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102章 雷敬亭

王猛见此,忙转移话题道:“芊芊师妹,师兄一定记得的。谢谢你告诉我青青的消息!这里还有十多名师兄弟,我们先将他们都救醒了,再慢慢叙旧吧!”

发现被困在废墟中的人都是清溪派弟子后,王猛就用“匿息术”将修为定格在筑元后期境界了,以免这些清溪派弟子见他如此年龄,就已是结丹境高修了,大惊小怪,猜测他是不是有何奇遇,是不是有何异宝盘身。王猛可不想太过引人注目,将修为定格在筑元后期境界,以便与他们平辈相交。

回清溪山后,他准备闭关二三年,再以结丹境高修的面目出现,就没有那么引人注目了。尽管入门五六年就进阶结丹境,也是令人惊怪的事情,但毕竟没有入门三年结丹那么让人骇异吧!

莫芊芊停止哭泣,默默擦干眼泪,平复了激动的心情,才乖巧地应道:“嗯。小妹听师兄的。”

王猛点了点头,二话不说的释放出十多瓶祛毒疗伤灵丹和白玉丹,将它交给莫芊芊,笑道:“芊芊师妹!这些祛毒疗伤灵丹和白玉丹,有劳你分发给这些师弟们服用吧,让他们苏醒过来,尽快恢复法力。如果他们问起本师兄,就说本师兄是本派东峰弟子王猛,恰好有事经过这里。好么?”

莫芊芊闻言一怔,目光惊讶地望着王猛。

她被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救她的人竟是她日思夜想的戾气少年,心情激动之下,竟未留意到王师兄已是筑元后期境界的修为了!二年前,她与王师兄同为开脉后期大圆满境界。二年后,她才突破筑元一层境界,王猛已是筑元后期境界了,真是一日千里,让她望尘莫及呀!但一想到这位王师兄在秘境中的所作所为,倒也不觉得王师兄在如此短时间内进阶到筑元后期境界,有何奇怪的了。

秘境试炼后,坊间盛传,秘境中的那只三阶冰雪朱蛤王妖兽,被一名戾气少年掳走了。她当然知道,那个戾气少年,就是眼前的这位王师兄。也是她暗恋了二年的神秘少年。王师兄在开脉境时,就生擒了二阶巨蛙妖兽和三阶冰雪朱蛤王妖兽,可见王师兄就是不世出的修仙奇才,如今在如此短时间内进阶到筑元后期境界,也不是偶然的了。

意识到这一点,她对王猛的爱慕之情,犹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想成为他双修道侣的心情,变得更加炽热了。

有夫如此,夫复何求!

王猛见此甚喜,更觉得将修为定格在筑元后期境界,是多么的英明了!不然的话,莫芊芊师妹恐怕就不是惊讶了,而是震惊得不敢相信,怀疑自己是不是什么怪物了。

俩人给昏倒在地的清溪派弟子服下解毒疗伤灵丹,那十余人很快就苏醒过来了。莫芊芊又给了他们每人一瓶白玉丹,对他们道:“各位师兄!救我们的这位师兄,是本派东峰弟子王猛。是王师兄救了我们。这些白玉丹,也是王师兄给我们恢复法力的。大家尽快服下,恢复法力吧!”

那十余人闻言,连忙站立起来,对王猛行了一个修士礼,感激地道:“多谢王师兄救命之恩!”

王猛摆了摆手,微笑道:“各位太客气了。大家都是同门。互相帮助,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请师弟们服下白玉丹,尽快恢复法力。如果没有其他什么事情了,我们一起回清溪山吧!”

这时,这些清溪派师弟的神识之力略有恢复,发现王猛小小年纪,竟是筑元后期境界修为了,无不惊讶万分!

其中一名二十五、六岁青年师弟走到王猛面前,躬身行礼道:“王师兄好!在下姓雷名敬亭,北峰弟子。乃是本派外事堂管事长老雷凌风的亲侄子。东峰雷祖,是在下曾祖辈的家族长辈。王师兄的救命之恩,在下感激不尽!回清溪山后,定会禀报给家族长辈们知道的!”

雷敬亭年龄不大,已是筑元中期修为了。

他这番话的意思很明白,王猛救了他们的命,他对王猛很感恩,会将王猛救他们的事迹,禀报给雷凌风和雷祖知道。雷凌风和雷祖是雷敬亭的家族长辈,知道此事后,一定会对王猛另眼相看的。这俩人在清溪派位高权重,特别是东峰峰主雷惊天,如果能得他的另眼相看,对王猛的帮助不小的。

王猛闻言,立刻想起在河口镇见到过的那位雷姓管事长老。知道此人正是雷敬亭口中的本派外事堂管事长老雷凌风。雷凌风师祖精明干练,气势威猛,目光凌厉迫人,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不过他现在已是结丹初期境界了,原来的雷师祖,已经是现在的雷师兄了。

至于东峰峰主雷惊天,更是如雷贯耳。

只是无缘,不曾晤面。

“原来雷兄是雷长老的亲侄,还是雷祖的曾孙!那我们就更是一家人了!”

王猛大喜,但接着就摆了摆手,逊谢道:“雷兄不必客气!王某偶然路经此地,见各位师弟被困在废墟里面,大家既是同门袍泽,哪有不出手相救之理。雷兄不用放在心上!”

众师弟对王师兄心怀感激,立刻按照王师兄的吩咐,打坐在地,服下白玉丹,默默炼化起来。

大约二三个时辰后,众人法力尽复,变得神采奕奕起来。

这让在一旁的王猛见了,心中暗暗感叹。

这些师弟都是单灵脉弟子,吸纳炼化白玉丹速度与他相比,相差不是一星半点啊!他炼化一枚白玉丹,估计要不了一顿饭功夫,而这些师弟们都花了二三个时辰,可见双方的差距,究竟有多大了。

由此可见,他修炼的无名功诀,究竟有多么神奇了!

雷敬亭站立而起,对王猛笑道:“王师兄!你一次拿出八瓶白玉丹,价值可不低啊!现在兽潮爆发,每瓶白玉丹价值六七十万灵石!王师兄一口气拿出八瓶白玉丹给我们服用,价值五六百万灵石了,真是大手笔啊!如今师弟们法力尽复,白玉丹还剩余一枚,就请王师兄收回吧!”

白玉丹一瓶两枚,价值六七十万灵石。

剩余一枚白玉丹,价值三十余万灵石,也不是小数目了。

雷敬亭请王猛收回那枚白玉丹,也是好心之举,担心王猛损失太大。毕竟像他们这样的筑元境弟子,三十多万灵石,也是一笔大得惊人的巨款了。

众人都道:“多谢王师兄救命之恩,剩余一枚白玉丹,请王师兄收回吧!师弟们足感大恩!”

“剩余一枚白玉丹,就请莫芊芊师妹收下服用吧。”

王猛望了一眼美丽惊人的莫芊芊师妹,却对众师弟含笑道:“这些白玉丹,是王某在河口镇时购得。当时不过才十万灵石一瓶。恰好在下在外游历,觅得了一些高阶妖兽材料,就用妖兽材料换取了这些白玉丹。这些白玉丹,也可以说是白得的,并没有花费灵石的!”

“原来如此。王师兄真是好运气啊!”

雷敬亭见王师兄说话纯真,并不是虚言谦让,对王师兄的钦佩之情更炽了,连忙感激地道,“王师兄对我们有救命大恩,将来王师兄如有需要我们的地方,尽管开口就是!在下不才,出点死力,总是可以的!”

说道这里,雷敬亭环视四周,问道:“各位师弟,大家觉得雷某的主意如何?”

众人都道:“我们都听雷师兄的。既然如此,那就多谢王师兄的厚意了!”

说完此语,众人都对王某拱手行礼,谢过王师兄。

莫芊芊也依言收下那枚白玉丹。

王师兄是她暗恋的人,王师兄给她的东西,她不会推辞不要的。虽是一枚白玉丹,也让她感受到了王师兄的一番真情实意,觉得王师兄可以托付终身的。像王师兄这样的天纵奇才,将来肯定不只娶一位妻子。只要能成为王师兄的一位妻子,她也是心甘情愿的。

王猛笑道:“既然大家法力尽复了,此处也不是久留之地,我们尽快回清溪山吧!”

“王师兄说的很对!”

雷敬亭附和一声,又沉吟道:“如今兽潮攻破了凤凰和靖边等城池,应该都往东边的月山和潇水等城池去了。如果我们直接往东返回,难免会遭遇兽潮,被飞禽妖兽的拦截的。”

说到这里,雷敬亭望着王猛,拱手道:“王师兄,在下提议,我们先往南边飞遁,大约四五万里后,再往东飞遁,便可避开兽潮和飞禽妖兽袭击了。具体如何走,还请王师兄拿主意!”

众人都用期望的目光望着王猛,都道:“我们的命都是王师兄救的,自然都听王师兄的!”

王猛沉吟道:“雷师弟的话,非常有道理。那就按照雷师弟说的办吧!”

然后问雷敬亭道:“雷师弟,你们有飞舟代步吗?”

雷敬亭摇了摇头,气愤地道:“王师兄有所不知。我们来凤凰城时,乘坐的是宗门的飞舟灵器。到了凤凰城后,那艘飞舟灵器就放在带队的谭信秋身上了。叵耐谭信秋那厮,在兽潮破城时招呼都不打一声,丢下我们,就紧跟着御灵宗的人撤走了!这个该死的畜生!自私自利,丝毫不讲同门之谊!”

王猛闻言,猜测谭信秋必是谭氏家族子弟谭延朗和谭延彪的胞兄,却故意问道:“谭信秋是何人?”

一个叫郭蒙的师弟道:“回王师兄。谭信秋也是北峰弟子。霸州谭氏家族的嫡系子弟,西峰管事谭信林的胞弟。筑元后期大圆满境界修为。我们来凤凰城历炼的时候,就是谭信秋领的队。想不到他竟丢下我们,不管我们死活,独自一人跑了!”

雷敬亭双目中冒出怒火,愤怒地道:“王师兄是东峰弟子,不知道这个姓谭的,素来就是这副德行!为人刁钻奸猾,阴险恶毒,在下很看不惯此人的!那厮仗着他四叔公是北峰副峰主谭世明,一向胡作非为,欺压同门!”

“原来如此。”

王猛闻言,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心中却如惊涛骇浪一般的翻滚不已!

他不知道,原来谭氏家族在清溪派的势力竟然这么之大!

谭氏家族的谭世明既是北峰副峰主,修为高深莫测,恐怕至少是还虚境高修了,不是他可以望其项背的,要想覆灭整个谭氏家族,恐怕没有那么容易了。但他覆灭整个谭氏家族的想法,是不容改变的。哪怕谭氏家族的势力再庞大,他也绝不放弃报父母被杀之仇的想法的!

看样子,要将谭氏家族连根拔除,还要等修为提高到还虚境以后再说了。

单手一拂,一道白光射出,落在废墟外面的半空中。

紧接着一道道法诀联袂不断打出,落在那道白光上。那道白光蓦然灵光大放,在巨大轰鸣声中,迅速巨大化为一艘气势威猛的巨型飞舟。

这艘飞舟,是王猛从万人杰的储物戒指中缴获的。

这十多名师弟都没有飞舟,纯粹飞遁,不知要多长时间,才能回到清溪山。他可等不及了,想尽快见到青青。万一青青与人定了亲,那他就痛悔莫及了。这艘飞舟的遁速不比他自己的遁速慢,乘坐这艘飞舟回去,要快不少的。

众人见此,都用敬佩而畏服的目光望着王猛,觉得王猛不但英俊潇洒,修为崇高,还年少多金,不是阮囊羞涩的他们可以比拟的。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莫芊芊脉脉含情地望着英气逼人的王猛,既爱又慕,心中欣喜无比,觉得自己青眼如炬,果然没有看错人。王师兄外貌俊朗,气势威猛。更难得的是还风度翩翩,恍若玉树临风。

受人敬重的王师兄,才是她可以托付终身的人啊!

雷敬亭惊叹道:“王师兄,你连飞舟灵器都有,真不愧是大土豪啊!”

王猛笑道:“说起这艘飞舟,恐怕各位师弟都不敢相信。王某这艘飞舟,是在一处上古遗址中捡到的。王某九死一生,总算没有空手而归,在一具前辈高修的遗骸上,寻获这艘飞舟的。不然,以王某的财力,不可能买得起价值昂贵的飞舟灵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