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父亲大人,青儿真会为了王师弟,以死抗争吗?”

陈立志纳闷道,“王师弟此人,真的有如此巨大魅力吗?”

陈青云缓缓摇头,道:“王猛刚才的话,你也听见了。他并非有多大魅力。而是不知耍了何种手段,让青儿爱上了他。青儿外柔内刚,任性倔强,在感情上矢志不渝,一条路走到黑。看得出,青儿早就对他以心相许了。王猛在外漂泊二年未归,青儿为他担忧了二年,天天望着他的绘像流泪。早将他当作自己亲人看待了。唉!女大不中留啊!如果她确实钟情于王猛,他们的婚事,还是有可能成的。毕竟你祖父大人和三伯公,也是对青儿痛爱有加的。虽然向青儿求婚的人中,有名门大派高层的嫡系子弟,但我陈氏家族并不是靠儿女亲家的庇护,才雄立于清溪派的!”

“父亲大人!孩儿仍然不解。如果说王师弟没有魅力的话,为何素素表妹,也喜欢他呢?”

陈立志更加迷糊了,“素素表妹与王师弟,并没有什么交往,为何也对王师弟很倾心呢?”

“你素素表妹,什么意思。”

陈青云诧异道,“她和王猛,也纠缠不清吗?”

“那倒没有。在靖边城,王师弟曾经救过素素表妹,素素表妹想与王师弟交往,可王师弟以闭门冲关为借口,并未与素素表妹见面。”

陈立志微笑解释道,“可孩儿听一位师弟说,王师弟在西州城时,曾将素素误以为是青儿,盯着素素看了好半晌,结果闹出天大的笑话。那时候,孩儿还不知道,原来王师弟与青儿是认识的。”

“女孩子的心思,不可以常理揣度。素素那孩子容貌秀美,个性要强,或许她不认为王师侄误认了她,而是真的喜欢她吧!又或者,素素虽知王猛误认了她,但她不相信她比青儿差,想用王师侄来证明自己的魅力吧!”

陈青云沉吟道,“如果素素只想用王师侄来证明自己魅力的话,恐怕王师侄要受到伤害了!”

陈州。

落月城。

“四海大客栈”是落月城名气最大的客栈,是过往客人首选的歇脚之地。整栋十层大厦都用紫云石建筑而成,门窗框架选用的是华贵的紫檀木,里面镶嵌着灵玉炼制的透明琉璃,地面铺设的也是整块紫云石,装饰高档奢华,看起来宽敞明亮,纤尘不染,高端大气上档次。

这天清晨。

一位器宇轩昂的青年修仙者,出现在“四海大客栈”门前。

此人,正是刚刚赶到落月城来的王猛。

王猛从陈立志那里得知青青回到陈州陈氏家族了,便从清溪山启程,连夜赶到陈州落月城来的。落月城是陈州首府,人口过千万,城区范围广袤,王猛启用神识扫视,竟然没有发现陈氏家族的驻地在何处,便决定现在客栈中歇息,顺便打听一下陈氏家族位于何处。

店中小厮见王猛一表人才,器宇轩昂地从大门中步入进来,连忙上前招呼道:“仙师大人您好!请问需要住店吗?”

王猛道:“来一间带修炼室的客房吧。”

小厮闻言,连忙奉承微笑道:“好的。敝店带修炼室的客房,都是上等客房。只有仙师大人这样的贵客,才住得起。价格是一天五百灵石。不知仙师大人想选用几楼的客房?”

王猛不想上下楼梯麻烦,便道:“那就要一楼的客房吧!”

“好的。小的在前面带路,请仙师大人随小的来!”

小厮将王猛带到一楼一间宽敞明亮的套房,笑道:“仙师大人!这间套房,内设休息室、修炼室、会客室和茶室,内墙都有阵法禁制屏蔽。不管是接待客人,还是筹办商务,都可满足需要。不知仙师大人还满意吗?”

王猛点了点头,从储物袋中释放出一袋五百灵石,将其交给小厮,随口问道:“兄台贵姓?”

小厮闻言,立刻受宠若惊起来,脸上露出谦卑的笑容,以讨好的口气谦让道:“仙师大人叫小的‘兄台’,那就折杀小的了。小的免贵姓陈,仙师大人就叫小的小陈吧!”

王猛点了点头,心道陈州姓陈的还真多呀,笑道:“小陈兄弟,你知道陈州陈氏家族的驻地在何处吗?”

小厮闻言,露出一丝狡黠笑意,小心询问道:“仙师大人!如果小的没有猜错的话,仙师大人是来恭贺陈氏家族的青青仙子十八岁花诞的吧?”

王猛闻言,身躯微微一震,诧异道:“今天是青青仙子十八岁花诞,你何以知之?”

今天是青青的花诞,让王猛大感意外!

他立刻想到,他几乎是空手而来,没有准备庆贺青青花诞的礼物。他原本打算将那大半瓶地灵水献给青青的,但如果今天是青青的花诞,大半瓶地灵水,显然远远不够了。

毕竟青青是妙龄少女了,总要给她献上一些她喜欢的东西才行的。如果能够让青青开心,哪怕花掉他身上所有的灵石,他都心甘情愿的!

小厮微笑解释道:“并不是的。明天才是青青仙子的十八岁花诞。不过,青青仙子美貌惊人,芳名远播,爱慕他的世家大族子弟,都去陈氏家族,给青青仙子庆贺花诞之喜的!一般情况下,他们提前赶到落月城,就歇息在敝店。青青仙子每年花诞,都会有爱慕者过来给她庆贺的。小的接待多了,自然知道明天是青青仙子的花诞了。仙师大人大清早赶来落月城,却不知道陈氏家族的驻地在何处,必然是远来为青青仙子庆贺花诞的客人了。仙师大人,小的没有猜错吧?”

“小陈兄弟,你果然好眼力!”

王猛大喜,赞叹道,“小陈兄弟,你猜得完全正确!”

说完此语。王猛从储物戒指中释放出一百枚灵石,让其落入小厮手中,笑道,“小陈兄弟!这一百枚灵石,是我赏赐给你的。谢谢您给我提供了一个宝贵信息!另外,还请你告诉我,陈氏家族的驻地在何处?”

一百灵石买到“明天是青青花诞”的消息,王猛觉得太值得了!如果不是小陈兄弟主动说出来,他冒冒失失跑到青青家里,那得多尴尬呀!

小厮几乎不敢相信,这位仙师大人竟如此大度,随手就打赏了他一百灵石!

一百灵石,那可比他一年的薪俸,还多得多了呀!

小厮激动不已,更加受宠若惊起来,哆哆嗦嗦地道:“仙、仙师大人,您对小的太好了!谢谢您!陈氏家族的驻地,就在落月城北的翠微山,离落月城大约有五千余里的样子。据小的所知,翠微山是一座小灵山,陈氏家族世居在翠微山中,很少到落月城来的。”

“原来如此!”

王猛恍然大悟,满心喜悦的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么,在哪里可以买到庆贺花诞的礼物呢?”

小厮笑道:“实不相瞒。坊市拍卖大会的陈管事,就是小的的堂兄。他让小的给来庆贺花诞的世家公子透露一点信息,说坊市拍卖大会上,会有一颗来自东方大陆的东海夜明珠拍卖,欢迎他们踊跃竞购。哪怕仙师大人不打赏小的,小的也会主动告诉仙师大人这个信息的!”

“东海夜明珠!小陈兄弟,你确定你堂兄说得是东海夜明珠,而不是普通夜明珠?”

王猛心中一凛,惊讶道。

要知道,东海夜明珠可不是普通夜明珠!

普通夜明珠与太阳石、月亮石一样,是一种可以发光照明的低阶矿石灵材,价值也不高,不到一万灵石一枚,普通修仙者都买得起。

东海夜明珠就不同了,乃是深海龙气凝聚而成的高阶灵材,有劈水之异能。有一枚东海夜明珠在手,哪怕置身于波涛汹涌的大海中,东海夜明珠光芒所到之处,海水都会自行退开,空出一片无水的空间来。有东海夜明珠在手,由于其有劈水之能,绝对不会被淹死的!

如此异宝,如果能拍下来送给青青,相信她一定会喜欢的!想到此点,王猛明白了,他送青青贺诞的礼物,终于有了着落了!

“很抱歉,仙师大人。小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东海夜明珠。小的的堂兄,就是如此跟小的说的。不过,既然拍卖大会敢拿出来拍卖,想必不会是普通夜明珠吧?”

小厮也不敢肯定,底气不足地道。

王猛一想也是,小厮只是一个传话的人,问他也是白问。作为世俗凡人,他恐怕连东海夜明珠与普通夜明珠的区别,都不知道的。

“那么。你将这个消息告诉别人了吗?”

王猛沉吟了片刻,问道。

小厮笑道:“仙师大人,您是小的见到的第一个去庆贺花诞的客人。仙师大人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小的才有机会将这个消息告诉仙师大人的。小的保证,小的只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仙师大人。其他去翠微山的客人,基本上也会提前来敝店歇息的。但他们出身高贵,架子很大,不把小的放在眼里,根本不想跟小的废话的。小的也就懒得跟他们说了。小的敢说,到目前为止,去翠微山庆贺花诞的客人中,仙师大人是唯一知道这个消息的人!”

王猛点了点头,颇感满意,又从储物戒指中释放出一小袋灵石,大约有一千枚的样子,对小厮道:“小陈兄弟!如果你答应我,不将这个消息告诉其他任何来客栈歇息的客人,这一千灵石,就赏赐给你。不知你意下如何?”

一千枚灵石,那可是他年俸的十多倍了呀!

小厮满脸惊讶,呆呆地望着王猛手中的灵石袋,目中露出贪婪的神色,使劲咽下一口口水,才激动地道:“仙师大人!您太客气了!您对小的恩重如山,小的哪有不愿意听从照仙师大人吩咐的道理!小的向仙师大人保证,绝不将此消息泄露给其他任何人知道!”

“很好!这一千灵石,就是你的了!”

王猛将灵石袋抛到小厮手中,笑道,“不知坊市拍卖大会,何时开拍?”

小厮被惊得王猛的大手面惊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忙不迭将灵石袋牢牢抓在手中,点头哈腰地谄笑道:“多谢仙师大人赏赐!多谢仙师大人赏赐!好教仙师大人知道!今日午时,坊市拍卖大会正式开拍。仙师大人早点赶去,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