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101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三十八章 逮着袁绍猛薅

    刘擎与褚燕直接回了李城,郭嘉与张辽已经立于城门处,笑脸相迎。

    两人虽未亲至现场,却远远的吃了一早上的瓜。

    刘擎瞧着两人,难掩笑意,褚燕早上的表现,显然是经过三人磋商以及郭嘉调教。

    “见过主公!”两人对刘擎齐行礼。

    刘擎一跃下马, 将马缰扔给班明,停下脚步望了望眼李城。

    沧桑与破败,是刘擎第一印象,萧条与荒凉,是入城街道所见。

    “此城位置枢要,为何如此破败不堪。”刘擎问。

    张辽回道:“主公, 西有温县,东有平皋,扼济水与河水之险, 此地反而显得次要,何况雒水恰好自李城南面注入大河,河道过宽,水况复杂,不适合作为渡口。”

    离这最近的河水渡口是五社津,但距离温县更近。

    算上李城,刘擎在河内已经占据了不少县城,加上白波军占领的,完全可以说,河内大部,已入刘擎之手,接下来的问题是,如何平滑的过度, 找一位自己人做河内太守,人选嘛, 自然首推韩浩。

    不过他是河内人,按汉律, 不能在河内做官。

    所以刘擎打算从冀州调一位,常山郡已经一切稳定,沮授可以抽调,再让褚燕领黑山军配合,完美。

    黑山军不仅是战力保障,也可以提供大量的劳动力。

    只需要解决他们眼下的粮食短缺问题,这对刘擎来说,并不是问题。

    河内的耕地,并不少,前期投入一些,完全是值当的。

    不出三年,河内也能成为一方粮仓,这种宝地,刘擎如何能放过。

    “河内战事,已至尾声,本王打算这几日便回冀州,河内善后之事,我再定人选。”刘擎说出打算, 但并非直接宣布是沮授。

    “主公,袁本初都未曾离开,主公何须着急, 或许,还能再赚二十万石粮草呢?”

    一听二十万石,刘擎顿时来了精神。

    “奉孝,你还有什么鬼……呸……好主意?”刘擎问。

    “朱儁南下,不是主公特意安排的么?”郭嘉反问。

    朱儁!

    刘擎勐然想到,先前他写信叫朱儁南下了!

    当时只是无意之举,刘擎只是简单的希望朱儁不要去攻打怀县,不曾想,朱儁真的南下了,而且同时,袁绍北渡了,所以,渡过济水的袁军,会与朱儁撞个满怀!

    双方隶属不同阵营,会发生些什么,也就可想而知了。

    刘擎正襟,一本正经,脸上一副“朱儁正是本王预设手笔”的傲娇模样。

    “主公用兵如神,连他人之军,亦能为己所用,嘉自愧不如!”郭嘉连忙一记彩虹屁拍上。

    一旁的张辽与褚燕还好奇的望着郭嘉,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军师,难道主公还有计策尚未使用?”耿直的褚燕直接开口。

    郭嘉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给褚燕使了个眼神:你自己问!

    褚燕望向刘擎,然而刘擎已经开始神游天外。

    他在想:若朱儁击袁绍于半渡,那袁绍自然是过不了济水的,那他就会转道,唯一的出路,只有东面。

    东面,张绣的新骑营在那驻扎呢!

    我又预判了袁绍的预判?

    刘先知?

    “或许,是该再想一想,如何让袁绍再出个二十万石粮草。”刘擎目光变得狡黠起来,好似袁绍是其意念中的一头羊,他接着道:“此时必是袁绍渡河之时,若白波军此时进攻,诸位以为袁军会如何?”

    “若能得逞,袁军必定大乱!不过袁军有颜良殿后,白波军未必能得逞。”张辽道。

    “除非与樊稠一同进攻。”郭嘉突然插话道。

    与樊稠一同进攻,就算颜良殿后,也未必能挡。

    这时,禁卫队长班明突然快步跑来,道:“主公,袁军渡河未半,北岸先头兵马遭到朱儁攻击。”

    “彩!”刘擎喝了一声,旋即对班明道:“立即通知张宁,向袁军进攻,再让张宁通知樊稠!”

    两军一路上共同追击袁军,算的上是塑料友军,这种机会,樊稠应该会把握。

    传信快马疾驰进入白波军营地,很快将刘擎的命令传达到。

    张宁唤来杨奉,以及刚刚赶至前线的徐晃,开始分配任务。

    “杨奉,你先行出发,顺道前去通知樊稠将军,就说袁军大破在即,功劳遍地,问他捡不捡!”张宁道。

    杨奉一拱手,道了声“遵令”,旋即离去。

    张宁又将目光投向徐晃,押运粮草的任务,徐晃完成的十分到位,即便董卓并未派兵拦截,但据张宁所知,徐晃在运送途中依然十分严谨,不仅派出众多骑哨打探,自己也始终与粮队同行,片刻未曾离开。

    “徐晃!”

    “卑职在!”

    “汝今身为先路将军,不过尚未历经阵战,此次进攻袁军,你可愿领兵出战?”

    “卑职任凭圣女将军驱策,绝不会有半分推脱!”徐晃果断回道。

    张宁莞尔,再道:“机会往往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此战你若能立功,我便将你推荐给渤海王!”

    张宁放出一个巨大的诱惑。

    白波军各位将军都清楚,他们是效忠于渤海王的,但并未得到官方承认。

    刘擎曾要张宁发掘人才,但白波军中,稍有见识的郭太杨奉他们,因为要领兵,无法离开,而一众新提拔的干将之中,徐晃的表现是最好的。

    人活一世,除了温饱,便是名利,如今白波军已解决前者,甚至能让徐晃当个杂牌将军,但想真正出人头地,还是要官方认可才行。

    而推荐给渤海王,便是实现这一点的途径。

    徐晃心情激荡,连声感激:“卑职自当肝脑涂地,以报将军!”

    “袁军有颜良文丑两员勐将,即便是杨奉将军,亦不敌,你需谨慎行事,不可自顾斗狠!”张宁面色恢复清冷,告戒道。

    《万古神帝》

    徐晃领命而去,出了军帐,浓眉直竖。

    心头想到:连杨奉将军都不敌的对手,倒真是想试上一试!

    因为,杨奉将军也不敌他啊!

    ……

    袁绍此时心急如焚,或者说怒火攻心,更为贴切。

    淳于琼部率先渡河,结果刚刚过了一营兵马,在对面就遭到了朱儁的突然袭击。

    结果可想而知,淳于琼惨败,仅一营兵马两千人,仅数百人乘坐渡船逃回南岸。

    朱儁不是在驻守野王么?

    为何突然出现在济水河岸?

    难道董卓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意图?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他前一脚还在犹豫是否是要渡河,而董卓的命令传到野王朱儁那,他再赶到这里,必然不会如此及时,唯一可以解释的是——

    朱儁提前预料到他要从李城一带北渡。

    “朱公伟能征善战不假,可他何时能掐会算了?”袁绍对着诸位幕僚谋士质问道。

    这个问题,没人能答。

    郭图面色如灰,生怕袁绍将渡河失败的原因归结到他身上,他灵机一动,对袁绍道:“主公,初战大败,当追究前军失职之责,堂堂一营兵马,近乎全军覆没,致使我渡河大计受挫。”

    袁绍目光一凛,厉声道:“左右,将淳于琼拿下,听候发落!”

    人群最末端,狼狈的淳于琼一听,顿时面如死灰,一个劲的求饶,但依旧生生被两名士兵拖拽出帐。

    郭图送了口气,闭上了嘴巴。

    “有谁能告诉我,朱儁为何在此?”袁绍再问,显然这个问题不搞清楚,他连接下来怎么办都不想讨论了。

    这时,许攸缓步上前,开口道:“本初,依攸所见,朱儁乃是追着黑山军来的。”

    “子远何出此言?”袁绍道。

    “朱儁驻军野王,窥伺怀县,而后怀县为黑山军所得,文丑将军离开州县之后,朱儁便派兵占之,由此可见,朱儁知我军动向,且目标,与我军一致,黑山军欲在济水截击我军,那朱儁,自然是想做黄雀在后之事,只不过世事难料,黑山军全军归降渤海王,致使我军渡河,直面朱儁。”

    许攸一言,条理清晰,合乎逻辑。

    众人恍然。

    于是袁绍又迫不及待的问:“事到如今,我军该当如何?能否再次尝试渡河?”

    许攸道:“要渡,若不渡河,我军何去何从?只不过不能再往北渡了!”

    逢纪也不失时宜道:“主公,我军处境,已危如累卵,该当机立断,撤离河内。”

    “子远,向东如何?”袁绍问。

    “向东,是唯一的出路。”许攸答道。

    逢纪看了眼许攸,也跟着点头,许子远乃是盟主幼年好友,应该能劝的动袁绍吧!

    袁绍又特意看了眼郭图,郭图连声道:“主公,属下附议!”

    “好!那便继续东进,命文丑为先锋,进军平皋渡口。”

    “报——”

    帐外突然传来呼声,令袁绍稍稍放松的心情再度一紧。

    “启禀盟主,白波军与樊稠军共击颜良将军,颜良将军已败退!”

    “什么!尔再说一遍!”

    “白波军与樊稠军联合进攻,颜良将军败了!”

    袁绍蹭的一声站起,没来由觉得眼前一黑,一阵踉跄,一屁股坐了回去。

    “盟主!”

    “主公!”

    众人连胜呼唤。

    袁绍勐的抬手,示意自己没事,徐徐睁开眼睛,望着已经吓得跪倒的哨官。

    “颜良将军,一路上多次击退敌军,为何这一次,败了?”

    “是……是白波军又来了一员大将,足以匹敌颜良将军,颜良将军久持作战,早已疲惫,故而不敌。”

    足以匹敌颜良将军的对手?

    袁绍心头诧异,颜良将军在他所见诸将军之中,勇武一流,即便十八军镇之中,能匹敌颜良将军的,也屈指可数!

    白波军也是农民军,其中竟然能出这等勐将!

    “速命文丑将军前去接应!”袁绍连忙下令。

    军令立即传至文丑处,原本也就整备好了兵马,准备渡河的,这下好了,正好领命出发。

    知道颜良被击败的消息,文丑还是有些诧异的,两人情同手足,又势均力敌,他的实力自己清楚,这河内郡中,还有人能击败他们两人?

    自从追随主公以来,文丑也仅仅是在渤海之时,在渤海王帐下的典韦手中吃过瘪。

    听到前线有强力对手,他既有兴奋,也隐隐有些担心。

    因为颜良不敌,他多半也是不敌的。

    文丑率军西进,很快便遇见零星逃回来的溃兵。

    “颜良将军何在?”文丑拦住一人道。

    “将军就在后边,不过敌军穷追不舍,白波军这次可真是玩命了,我腿都跑断了……”溃兵还在自说自话,殊不知文丑听了前半句就离去了。

    前线,徐晃提着大斧,一路追击颜良败兵,他的目标可不是这才残兵败将,而是袁绍中军,虽然他只有两千兵马,但他知道,圣女将军大军在后,替他压阵。

    为了建功,为了能被推举向渤海王,徐晃这一仗,打算豁出去了!

    为此,他沉住气,看着樊稠与颜良交手数十回合,虽不分胜负,但樊稠退了,因为杨奉来了,又与颜良激战片刻,杨奉也被击退了。

    徐晃想颜良还是有些本事的,在此时正好疲惫,于是引兵杀出,徐晃自己则直直杀向颜良。

    颜良看着无名之辈,还以为是何方宵小,正准备一刀斩了徐晃,结果两人交手数合,颜良才知对方实力不可小觑,旋即认真对待。

    已经久战的颜良,很快发现自己耐力将尽,对手隐隐占据上风,无奈之下,率军逃走。

    快一点,再快一点!徐晃催促战马。

    突然,他瞧见前方出现一彪人马,逆着逃兵而来。

    “来得好!看我斩将立功!”徐晃呼喝一声,也不顾来者何人,提斧便上。

    文丑领兵别过颜良,自己率军来阻挡白波军,从颜良口中得知,击败他的乃是一持斧之将,颜良甚至不知道他是谁。

    也就是眼前这位。

    文丑抬枪前指,对准了持斧者,厉声道:“前方战将,可留姓名!”

    “你爷爷徐晃是也!”

    徐晃使出夯劲,喉咙都有些嘶哑了。

    他要让徐晃之名,在此战扬名!他要让渤海王都能在战报中听到他的名字。

    对于徐晃的口头便宜,文丑嗤之以鼻,喝了声:“匹夫!接我一枪!”

    两匹战马交合之际,文丑铁枪勐然前戳,直刺徐晃裹着褐巾的脑门。

    ……

    (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