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101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七十章 蔡邕荐顾雍,皇甫追穷寇

    刘宏伤情恶化的消息,不胫而走,虽经一月有余救治,未见成效。

    各方势力对权力的争夺开始从地下转向明面,朝中重臣的位置变化,也出奇的频繁。

    刘擎经过半月旅途,再回常山之时,已是九月中,鲜卑之战后,鲜卑的威胁已经几乎消除,刘擎可以将目光重新放回中原。

    刘擎在书房,听蔡琰念着一封封信报,主要是各地搜集的情报,一般会送到自己这里,都是值得关注的情报。

    “雒阳之报,司空邓盛被刘宏以带病无法履职为由,罢免了,光禄大夫许相为司空。”蔡琰念道。

    “许相何许人也?从未听过。”刘擎疑问,按说位列三公,不应该是无名之辈,像黄琬崔烈这些,虽名气不大,但基本都是听说过的。

    “夫君,许相你没听过,许劭许子将必然听过吧。”蔡琰道。

    刘擎点点头,道:“那个给人物点评的许劭?我知道他评孟德称其为‘治世之能臣,乱世之英雄’,不知我若去求评,他会作何评价!”

    “汝南许氏有几分名气,祖上亦有人官至三公,堪称豪门。”

    三公之家,只怕也就比袁氏稍微差点。

    “他与袁氏同是汝南势力,此次他为司空,恐怕有袁隗相助,何进能同意,说明两人关系有所缓和。”刘擎用自己那一套‘没有永恒的敌人’理论来套入,得出这样的结论并不难。

    还有一事可以证明两者关系缓和,大孝子袁绍成了司隶校尉。

    这可是一个实权职位,掌京师监察之职。

    他们之所以这么急,说明十常侍给的压力实在太大,大到令这勾心斗角的两人都走向了联手。

    如今,执金吾丁原,京兆尹盖勋,加上虎贲中郎将袁术,司隶校尉袁绍,如今两人手里掌握的力量,已经足以掌控抗衡十常侍蹇硕的西园军。

    “府君,这封信也是来自雒阳,太尉张温回朝,皇甫嵩将军接替陈仓防线,另外,并州牧董卓也被调往长安,协助皇甫嵩击退凉州叛军。”

    “虽有差池,但总体还在意料之中。”刘擎没来由的说了声。

    “夫君何意?”蔡琰脑袋一歪,看向刘擎。

    见着昭姬那求知模样,刘擎笑答道:“董卓对战羌人,立功颇多,如今羌凉叛军如日中天,乃是规模最大的一次,那马腾可不是北宫伯玉这些贼徒之辈,他能谋害一州刺史,便有着割据一州的野心。”

    “那夫君以为董卓能击败马腾韩遂吗?”昭姬就着这个问题问道。

    跟在刘擎身边,耳濡目染,蔡琰如今对天下局势,也有了基本了解,不是那个光光沉醉诗书音韵的才女了。

    董卓能击败马腾韩遂吗?

    刘擎心中也打了一个问号。

    “有皇甫将军在,应该能吧……”刘擎不是很确定道,然后伸展了一下腰肢,起身道:“走吧,去拜见岳父。”

    刘擎备了些礼,叫典韦带上,与昭姬一起“回娘家”看了。

    为了方便蔡邕教书,刘擎将一间蔡府边上的宅子改成了临时学堂,供其给弟子们上课。

    另外,元氏还有一间面向平民的大型学堂,正在建造。

    根据刘擎设想,等秋收之后,平民会有一段比较空闲的时间,可以利用起来,教识字写字,掌握了基本的识字书写能力之后,为进一步的生产力提升做准备。

    马车在蔡府门口停下,刘擎携手蔡琰,步入府中。

    “姐姐!”

    一名十多岁的小女孩突然扑向蔡琰。

    蔡琰非但没有去抱,反而摆出一副严厉姐姐的模样,教育道:“贞姬,你这般大了,还如此调皮,叫你姐夫笑话。”

    “姐夫才不会笑我,姐夫对我最好,是不是姐夫?”

    刘擎不说话,心想夫人教育小孩的时候,不能替小孩解围。

    “听姐姐的,乖!”刘擎糊弄道。

    正说间,一袭深褐袍服的蔡邕走出屋,笑盈盈的看着院中三人。

    对于刘擎这个女婿,蔡邕还是很满意的,办事也很靠谱,刚到元氏,就送了一间宅子,一家子住这里,非常舒畅。

    刘擎与昭姬上前见礼,见蔡邕身后还跟着一人,着浅蓝锦衣,腰束饰玉,看着年轻,身形却挺拔高大,而且生得眉清目秀。

    该是蔡邕学生,某世家子弟。

    “贤婿免礼!”蔡邕笑着迎上来,道:“贤婿大忙人,今日难得得空,你我小酌几杯,昭姬,你与贞姬去陪母亲吧。”

    在蔡府,蔡邕的话,便如军令一般,昭姬姐妹一言未发,便照做了。

    “我也要小酌一杯!”蔡贞姬嚷嚷着,但被昭姬拖走了,样子十分滑稽。

    “这位是岳父高足吧?”刘擎指着陌生人道。

    “吴郡顾雍顾元叹,见过武州侯!”

    顾雍?这算是蔡邕最有才的弟子了吧,历史上,他可是东吴重臣啊,而且,他是来自江南的士族,若是能拉拢,日后下江南,亦能得到不少方便。

    “不必多礼,既是岳父弟子,那便一起吧!”

    三人来到后院中一座亭中,亭名“云香亭”,乃是沮授所取,来自一种酒名。

    亭中新摆了三张小案,三人列坐其中,寒暄着敬酒。

    “岳父大人,今日此来,小婿有一事相求。”

    “哦?我能帮什么忙,你直言!”蔡邕道。

    “我欲教元氏县百姓学习文字,习写文字,只是我才疏学浅,且号召力有限,难以征集书生来教,岳父大人不知可否替小婿站台。”

    “站台?何解?”蔡邕首次听到这个词,觉得新鲜。

    “十常侍为非作歹,百官皆对其无可奈何,便是因为有陛下为其站台。”刘擎举了个例子。

    蔡邕何其聪明,马上领会了。

    “说得倒是贴切!”他笑道,“我能做什么?”

    蔡邕看着刘擎,顾雍也看着刘擎。

    “岳父大人教育老师,老师负责教育平民,我相信有岳父大人在,号召力一定很强。”

    “你倒真不客气!”蔡邕笑道,“只怕昭姬将我唤来此地,就是为了此事吧!过门数月,便帮着你来谋算老夫了!”

    “岳父大人莫要怪罪昭姬,此举皆是我的主意。”刘擎坦然的将责任揽了过来,自己袒护昭姬,蔡邕应该会舒服些。

    “罢了罢了,我还真怪罪你们不成,在这住的倒是蛮习惯的,你做的很好,只是教平民识字这种事,你不怕冒天下之大不韪?”

    “此乃大汉千秋大业,若我大汉人人皆能读书,该是何等盛况!”

    刘擎一形容,蔡邕也稍稍动容。

    “而且,日后岳父大人不光光是十人之师,还会是百人之师,千人之师,万人之师!”刘擎又上了一记糖衣炮弹。

    喜欢收弟子的蔡邕,“为万人师”这个荣誉,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蔡邕点了点头,显然已经接受,末了,他望向顾雍,问了声:“此事,元叹如何看待?”

    “弟子以为武州侯所言甚是,此乃大汉千秋大业,此事若能办成,功勋及圣,老师不仅为万人师,更会如孔圣一般,成万世师,不过……”顾雍话锋一转,“此事南如登天!”

    “事在人为!”刘擎很合时宜的回了一句。

    得意门生顾雍也如此看好,蔡邕打算接受,想到顾雍先前曾对自己提过的请求,于是转向刘擎。

    “贤婿,我亦有一事相托。”

    “岳父大人请讲!”

    蔡邕看了顾雍一眼,道:“元叹随我学习已有数年,我以为其学识已成,可堪一用,不过他尚未弱冠,未举茂才,不知能否在你这里讨个差事,锻炼一番呢?”

    刘擎心中一喜,还有这种好事?

    蔡邕这个老师可真不错,教了几年,连实习单位都托关系找好了!

    不过这也是常态,为自己的子弟门生谋划出路,这对弟子而言,又是一道大恩。

    “元叹,还不见过!”蔡邕笑着催促道,显然对自己的安排十分满意。

    安插门生,这可是位高者才能做的事,蔡邕前些年过的太憋屈了,一时间,这种落差有点令人迷醉。

    顾雍立即起身,对着刘擎行了一个重礼。

    “顾雍顾元叹,定不负老师厚望,愿为武州侯效犬马之劳!”

    系统:恭喜主公收服【顾雍】

    姓名:顾雍,字元叹

    品级:卓尔不凡

    耐力:30

    武力:23

    统率:52

    智力:82

    政治:91

    魅力:78

    收益:政治+0.91,当前政治72.63。

    忠诚度:70%

    特性:【静如止水】所治区域井然有序,不易受混乱事件影响。

    【区域振兴】所在区域加速发展,下属官员政治+1。

    【众望】属下不容易出现叛徒。

    确实堪称能臣!成长起来,至少是一郡之才,不受混乱,不易叛乱,加速发展,这是镇守大后方之得力干将啊!

    刘擎将之扶起,笑着问道:“不知道元叹,志气几何?”

    顾雍一听,连忙向老师蔡邕求助。

    蔡邕呵呵一笑,“不敢托大,可为县长!”

    还真不谦虚,老头子对自己学生很是自信,若是托大了说,岂不是可为太守?

    顾雍也有点迟疑,毕竟县长是一地主管,许多事都是需要经验的,而他并没有经验,于看着蔡邕。

    “县长便县长,我回去就为你安排,另外,你既入我帐下,我在元氏为你物色一间宅子,也不用一直住蔡府客房。”刘擎道。

    “不用不用,待雍存够了钱,便自己置一处宅子!”顾雍拒绝道。

    “无妨无妨,反正客房也空着!”蔡邕随口回道。

    刘擎突然站起,看着顾雍,冷声道:“既入我门,便听我令行事!”

    说完,再转向蔡邕,行了一礼,“岳父大人,我去拜见岳母大人。”

    说完,刘擎便退了。

    蔡邕与顾雍双目对视,两人眼中皆有惊讶。

    “我这女婿,就这般个性,元叹日后自会知晓。”

    顾雍望着刘擎离去的背影发呆……

    ……

    右扶风,陈仓县。

    左将军皇甫嵩率兵两万进兵,在陈仓外围休整,此事陈仓已被韩遂马腾重兵包围,攻打,只是陈仓重县城高,易守难攻。

    而还是领着他的五千飞熊军,赶至右扶风,与皇甫嵩汇合。

    对于陈仓局势,两人看法不一。

    董卓道:“敌军远来,凉州叛军历来以掠夺为生,而陈仓紧守,其军心必不稳定,我军正可急速进军。”

    皇甫嵩对战局有别的看法,董卓之计,过于就简单粗暴,万一有差池,问题可就大了。

    皇甫嵩劝道:“仲颖,我知你善战,然此战不战亦能胜,陈仓县城防备坚固,尚有张温军在那守护,羌凉叛军必然无法攻克,而我军只要按兵不动,等其进攻受挫,我军以逸待劳即可取得全胜。”

    皇甫嵩是主将,于是最终还是执行了自己的计划,隔岸观火,以逸待劳。

    这一等,时日便一天一天过去,转眼到了十月。

    期间雒阳亦有诏令,勒令皇甫嵩速速击退羌凉叛军。

    皇甫嵩依然固执己见,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为由,继续选择等待。

    陈仓兵足城高,张温此前做了非常多的准备,虽然此时去了雒阳,但城中尚有孙坚与周慎,二将配合,将陈仓守得滴水不漏。

    皇甫嵩得到诏令同时,董卓也受到了一封来自雒阳的信。

    写信的是袁隗,这封信非常奇怪,只是寻常的问候,并且“无意”提了一嘴,陛下伤情不容乐观。

    为此,董卓再度找到皇甫嵩,言说要速战速决的意图。

    皇甫嵩依旧不领命,军队不动如山。

    而此时,马腾韩遂久攻陈仓不下,叫苦不迭,已经萌生退意,可是若是后退,皇甫嵩必然追击,这个老狐狸一直盯着这里,两人心知肚明。

    十月初,天气转凉,马腾韩遂分出也许部队,抢收了一些粮食,而陈仓依然不下,两人商议,打算退出渭水河谷,先退回汉阳郡整顿,过了冬再图陈仓。

    这日,董卓正在帐中看李傕的来信,皇甫嵩突然来到,表明了要追击马腾韩遂军的意思。

    董卓心里直骂娘:咱劝了你半个月了,进攻进攻进攻,你都不听,连朝廷诏令都不听。

    现在,李傕率兵入了右扶风,若是皇甫嵩追击而去,那三军相遇的话,那画面太美董卓不敢看。

    “皇甫将军,叛军抢了不少粮食,尚能久持,此事退兵,必然是陷进!岂不闻,‘穷寇勿追,归众勿迫’。”董卓反对道。

    《仙木奇缘》

    皇甫嵩也奇怪了,平日里就属你董仲颖喊的最响,要杀敌立功,要接陈仓之围,要杀回凉州去!

    结果皇甫嵩提出要追击,董卓突然反对了,皇甫嵩甚至怀疑董卓就是反对自己。

    “仲颖,叛军斗志尽失,疲惫不堪,正是追击绞杀之时,绝非穷寇归众,若不不追,那我便自己追了!”

    董卓摇摇头,心理道:不怕死你就追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