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101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百一十五章 群起而攻之,全军出击

    同样,司隶之事传至汝南的同时,也很快便传到了邺城,刘擎耳中。

    原本正在商议制定下一阶段目标,当即便成了讨论怎么对付袁术,而先前先对付袁绍还是先对付袁术的议题,也宣告结束。

    先对付袁术!

    短短时日,袁术不仅拉拢了众多司隶士族豪强,还说服了韩遂,将关中也纳入囊中,若袁术在关中站稳脚跟,将获得源源不断的兵源和钱粮,到时候不仅讨伐的难度增加不少,而且伤亡肯定也会增多,战争的危害会成倍的增加。

    “讨伐袁术,势在必行,断然不能给其平稳发展的时间,否则战争的代价,会越来越大。”刘擎率先抛出主战的结论。

    郭嘉直接表态:“臣附议,当趁袁术立足未稳,尽快攻之,而且不仅河南,河东,南阳,乃至于西凉,当群起而攻之!”

    郭嘉说着又笑了笑:“主公,说不定,袁绍也会有所行动。”

    听了郭嘉之言,刘擎十分赞同,“好一个群起而攻之,文若,依你看,如何?”

    荀彧在主事多年之后,变得老道了许多,拱手回道:“主公,再过三月,粮食便进入收割时期了,若兴战事,是否等收了粮之后?”

    郭嘉连忙道:“文若,完美收粮,袁术关中之粮,也能收了,而粮未熟前,袁术需要从南阳运送粮草,此正是其软肋所在,机不可失!”

    这时,赵云连忙道:“主公,儁乂刚从虎牢关押运一批粮草回来,豪强赎粮,数量不少,足够我军数月之支。”

    刘擎道:“文若,看吧,本王在河南尹,从豪强手中搜刮了不少钱粮,如今正当堪用,用到秋收,正好有新粮续上!”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荀彧也没什么好说的,只好说:“主公英明,此战可行!”

    “那再说说群起攻之之事,本王自虎牢出兵,张宁自河东郡出兵,至于刘表,本王手书一封,再附一分天子诏命,加上南阳被袁术占据,他必欣然应允,现在看看,西凉马腾与韩遂已翻脸,或许,可以派人说之。”

    刘擎话音刚落,荀彧便道:“主公,臣举荐一人。”

    “可是傅南容?”刘擎猜。

    “正是!”

    若说出身和影响力,傅燮确实是最合适的,只不过昔日马腾兵临城下,逼走了当时的汉阳太守傅燮,这会去见马腾,会不会很尴尬?

    “人选暂定傅燮吧,命他来邺城一趟,本王问问他的意思,此事便先如此定下,明日朝议,文若,你来提起此事。”

    “喏!”荀彧回道。

    刘擎又想了想,如今兖州有曹操,已经不需要徐晃和高顺驻防了,袁绍如今有陈宫和吕布盯着,就算出了什么幺蛾子,顶一顶还是没问题的。

    “奉孝,再命高顺与徐晃率本部兵马,从颍川入河南,夹击袁术,如何?”刘擎问。

    “主公妙计,此路兵马,一者可夹攻雒阳,二者,可断袁术粮道。”

    “好,那便定下!”刘擎一语掷地。

    翌日,朝议。

    如今邺城的小朝廷也有模有样了起来,刘协避难冀州的消息传出去之后,有不少人先后来到邺城,这之中自然有荀爽、蔡邕,此外还有董承马日磾等。

    朝堂之上,荀彧根据刘擎安排,上书说明袁术结联韩遂,伪造诏书,进兵三辅之事,朝堂之上,自然是群情激愤,特别那些从雒阳来的。

    刘擎对此倒喜闻乐见。

    “袁术伪制帝命,欺君罔上,其罪当诛,老臣恳求陛下派兵讨之!”

    “袁氏叛逆,已经是社稷毒瘤,应当除之而后快!恳请陛下派兵讨之!”

    又有几位刘擎不认识的大臣齐声表态:“请陛下派兵讨之!”

    刘协不由得看了刘擎一眼,如今太皇太后没有摄政,只能看皇叔的意思了。

    刘擎坐于次位,笑而不语,心中却在琢磨另一件事。

    张宁的任命。

    张宁身份特殊,统领河东郡,有兵力,有能力,自然不在话下,但是要这帮迂腐老忠臣闭嘴,怕是极难。

    加上张宁是张角之后,知道的人,不可能没有。

    “皇叔,众卿皆同仇敌忾,皇叔身为大将军,可有主意?”

    不得不说,刘协确实聪慧能干,这话,刘擎可没提前教他。

    刘擎并未回答这个问题,开口道:“河东郡历来被称为司隶粮仓,此地与袁术而言,干系重大,如今河东郡半数为白波军所占,治下百姓安宁,生产积极,最大的功劳,便是白波军之主张宁,如今张宁投效朝廷,臣欲表奏其为河东郡太守。”刘擎目视众臣,“谁赞成,谁反对?”

    刘擎发言,朝堂无声,不过提到张宁,人群中开始有了议论声。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大将军,白波军之头领张宁,乃是黄巾贼首张角之女,乃是罪人之后,按律当株连九族,安能为官?更别说她还是一介女流!”

    果然,一个知情者表示反对。

    一句“贼首之女”,一句“一介女流”,几乎是两个无从辩解的头衔。

    一时间,人声鼎沸,一开始还叽叽喳喳,不多时,反对之声开始多起来。

    更有甚者,欲处死张宁。

    对此,刘擎一点也不意外。

    改变观念,何其难也,刘擎可不打说普及什么能者居之,男女平等的先进观念,他要做的,便是逼着诸臣面对现实。

    现实是:河东郡如今掌握在张宁手中,而河东郡对司隶而言,极为重要。

    “诸位听我一言,如今汉室飘摇,社稷倾颓,我等身为社稷之臣,是否当有所反思?”

    大臣们安静了下来,静静的听着。

    “袁隗何许人也?身为太傅,当为君师表,可他竟与宗庙分庭抗礼,另立新帝,若说袁隗身系长幼之争,尚属乱礼,而袁绍袁本初,竟擅自立陈王为帝,已是谋逆之罪!王允王司徒,身在雒阳,却勾结袁术,背刺朝廷,致使天子流落于于世,若非本王搭救,这大汉,恐怕又要经历暗无天日了!”

    众臣听着,纷纷点头。

    “张角鼓动百姓起义,所求者不过一碗饱饭,张角固然该死,已被本王亲手诛杀,然请诸位想想,庶民无活路,是谁之罪?”

    寂静无声,喘息声都清晰可闻,其中一些,甚至还不知道刘擎想表达什么。

    马日磾道:“宦官当道,外戚当权,士人为官都常遭迫害,何况百姓乎。”

    刘擎接过话:“袁绍进犯河内之时,张宁派兵阻击,终将袁绍驱离河内,羌凉叛军攻破函谷之时,也是张宁奔袭函谷,夺得关城,护雒阳安危,若非王允出卖,天子岂能远离宗庙?事到如今,诸位当知谁为社稷之祸,谁为社稷之福?”

    百官无言。

    “若护我社稷,护我百姓之人,也是有罪的,试问朝堂上衮衮诸公,所为者有谁超过了张宁?”

    一时寂然。

    “臣惭愧!”马日磾突然表态。

    “臣等惭愧!”一众人齐声,有些可笑。

    “陛下,臣欲举荐白波军之首张宁为河东郡太守,命其统一河东,钳制袁术!”刘擎二度进言。

    听着这无可违逆的语气,刘协知道这不是商量。

    “依皇叔之言,准奏!”刘擎道。

    自此,百官没有一句废话。

    荀彧郭嘉相识而笑,直叹主公真有一手,先前还以为主公没上过朝,会不知所措呢。

    荀爽和蔡邕二老更是笑得眉眼舒展,直道快婿威武,竟然能以言辞制住百官,先前他们还担心,向来以武行事的女婿,会不会和董卓一样,直接以武力威慑朝堂,把反对的声音统统清除了。

    刘擎当即说道:“请张宁上朝听封!”

    伴随着一声声传令,一身戎装的张宁步入朝堂之上,见到张宁姿容时,不少官员都觉得惊艳。

    黄甲裹身,黄袍微动,目蕴华光,英姿焕发,给人一种十足的自信之感。

    郭嘉对着荀彧怯怯道:“主公为了她,可真是煞费苦心。”

    荀彧眉头一皱?表示这个瓜,我不吃。

    “草民张宁,拜见陛下,大王。”张宁行跪拜礼。

    “将军免礼!”刘协快速回应,又想了想,打了下腹稿,接着道:“张将军屡建奇功,今又得皇叔推举,朕命你为河东太守,未必收复河东全境!”

    “张宁谢恩!”

    伴随着任命和谢恩,一桩事了。

    刘擎再道:“袁术悖逆,本王当起兵伐之,请陛下下诏,命天下各州郡,群起攻之!”

    刘擎话音刚落,荀彧当即呈上一封文书,正是讨贼诏书。

    “准奏,拟诏!”刘协十分配合。

    朝议结束,回到府中,刘擎召来张宁。

    此时此刻,张宁依旧心潮澎湃,渤海王竟然说服了百官,将她一介女子封上了太守,身为大汉原住民,她能深刻的体会道这其中的不容易。

    刘擎倒没觉得有什么,此事能成的关键还是朝堂经过数次大难,老臣太少了,不然碰到真正的老顽固,别说张宁建了些功,就算张宁拯救了刘协,拯救了大汉社稷,女人不能做官,就是不能做官,哪怕是死,他依然会这么说。

    刘擎开门见山:“此次回河东,首要之命,便是进攻汾水以南,统一河东郡,若有可能,再夺函谷关,如此,也算进攻袁术了。”

    “喏!”张宁答。

    好像一句话就吩咐完了,但刘擎还是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还有什么需要吗?”

    张宁抬头看了眼主公,见主公也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你是罪人之女,不可有非分之想!张宁心中连忙念叨了数遍,旋即低头,摇了摇头。

    看着张宁神色间莫名的失落,刘擎也摸不着头脑。

    “如此,战事紧急,便今日出发吧!”

    张宁默默离去,刘擎始终觉得,刚才觉察到张宁带着失望。

    “我给她封了太守?为什么失望呢?

    ……

    张宁与杨奉最先离开邺城,经河内入河东,开赴战场。

    其后便是赵云,张郃一道。

    与此同时,清河郡太守傅燮,也受命到达。

    刘擎笑道:“南容,许久未见了!”

    “见过主公!”傅燮简单回,“不知主公诏我,所谓何事?”

    “群攻之计,本王想争取一路西凉军,以牵制韩遂,令其不能相助韩遂。”

    “主公的意思是,联络马腾?”傅燮问。

    刘擎道有些诧异,想不到傅燮对西凉之事,十分关心呢,袁术勾搭上韩遂,可是不久的消息,傅燮未参与议事,竟然也知道了。

    看来这个任务,非他莫属了。

    “你如何得知是马腾?”刘擎好奇道。

    “不瞒主公,臣有家书送来,信中说了此事,马腾如今已回到汉阳,他欲封堵陈仓河谷,将韩遂困于扶风郡,送信的说,如今陈仓山道,河道,皆重重射卡。”

    “原来这般,如此说来,马腾和韩遂,是已经干上了,看来南容此行,不会过于困难。”刘擎笑道。

    “主公放心,马腾生平,我素有所知,其父曾为天水兰干尉,后失官留居陇西,家道中落,取了羌女为妻,生得马腾,其父自小教育他,当效仿先祖伏波将军马援,为国征战,故马腾性情贤厚,在军中,深得军心,上一回判乱缘由,我已经查明,乃是耿鄙信奸佞在先,致数万将士生命而不顾,军中哗变,马腾因为声望高,因而被推举为首领,千错万错,都是耿鄙之错!”傅燮道。

    南容南容,腹中有容。

    面对曾经差点将他逼死之人,傅燮竟然能有心思去查明细枝末节,并因为马腾所为,而不加追究,不愧是将门之后。

    “如此看来,马腾亦不失为一豪杰,本王想,若南容与马腾解开误会,是否可以将之拉拢过来?”刘擎心中算盘打得噼啪响,马腾家可出不少猛人。

    “马腾有报国之心,如今天子在冀州,想必马腾会考虑的。”

    “如此,便辛苦南容跑一趟了,顺便回家探望一二!”刘擎笑道。

    “多谢主公!”

    “山高路远,南容一路小心,本王派一队禁卫护送,此事若成,大功一件!”

    ……

    (PS:求推荐票,月票支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