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章 袋子显威

“小贼,你给老子站住!”

一声低沉的厉喝声,在王猛背后响起。

王猛愕然回头,看见一名二十五六岁的华服青年,脚踩一只圆盘型飞行灵器从巨木树后面飞掠出来,凌空而立,对他大声呵斥道。

那青年王猛认识,是谭氏家族四少爷谭延彪。他与王猛一样,都是三系杂灵脉,不能修仙,全仗着家族丹药多,好不容易才突破开脉境第一层。

很明显,谭延彪看见他采到一株灵药后,才喝止他的。

要知道,云梦山脉是霸州境内最大的山脉,方圆二三千里,峰峦叠嶂,沟壑纵横。山中长满树高六七十丈、胸径二三十丈的巨木树,郁郁葱葱,遮天蔽日。树下空气阴凉,灵药滋生,野兽横行。云梦森林本是无主之物。谭氏家族作为霸州最大的修仙大家族,强行宣布云梦森林为其所有,闲杂人等不得在云梦森林中打猎采药。一经发现,除了没收全部猎物和灵药,轻则罚款,重则处死。

王猛刚刚采到一株九阳草,被途经此地的谭延彪发现了。

作为霸州修仙大家族,谭氏家族在霸州说一不二。谭氏族人的话,金科玉律,无人敢违。王猛的父亲王刚就是不服谭氏族人的横蛮无理,在云梦森林中采药而被谭氏族人打死的。谭氏族人杀了王猛父母,还想斩草除根,将王猛杀死以绝后患。王猛得到消息,逃入云梦森林中才捡回一条命。

看见谭延彪,王猛双拳紧握,身躯微微颤抖,眼睛里喷出火来。

“是你!”

谭延彪也认出王猛,不禁又惊又喜。单手握住腰间的利剑。他知道王猛是三系杂灵脉,不是修仙的料,十六七岁了连开脉境第一层都没有突破。而同为三系杂灵脉的他,一年前就突破开脉境第一层了。谭延彪有种天然的优越感,自信可以轻松碾压手无寸铁的王猛,轻松将其处死。

“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谭延彪狞笑道,“小贼!本少爷看你还能逃到哪里去?”

王猛是通缉犯,死有余辜。令谭延彪诧异的是,他明明看见王猛将一株灵草吸进一只黑色的袋子里,他察看了半天,竟然没有发现那只袋子在哪里,不由满腹狐疑起来。

“难道那只袋子,竟是一件高阶灵器不成?”

谭延彪出身修仙世家,见多识广,猜测那袋子不是凡物,不禁呯然心动,“小贼!赶快交出那只黑色袋子,本少爷可留你全尸。不然,本少爷一寸寸活刮了你,也要将那只袋子找出来!”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王猛愤怒地道:“姓谭的!你谭氏家族丧心病狂,恶贯满盈!为了霸占云梦森林,竟然残忍杀害我父母!今天我要拿你抵命!将来有机会,我要杀光你谭氏家族,鸡犬不留,为我父母报仇雪恨!”

“小贼!你敬酒不吃吃罚酒!”

谭延彪沉下脸,厉声道:“当年你父母偷窃灵草,被我父亲大人亲手击毙!如今你还敢偷窃灵草?好!好!本少爷要大开杀戒,将你这乱臣贼子杀了,斩草除根!”

“堪啷啷”一声将腰间利剑抽在手中,对王猛喝道:“小贼!你给我死来!”

“唰”

利剑划出一道弧光,向王猛当头劈落。

王猛怒吼一声,不要命的一拳猛击过去。

见到这一幕,谭延彪不禁哼哼冷笑起来。

敢用拳头对抗他的灵剑,真是不知死活啊!

他的剑虽是一把普通灵剑,连低阶下品灵剑都不是。也无法驱使它飞起来杀人。可就这么斩击下来,也不是普通凡人的拳头可以对抗的呀!他自信只要一剑,就可以将王猛劈成两半,斩杀当场。

剑光一闪而下,斩在王猛的拳头上。

王猛拳头上,忽然亮起了一层晶莹白芒,看上去诡异之极的样子。

谭延彪一惊,顿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嘭”

拳剑相交,谭延彪的灵剑竟“堪啷啷”一声,碎成几片碎铁飞散,手中仅余剑柄。谭延彪本人也被隔空击中,惨叫一声向后飘飞。

这还是那把灵剑抵御了王猛拳头上的绝大部分力道,不然谭延彪不死也要重伤。

他原本以为,在他的灵剑面前,赤手空拳的王猛,是必死无疑的。

谁知王猛竟有如此巨力,不但将他的灵剑击碎,还伤了他的小腹!

他突然变成了赤手空拳之人了!

不过就在那霎那间,谭延彪神识放出,发现王猛竟然是开脉境第三层境界修为了。

“怎么可能”

谭延彪眼神一缩,骇然惊叫道,“小贼!你、你竟然开脉境第三层了,这怎么可能!”

王猛冷笑道:“今天是你的死期。纳命来吧!”

谭延彪急中生智,连忙向上急飞二三十丈,才哈哈大笑道,“小贼,你是开脉境第三层又如何?本少爷在天上,难道你还能飞起来不成?老老实实将那只袋子交出来,本少爷可留你全尸。不然,等我家族结丹境高修赶来,本少爷将你肋骨一根根抽出来踩碎,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哼!你以为你逃得了?”

王猛张口一喷,一道乌光飞泻而出,迎风化为一只巴掌大黑色袋子,在空中微微飘荡。王猛冷笑道:“敢觊觎我的袋子宝物?那就让这只袋子将你拿下吧!”

谭延彪见此,虽不明白这只袋子有何奇异之处,但本能的大为惊恐起来,立刻驱动脚下飞行灵器不要命的匆匆向天上逃去。只要飞上六七十丈高处,穿过巨木树树冠,王猛就拿他无可奈何了。他立刻放出传音符,让家族高阶修仙者赶来围杀王猛,到时候王猛还是死路一条。

“想跑?晚了!”

王猛冲谭延彪的背影一点,喝道:“给我收!”

那只黑色的袋子袋口舒张,发出一股浩然吸力。

“嗖”

谭延彪在惊叫声中,连同脚踩的灵器,由大变小地被吸入袋子中,任其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这只袋子是二年前王猛在森林中的一处洞窟里面发现的。

只有巴掌大小,表面黑乎乎的,非铁非木,非皮非纸,不知用何物炼制而成的。

看去毫不起眼。也没有灵气波动。王猛捡起那只袋子打开,不知何故就与这只袋子建立了某种神奇而诡异的联系,浩如烟海的信息疯狂涌入王猛脑海,王猛顿时昏了过去。

醒来时,王猛发现自己脑海里,不知何故竟多了几部修仙功法。其中一部功法没有名字,王猛叫它《无名功法》。以他三系杂灵脉体质竟然也能修炼。尽管森林中的天地灵气极其稀薄,王猛仍然在二年多的时间里,修炼到了开脉境第三层。

另有一种功法叫“般若金刚神拳”,是一种融拳技与炼体于一炉的功法。

王猛修炼了两年“般若金刚神拳”,身强体壮,力量大增。

王猛击碎谭延彪灵剑那一拳,正是“般若金刚神拳”。

二年多时间里,王猛还领悟了那个黑色袋子的神奇使用规则,可以在神识覆盖范围内吸入各种灵药和野兽,包括某些一阶妖兽。超过一阶妖兽,这只袋子就无能为力了。修炼之初,原本连一阶妖兽都不能吸入。突破开脉境第三层后,勉强可以吸入野鸡、云雀之类的一阶妖兽了。

王猛猜测,这只袋子应该可以吸入任何修为低于他本人的人和物。

谭延彪的修为低于王猛,王猛祭出袋子,自然可以将其吸入袋子里了。

王猛夹头将谭延彪从袋子里面拎出来,喝道:“畜生!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说罢,王猛单手扣住谭延彪脑袋,准备直接将其脑袋捏碎。

谭延彪吓得面无人色,战战兢兢,惊恐大叫道:“住手......住手!本少爷......不,在、在下有重要消息告诉王兄弟,求王兄弟饶了在下狗命......”

“什么消息?”

王猛冷笑道,“你的消息,对我毫无意义!你给我死来!”

“王兄弟......在下接到消息,清溪派马上要招收三系杂灵脉弟子了!王兄弟是三系杂灵脉,如果有在下推荐,王兄弟马上就能成为清溪派内门弟子!在下去清溪派报名,不想途中遇到王兄弟,咳咳......这就是缘分呀!王兄弟,求你饶了在下吧!在下愿以灵魂发誓,只要王兄弟饶过在下,在下保证供应王兄弟修炼所需全部灵石和丹药,在下......”

“噗”

王猛懒得与谭延彪废话,手上灵光大放。

猛然一用力,将谭延彪的脑袋捏得粉碎,脑浆鲜血流淌一地。

谭延彪满眼惊骇,倒地死去。

王猛摘下谭延彪腰间的储物袋和灵草袋,将谭延彪的尸体扔在一边的草丛中,脚踩谭延彪的飞行盘器,朝北方飞掠而去。

北方万里之外,正是著名修仙门派清溪派道场所在地。

王猛在云梦森林中流浪了三年多时间,早有去外面闯荡的心思,不管谭延彪的话是不是真的,王猛都想去清溪派看看。毕竟云梦森林中的天地灵气太稀薄了,在林中修炼,很难有进展了。如果能够在清溪派这样的修仙门派中修炼,王猛自信自己的修为,会有显著的提升的。

要为父母报仇,他这点修为还远远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