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王猛点了点头,挥手让小厮离去。

在歇息室休息了片刻,王猛走出“四海大客栈”,化为一道遁光飞射而走,直奔坊市而去。

现在离坊市拍卖大会开拍的时间,还有二三个时辰。如果仅仅去参加拍卖大会的话,用不着现在就动身。还可以在房中打坐修炼一段时间。但他考虑到,仅仅一枚东海夜明珠给青青当贺礼,似乎还嫌不够。他想去坊市看看,能不能可以买到一些拿得出手的好东西。

这次去坊市,与往昔不同。

这次是为了给青青买贺诞礼物,当然不能小气。不能去普通的小商铺。得去那些实力雄厚的大商楼才行。只有大商楼里面,才可能有真正的好东西。他是结丹境高修了,虽然将修为隐匿在筑元后期境界,在落月城这种地方,也是响当当的大人物了,去小商铺购物,与他的身份也不相称。

片刻后,王猛的遁光飞入坊市,落在一家名叫“巨剑阁”的商楼门口,推门进去。

看得出,“巨剑阁”是落月城坊市中最大的灵器商楼,理论上应该有普通灵器商铺没有的好东西。这样的大商楼,一般都是当地势力最强大的修仙家族开设,如果他们都没有高档修仙物品出售的话,其他普通灵器商铺或商楼,就更加不可能有了。

店内小厮见王猛进来,连忙迎上前去,见来者是一位筑基后期境界高修,不觉肃然起敬,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拱手道:“欢迎前辈光临!请问前辈需要在下为前辈效劳吗?”

这名小厮年约十六七岁,开脉中期境界修为。

王猛点了点头,道:“有高阶功法玉简和高档修仙物品出售吗?”

他是金木土三灵脉,马上就要开发火灵脉了,相应的应用秘术都没有,无法发出应有的法术攻击。虽说可以用功勋积分在本派藏经阁中换取相应的应用法术,可他没有功勋积分,暂时还无法换取。再说,他也不希望同门发现他多脉修炼的秘密,在藏经阁换取与多种脉象相符的应用秘术,难免会引起猜疑的。

反正他现在灵石足够,购买一些应有法术,要不了多少灵石。

当然,他如此做,也是顺手而为。即使没有高阶应用法术出售,他也不会在意。只要能买到高档修仙物品作贺诞礼物,就行了。俗话说,好事成双。他不想仅仅献出一枚东海夜明珠,就完事了。至于他准备献给青青的地灵水,只有半瓶,不适合在广庭大众下拿出来作贺诞礼物,只能私下里赠送。

“高阶功法玉简和高档修仙物品!”

小厮闻言,微微惊叹一声,更加肃然起敬起来,忙道:“有!有!本商楼是落月城最大的商楼,一应修仙物品俱全!完全可以满足前辈需要!请前辈上三楼,本商楼的徐夫人,会亲自接待前辈的!”

“徐夫人?”

王猛闻言,颇感讶然。

毫无疑问,这位徐夫人是一位已婚的女性。他去过很多城市的坊市,以已婚女性接待来购物的客人的,他还第一次见到。不知这个徐夫人,又是一个怎样的人物?

“呵呵!好教前辈知道。徐夫人是本商楼徐东主的三夫人。虽然年龄不大,也有筑元二层的修为了。”

小厮一边将王猛引进入商楼大堂,从室内楼梯上去,一边解释道,“本商楼的高阶功法玉简和高档修仙物品,都由徐夫人亲自掌管。相信徐夫人可以满足前辈需要的!”

俩人一前一后上到三楼,进入一间装饰奢华的接待室。接待室内,一名中年男子与一名美貌少妇面对面坐着,貌似在争执什么的样子。

那中年男子一头卷发,满脸风尘,赤铜色皮肤上结着淡淡的水锈,年龄大约四十余岁的样子,筑元后期大圆满境界修为。那美貌少妇大约二十七八岁的年龄,筑元二层境界修为,五官标致,媚色天成,说话时微露贝齿,一副既精明老道又俏丽可爱的模样。她的身后,还侍立着两名长相俏丽的小丫鬟。

估计这美貌少妇,就是小厮口中的徐夫人了。

小厮走上前去,对少妇躬身行礼,禀报道:“启禀三夫人。这位前辈想购买高阶功法玉简和高档修仙物品,属下已经将他带过来了。”

少妇点了点头,吩咐道:“知道了。小四,你先下去吧。”

小四再次躬身行礼,转身离去。

“前辈,您是购买高阶功法玉简和高档修仙物品吗?”

少妇迷离的妙目望向王猛,见王猛年约十七八岁,就有筑元后期境界修为了,不禁吃了一惊,娇美的玉面上闪过一丝讶色,随即对王猛嫣然一笑的询问道。

这少妇声音清脆悦耳之极,让人听了,觉得极为舒适。

“不错!在下想买些买几种高阶应用法术和适合女修用的高阶修仙物品。不知贵商楼是否有售?”王猛望了少妇一眼,目光略微一停,微微打量几眼后,才神情淡然地说道。

这美貌少妇别有一番风韵,望之赏心悦目,但若与青青和莫芊芊俩人相比的话,还是大有不如的。青青和莫芊芊俩人之美,出类拔萃,超凡脱俗,望之令人惊艳,心灵震慑,无法承受。

听到王猛的口气有点大,那位卷发男子也有些惊讶,扭头望了王猛一眼,见王猛年龄不大,就已是筑元后期境界修为了,也吃了一惊,连忙站立起来,对王猛抱拳道:“在下姓洪,名江海。可否请教兄台贵姓?”

“你有何事?”

王猛看了卷发男子一眼,淡淡道。

卷发男子虽说是筑元后期大圆满境界修为了,在王猛面前,仍然是晚辈。王猛用不着对他客气,更无意告诉他自己的名讳,或者与他有何交往。

“好教兄台知道。在下这里有……”

卷发男子正想对王猛说些什么,美貌少妇玉面一凝,声音冰冷地打断道:“洪前辈!这里是巨剑阁,不是坊市大街上。洪前辈不会在这里,争抢妾身的客户吧!”

“啊,不是!并不是!徐夫人,既然你不想买下洪某这枚功法玉简残篇,洪某想与这位兄台交流一番,看看他的意见如何,没有妨碍到夫人什么吧!”

卷发男子连忙解释道。

“是吗?”

徐夫人声音冰寒地冷笑道,“洪前辈!妾身已经出价二百万灵石了,只是你敝帚自珍,不肯接受而已。就算妾身没有确定,是否买下洪前辈的玉简残篇,洪前辈也不能在妾身的商楼里面,随便交易什么吧!难道妾身家族耗费巨资建造起来的商楼,外人也可以在里面出售修仙物品的吗?”

“那……那,夫人的意思是?”

卷发男子虽然是筑元后期大圆满境界修为了,倒也不敢对少妇不敬。毕竟少妇的家族势力非同小可,不是卷发男子得罪得起的。他们俩人正在谈论的交易还没有完成,他与少妇之间只是价格之争,他的确不好马上就找下家的。更不能在巨剑阁里挖少妇的客户。

只有少妇自愿不与他交易了,他出了巨剑阁,才可以找王猛商谈交易。否则,一旦惹怒了少妇背后的修仙大家族,怪罪下来,他也承受不起的。

“洪前辈,你且坐在一边,先等等着罢!自己好好思量一下,妾身的出价是否合理。毕竟妾身的商楼开支巨大,不可能不赚钱的。妾身先与这位前辈交谈片刻,咱们接下来再谈,你看如何?”

少妇面色凛然,杏眼含威,淡淡道。

“唉”

卷发男子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道,“那好吧!那就按夫人吩咐的办吧!”

“秀儿!给洪前辈上仙茗。”

少妇淡淡吩咐道。

“是。小婢谨遵夫人吩咐!”

她身后一名丫鬟回禀一声,步履轻快的走出接待室。片刻后,就端着一盏仙茗进来,将其放在卷发男子身前,然后退回少妇身后,默然侍立。

徐夫人纤纤玉手一指旁边的一张座椅,对王猛嫣然一笑,娇声道:“前辈请坐。本商楼各种应用法术都有,五脉俱全。不知前辈需要何种五行法术?”

王猛二话不说的坐下,道,“各种应用法术都需要。当然等阶越高越好。比如土遁秘术、辟水秘术。等等。”

“这样啊”

少妇檀口微启的惊叹一声,接着便贝齿微露,略带三分媚意地微笑问道,“那么,前辈对阵道秘术,感兴趣吗?”

旁边正在品茗的卷发男子闻言,身躯微微一震,大感惊讶的放在盖碗,就要对王猛说些什么,但一接触到少妇略含薄怒的目光,马上就缄口不言了。

“阵道秘术,当然感兴趣。”

王猛无所谓地笑了笑,道,“难道贵商楼,还能拿出什么高阶阵道秘术不成!”

作为二阶阵法师,王猛谙熟四阶阵法大师司马玮的《阵道研究心得》,普通阵道秘术,他还真没看在眼里。巨剑阁虽是落月城最大的商楼,若论阵道水准,肯定远远不及阵道世家出身的司马玮的。他可不相信,区区巨剑阁中,还能拿出什么高阶阵道秘术。

“呵呵,前辈!你还真是小看了本商楼呀!”

少妇听出王猛有篾然之意,倒没有觉得有何意外,反而笑靥如花的对着王猛狐媚一笑,眼波流转地道,“前辈!只要您出得起高价,妾身敢保证,巨剑阁能提供让前辈满意的高阶阵法秘术!请问前辈真的有意购买吗?”

王猛闻言,顿时怫然不悦起来,冷冷道,“徐夫人!难道每位客人来贵楼购物,你们都要盘问清楚后,才决定卖不卖吗?”

“呵呵,前辈误会了!”

少妇抿嘴一笑,秀色可餐地道:“妾身只是好奇而已。前辈说的土遁秘术、辟水秘术等各种应用法术,本商楼暂时还没有货。如果前辈需要阵道秘术的话,本商楼倒有售的。”

“阵道秘术啊?”

王猛沉吟道,“在下并不是阵法师。要阵道秘术,又有何用。”

“是吗”

少妇闻言一愣,凝睇望着王猛,玉面上露出失望的神情,讪笑道,“如此的话,妾身就爱莫能助了。”

“那么,在下告辞了。”

王猛起身,向接待室外面走去。

“前辈,请稍等等!”

少妇站立起来,在他身后喊道,“前辈!难道您不需要高档修仙物品了吗?”

“算了。在下还有其他的事情,回头再说吧!”

王猛头也不回地道。

出了巨剑阁,王猛来到坊市大街上,漫步向坊市中心区域走去。约莫过了一顿饭功夫,王猛扭头向后望去,果见那名卷发男子大步流星的追赶上来了。

“洪兄神识转音给在下,难道真有什么高阶阵道秘术出售吗?”

王猛回身站定,望着卷发男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