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106章 拒绝求婚

陈青云面相庄严,神情淡然自若,一双精光闪烁的凤目微微扫了王猛一下,露出一丝讶色来,诧异道:“王猛!你果真进阶筑元后期境界了!”

显然,王猛三年内进阶筑元后期境界,大出陈青云意料!

同时王猛也感应到,陈青云自然而然弥散出来的精元气息恢弘之极,神识一扫下,发现陈青云竟然已是虚神一层的修为了,不禁暗暗吃惊!这是他遇见的第一个虚神境高修!他正在担忧,将修为隐匿在筑元后期境界,会不会被陈青云发现。结果陈青云磅礴的神识在他身上一扫而过,并未过多停留,便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认可王猛是筑元后期境界了。

王猛这一喜,真是非同小可!

看来他在虚神境高修面前隐匿修为,同样不会被发现。否则的话,只要露出任何端倪,陈青云的神识都不会轻易放过,肯定要详加盘查的。既然连虚神境的陈青云都发现不了他是结丹二层境界了,其他虚神境高修同样发现不了。那么,他继续以筑元后期境界修为出现在清溪山,就无虑了。

王猛忙道:“弟子启禀陈师祖。弟子……”

陈青云摆了摆手,打断王猛道:“王贤侄!无须紧张!本座当年就看好你,你果然没有让本座失望!刚才在洞府中打坐,你跟吾儿立志的谈话,本座已尽知之。三年前,本座将你作为三系杂灵脉弟子接回东峰,不想你却是雷系异灵脉!不过三年时间,就进阶到筑元后期境界了。你这个进阶速度,放眼整个清溪山,恐怕也是修炼进阶最快的人了!唔,不错!不错!本座当年就很看好你。你果然没有让本座失望!”

王猛听见陈青云称他为“王贤侄”,觉得非常亲切,陈青云这是把他当作陈立志的同辈看待了,大为欣喜,连忙躬身行礼,道:“弟子多蒙陈师祖庇护,感佩在心,永世不忘!”

陈青云手抚长髯,点了点头,关切地道:“王贤侄!你既是雷系异灵脉,不知你的雷系法术,修炼得如何了?”

王猛闻弦歌而知雅意,明白这位未来的岳父大人用神识扫视他时,可能没有发现他身上有何雷灵力精元波动的样子,想当面考校他一番。便默运无名功诀,体内雷力精元迅速流转全身,在其体表浮现出一层淡淡的银色雷光,上面一丝丝的电芒闪动,发出微微的“吱吱”炸响之声,显示其一身雷灵力并不低的样子。

王猛略一沉吟,单手在腰间储物袋上一拂。

一道乌芒飞射而出,迎风化为一张乌黑色的盾牌,上面黑雾弥漫,乌芒闪烁不定,出现在他身侧五六尺远的地方。赫然是一张中阶龟甲灵盾!

王猛面色冷峻,蓦然屈指一弹!

“哧”

一道银色雷弧一窜而出,箭矢般的向龟甲灵盾激射而去,“哧”地击在龟甲灵盾上面。

“轰隆隆”一声!

雷弧爆炸而开,那枚龟甲灵盾瞬间爆裂开来,在狂风疾卷中炸裂为四分五裂的碎块,四散飞溅!

见到这一幕,陈青云面色一凛,但很快就恢复如常了,微微颔首,赞叹道:“唔。不错!不错!那枚龟甲灵盾,乃是一枚中阶防御灵盾,足可硬扛筑元后期境界修士全力一击!王贤侄,你以雷剑法术将其击碎,可见你的雷系法术,还是相当厉害的!假以时日,你前途无量矣!”

王猛将法诀一收,笼罩在身上的淡淡雷光隐入体内,消失不见,躬身道:“多谢陈师祖谬奖!弟子惭愧!”

陈青云点了点头,吩咐道:“王贤侄!你既是筑元后期境界弟子了,可去宗门内务堂,将你开脉境洞府,升格为筑元境洞府。本座自会关照你,让人为你选择一处上好的新洞府的!”

王猛忙道:“弟子多谢陈师祖关照!”

陈青云又道:“能关照你的,本座自会关照你,请贤侄放心!至于你向青青求婚一事,本座就实话告诉你吧,你是一点希望都没有的。我们陈氏家族,乃是修仙界有名的大家族,不可能接受你的提亲的。你就死心了罢!自此以后,本座望你收拢心思,潜心修炼,快速提升修为,才是正经!青青的事,你就不用多想了!”

王猛闻言,赛如头顶上响起了一个焦雷!

蓦然形容惨变,脸色煞白无比起来!

陈青云的话,犹如一桶冰水,将他浇了个透身凉!

王猛心头滴血,气息不稳,面孔涨得通红,只觉得比死还难受,情绪激动地道:“陈师祖!在下不解,为何你们陈氏家族不可能接受在下,难道在下有何过错吗?”

陈青云是过来人了,见王猛反应如此激烈,知道王猛已受重挫,离崩溃不远了,不觉有了几分同情,便捻须叹息道:“唉!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王贤侄,你还年少,情窦初开,过不了情字一关。但一旦迈过此关,你就明白了,男女之情,无关紧要!我辈修士,当以修炼为重!最紧要的,就是抛开儿女私情,一心向道!如果你能看开了,你的修炼前途,仍然是无可限量的!”

王猛顿时自省,知道自己刚才的反应,太激烈了。

立刻默运法诀,般若金刚神功流转全身,情绪顿时平复下来。

他可不是轻易服输的人!

既然已经决定,此生非青青不娶,他就绝不轻言放弃!

“很抱歉,陈师祖!”

王猛深吸一口气,平静地对陈青云道,“弟子对青青师妹一见钟情,九死不悔。青青师妹对弟子也情有独钟。除非青青师妹亲口告诉弟子,说她对弟子毫无眷恋之情,从此与弟子一刀两断,再不相干。弟子便坦然接受,就此与青青师妹分手。否则,哪怕死,弟子也要与青青师妹在一起!”

陈青云闻言,面色动容,但仍然叹息道:“王贤侄!你这份心意,本座也很感佩!然而,青青是我陈氏家族的嫡女。虽是本座掌上明珠,她的婚姻大事,本座却不能做主,她自己更不能自主决定。需要家族长辈做主,才行的!便是本座,也只能服从家族长辈的安排的。家族长辈考虑青青的婚事,肯定会以家族利益为重!你的人很不错,本座也很看好你。奈何你出身低微,青青与你成婚,对家族利益有损无益,家族长辈不可能选择你的。你就死心了罢!”

王猛闻言,不禁愣住了。

青青和他成亲,对陈氏家族利益有损无益?

这是从何谈起!

王猛沉吟了一下,坚定地道:“弟子多谢陈师祖的劝告!但弟子向青青师妹许诺过,只要弟子不死,弟子一定要娶她为妻,与她结为神仙眷侣,不管有何阻力,弟子绝不放弃!”

陈青云闻言,微微叹息一声,默然无语的摇了摇头。

王猛道:“既然如此,弟子告辞了!”

陈立志忙道:“王师弟,你别急着走!快将你的九阴水和离火炙,都收起来带走吧!陈某无功不受禄,不好收受你如此大礼的。抱歉了!”

王猛以不容置疑的口吻,断然道:“在下刚才已经说过了。在下要将这瓶九阴水和离火炙,送予陈师兄。在下一言九鼎,出口无悔,陈师兄就收下吧!不管在下与青青师妹的婚事能不能成功,在下都将此二宝送与陈师兄,绝不反悔!”

陈立志闻言,目光望着其父陈青云,似乎很想收受王猛重礼的样子。

陈青云道:“王贤侄!你既将九阴水和离火炙送予吾儿,确是一番好意!既然如此,本座就厚颜做主了。立志,你收下王贤侄的礼物。这两件宝物需要多少灵石,王贤侄只管开口就是。本座绝不亏欠王贤侄就是了!”

陈立志闻言甚喜,忙躬身道:“是。孩儿谨遵父亲大人之命!”

有此二宝在手,他很快就能突破结丹境了,这让陈立志如何不兴奋!至于王师弟向青青提亲能不能成功,他也管不着,他只管突破他梦寐以求的结丹初期境界!

王猛道:“陈师祖!在下刚才说过了,这两件宝物,是在下送给陈师兄的。如果在下需要灵石,就不会将它们拿出来了。就当在下的觐见陈师祖的见面礼吧!”

在王猛心中,陈立志已是他大舅哥了。

给大舅哥送上突破结丹境重礼,理所当然,自然不需要收取任何灵石了。

如果为了灵石,他是不会将这两件宝物拿出来的。

不是他自大,他身上的灵石接近六亿枚,哪怕整个陈氏家族,都不一定比他多。现在他财大气粗,跟自己大舅哥还谈什么灵石,那不是拉低他的人品吗!

陈立志闻言,面色凛然,一本正经地回绝道:“王师弟!如果你非要如此坚持的话,陈某绝不能收受你这两件宝物了。王师弟,你还是将它们收回吧!”

王猛沉吟了一下,决定退让一步,笑道:“既然陈师兄非要如此坚持,在下就向陈师兄索要一物吧!陈师兄在靖边城摆下的五人剑阵,可以自行改变飞袭下来的风刃的方向,在下很感兴趣!不知陈师兄能否将这套剑阵功诀,授予在下?在下就以这两件宝物,交换陈师兄的剑阵秘诀!”

陈立志笑道:“这套剑阵,名叫‘千回百转剑阵’,乃是我北峰秘传剑阵。你既是本派弟子,自然可以研习的。陈某这里有此剑阵秘诀和研习心得,就一并交给王师弟吧!”

说完这句话,陈立志掏出一枚玉简,将其贴在额头上。

片刻后,陈立志将玉简递给王猛,道:“陈某收受王师弟如此重礼,实在有愧!这枚剑阵秘诀,请王师弟收下吧!”

王猛接过玉简,与陈青云和陈立志告了辞,转身离去。

望着王猛消失的背影,陈立志惋惜地道:“父亲大人!其实王师弟这人,还是很不错的!少少年纪,就有筑元后期境界修为了!假以时日,要突破结丹境,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惜他爱慕的对象是青儿!他与青儿,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一点成功的希望都没有的啊!”

陈青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沉吟片刻,才道:“也不能说一点希望都没有吧!关键要看青儿自己的态度了。”

陈立志诧异道:“难道青儿真的看上了他?”

陈青云捻须叹息,道:“儿啊!你不知道,青儿从秘境试炼回来后,就在各峰打听有无王猛其人。她从小塔那里,打听到王猛是东峰弟子,便从为父这里索要了王猛的身份玉简存档。又从为父这里学会了‘神识绘形’秘术。此后,她的洞府里面,就出现了无数张王猛的绘像。为父曾见她凝视王猛绘像,默默流泪!为父是过来人,自然明白青儿是何心思了。青儿是真的爱上王贤侄了。”

“唉!如果青儿不是我陈氏家族的嫡女,芳名满天下。王贤侄丰神俊朗,器宇轩昂,一表人才。她与王贤侄,倒是天造地设的一双神仙眷侣!唉,可惜了!”

陈立志惊奇地道:“父亲大人的意思,是想将青儿许配给王师弟了?”

“是否如此,为父并不能决定。”

陈青云摇了摇头,道:“此事,取决于你祖父大人和你三伯公。但如果青儿真的为了王贤侄要死要活的话,为父自然不能看着青儿受罪的,为父肯定会向两位长辈力陈,请求他们恩准王贤侄和青儿的婚事了。青儿是为父掌上明珠,为父不能眼睁睁看着青儿以死抗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