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29.你别急着解释

坐在窗台上,微风轻轻的从窗口吹进来,吹动了鬓角的头发,藏身在楼空之间的太阳也应着红色的余晖慢慢的落下山去。

电话铃声在身后响起,我挪动着已经麻木的双腿,木讷的移到床边。看到电话显示的那一瞬间,我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火气蹭的一下,就串了上来。

将手机拿起来,接都不接直接关机。

耳朵周围清净了,呆呆的坐在那里两个小时,吹风吹的脸颊都有些凉,却还是没有想明白。

我的一生怎没被我过的这么失败。

婚姻没了,工作没了,孩子也不在身边。我还有什么呢??

从大学到现在,心里唯一爱的人就是秋歌,可我现在都三十了,却一切都那么糟糕。。

我就像是那飘荡在大海中的小船,找不到前进的方向,却又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飘飘荡荡的,不知道何时才能找到一个大的港湾,不知道何时才能停止这样飘荡的生活。

呆坐了一个下午,肚子早已经咕咕的叫着。走到厨房打开灯,去厨房转了一圈,并没有找到什么可以饱腹的食物。到了一杯酸奶出来,拿着电话订了快餐就做到了沙发上看电视。

坐了十分钟不到,门铃就响了。

哎呀,现在的快餐店都这么速度了吗?刚下订单就送餐上门了。

这个可以给个五星好评了。

风一般的速度去开门了,“你们现在都这么快,,,你怎么来了?”

以为是送餐员呢,没想到一开门就看到了霍琛在门口站着。来不解关门,他就已经进来了。

“你给我出去,我不想看到你。”伸手推着他往外走,无论我怎么用力,他都是纹丝不动。

男女差距真是太大了,算了,反正我也弄不动他,还不如去找点工具呢,省的我手疼。

“筱筱你别这样,我们还是朋友,我。。”

霍琛跟着我的身后解释着,可我真是一字都听不进去。转过身面对面的看着他,严肃的说道:“你别说了,你什么都别说我不想听。就算你不是故意的,那我也不想看到你。你走吧!”

“你就不能给我个机会么?你难道就非要一棒子打死才甘心?我对你什么样你不知道么??你到底要我说几遍你才能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

霍琛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我就更生气了,本不想说出来的,看在曾经是师兄妹的份上我也不会说,可你竟然这么的义正言辞的,那就怪不得我了。

我叹了一口气,咬着牙齿狠戾戾的说道,“你的心意?你的什么心意?你别跟我说你的心意就是喜欢我。。霍琛,以前我觉得你是个谦谦君子,就算不苟言笑可至少还是个说真话,说实话的老实人。那是在我了解你之前,可现在我知道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傻?让你像哄傻子一样的欺骗着我,你特别的自豪,特别的高兴。因为我的反应特别傻,你很有成就感。是不是?”

“筱筱,我。。”

“你别急着解释,我还没说完。你说你心里有我?真的有我么??哦,,不是,,是你真的有心么??你有心会在夜总会左拥右抱的么?你有心会揽着姑娘大街上的亲亲我我么?你真的爱我的话会帮着孟小凡那个贱人来破坏我的家庭么??孟小凡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值得你这么用心用力的去表演??”

我盯着他的眼睛看着,他眼神里满是惊讶,可眼神里仅有一秒钟不到的闪躲我也看的清清楚楚。

是的,我刚刚的那些话不过是一个猜测。是一个验证。

没想到,结果真的和我猜测都一样。

孟小凡,你为了拆散我的婚姻,真是下了血本。竟然找到了这么一个好演员,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多年工作的名誉都要来帮你来破坏我的幸福。

这真的就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的道理是不是?

“不是,,我没有!”

霍琛还在保持着心里的那股镇定,努力的让自己不露出更多的破绽,可是无乱他怎么演,我都已经不会相信他了。

他已经丢掉了那些我能够信任他的心了。

我一步步的逼近霍琛,眼神也似冰刀一般狠狠的剜着他,“没有?你没有什么?没有出卖我?没有来演戏??如果你不是孟小凡收买的,怎么那么巧,我接到孟小凡的合同,学过法律的你就出现了?如果不是孟小凡收买了你,如果不是你早跟记者早就商量好了,他们又怎么会那么巧的就拍到了那么暧昧的照片??

如果你真的没被收买,那为什么我不小心胎动的时候你就那么的巧的出现在我的家门口?如今你又丢了我孩子的抚养权。。一次是巧合,可接二连三的发生这样的事情,你真的当我是傻子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想不明白么?就算我之前没有想明白,那我在输了官司之后就什么都明白了,你以为是什么让我突然的就这么的远离你?你以为你做的这些苟且之事我就都不知道么?啊?”到最后我都已经是吼的了。看着眼前的这个人我就更是为自己,为和秋歌的事情不值得。

我们俩到底是有多造人妒忌,一段婚姻,竟然有这么多人来拉扯着,不让我们好好过。

霍琛别我逼到墙壁出,退无可退只好闪躲着不肯看我的眼神。

“你怎么不敢看着我,是不是我说对了?你果真就是带着目的来接近我的是不是?”

“筱筱,我,,我真的是使出无奈。”

一句话,就这么的承认了他的所作所为,也承认了孟小凡的阴谋。

孟小凡,你的心机竟然如此之中,为了让我们离婚,花了这么多心机,真是不枉费她那留学过的脑袋啊。

“无奈??孟小凡是让你生不如死了,还是让你一无所有了?是让你背井离乡了,还是让你哭爹喊娘了??”

做了就做了,还为自己找借口,这不是男人应该有的胸襟,更不是男人该有的气魄。

也许他就不是个男人。

“筱筱,我承认,我知道是有目的的接近你的。可我接近你之后我真的知道了你的好,更了解了你的善良。而秋歌不懂得珍惜你,我知道啊。我可以好好的疼你,爱你。如果你想的话,我会想办法将小茹的抚养权再要回来。我会把她当做亲生女儿对待的。这样我们一家三口住在一起,是不是很好?”霍琛冷不丁的将我拉近怀里,狠狠的抱着我,一点点大家将我胸腔里的那么点的空气全部的挤了出来。

皱着眉头使劲的敲打着霍琛的后背,含糊不清的说着“你,,放手,,,我才,,喘不过,,气了。”

霍琛听到了我的声音,紧忙的松开了我。“筱筱,,,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太紧张了。你没事吧。”

“你离我远一点,我就没事了。”

我还是离他远一点吧,妈的这就一步,差点就见了阎王。就这样还想跟我在一起。不害死我就不错了。

“筱筱,你跟我在一起吧,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会比秋歌更好。你跟我在一起吧?”

霍琛上来又要抱着我,我一个眼神甩过去,他就悻悻的收回了手,然后及顺势拉着我的手放在了手心里。我一挣脱他就使劲的握着。我不动,他倒是消停的很。

怎么跟狗皮膏药一样,粘上了就拿不下去了呢、这可如何是好?

“霍琛,你怎么变的这么婆婆妈妈的,我不想看到你,更不想看到你,这你难道还不明白么?你是真的傻还是听不懂话。更何况秋歌只是跟一个女人发生了关系我都接受不了?何况是你这种花花公子呢?你觉得你凭什么让我对你刮目相看,你凭什么能让我相信你说的话。?”

“你说什么?你怎么知道我,,,”

“说,还用说么?我自己亲眼看到的不是别什么都清楚么?那么限制级别的画面,我特么的看了都觉得恶心。”

一想到那天我和沙莎在酒吧看到他和陪酒女郎在角落里干那种事请,我根本不会相信白天衣冠楚楚的律师,晚上竟然能在这种地方,这么放浪。

可事实就是事实,以前就算是我没想过要跟他在一起,可只是好事朋友。朋友之间还有这种隐瞒,我还有什么理由和他继续做朋友。

自从我怀疑他是孟小凡收买的人之后,我就在观察他。可他很小心根本没露出身没破绽。只是上次官司之后我就更加肯定了。

看人果然是不能看表面。

“你都看到了??那是我之前,,后来我发现我爱上你之后,就再也没有跟任何女人有过别的行为。不信你可以观察我两天。我真的改邪归正了。”

看他在夜场里如鱼得水的样子,就知道是这里的常客。而只有花花公子才会对那里如此的熟悉,如此的自在。

要是以前我不知道的话,或许在我真的想放弃秋歌,想好好过日子的时候我会选择他,可现在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了。

“你有没有那种行为跟我说不着。你赶紧离开。”我推着霍琛往外走,看到了门口探头探脑的一个带着帽子的人。

“喂,你谁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