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王猛掐诀念咒,一道道法诀联袂打出。那艘飞舟蓦然白光大放,在刺目的光芒中迅速变大变长,巨化为一艘长约百余丈,宽约二十余丈的巨大飞舟,气势惊人的悬浮在虚空之中。

“好啦!大家快上飞舟,我们马上出发!”

众人闻言,衣袍飘飘的飞掠而起,纷纷落入飞舟之中。

众师弟对王猛极为敬重,王师兄不但救了他们,还送他们回清溪山。虽说是同门袍泽之谊,王师兄如此待他们,也在情理之中。但如果将王师兄与谭信秋相比的话,王师兄的高尚人品和侠义心肠,就鹤立鸡群、昭然若揭了。相反,谭信秋是此次历炼的领队人,负有保障他们历炼安危的重责,却在危急时刻弃他们的生死于不顾,只管自己逃生,导致数十名师弟惨死于兽潮破城之时,其人品之低劣,让他们愤恨不已!

雷敬亭颇为心细,见王师兄操控飞舟的手法还不太娴熟,猜测王师兄可能刚刚捡到飞舟未久,还没有实操过,也怕劳烦了王师兄,便微笑征询王猛意见道,“王师兄!操控飞舟的小事,不必劳烦您了。还是让下面的师弟们代劳吧?”

王猛听出雷敬亭话中的体贴之意,对雷敬亭的好感大增,便笑道:“如此也好。”

旁边的郭蒙自告奋勇道:“王师兄!在下以前操控过飞舟,就让在下来办此事吧!”

王猛点了点头,将飞舟让与郭蒙操控。

郭蒙大喜,忙不迭一道道法诀打出,飞舟发出一阵嗡鸣,蓦然破空飞出,在半空中微微一掠,出现在数百丈之外。再一掠,已淡化为一个小黑点,消失在碧蓝的晴空中。

途中,莫芊芊不自觉的靠近在王猛身边,看向王猛的迷离目光中,满是柔情蜜意,幸福与憧憬,与往昔的冷漠神情大不相同。这让一些暗中爱慕她的师兄们见了,暗自心酸不已。本来他们还以为,与美貌惊人的莫芊芊师妹同去凤凰城历炼,有机会一亲芳泽,互生情愫呢!

谁知莫芊芊师妹对他们爱理不理,相当冷漠,完全一副“冰美人”的架势。

如今一见莫芊芊师妹看向王师兄的激动眸光,他们哪里还看不出来,莫芊芊师妹已经爱上了修为崇高、年少多金、英武潇洒、器宇轩昂的王师兄了?

众师弟在心中叹了口气,自觉拉开了与莫芊芊师妹的距离。

如果是别人,他们还有信心与其一争高下,说不定能俘获美人芳心。但这人是王师兄,他们就自惭形秽,自愧不如了。不管是人品、财力,还是修为、见识,他们都远远不如,无法与王师兄相提并论呀!

三天后。

飞舟飞临清溪山,在山门前徐徐降落。

清溪派占地广袤,由东、南、西、北、中五座大山峰组成。

这五座大山峰都高大巍峨,高耸入云,占地面积都超过数百里。每座山峰之间的距离,也超过数百里。平时各蜂弟子之间往来不多。如果不是偶然遇上,可能相互都不认识。王猛虽然没有去过北峰,但北峰的大致方位,还是知道的。故而飞舟降落之处离北峰并不远,与东峰的距离却有千里之遥。

众人下了飞舟,逐一与王猛行礼告辞,才各化遁光,向云雾缥缈的北峰飞去。王猛收起飞舟,见莫芊芊还在身边未走,一副不忍离去的样子,便道:“芊芊师妹!师兄想去北峰见青青师妹,可以劳烦你带路吗?”

莫芊芊诧异道:“师兄没有去过北峰吗?”

王猛摇了摇头,惋叹道:“师兄平时忙于埋头修炼,很少与同门往来的。入门后,从来没有去过北峰。不知你和青青师妹的洞府,究竟在哪里了。如果没有人带路的话,师兄找不到青青师妹的。”

莫芊芊妙目如电的瞟了王猛一眼,轻轻垂下眼帘,一副迟疑不决的样子。半晌,才轻咬红唇的说道:“师兄!你见到青青师姐后,会不会就忘记师妹了呢?”

王某摇了摇头,笑道:“不会的。芊芊师妹,你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任何人见了,都记忆犹新,不可能忘记的!师兄肯定会常常想到你的!”

莫芊芊这才莞尔一笑,撒娇道:“师兄!没想到你平时一本正经,怎地现在也如此油嘴滑舌呢!”

王某茫然道:“有吗?”

莫芊芊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羞涩地道:“师兄,其实小妹很喜欢你如此夸小妹的。小妹喜欢听你说话的声音,好有磁力。只要师兄永远记得小妹,小妹就知足了。”

王某闻言,情不自禁的握住莫芊芊柔若无骨的柔滑玉手,感动地道:“芊芊师妹!谢谢你的一番美意!王某何德何能,能得你如此垂青!”

莫芊芊娇羞的轻轻摔开王猛的手,嗔道:“师兄,你不怕别人看见吗!”

王猛羞愧地笑了笑,点头道:“嗯,那就请师妹带我去见青青吧!”

俩人化为一青一白两道遁光,向北峰方向飞掠而去。不长时间后,便到了北峰脚下。沿着山峰飞掠向上,射入一处青竹苍翠的竹林中。

须臾,一座天然的小山谷,呈现在了俩人眼前。

谷中鸟语花香,灵气氤氲。

眼前一池幽蓝碧水,里面植满了一种与莲花相似的灵植,弥望是田田的莲叶。几只精灵古怪的小鸟,在碧绿莲叶上飞来跃去,喳喳啼鸣,一派田园风光的样子。

王猛知道,那碧水池中的灵植,不是普通的莲花,而是一种叫“净莲”的灵药。

《常用灵草灵药名录》里面介绍说,净莲是一种很少见的灵药,生于灵气氤氲的灵山灵地,三十年一开花,三十年一结果。成熟的净莲会结出一朵莲蓬,净莲的莲子是炼制三品灵丹“净莲丹”的主要原药,其补灵效果和价值,甚至还要高于三品灵丹白玉丹。净莲丹不仅可以快速补充灵力和提升修为,还有正本宁神、祛毒祛邪之效,可避免修仙者走火入魔。

这一池碧水净莲,相当于一个小小的灵药园。以净莲子炼制的净莲丹,对筑元境修仙者提升修为,也非常有效。难怪青青的修为,较之同龄师兄弟,要略高一筹了。

一条白玉石径,穿过这池碧绿池水,直通莲池后面的一座大洞府。

那座洞府规模非常巨大,占领了整座山谷,大约是王猛洞府的三十倍不止。

“这是?”

王猛大感惊讶了,如此巨大的一座大洞府,难道是筑元境弟子可以拥有的吗?难道青青师妹在北峰的地位如此之高,可以独自享受一座如此巨大的大洞府吗?

莫芊芊妙目看了王猛一眼,见王猛面有讶色,便笑靥如花地解释道:“师兄!这里便是青青姐的家庭洞府了。这座大洞府里面,还开辟有三座洞府,分别由青青姐、兄长陈立志和其父陈长老三人使用。如果青青姐没有外出历炼的话,便在这座洞府里面修炼的。”

“什么,陈立志真是青青师妹兄长!”

王猛闻言,大为惊讶了。在西州城时,他曾听万佳良说过,陈立志的父亲是本派的陈长老。没想到陈立志竟然是青青的兄长,那位神秘莫测的陈长老,竟然是青青的父亲!

只是不知,这位陈长老,会不会是东峰那位管事长老陈青云呢?

不过这个想法才冒出来,就被他果然否决了。

陈青云是东峰座下修士,不可能将洞府开辟到北峰来的。

这位陈长老,肯定另有其人了。

“咦,难道师兄连这个都不知道的吗?”

莫芊芊讶异地道。

在她看来,陈立志是陈青青师姐的兄长,在清溪派,应该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呀!

“不知道。王某从不打听这些事情,自然不知道陈立志便是青青师妹的兄长了。可就算青青师妹是陈立志的胞妹,恐怕以陈立志的身份地位,也不可能享受如此巨大的一座大洞府吧!”

“嘻嘻!师兄,你感到意外了吗?”

莫芊芊笑嘻嘻的,妙目中含着一弯亮晶晶的狐媚亮色,笑如花开的脸上,露出了一副明察秋毫的娇俏可爱表情,看上去美丽异常,动人心魂。在王猛惊愕的目光中,莫芊芊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娇笑道,“嗯。其实不光是师兄你,就是小妹刚来这里的时候,也很惊讶呢!只要是不知道陈州陈氏家族在本派地位的人,恐怕都对此大惑不解的吧!”

“陈州陈氏家族?难道青青师妹出身陈州陈氏家族,陈州陈氏家族在派中的地位,难道很高吗?”

王猛诧异道。

陈州陈氏家族,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自然不知陈州陈氏家族在派中的地位如何了。听莫芊芊话中的意思,好像青青是陈州陈氏家族的嫡系子弟。陈州陈氏家族在派中地位极高,青青才享有远超普通筑元境弟子的待遇的。

也就是说,他心仪的绝世美少女陈青青,还是世家大族的千金大小姐呢!

“原来师兄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呀。陈氏家族和雷氏家族、谭氏家族等几个大家族一样,都是本派有名的修仙大家族,族中很多人高居本派要职。青青姐的祖父陈北雄,乃是北峰副峰主。其父陈青云,以前还是你们东峰内务堂的管事长老呢!师兄是东峰弟子,怎么不认识陈长老呢?”

莫芊芊亮晶晶的妙目有趣地望着王猛,莞尔一笑道。

“陈青云长老……是青青的父亲?”

王猛再次被莫芊芊说出来的信息惊呆了。

原来陈青云师祖,竟然是他未来的岳父大人!

陈青云此人气度雍容,和蔼可亲,以前还庇护过他。能成为他的女婿,也是大快人心的事情啊!

“是啊!陈长老就是青青姐的父亲大人啊!难道师兄对本派的人际关系,一点都不知道的吗?”

莫芊芊玉面上现出讶色,不解地道。

她这才知道,原来王师兄对本派的人事,真的毫不知情。王师兄也不是看中了青青师姐的家世,才追求青青师姐的。他是真的爱青青师姐,而不是陈氏家族的权势。

“确实不知道。王某平时埋头苦修,对于本派的人际关系,一窍不通的!”

王猛摇了摇头,尴尬笑道。

他对派中的人际关系,确实一窍不通。这倒不是他不肯在这上面浪费时间,而是他呆在清溪山的时间太短,不过数月而已,还一直闭关修炼,认识的人不多,与同门之间也没有往来。不久,就被谭氏家族的人找上门来了,如果不是未来的岳父大人庇护了他,恐怕他的小命都不保。他怕被谭氏家族的人暗算,不得不潜逃到万里之外的宣威城和西州一带苟延残喘,根本没有时间了解这些人际关系的。

“怪不得师兄的修为深不可测,连北冥……”

莫芊芊用爱慕的目光望着王猛,正想舒发一下心中的感叹,忽然想到如果将这种话说出来,可能会给师兄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时,便离立刻收了口,轻轻道,“师兄,小妹陪你过去吧!”

王猛点了点头,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他心仪已久的女神了,顿时激动不已起来。

俩人走过石径,穿过一片石坪,来到洞府门前。

莫芊芊在洞府大门上的蓝色按钮上轻轻一按。

片刻后,洞府大门洞开。

一名青年修士从里面走了出来。

此人,赫然便是王猛在西州城见过的北峰弟子陈立志!

莫芊芊似乎与陈立志颇为熟悉的样子,随口一问地道:“陈师兄!青青姐在吗?”

陈立志满脸微笑的对莫芊芊点了点头,刚要回答莫芊芊的问话,目光扫过王猛,顿时大感意外,惊讶道:“铁头兄!怎么是你!你如何找到陈某洞府的?”

莫芊芊见此,诧异道:“师兄,原来你和陈师兄,早就认识呀!”

王猛尴尬道:“师兄在西州历炼时,见过陈师兄的!”

莫芊芊“哦”了一声,恍然大悟道:“既然你们认识,小妹就不陪你了。师兄,你和陈师兄慢慢聊吧!小妹要告辞了。”

王猛点头道:“谢谢芊芊师妹!”

莫芊芊也与陈立志告了辞,双足点地的飞掠而起,飘飘欲仙地向山下飞去。

陈立志将王猛请进洞府大堂,俩人分宾主坐下。

陈立志笑道:“大约一年前,陈某陪同表妹林素素去过城主府多次,想拜访铁头兄。一直未能如愿。不想铁头兄找到陈某洞府来了。不知铁头兄有何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