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王猛沉吟了一下,似乎不好直接说“来找青青师妹”的样子,便岔开话题,尴尬笑道:“陈师兄!恐怕您还不知道吧,在下姓王名猛,是本派东峰弟子。令尊陈长老,曾对在下有大恩。今日在下回到清溪山,想过府来对令尊表示谢意,顺便拜访一下陈师兄和青青师妹。在下在西州历炼时,确有做得不对之处!还请陈师兄多多见谅!多多关照!多多包涵啊!”

陈立志闻言,面色震惊已极,惊讶道:“原来铁头兄……哦,王师弟!原来王师弟你也是本派弟子!怪不得你的修为深不可测,神通惊人了!可本师兄不解的是,王师弟何以以散修之名,应聘到金氏家族门下,出现在靖边城?”

陈立志的问话,自然在王猛意料之中。

王猛不慌不忙地解释道:“此事说来话长。一年前,在下在西州历炼,听闻金氏家族以三瓶培元丹的价格,招聘散修为其家族卖命。陈师兄是知道的,兽潮爆发时,三瓶培元丹,价值超过了百万灵石!一百多万灵石,对在下的诱惑,可真不小啊!在下出身寒微,修炼资源匮乏。为了那三瓶培元丹,不得不冒险去金氏家族效力的。不过在下也知道,作为清溪派弟子,去修仙家族效力,是很不光彩的事情!所以在下也没有告诉金氏家族在下的真实姓名,只对他们说,在下是一介散修,大名叫‘铁头’。在下如此做,也是迫不得已!希望陈师兄能够多多谅解!多多包涵!勿要将此事传扬出去了。”

陈立志这才恍然大悟,随即很有气度的摆了摆手,满不在乎地道:“这没有什么!普通弟子修仙资源缺乏,本师兄自然知之。就当事急从权吧!王师弟在靖边城城主府效力,并未给本派丢脸,那就更无所谓了!不仅如此,王师弟还救了林素素师妹,协助本师兄守护城东大门,也算是大功一件吧!功过足可相抵!本师兄理解王师弟,不会将此事传扬出去的,请王师弟放心!不过,本师兄可不能保证,同去的其他师弟知道王师弟是本派弟子后,会不会将此事传扬出去的。”

“不过,在本师兄看来,就算他们将此事传扬出去了,也不要紧!这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御灵宗不是也有弟子在金氏家族效力吗!本师兄相信,宗门并不会因此而处分王师弟的!王师弟不用过于担心!如果本师兄处在王师弟的位置上,未必不会如此做的。毕竟三瓶培元丹的诱惑,不是任何人都能抗拒得了的!”

“如此的话,在下多谢陈师兄解惑了!”

王猛闻言大喜,大为感动,连忙拱手感谢道,“陈师兄这番话,让在下醍醐灌顶,茅塞顿开!在下原本也可以以清溪派弟子的名义,加入金氏家族麾下的。可在下担心,在下学艺未精,万一在某件事情上失了手,会丢了清溪派的脸面,才不得不以散修铁头的名义,应聘到金氏家族的。既然陈师兄也认为此事无关大体,那在下就放心了!”

陈立志不经意的一笑,似乎觉得王猛有点小题大做了。

不过,他忽然感应到,王猛周身气息凝厚,修为似乎并不低的样子,连忙放出神识一扫,发现王猛已是筑元后期境界修为了,与他差距并不大的样子,不禁吃了一惊,愕然道:“王师弟!本师兄冒昧问一句。王师弟在救林素素师妹的时候,本师兄看得清清楚楚,王师弟好像还是筑元一层境界的修为吧?为何一年多时间不见,王师弟就已是筑元后期境界了?这怎么可能!王师弟修炼进阶速度,为何如此迅疾?”

陈立志有此疑问,自然也在王猛的意料之中。

王猛笑道:“在下能有如此进阶,纯属偶然!说起来,陈师兄可能不相信。三年前,在下是以三系杂灵脉资质,成为本派内门弟子的。当时,在下在清溪城被选拔为内门弟子时,还是令尊亲自去接在下等弟子上东峰的。可实际上,在下并不是三系杂灵脉,而是雷系异灵脉!在下也是偶然发觉此事的!在下自然吃惊不小!恰好在下曾经得到过一批雷木果,将它们炼化后,修为竟然快速提升到目前这种境界了!呵呵!不要说陈师兄了,就是在下自己,都不敢相信雷系异灵脉的修炼进阶速度,会如此之快,都要吃惊不小的!”

“哦!”

陈立志浩叹一声,恍然大悟。

陈立志不是雷系异灵脉,也没有雷系异灵脉师兄弟,自然对雷系异灵脉的修炼进阶速度,并不了解,既然王猛就是如此提升修为的,他不疑有假,竟然真的相信了。

同时他也想起来了,大约三年前,的确是其父陈青云去清溪城,亲自接回那批被选拔出来的三系杂灵脉弟子的。他当时还觉得其父大惊小怪,后来才明白,其父如此做,其实大有深意的!

陈立志笑道,“那次招收三系杂灵脉弟子,乃是本派开天辟地以来第一次!本师兄记得很清楚,好像是两年多以前了啊!由于家父对东峰雷祖极为敬服,知道雷祖是三系杂灵脉弟子出身,那次招收三系杂灵脉弟子,也是雷祖的主意,这才自告奋勇,去清溪城接你们过来的。家父如此做,大概想讨得雷祖的欢心吧!”

说到这里,陈立志惊叹道:“王师弟!这个雷系‘异’灵脉,究竟‘异’在何处呀!师弟竟然在区区二年多的时间里,就修炼到筑元后期境界了!这个速度,实在太骇人了!呵呵!照此速度下去,师弟突破结丹初期境界,那不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了吗!”

王猛摆了摆手,谦虚地笑道:“陈师兄过奖了。雷系异灵脉究竟异在何处,在下也不知道的。不过在下发现,修炼进阶到筑元后期境界后,要想继续如此快速提升修为,就变得艰难无比了。不知是何缘故!”

陈立志闻言,怔了怔,随即智珠在握地笑了起来,道:“这个很好理解!进阶到筑元后期境界后,要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那就是突破结丹初期境界了!要突破结丹初期境界,没有脱尘丹、九阴水和离火炙这三种宝物,是无法办到此点的!本师兄现在是筑元后期大圆满境界修为了,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本师兄修为无法寸进,就是因为没有九阴水和离火炙!本师兄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只要有脱尘丹、九阴水和离火炙三种宝物在手,本师兄和王师弟要突破结丹初期境界,手到擒来!”

王猛闻言,淡淡一笑。

他以“匿息术”将修为定格在筑元后期境界,陈立志是看不出来的。其实他早就突破结丹初期境界了。目前是结丹二层境界修为,理论上是陈立志的师叔了。只不过他不能将此事告诉陈立志罢了。陈立志现在已是筑元后期大圆满境界修为,迟迟不突破结丹初期境界,应该是脱尘丹、九阴水和离火炙这三种宝物,暂时还没有完全凑齐的缘故吧!

想到这里,王猛问道:“陈师兄!你既然已是筑元后期大圆满境界了,为何还不抓紧时机,赶紧闭关,力争早日突破结丹初期境界呢?”

陈立志喟然叹息了一声,惆怅地道:“还不是因为脱尘丹、九阴水和离火炙这三种宝物,一时还没有完全凑齐!”

王猛讶然道:“以陈师兄的修为和家族实力,又是筑元后期大圆满境界修为了,难道还会缺乏这三种宝物吗?难道宗门不应该提供此三种宝物,让陈师兄顺利突破结丹初期境界,壮大宗门实力吗?”

这个事情,确实也是王猛心中的疑问。

他入门时间不长,对宗门的规矩,并不是很懂。

他如此问陈立志,其实也在增广见闻,增加对清溪派门规的了解。如果真是筑元后期境界修为了,却对此一无所知,不闻不问,万一被人问及此事,他就无言以对了。

“王师弟说得不错!只要是本派弟子,宗门都会提供破境丹药和相应宝物的!脱尘丹价格昂贵,每枚价值三、四百万灵石。任何人进阶筑元后期大圆满境界后,宗门都会免费发放一枚脱尘丹的!本师兄自然不会缺脱尘丹!但九阴水和离火炙这两种异宝,就必须以功勋积分换取了。而且这两物不能分开兑换,必须同时兑换。要兑换此二物,一共需要八十万分功勋积分!”

陈立志扼腕叹息,遗憾地道:“可本师兄的功勋积分,离八十万分,相差甚远!为了快速增加功勋积分,本师兄这才申请去靖边城历炼的。从靖边城历炼回来,本师兄的功勋积分增加有限,仍然只有六十五万分!远远不够换取九阴水和离火炙两物。本师兄无奈,只能坐等可以大幅度提升功勋积分的机会降临了。唉!”

望着苦闷不已的陈立志,王猛忽然心中一动,终于找到与这位未来的大舅哥搞好关系的机会了。只要与这位未来的大舅哥搞好关系,他迎娶青青师妹的难度,自然要大大降低的!

要知道,陈氏家族,那可是本派的名门望族!

在当下,纯粹因为两情相悦而结为伉俪者,几稀。即使有,那也是草根出身的修仙者之间的事情,家族和家庭影响式微。对修仙家族子弟来说,还不能婚姻自主。基本上由家族或者父母做主。此前王猛遇到的司马玮,就是如此。司马玮挣脱家族的束缚,与南宫莲结为伉俪,最终却以悲剧收场。

虽然青青对他有意,他也对青青情有独钟。但陈氏家族势力庞大,高修辈出,未必会将草根出身的他,放在眼里。如果陈氏家族的长辈们不同意他与青青在一起,他想迎娶青青,那是不可能办到的。如果有陈立志从中撮合,为他多多美言几句,那他的把握就更大了。

虑及此点,王猛主动道:“陈师兄!原来你只是缺少九阴水和离火炙呀!这个好办!在下可以帮你解决!很不巧,在下身上正有此二宝!既然陈师兄急需此二宝突破结丹境,在下可以拿出来,将它们奉献给陈师兄!”

陈立志闻言,顿时瞪大了眼睛,惊讶地望着王猛,不敢置信地道:“王师弟!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你怎么可能有此二种宝物?”

王猛也不废话,直接在腰间储物袋上轻轻一拂。

只听得“唿”地一声。

一黑一赤两道灵光,从储物袋中飞射出来,一个盘旋后,浮现在俩人身前。

赫然正是一瓶九阴水和大半瓶离火炙!

由于盛装九阴水和离火炙的玉瓶上加盖了禁苻,玉瓶内的至阴至热气息,并未弥散从来,肉眼是无法看出它们是何种东西的。陈立志神识之力颇为强大,一扫下,发现果然是他梦寐以求的九阴水和离火炙!

陈立志大吃一惊,腾地一下站起起来,目光灼灼地望着王猛,激动地道:“王师弟!你竟真的有此二宝!”

王猛见此,大感舒坦地在靠椅上一靠,心情愉悦之极,大大方方地笑道:“陈师兄不必惊讶!如果没有此二宝,在下怎敢在陈师兄面前信口开河!陈师兄如果需要,尽管拿去!”

陈立志激动地将此二宝抓在手中,仍然不敢置信地道:“王师弟!此二宝价值不菲!你将它们拱手让给本师兄,不知是需要灵石呢,还是需要本师兄为你做何种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