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明成化青花秋葵纹碗,价值区间:14000000~20000000港币。

升值空间:30000000~40000000港币。

沉瑜看到了这游戏对成化青花碗的价值评估,一时不敢相信。反复数了数字,确认无误,一股喜悦的情绪涌上心头。

这几天的辛苦,总算没有白费。

他再次拿起青花碗,釉面的细腻如脂,纹饰和造型赏心悦目,越看越喜欢。等平静下来,他毫不犹豫的决定,自己收藏这件瓷器。虽然青花碗的价值很高,但是,成化瓷器数量太少,不能卖掉。

他将成化青花碗放进空间,看到博物馆任务,对这件瓷器评价是,符合精品收藏标准。

收到精品古玩,值得庆祝一下。

沉瑜打电话要了一瓶香槟。服务生很快送来。

他倒了一杯香槟,一饮而泣。酒液与气泡对味蕾的刺激,十分爽利。

感觉意犹未尽,他准备再次倒酒,听到手机响了。

看到是张鞠的号码,便接起来。

“张姐,什么事?”

张鞠说道:“我们已经回酒店了,你休息了吧?”

沉瑜:“没休息,我过去找你吧。”

张鞠说道:“等一会儿,我去找你。”

不一会儿,沉瑜听到敲门声。

打开门,看到只有张鞠一个人。

张鞠走进房间,看到茶几上的酒瓶和酒杯,问道:“什么事儿让你这么高兴,还开了一瓶香槟。”

沉瑜说:“欣赏这次收购的古玩,一时高兴,就要了一瓶酒。你工作结束了?”

张鞠坐到沙发上,说道:“今天我轮班蹲点,已经交班。”

沉瑜给张鞠倒了一杯香槟。

张鞠接过杯子,一饮而尽。

沉瑜一边给她续上了香槟,一边说道:“您也有高兴的事情?”

张鞠反问:“你看我像是高兴的样子吗?蹲守的时候,一无所获。”

沉瑜问道:“还要守多久?”

张鞠摇头:“不知道。按照消息,今天就是他们那批物品到达港城的时间,可是,已经过了时间,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问题?”说罢,又喝了一杯,

沉瑜问道:“工作组会考虑我提供的消息吗?”

张鞠还是摇头:“工作组的同志意见不统一。我把你的意见汇报上去之后,谭总让我对你表示感谢,但是,因为目前没有看到具体的证物,不能确定线索的准确。我这么说你别在意。”

沉瑜说:“我不会在意,没有东西,的确难说服人的。”

张鞠说:“我相信你,可是工作组的大部分人都对此表示怀疑。”

沉瑜也端起杯子,“明天怎么办?”

张鞠说:“明天,再等一天。”这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

她看到号码之后立刻接起来,听了片刻,就说:“我马上到。”

沉瑜也站了起来,问道:“怎么了?”

张鞠说:“目标出现了。我要赶快赶去。”

沉瑜问道:“要不要我和你一起去?”,

张鞠说:“你不用去,留在酒店等消息。”她拿起清水漱口,然后急匆匆的离开。走出房间的时候,还说了一句:“如果事情顺利,也许明天你就可以看到那些物品。”



沉瑜不知道这工作组的情况如何,只能等待。

一夜过去,没有消息。

第二天,沉瑜早晨6点就醒了。不知道是张鞠是否回来,给她发短信,没有回复。

他自己到餐厅吃早餐。刚叫了一笼虾饺的时候,看到张旭回复:我们回酒店了。

沉瑜回复:我在早餐厅。

不一会儿,餐厅大门推开。

张鞠,张笑颜还有几个工作人员走进餐厅。

沉瑜看到几人的脸色,疲惫不堪,没有表现出喜悦的神情,心里咯噔一下。会不会出什么问题?如果真出了事儿,自己又能做什么。

他站起来挥手。

张鞠和张笑颜看到之后,对同事说了几句,往沉瑜的位置走过来。

沉瑜让服务生推着餐车过来。按照张鞠二人的习惯,叫了几笼点心和茶水。

张鞠坐下之后,也不说话,咕冬咕冬喝了一碗茉莉花茶。

张笑颜也不说话。

沉瑜看到二人的脸色,确定了刚才的猜测。

等到点心送来,张鞠二人便开始吃饭。

张鞠风卷残云般的吃饱,似乎情绪平静下来,对于沉瑜说道:“昨天晚上行动很不顺利。目标出现,但是只有几只小鱼小虾。最关键的是,他们根本没带东西。”

沉瑜问道:“没带东西?是消息有误还是对方察觉了?”

“正在查。”

张笑颜说:“现在还有一个麻烦,因为我们需要和这里的工作部门协调。这可能会耽误后面的事情。”

张鞠说道:“我现在很累,先不说了,我们回去休息。等家里的消息回来,我们再说下一步的事情。”

她看着像沉瑜,说道:“抱歉,这次可能让你白跑一趟。”

沉瑜说:“没关系。希望你们这次顺利。”

沉瑜这时候自己无能为力,故此只能说点祝福话。

张鞠二人回去休息。

沉瑜思索自己还能做什么。这次来港城有了大收获,但是,一个重要任务没完成,所以,自己可以腾出大量的时间精力,来盯着已经发现的目标。

他离开酒店,再次来到了文和斋对面的咖啡馆。

来的路上,他买了是水彩颜料和用水彩纸制作的速写本。坐在临窗的位置上,悠闲的描绘一副城市街景,偶尔喝一口咖啡,彷佛一个喜欢画画的游客。

他观察街景的同时,也盯着文合斋的动静。

沉瑜在咖啡馆带了大半天的时间,没有收获。回到酒店,得知张鞠那边的消息也已经反馈回来,消息没出错。但是,目标没有运来东西,反而只派了几个人出现,可能是在试探,或者已经怀疑这条路线的安全。这让工作组后面的工作,变得非常麻烦。

他看到了工作组的人员,有几个人嘴边都已经急得起疮。

第二天,沉瑜再次到了咖啡馆。

他在速写本上花了草稿,就停下画笔。点开游戏地图,发现这地图上,文合斋所在位置上的光点有了变化。

他反复确认,那里比之前有多了一个非常明亮的橙红光点。

文合斋又进新货了?

沉瑜想去看个究竟,又想起了张鞠的嘱咐。正在权衡利弊的时候,看到一辆车停在了路边,有两个外国人钻出车子,向着文合斋的入口走过去。

走在前面的是一个年轻男子,后面是一位头发稀疏的老者。

两人到了门口,店铺的吕老板出来迎接。

双方寒暄的时候,沉瑜看到了老人的侧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