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纳迪尔率领的精灵军队在秘纳米利斯与魔物发生激战,一个控制了城区,一个占领了外围草场和农舍,战线在不断拉锯,双方各有胜负。各地的精灵也在不断向秘纳米利斯集结,他们打着支援纳迪尔、夺回首都的旗号,只是想法并不一定有这么单纯。

先锋军可不想趟这浑水,精灵内部的权力斗争没完没了,而且真没多少意思。他们首先将阵地北侧通道的控制权交给纳迪尔的亲信部队,随后就开始从空中撤离。整个撤离用了一周时间,他们已经全都回到新牙牙寨,回到同胞兄弟战友的保护之中。

这场战斗的经验教训需要好好总结,对立功人员要大力表彰,这都是达贡需要完成的工作。与此同时,他对未来灾难做出的预言也开始在冬国广泛传播,并通过正式信件发给世界上各个主要派系领导人,其中也包括各个神殿的管理者,比如大主教之类的。

对于达贡的预言,各方各派给出的反应不一。有些人比较紧张,来信询问更加具体的情况;有些人只说收到了,礼节上表示一下,并没有其他动作;有些根本不予理会,而有些甚至驳斥达贡这是危言耸听、哗众取宠。

有人比较较真,比如普索达神殿,其大主教就对达贡的预言非常重视,专门举行法术仪式,尝试对其真伪进行判断。经过一系列复杂的施法过程,包括使用了一些珍贵的法术材料,四十多名主教共同作出判断:达贡说的话并不正确。

肯定不正确啊!达贡并没有提到神力穹顶和即将坠落的熔岩海,一句“天灾来自地下”只是一个形容,单纯用来提醒地震的危险,怎么可能正确?再说了,这也不是天灾,纯纯的是一场人祸。普索达神殿牧师用神术提出的问题有错误,得到的答桉当然会是错的。

只不过他们认为自己得到的是真理,于是将其郑重记录下来,并广泛对达贡的话语进行批驳。鉴于普索达神殿一直都在正确的记录历史,已经形成了真实和可信的印象,所以许多领主,尤其是人类领主更愿意相信神殿。

“真以为能够打打魔物就多么了不起了吗?嗨,唯一值得称道的是龙族血脉,北地那些混血种先是靠着食人魔,后来靠着龙……他们迟早就会这些强大的生物给吃了。”

在很多地方也不缺乏类似无知的声音,它们应和了不少人对北地人民的错误固有印象,在一段时间内也很有市场。在那个冬天,许多酒馆里会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歌曲传唱,要么是先锋军神勇战胜魔物,要么是自大的坚古族人妄谈预言。两种言论的拥趸偶尔还会借着酒意打上一架,不管能否逃单成功,都会对酒馆造成伤害。

这时,着名精灵宫廷大游吟诗人纳西姆·邦德最新的歌曲引发了新的流行,结束了这种混乱的场面。他以淳朴的爱情为切入点,描写了一个期待心上人勇敢建功立业、平安回家再相会的故事。这种题材总是群众喜闻乐见的,它也可以经过不同的技术处理营造出悲伤或者欢快的氛围,一经推出就大受欢迎。而故事中的男女主人公都是冬国的普通人,其中建功立业的部分也暗指了先锋军与魔物的战斗。

纳西姆唱着这首歌,从赫山城,经八达堡、犬齿要塞、赤岭城,一直来到坚京城。对于这位顶风冒雪而来的老朋友,达贡给与了热情的欢迎,专门在家中招待他。虽然希洛艾对纳西姆的观感并不太好,一直觉得他过于轻浮,但还是愿意亲自下厨,用法术制作一些美味食物。

这一次家宴里,达贡还叫来一些互相都认识的老朋友,包括冬歇在家的拉缇,被魔物逼出家园并在坚京城重新安家的杰洛斯、苔丝夫妇及其三个孩子,几个月前刚从犬齿要塞搬过来的坚古族厨娘鲁西加·龚特。

大部分人都是金狗商会的老人,这次也算是久违的重聚。

“我还记得你第一次来到地表时候的样子:身体摇摇晃晃,眼球转圈圈,想要抬起手来遮住阳光却还很不好意思。”杰洛斯笑着说道:“当时我心想:这个坚古族人看起来有些脆弱。我错了,我完全低估了你的能力。”

“你心里才不是那么想的。”达贡摆摆手,笑着说道:“你心里想的是:那个矮人看起来有些脆弱。”

“你说得对!”杰洛斯点点头,举起酒杯,说道:“看来我的记忆力随着年龄而衰老了,已经开始出现问题。我这就自罚一杯,然后第二杯就要为今天的好生活而庆祝!”

“是该庆祝一下!咱们能在坚京城相聚可真不容易。”拉缇将手边的鸡骨头扔向纳西姆,后者赶紧躲开,以免丝绸的锦袍被油脂沾污。“大诗人,你怎么不说话?你从南方一路走过来,哪里最好?难道坚京城不值得歌颂吗?”

“丫头,朝我发什么……阿嚏!”纳西姆已经用最快的速度掏手绢了,却还是没能盖住这个喷嚏。“北地太冷,呃呃呃……阿嚏!我还没完全恢复,今天就没法唱歌了。”

“达贡都没能治好你?那你岂不是病入膏肓了?”拉缇将眼睛瞪得老大,里面只有惊讶没有担忧。



“疾病已经驱除,但是我的身体还是比较虚弱,达贡说我得好好吃东西以及好好休息。”

“行,你可以不唱歌,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拉缇轻轻拍拍桌面,一直追着游吟大师询问。

“春天开始的时候我还在磨盘城,那里给我的感觉是和过去一样,没有任何变化。坚古族人的生活都还可以,但也就是还可以的状态。铁匠的儿子不出意外还会是铁匠,猎人、牧师、农夫和推选王也差不多都是一个样子。”

“磨盘城喜欢那些经典老歌,对我的新歌反响一般,也不喜欢我的新唱法,这让我觉得有些无聊。”纳西姆说道:“之后我就沿着道路向东,进入人类的地盘。我没有去南方精灵那里,因为恐锢斯黑塔的魔物在精灵森林里出没,甚至听到它们能够进入人类地盘。我不认为魔物能够欣赏艺术,所以还是绕开走比较好。”

“南方的人类越来越乱,有时候强盗成为领主,有时候领主成为强盗,这块要成为常态。我在那里被抢了两次,其中一次有两拨人一起抢劫我所在的商队,结果他们自己先打了起来,我就趁乱跑掉了。”

“我不敢在那么乱的地方逗留,于是尽快过了马王湾,到了赫山城才敢歇歇脚。赫山城还算不错,领主有力量、城市有秩序,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纳西姆用力擤擤鼻涕,清清喉咙,然后继续说道:“东岸的人类整体上好一些,毕竟远离魔物的威胁,南北两派精灵又都相对衰弱,对他们的影响力也小了。我在那里过了一段好日子,然后就听说先锋军出击,进入秘纳米利斯直接对抗魔物的消息。”

游吟大师举起酒杯,说道:“敬达贡、敬先锋军,你们点亮了地表种族生存和胜利的希望之火,让光明重新照耀在我们头上。”

众人举杯,仰头畅饮,然后听纳西姆接着说道:“听到消息后我就想来北地看看,但是觉得没有见面礼可不行,于是一边创作新的歌曲,一边向北走。拉缇问我一路上觉得怎么样,我个人的感觉是不如二十年前,也不如十年前。领主贵族们出手不再大方,下面的普通民众生活更差。我见过不少凋敝的村子,打听之后才知道,原本那里的人跟着领主老爷去战斗,已经死光了,村子自然没有了。”

“犬齿要塞的状态也差不多,反正我一直没见过他们有什么长进。”纳西姆叹了口气,说道:“我本想尝试一下狮鹫航线,但是正好赶上大雪封路。想走地下隧道,但我不是坚古族人,不让我进去。于是我就只能租狗拉雪橇,请向导将我带来——冻死我了。”

纳西姆缓缓摇头,说道:“到了坚京城我才放下心来,你这里真的太好了。我不是当你面必须夸你,而是真心实意。你这城的的确确是为每一个居民建设的,没有宫殿,只有一个个好好的家,这其实是南面、东面最缺的东西。达贡,你是个有本事的人,也是个好人。”

达贡笑着摆摆手,说道:“别夸我了,我都听腻了。你说说我这里还有什么不好,这才是我想知道的。”

“房子很温暖,但是你这里吃的不好。”纳西姆微微皱眉,补充道:“我的意思是,普通人家已经过的不错了,但你吃的真一般,远比不上南方和东方的人类,也不如磨盘城的推选王。达贡,我知道你能吃苦,可你也得照顾一下希洛艾,让食物精致些!”

“我不觉得这些有什么问题。”希洛艾眯起眼睛,盯着纳西姆,说道:“我亲自下厨,你有什么意见吗?”

“你亲自下厨的?我说这些炖肉为什么别有风味呢!”纳西姆歪着头看向鲁西加,问道:“你不是说你到坚京城给达贡做饭了吗?”

“我在中枢食堂工作,不是家里的厨子。我想专门给达贡做饭的,可达贡说食堂更需要我,而且他和希洛艾也多在食堂吃饭。”鲁西加微笑着,那是自信的微笑。她的厨艺得到了众人的肯定,而她的生活也因此将不断变得更加安定和幸福。

“整个北方就咱们冬国的人过得好,而且会越来越好。”拉缇脸色被酒熏得微红,靠在身边苔丝的肩膀上,说道:“精灵王国、人类王国,统统不行!越是普通人越不行,那些没有土地的流民就更惨。可是,他们为什么不来冬国呢?我不止一次劝过这种人,可他们就觉得来这里会被食人魔吃掉!这分明是胡扯!纳西姆,你觉得是为什么?”

“北地有很多传说,北地之外的人很简单就相信了,觉得这里仍旧是蛮荒一片,处处都是野兽以及野兽一样的人。”纳西姆对达贡说道:“最近游吟诗人们的宣传很不错,已经有所改善,可想要完全扭转固有印象还需要时间。”

“我需要你的帮助。”达贡对纳西姆说道。

“没问题,我都是明码标价的,而且对于熟客有很高的折扣!”纳西姆瞥了希洛艾一眼,说道:“如果能保证大法师别朝我用咒语,我也可以考虑免费,只要管吃管住就行!”

“我们冬国不欺负人,更不会欺行霸市——不过你这么怕希洛艾是为啥?”达贡问道。

“我听说希洛艾的法术将食人魔变成了奥格,能让它们都不吃人了,这法术太厉害了。我有很多坏毛病,但我完全不想改,所以我肯定会非常怕她。”

“哈哈,这也是需要改变的风评之一!”达贡笑着摇摇头,一只手与希洛艾握在一起,然后转向杰洛斯,问道:“金狗商会的其他人现在怎么样,你还有联系吗?”

杰洛斯叹了口气,说道:“秘纳米利斯遭袭击之前,我还和他们有些联系,每年能见上至少一次面。后来迈普和托比觉得原来的商路不好做了,便决定去安京城那边碰碰运气,看看海上是否有商机。我看他们是有些贪财了,觉得放贷的利润少了,这才……之后我就没再听过他们的消息。”

拉缇一只手举起酒杯在空中摇晃,整个人也左右摇摆,醉醺醺地说道:“我知道,我知道!他们的船沉了,人虽然回来了,但也欠了一屁股债,现在安京城做小贩,包括一些走私的买卖。”

“人还活着就好,我想……”杰洛斯可能想要和他们联系一下,被苔丝一个眼神瞪了回来。她那个眼神的意思是:既然已经把商队交给他们并进行了交割,那之后就没有关系了。如果迈普和托比求助,他们会酌情考虑,但不会主动揽下问题,这既不合适也难以承受。

达贡明白苔丝和杰洛斯的顾虑,肯定不能让他们接着说下去,万一吵起来就不好了。“希洛艾,麻烦你把拉缇带下去吧。她喝多了,估计最近有些累,加上酒量不好,就让她好好睡一觉。醒了之后我还有任务交给她,咱们要和安京城建立更稳定的商贸关系,需要人手。”

这样就是在暗示达贡会插手迈普与托比的事情,至少伸手帮一把。杰洛斯放下心来,对苔丝微微一笑,结果迎上半精灵一个隐蔽的白眼。他正想接下来说点轻松愉快的话题,就发现达贡皱起眉头,然后说了句:“要地震了,做好准备。”

半分钟后,果然地震了,众人面前的桌子都在摇晃,杯盘稀里哗啦撞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