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几天后,王猛进入清溪城。

清溪城是邻近清溪山,在清溪城中,应该可以打听到清溪派招收弟子的消息的。

进城前,王猛用《无名功法》中附带的“匿息术”,将修为控制在突破开脉境第一层前的菜鸟状态,徒步去了城南坊市。在城南坊市,王猛卖掉四株九阳草,二株牛筋草,得到五块灵石。

加上储物袋中的一百零七块灵石,王猛一共有一百一十二块灵石了。

终于有钱了!

王猛决定好好犒劳自己一番,在一家名叫“楼外楼”的酒肆中坐下。

突破开脉境第三层后,王猛进入辟谷状态,已不需要像普通凡人那样进食了。可王猛从未吃过香喷喷的、脂香四溢的肉食。看到别人大块吃肉,特别羡慕,做梦都想饱餐一顿。

现在终于有钱了,当然要放纵自己一回了。

王猛要了五斤鹿肉,五斤虎肉。

很快,店小二将大盘鹿肉和虎肉都端了上来,冒着丝丝热气,肉香扑鼻,令王猛食指大动。

王猛撕下一块热气腾腾的虎肉,大快朵颐起来。

这时,大厅里面的餐桌上,都坐满了喝酒的客人。

客人们一边喝酒,一边胡侃海聊。

似乎都在谈论清溪派的事情。

王猛凝神倾听了一会儿,终于明白他们在谈论什么事情了。

原来,清溪派每三年一次的入门弟子测试大会,过几天就要举行了。令人意外的是,除了招收单灵脉弟子,清溪派这次竟别出心裁,要在三系以上杂灵脉应试者中,通过现场比试的办法,挑选出100名合格弟子,纳为内门弟子。

而选拔的地点,就在清溪城中的大较场。

被选中的三系杂灵脉弟子,三年以后还会淘汰一次。如果三年后未能突破开脉境第一层境界,则被判定为不合格。不合格者将降级为外门弟子。合格者将继续保留内门弟子身份。

客人们议论的,正是此事,纷纷猜测清溪派这么做的原因。

但都无法得出令人信服的结论。

听到这个消息,王猛不禁又惊又喜,惊喜异常!

这真是个好消息啊!

对自己来说,真是雪中送炭、想睡觉的时候递枕头啊!

但是,对三系杂灵脉弟子的选拔,是通过现场比武的办法来确定的。以王猛般若金刚神拳功底,当然可以战胜任何对手。但般若金刚神拳是一种很神奇的炼体功法,王猛修炼了两年,深知这种拳法的奇妙之处。众目睽睽之下贸然使出般若金刚神拳,势必会引来别人觊觎的目光,一旦被人惦记上,那就给自己留下可怕的安全隐患了。

可是,如果不使出般若金刚神拳,他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啊!

哪怕别人以普通刀剑加武技对付他,他不施展法力,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呀。

怎样才能顺利通过比试,成为清溪派内门弟子呢?

王猛蹙起眉头,沉思起来。

目光在酒肆大厅中扫过,最后定格在酒肆一角的两位少年身上。

这俩人年约十四五岁,身穿粗布衣袍,面色谨慎,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

王猛沉吟了一下,忽然有了主意。

王猛将自己的两盘肉食端到那两名少年的桌子上,拱手道:“两位兄台好!在下王猛,来自霸州。请问,在下可以和两位兄台坐在一张桌子上进餐吗?”

那两少年,一胖一瘦。

俩人都未突破开脉境第一层。

那胖子笑道:“兄台无须客气。请坐便是。”

王猛便在打横的位置坐下,手指自己的肉食,对俩人道:“这是在下刚点的两盘肉食。两位如果不嫌弃的话,就请一起享用如何?”

那胖子闻言,立刻被香喷喷的肉食吸引住了,眼里放出光来,使劲咽了一口口水,才讪笑道:“这怎么好意思呢?”

那瘦子只是羞涩一笑,并不说话。

王猛赶紧请俩人吃肉。

那胖子正就着香干、茴香豆和一盘青菜喝酒,见王猛请他吃肉,犹豫了片刻,终于克制不住心中的欲望,毫不客气的撕下一大块虎肉,大嚼起来。那瘦子见此,也撕下一小块吃起来。

王猛自己撕下一大块鹿肉,慢慢陪着俩人吃。

吃了王猛的虎肉,胖瘦俩人就没有刚才那般拘谨了。

那胖子主动对王猛笑道:“在下兄弟俩人,乃是鹿州徐家庄人。在下姓徐名涛。对面是在下堂弟徐强。王兄从霸州来到清溪城,足有数千里之遥,应该走了不短的时间吧?”

王猛笑道:“是啊!足足走了一个多月,才到清溪城!很多消息都不知道。刚才听到酒肆中的客人们谈论,清溪派招收三系杂灵脉弟子的事情,在下就毫不知情。在下想请教两位徐兄,清溪派不是一直只收单灵脉弟子吗?为什么这次突然招收三系杂灵脉弟子了?不知是什么缘故?”

那一向不说话的徐强也活跃起来了,对王猛笑道:“不瞒王兄说,这个在下倒略知一二。在下徐家庄中,有一个庄客的远房亲戚,在清溪派作外门弟子。据他家里人透露说,清溪派门下有四大峰主,地位崇高,是仅次于清溪派掌门的大人物。这四大峰主中,有一人是三系杂灵脉弟子出身,最先做的是外门弟子。如今修为大涨,已经坐上东峰峰主之位了。这位峰主并不认同只有单灵脉弟子才适合修仙的说法。认为三系杂灵脉弟子,并不输于单灵脉弟子。力主在这次入门弟子测试中,增加三系杂灵脉弟子的入门人数。清溪派高层经过反复权衡,最后定下了通过比试的办法,招收100名三系杂灵脉弟子的决定。我们都是三系杂灵脉。正要参加这次比试。莫非王兄也有意参加比试么?”

王猛笑道:“是啊!有此良机,不去比试一回,怎会甘心?只是在下缺少一把比试用的飞剑灵器。甚至连普通凡剑都没有一把。正在发愁呢!不知两位徐兄,可解决了这个问题没有?”

徐涛与徐强面有难色,都摇了摇头。

王猛道:“是灵石不够吗?”

徐涛笑道:“那肯定啊!一把普通飞剑灵器,卖价约八百灵石。一把普通低阶下品飞剑灵器,卖价约二千灵石。二千灵石,相当于二十万两白银!那可是相当于一名乡下土财主的大半身价了!我们庄户人家,怎么可能买得起飞剑灵器!”

徐强道点头道:“涛哥说得不错。没有飞剑灵器,在比试中遇上有飞剑灵器的对手,甚至只有凡剑的对手,恐怕都只有拱手认输的份了!否则会有性命之忧的。修仙的机会固然难得,也不敢以性命相搏啊!”

王猛瞥了俩人腰间的灵草袋一眼,笑道:“在下也没有飞剑灵器。但在下可以肯定,只要有飞剑灵器在手,我们绝对不会输!如果有一把低阶下品飞剑,那铁定会赢。不过,没有飞剑灵器不要紧,在下有办法,可确保在下和两位徐兄,都顺利通过比试,成为清溪派内门弟子!”

徐涛与徐强惊问道:“王兄有什么好办法?”

王猛笑道:“这里不是说话之处。要是给别人听去了,在下的办法就不灵了。我们赶紧吃完饭,去偏僻之处再说吧!”

三人赶紧吃完饭,出了酒肆,来到空无一人的街角。

王猛道:“两位徐兄,在下的办法其实很简单。就是我们三人凑钱,合伙买下一把低阶下品飞剑灵器,在比试中轮流使用。不就解决问题了吗?有飞剑灵器在手,在下可担保两位徐兄,一定能顺利通过比试,成为清溪派内门弟子!”

徐涛面有难色,摇头道:“即使合伙买,我们的灵石,也远远不够啊!在下与徐强俩人,加起来一共只有三块灵石。离二千块灵石,差得太远了。根本不敢有此想法啊。”

徐强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表示他们俩人的确只有三块灵石。

王猛摆了摆手,笑道:“这个不打紧!在下来清溪城的时候,顺便去城南坊市看了看。对修仙物品的价格,略知一二。在下有一件飞行盘器,卖价约八百灵石,如果将此物处置给灵器店的话,可得半价四百灵石。一只储物袋卖价一千一百灵石,可得处置价五百五十灵石。一只灵草袋卖价六百灵石,可得处置价三百灵石。在下将全部东西处置完毕,可得一千二百五十块现灵石。加上在下原有一百灵石,一共是一千三百五十块灵石!”

徐涛脑子聪明,立马想到王猛在打什么主意了,诧异道:“难道王兄是想让在下和徐强,将自己的灵草袋都处置了,凑集二千灵石,买下一把低阶下品飞剑灵器吗?”

王猛点头道:“正有此意。”

徐强颇有顾虑,呐呐道:“可是......在下的灵草袋,是从在下族兄那里借来的,比试完了,还要还给在下族兄的。不可能卖啊!在下原本打算,如果比试不过,就去南边云梦森林采药的......”

王猛知道徐强在顾虑什么,笑道:“请徐强兄放心!在下并不是要算计你们的灵草袋。我们凑钱买下飞剑灵器后,由在下滴血认主。飞剑却由两位徐兄保管。这样一来,我们谁也吞没不了谁的钱财。只要过了比试,我们都成了清溪派内门弟子,难道还愁没有灵草袋使用吗?那时在下将飞剑灵器处置了,还你们每人一个灵草袋便是!在下的这个主意,不知两位徐兄是否觉得可行?”

众所周知,飞剑灵器被滴血认主后,只要王猛未死,其他人是无法将它再次滴血认主的。没有经过滴血认主的飞剑,在驱使的时候是很难做到收发由心的。有等于无。而且在神识覆盖范围内,是很容易被其主人召回的。

王猛这个办法,等于双方互相牵制,各安其心。

徐涛和徐强沉吟了片刻,也觉得王猛说的在理,便都同意了。

王猛见此大喜。

三人来到城南坊市,在一家名叫“多宝阁”的灵器店中,经过讨价还价,将全部东西都处置了,获得一千九百五十块灵石。选定了一把低阶下品飞剑,由王猛滴血认主后,交由徐强保管。

那店小二见王猛三人在其店中做下了一笔大交易,也颇高兴,额外赠送了一瓶补灵丹。

三人随即赶到清溪城大较场,在清溪派临时设立的报名处测试过灵脉,立刻给自己报了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