26.颜筱筱,你知道我有多恨你么?

“小玲你怎么回事?跟你说过不让不相干的人进来,更不能让陌生人来抱孩子。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人未到,声先至。那独特的声线,我都不用猜就知道是谁。

孟小凡在客厅里大声的骂着,可我听得出来,她一层意思是骂小玲拿人工资不干事,另一方面在指桑骂槐。这屋子里除了我,还有别人是不该来的么??

她这也太不拿自己当外人了,就算是她跟秋歌结婚了,可我还是小茹的母亲,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我来看孩子,难道也有错了么?这是我生的孩子,难不成就因为她和秋歌在一起了,小茹就不是我的孩子了?

小茹睡的很香,我拿出手机拍了几张她睡觉的照片,就出了卧室。

一出门就看到孟小凡坐在沙发的正中间,正襟危坐一副女主人的样子在那里优雅的喝着咖啡。瞟见我出来了,嘴角微微上扬,眼睛里闪过一丝的得意与算计。

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还是谨慎点好。

将房间的门关好,径直的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转过头微笑的看着小玲,“小玲,帮我冲杯花茶。茉莉花茶就好,别太浓。”

小玲一脸为难的看着我,又胆怯的将目光投向了孟小凡。

孟小凡并没有说话,小玲更是不敢给我去冲茶。

我冷笑了一声,“来了连杯茶都没有,嗞嗞,真是差劲。”

孟小凡抬眸冷眼扫过我的脸庞,感觉到了一阵冷气飞过。

不过是要你一杯茶而已,何必如此的冷眼看我??

“是客人才有茶喝,你算什么东西??”孟小凡漫不经心的说着,好像只是在说一个和我,和她无关的一个话题。随后转过头冷冷的看着小玲,吓得小玲一嘚瑟。“你的活都干完了么?”



小玲连头都没敢抬,就灰溜溜的去了别的地方。

去哪里了我不知道,我只是能看到这个孩子很害怕孟小凡,而在家里也是干活最多的吧。

也是,在孟小凡这种有钱人的眼里,怎么会知道尊重人,尤其是干这种下等工作的保姆??

客厅里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了,倒是不必将话说的那么的隐晦了。

“既然客人只配喝茶的话,那我就自己来吧。”

虽然这个房子我只来了一次,但是刚刚我已经知道了厨房在哪里,我也知道有些东西放在哪里,自己想喝什么自己动手就好了。

“你真不拿自己当外人啊,你以为这里还是你的家么?”孟小凡腾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伸手拉住了要走出去的我。别看她很瘦弱,其实很有力气,她一拽就将我拽倒在沙发上。

其实也有我自己没心理准备的事,如果不是这样,她一米六五的个子,想拽倒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我不过就是想喝杯东西而已,你何必这么计较??”

我承认我有些反客为主了,可我就是看不得她得意的样子。

“雅萍你看完了,赶紧滚!”

滚,这个低俗的字眼从孟小凡那这样的人嘴里说出来,竟然那么毫无违和感。上流社会的人不是都是千金小姐,十指不沾春阳水,说话文静有理的么?怎么会有这样的怪胎出现??

可能就是家里是暴发户?改不了那低俗的毛病么?

不得不说孟小凡的出现完全的改观了我对有钱人的看法。

谭伟泽的家里也很有钱,不过他确实那种冷酷的霸道总裁型的,人家就算是喝水都是高雅的。再看看孟小凡,果然还是有差距。

“雅萍是谁?跟我有关系么?我的孩子叫敏婷。你别乱改我女儿的名字。”

刚刚听到她的话我的心里就直窝火。这个女人抢走的我的男人,我的孩子,现在竟然还要再给我的孩子该名字。凭什么都是她说了算??她孟小凡算老几?

还雅萍,,,雅你妹啊。

我没上去给她一巴掌,就是我惯得她了。

“颜筱筱,看在你是来看孩子的份上,我已经对你百般忍让了,你别挑战我的极限,如果你想以后都看不到你的孩子,那你就尽情的这么说。”孟小凡冷冷的说着,然后就坐在了沙发上。

这是在威胁我么??

“孟小凡,你到底想怎么样??”坐在沙发上不解的看着这个女人,深深的吐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老公,,呵,,秋歌你喜欢,他也喜欢你,ok啊,你们可以在一起,但是可以把孩子给我么?我不会打扰你们,但是你能不能给我一条活路??”

那个男人已经不爱我了,他离开了,我不觉得伤心,可是她却残忍的把孩子带走了,那是我不能容忍的。

“我想怎么样?我就是让你过的不开心,让你天天难过,看到你过的不开心,我就放心了。”孟小凡说的时候咬紧了牙齿的样子,那眼睛里的恨意终于不再隐藏,完完全全的暴露了出来。

她为什么这么恨我??如果没有秋歌我根本不会认识她?我又没杀人放火,又没让她毁容?何必这么恨我?

“你为什么这么恨我?”

就算你恨我,你也要让我知道原因吧。

“你想知道原因,好啊,我不介意告诉你。这些话我早就想告诉你了。我知道,你和秋歌在大学的时候就是男女朋友。可你们都分手了。你为什么还要出现??曾经,就差那么一点,就差那么一点的时间,我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和他在一起了,如果那点时间你没有出现的话,我就是他的女朋友,他的老婆,他的孩子的妈。而现在,一切的一切都因为你出现打破了。都是因为你。”

孟小凡撕心裂肺的嘶吼着,那狰狞的脸庞,嗜血的目光,仿佛喝我的血吃我的肉一样。

那是种深入骨髓的恨。

不等我插话,孟小凡就放平了自己,像是对我说,也像是叙述一般。

“那一年,是他刚入职场的一年。年少轻狂的他是那么的耿直。他可以为了一个图纸在办公室的桌子上加班到凌晨,而第二天只是去卫生间洗把脸,为自己冲杯咖啡继续工作。那种冲劲在办公室店里的任何一都没有,只有他,对工作是那么的认真。

还有他那刚毅的性格,他从来不会为任何事情而妥协。那一年我初入爸爸的公司,在公司大家都捧着我,就算我是做的很差他们也会恭维我。我很享受那种感觉。可那也只是在秋歌来公司之前。秋歌来公司之后,他却在大家的面前公然的挑剔我的作品。那是我第一次特别用心画出来的作品,却在他的眼里一文不值。

你能想象那种尴尬,那种不满么?我是谁,我在公司人人都恭维我,他一个刚入职的小员工凭什么这么说我?当时我就把他的图纸仍在的地上使劲的践踏着。

到现在我也能够记得他那时候的眼神。眼眸里是那种对那张图纸深深的爱意。为了副作品,他成为了第一个将我骂哭的人,也是第一个打我的人。从小到大连我爸都没打过我一次,他竟然为了一张已经坏了的画而打了我。

我爸爸很生气,说什么也要让他离开公司。可我不知道怎么了,竟然在他答应离开公司的那一刹那想要挽留他。我爸爸说我疯了。为了一个打我的男人而丢掉了我的尊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我也觉得很诧异。可我就是那么做了。为了他,我不惜像爸爸下跪,最后他才被留下了。

我这么的对他,我以为他会感动,结果他却甩手说不稀罕。”

孟小凡眼角带着泪冷笑着,她戳着自己的胸口,一字一句的看着我说道,“你知道么?他说他不稀罕。我为了他做了从来不做的事情,他竟然不感动。他宁愿为了那副画而不要这个很好的工作。那副画他很宝贝,直到我跟他走的很近了之后我才知道那是你的画迹。那时候我很想知道你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让他对着你的画而像命一样的宝贝着。”

什么画?我什么时候画过画?对于孟小凡说的我完全没有印象,可是她说的那么伤心,而且我的直觉告诉我也不会是假的。

“我用了三年的时间,才一点点的接近他。可就是一个过年的时间,就那么十几天的时间他就遇到了你。你们就在一起了。再后来你们就结婚了。我等了他三年,等到的是他结婚的消息。我又等了两年,等到了他离婚。可他还是不爱我。你都这样了,他竟然还爱你,还是不肯跟我在一起,颜筱筱,你告诉我你到底对他吓了什么毒,竟然能够让他对你这么专情。这么多年,没有人很能够代替你的位置。更悲催的是,就是我如愿的跟他滚了床单,在他身下,他喊的依旧是你的名字。即使迷糊不清了他还是喊的你名字。颜筱筱,你让我怎么不恨你。我看到你的每0一次我都觉得是对我这五年来的侮辱。巨大的侮辱。“

孟小凡说完伸手摸了眼泪,眼睛也恢复了之前的清明。只是眼神里的恨意更加的明显了。

“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走吧。”

今天知道的太多,一时间真的无法消化这么大的消息。连话都没有说,站起来就离开了这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