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王猛颇有气度地摆了摆手,潇洒地道:“在下不需要灵石。也不需要陈师兄为在下办事。在下只是想与陈师兄加深友谊,成莫逆之交。将来在下如有所求,陈师兄能够帮忙就可以了!”

陈立志闻言,心思急转,猜测王猛这话是什么意思。

猛然间,陈立志脑海中灵光一闪,忽然想起什么来了,笑道:“王师弟!不是你刚才说起,本师兄还真将一件要紧的大事,给忘记了!王师弟还记不记得,你在靖边城东门救下的那位绝世大美女林素素师妹?”

“林素素师妹!”

王猛面色讶然,不知陈立志这话是什么意思,笑道:“林师妹天生丽质,美貌非凡,应该也是‘清溪十美’之一吧?如此美女,在下怎会不记得!”

陈立志微微点头,呵呵笑道:“呵呵!看来王师弟看人的眼光,还是很有独到之处的嘛!你今日来本师兄府上,是不是想向林素素师妹提亲啊?如果真如此的话,本师兄倒可以助你一臂之力的!不过,王师弟,你可要抓住时机呀!你既知林师妹是‘清溪十美’之一,当知爱慕林师妹的青年才俊,那是非常之多的!估计没有几百,至少也有几十人!王师弟一旦错失了林师妹,那可是终身遗憾的事情啊!”

王猛诧异道:“陈师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立志面露得色,智珠在握的笑道:“王师弟!难道你还不明白么?你未娶,她未嫁!你救过林素素师妹,她似乎也对你动了真情,对你青眼有加!林师妹几次央求本师兄,让本师兄带她去靖边城城主府找你,大概有下嫁于你的意思吧!可惜你小子没有珍惜这天大的机缘,辜负了林师妹的一番美意呀!呵呵,要是因此而错失了林师妹,本师兄不知你会不会痛悔终生!”

王猛闻言,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他没想到,陈立志和林素素去城主府找他,竟然是这个意思!

可他今日来陈府,并不是向林素素师妹提亲,而是向他陈立志的胞妹陈青青提亲呀!

王猛暗忖,反正他向青青提亲一事,终究瞒不过陈立志,终究要让他知道的。既然如此,不如借此机会,索性向他说明好了。虽然他的家世与青青相比,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相差天遥地远。可青青曾经对他表示过,要永远等他,等他来娶她的。

他死都不怕,何惧当面提亲!

再说,眼下陈立志有求于他,应当不会反对的。

至于林素素师妹是不是喜欢他,是不是想下嫁给他,那不过是陈立志的一面之词,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他可不会因为林素素师妹,就错失他心仪的青青师妹!

如果错失了青青,那才是他痛悔终生的事情!

虑及此点,王猛索性站立起来,对陈立志躬身一礼,开口说道:“陈师兄!实不相瞒!在下今日来贵府,是向令妹陈青青提亲的!青青师妹允诺过在下,要等在下过府来提亲的。在下今日过来,正为此事,请陈师兄成全!”

陈立志闻言,顿时惊呆了。

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王师弟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向他胞妹陈青青提亲,这是哪跟哪呀!

他胞妹陈青青,那可是大家闺秀,名动四方的绝世大美女,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怎么可能与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王师弟,有何瓜葛!

陈立志下意识地看了看手中的九阴水和离火炙,目中露出一丝不舍之色。

但最后还是将心一横,将它们放在王猛身旁的灵玉桌上,平息了一下激动的心情,才淡淡道:“王师弟!吾妹天生丽质,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乃是大名鼎鼎的‘清溪十美’之首!爱慕她的世家大族子弟,没有一千,至少也有好几百!你喜欢她,也在情理之中,本师兄可以理解!”

“但你若以为,就凭一瓶九阴水和一瓶离火炙,本师兄就擅自做主,将胞妹青青许配给你,那你就是痴心妄想了!须知如此多的世家大族子弟,各门各派的精英才俊,她都看不上眼的!本师兄可不相信,她会看上你这样的无名之辈!只要吾妹不喜欢你,你就算将天下的所有宝物送给本师兄,本师兄也帮不上你什么忙啊!”

“王师弟!你还是将这瓶九阴水和离火炙,都收回去吧!本师兄可不会因这两件宝物,擅自答应将吾妹许配给你的!本师兄也没有这样的权利!明白了么?”

陈立志情绪激动,话也很直白,毫不客气,义正词严地拒绝了王猛的请求!

尽管他对王猛的印象很不错,年纪轻轻就进阶筑元后期境界了,长得也丰神俊朗,器宇轩昂,一表人才。但是,天下才俊辈出,比王师弟长得更加丰神俊朗、更加器宇轩昂的世家大族子弟,不知道有多少。他怎会因收受了王猛的贿赂,就为王猛在青青面前求情。

王猛见此,不以为意的淡然一笑。

将九阴水和离火炙推回到陈立志身边,笑道:“陈师兄!不管令妹能不能看上在下这个无名之辈,这瓶九阴水和离火炙,在下都分文不取,免费送给陈师兄!权当在下的一番敬意,请陈师兄收下吧!”

陈立志闻言,怔住了。

他以不敢置信的目光,惊讶的望着王猛。

他已经将话说得很明白了呀,不知王师弟为何还如此不知进退,将价值七八百万灵石的宝物,拱手相送。

沉吟了片刻,陈立志毅然断然道:“王师弟!本师兄不得不再奉劝你一句。你挖空心思,向吾妹提亲,那也是一点希望都没有的!本师兄还是奉劝你,不要再痴心妄想了!你和吾妹,根本不是一路人!你还是抓住时机,赶快向林师妹提亲,才是正经!其实林师妹不管是家世地位,还是美貌修为,都不比吾妹差多少的!而且你也要明白,就算林师妹看上了你,你要将她娶到手,那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并不比迎娶吾妹,轻松多少!王师弟,你可要抓住时机啊!果然如此,你还有一丝希望。否则,你仍然半分机会都没有的!”

“王师弟!你可要想清楚了啊,不要三心二意,顾此失彼啊!”

陈立志苦口婆心的劝告王猛道。

王猛见此,不想与陈立志谈论林素素的事情了,便问陈立志道:“陈师兄!请问令妹在洞府里面吗?在下曾借令妹一件东西,要亲手还给她的!”

陈立志闻言一惊,忙道:“王师弟,你怎会有吾妹的东西?”

作为修仙者,虽说不受“男女授受不亲”的世俗教条制约,但青青正当妙龄,为了避嫌,一般不与青年男修有何接触的。青青有一件东西借给王师弟,那是让陈立志很吃惊的事情!

无论如何,这里面好像有些暖味的味道的样子。

王猛沉吟了一下,断然道:“在下不妨实话跟陈师兄说了吧!令妹曾与在下偶遇。对在下颇有好感。亲手将一件云罗帕法器,借给在下了。令妹曾也曾亲口告诉在下,她会一直等在下来找她的。在下也曾当面向令妹许诺,此生非她不娶!”

说完这句话,王猛将青青借给他的云罗帕释放出来,悬浮在身前,道:“陈师兄!这就是令妹借给在下、亲手交予在下之物。”

“怎会是这样!”

陈立志见此,不禁瞠目结舌起来。

他立刻认出来了,这件云罗帕法器,正是其妹青青的贴身之物!

他是过来人了,哪能不明白,一名妙龄女子将贴身之物借给一名未婚青年男子,意味着什么。陈立志的面色,慢慢由惊愕转为恍然,颤抖的手指指着王猛,惊讶道,“怪不得吾妹任何人都看不上!原来你们之间,竟然还有这样的奇遇!王师弟,难道吾妹真的看上了你了?”

陈立志对王猛并无恶感,也知道父母将其妹青青视为掌上明珠,对她有求必应,宠爱异常。如果青青真的喜欢上这位王师弟了,等待这位王师弟来向她提亲的话,她拒绝如此多的世家大族子弟和各门各派精英弟子,那就说得通了!

不过,青青的婚事,哪怕是他父母,都无法擅自做主,还需征求家族长辈的意见的。

尤其要征得其祖父陈北雄、三伯公陈北望和大伯父陈洛云的同意。大伯父陈洛云,是现任陈氏家族家主。祖父陈北雄和三伯公陈北望,是家族大长老。只有这三人都点头了,其父才敢做主,将青青许配给王猛。陈氏家族才会接纳王猛,认其为陈氏家族的佳婿。

因此,哪怕青青真的看上了王猛,王猛要想娶走青青,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其祖父和三伯公为家族大长老,代表了整个家族,凡事以家族利益为重的。如果从家族利益出发,王师弟出身寒微,是一点希望都没有的!

陈立志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身边的九阴水和离火炙,恋恋不舍。又看了一眼王猛,见王猛气定神闲,胸有成竹的样子,不禁有些拿不定主意了。作为筑元后期大圆满境界修士,他当然急于要获取这二种宝物,顺利突破结丹初期境界的。可是不是收下这二种宝物,不仅事关他本人,还事关他胞妹青青的清白和名节,他不敢擅自做主的。

陈立志沉吟片刻,索性对王猛道:“王师弟!你既然将话说开了,对本师兄坦然相告,本师兄也对你实话实说了罢!本师兄是否收下这两种宝物,本师兄自己也做不得主的!须征得吾父的同意,才行的。只要吾父同意本师兄收受王师弟的宝物,本师兄自然照办。王师弟向吾妹求婚之事,可能也多了几分把握。不知王师弟是否敢见吾父,当面向吾父提出求婚的请求?”

王猛毫不犹豫地道:“在下自然要面见令尊,当面向他提出求婚的请求!不过,在见令尊之前,可否让在下先见见令妹,让她知道在下已来过贵府了?”

陈立志摇了摇头,断然道:“不能。吾妹因很多人向她求婚,心中不乐,已经回老家陈州去见吾母了。并不在清溪山。你见不到她的。”

王猛闻言一怔,猜测陈立志是不是虚言应付自己。沉吟片刻,又道:“既然如此,在下就先求见令尊大人吧!不知令尊大人在洞府里面,还是在东峰内务堂?”

陈立志尚未来得及回复王猛。

一个威严的声音,在洞府里面轰轰震响了起来。

“王猛!你想求见本座!”

人影一闪,洞府大堂中,现出东峰内务堂管事长老陈青云高大魁梧的身影。陈立志见此,连忙离座而起,躬身行礼道:“孩儿见过父亲大人!”

陈青云淡淡点头。

王猛也连忙走上前来,躬身行礼道:“弟子王猛,见过陈师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