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刚才王猛在与徐夫人谈交易的时候,卷发男子想插话,被徐夫人毫不客气制止了。卷发男子没有死心,立刻以神识传音告诉王猛,他有高阶阵道秘术出售,只是在巨剑阁中不方便,要王猛在坊市大街上等他。如果王猛想提高阵道修为,有意购买阵道秘术的话,从他手里购买,肯定比“巨剑阁”要便宜不少的!

听到卷发男子的神识传音,王猛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却起了一个激灵!

高阶阵道秘术,正是他需要的!

他从沉余黑那里获得的遗言玉简和怪异苻图,似乎隐藏有大秘密,都需要高阶阵道秘术破解。

自从修炼了司马玮留下的《阵道研究心得》后,领悟到阵道秘术奥妙无穷,其中蕴含有天地至理,他对阵道修炼的兴趣大增,努力提升阵道修为,成为一代阵道大宗师,就成了他一向的心愿。

如果卷发男子真有高阶阵道秘术出售,他不妨购买下来的。如果不是高阶阵道秘术,不要就是了,他也不损失什么。见“巨剑阁”中没有他想要的高阶应用法术出售,便听从了卷发男子的提议,从“巨剑阁”出来,在坊市大街上等他。

卷发男子也没有失信,与徐夫人讨价还价一番,未能成交,从“巨剑阁”出来,就追赶过来了。

“好教兄台知道!在下这里,有一枚‘阵道真解’玉简!如果兄台想快速提升阵道修为,将阵道修为提升至阵道大宗师境界,买下此玉简,那就再好不过了!这部‘阵道真解’玉简,略有残缺,乃是上古遗留下来的高阶阵道秘术残篇。虽有残缺,却不影响修炼!里面除了高阶阵道炼制秘术和传送阵构建秘术,还附录有传送阵阵图详解,可谓博大精深,妙用无穷!可惜在下是水灵脉,修炼不了这部‘阵道真解’。不然,在下可不会随随便便,拿来出售的!”

“兄台买下此玉简,在下敢保证,兄台成为一代阵道大宗师,那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卷发男子望着街边等候的王猛,将他的阵道玉简大大吹嘘了一番后,才微笑问道,“不知兄台可有意买下此玉简吗?”

王猛闻言,上下打量卷发男子几眼,见此人面色沧桑,皮肤粗糙,身上隐隐有一股海水的咸湿气味,应该是长期在海边讨生活的人。此人自称水灵脉,可能是海外历炼归来的修仙者。至于他自称那部阵道玉简是“阵道真解”秘籍残篇,还带有罕见的传送阵阵图图解,王猛大感兴趣,不想随便错过的。

要知道,对于普通的阵法师来说,传送阵构建秘术,那可是最顶阶的阵道秘术了!其吸引力之大,无与伦比,做梦都想得到的。如果掌握有传送阵构建能力,将来外出历炼,那就方便多了!只要建造一座传送阵,不管多远,都可随时返回清溪山。如果在两者之间都构建一座传送阵,随时可以在两地往返来往了。

如果真有传送阵阵图图解的话,他不介意将它买下的!

“‘阵道真解’残篇?阁下何不拿出来,让在下看看!”

王猛压制心中的激动心情,风轻云淡的笑道。

“拿出来看看,当然可以。不过,在下要价是一千万灵石!兄台既然去巨剑阁购买高阶法术和高阶修仙物品,这点灵石,想必总是有的吧?”

卷发男子狡黠地望着王猛,微笑道。

说完这句话,卷发男子略带一丝忐忑,目光紧紧盯着王猛的眼睛,察看王猛是何反应。

看得出,王猛年纪轻轻,就有筑元后期境界修为了,不是名门大派精英弟子,就是世家大族嫡系子弟,身上的灵石应该不会少的。但究竟有没有数百上千万灵石,愿不愿意以如此多的灵石购买“阵道真解”玉简残篇,那就难说了。他现在急需灵石,如果王猛出不起价,他手中的阵道秘籍残篇,就很难卖出去了。

“千万灵石!兄台,你老人家真敢狮子大开口啊!”

王猛闻言,露出一丝揶揄的冷笑,断然拒绝道,“如果兄台没有诚意,随便喊价,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兄台可以离开了!”

王猛也是老手了,哪能看不出来,卷发男子见他年纪轻轻,欺他不懂行情,信口开河,漫天要价。他的阵道真解是真是假还不知道,就敢喊价一千万灵石,不是存心欺诈,还能是什么!

那种以废当宝,漫天喊价的人,他可是见过不少的!

如果卷发男子想以废当宝,借机欺诈的话,那就找错人了!

他不介意直接将他当街抹杀的!

“嘿嘿……兄台不要生气,价格还可以商量,可以商量的!”

卷发男子见此,顿时慌了神,忙道,“兄台既是懂行的人,在下就不随口出价了。那就五百万灵石!五百万灵石,一枚都不能少了!在下手中的‘阵道真解’秘籍,那可是货真价实的上古阵法大宗师的杰作!货真价实,物有所值!兄台要是修习此秘籍,成为顶尖阵道大宗师,那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见卷发男子仍然在大吹法螺,王猛丰神俊朗的脸上,露出一丝鄙夷。

不过,卷发男子仍然敢如此喊价,可能他的阵道秘籍真是高阶阵道秘术。沉吟片刻,才不置可否地道,“如果兄台的阵道秘籍残篇没有问题,也确实值这个价,在下自然会按质论价,不会亏待兄台的!”

五百万灵石,不算很多,但也不少了。

以王猛的个性,肯定要讨价还价的。他现在身价亿万,如果那本“阵道真解”残篇真值五百万灵石的话,他也愿意付出此价的。以他的交易经验,徐夫人肯出价二百万灵石,可能这部“阵道真解”残篇,还真神妙无比。她们俩人200万灵石没有谈成,他不适当加点价,肯定也谈不成的。

“实不相瞒!在下是出身陈州的散修,在海外历炼数十年。这枚阵道功法玉简残篇,是在下在在一座海岛洞府中寻获的,里面是上古阵道秘术传承。在下从海外回来,急需灵石购买培元丹、脱尘丹、九阴水和离火炙,如果没有五百万灵石,在下不会出手的!如果兄台看上了,那就付五百万灵石吧!”

卷发男子从腰间储物袋中释放出一枚玉简,浮现在王猛面前。

王猛二话不说的将其抓住,贴在额头上,浏览起来。

片刻后,王猛将玉简从额头上移开,对卷发男子道:“兄台这枚‘阵道真解’玉简,对在下还有一些用处。不过,兄台也不能狮子大张口啊!五百万灵石,要价太高了,难怪徐夫人不同意购买了!既然徐夫人只愿意出价二百万灵石,在下也不可能出价太高的。兄台应当知道,灵器店的利润大约是五成,巨剑阁购下这枚玉简,对外出售价大约在三百万灵石左右。在下的出价,也在三百万灵石左右,不可能太多的!”

卷发男子闻言,顿时愣住了。

他没想到,王猛如此年轻,还如此懂行,开出的价格让他无话可说啊!

卷发男子沉吟半晌,经历一番复杂的思想斗争后,才犹犹豫豫地道:“三百万灵石,还不够在下购买一枚脱尘丹呀!很抱歉,兄台!在下不会出手的。兄台年纪轻轻,就是筑元后期境界了,脱尘丹和九阴水等宝物,想必不会少的。如果兄台愿意拿出一枚脱尘丹和一份九阴水,以此交换在下的阵道真解玉简的话,在下也愿意交换的!”

“一枚脱尘丹,和一份九阴水?”

王猛听得出,卷发男子在讨价还价了。

他没有坚持要价五百万灵石,而是要一枚脱尘丹和一份九阴水,在价格上并未让步,反而要价更高了,应该是想留下讨价还价的余地。便不假思索地摇头道,“兄台!你的要价,还是高的离谱!兄台应当知道,一枚脱尘丹和一份九阴水,价值都超过六百万灵石了。有如此多灵石在手,在下完全可以在坊市拍卖大会上,购买到更加高阶的阵道秘术了,怎会购买兄台的阵道秘术残篇!”

听到王猛如此还价,卷发男子的面色,微微发白起来。他试探过很多回了,想卖出五六百万灵石的高价,以便获得冲击结丹初期境界必备的破境灵丹和辅助灵药,结果未能如愿。如今又被王猛如此还价,他终于明白了,他的愿望是美好的,只是无法实现了。

“那么,兄台愿意出价多少呢?”

卷发男子见王猛对修仙物品交易价格谙熟,知道很难从王猛手中占到便宜,只好底气不足的询问道。

他在徐夫人那里,只能卖出二百万灵石。王猛出价三百万灵石左右,比徐夫人多出一百万灵石,他虽然心有不甘,恐怕也没有办法了。毕竟靠一枚功法秘籍残篇,就换取脱尘丹、九阴水和离火炙等多种宝物,是不可能的事情。王猛出价三百万灵石左右,意思还有讨价还价的空间,他是不愿错过的。

此前,他也去过坊市拍卖大会,将此玉简寄放在拍卖大会上竞拍,拍卖方起拍价一百万灵石,竞价到二百二十万灵石的时候,就再也没有人愿意竞价了。而那个出价二百二十万灵石的人,还是他本人。结果玉简未卖出去,他还白白搭上了一笔二十二万灵石的佣金。拍卖方要求不高,只要能收到佣金,对他本人竞拍自己寄放的拍卖品的违规举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多说什么了。

从此以后,他对拍卖大会很失望,只好来“巨剑阁”出让了。

显然,巨剑阁也知道此玉简在拍卖大会上拍卖过,只肯出价二百万灵石,再多就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