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110章 交换与竞拍

王猛笑道:“这部阵道玉简,确实是阵道秘籍残篇。只是前半部已经消失不见了。只剩下后半部秘籍。在下拿去修炼,等于半路接文书,根本无法修炼的。不过,在下对里面附带的传送阵阵图详解,还是很感兴趣的。既然兄台想购买破境灵丹脱尘丹,在下愿意以一枚脱尘丹再加一瓶白玉丹的价格,交换兄台手里的阵道秘籍残篇。一枚脱尘丹,现在的售价,大约在四百万灵石左右。一瓶白玉丹,售价大约为三、四十万灵石。两者相加,总计近五百万灵石了。兄台一点都不吃亏!不知兄台可愿意交换么?”

王猛的储物戒指中,还剩余三枚脱尘丹,都是他在西州缴获的。其中一枚来自熊其五,另两枚来自燕三娘。估计燕三娘在突破结丹初期境界时,储备了好几枚脱尘丹,突破结丹境后,还余下两枚。当然,燕三娘的脱尘丹,无须她自己购买,自有与她相好的男人为她买单的。

否则的话,以她的财力,不可能储备如此多脱尘丹。

现在,王猛已突破结丹初期境界了,留在储物戒指中的脱尘丹,自然无须服用了。只有拿去灵药店出售,或者拿去送人这两种用途了。拿去送人,暂时还找不到合适的对象。拿去灵药店出售,他又心有不甘。一般的灵药店只按售价的五成收购他出售的脱尘丹,还不如按照售价交换卷发男子手中的阵道玉简,来得划算。

表面上看,王猛付出的代价是一枚脱尘丹和一瓶白玉丹,价值近五百万灵石。实际上,他将这两种丹药拿去灵药店出售的话,大约只值二百五十万灵石。

以一枚脱尘丹和一瓶白玉丹交换卷发男子的阵道玉简,他不太吃亏的。

当然,卷发男子也不吃亏。

只能说两全其美,俩人都得利。

卷发男子购买脱尘丹,需要付出大约四百万灵石。

如果以阵道玉简交换脱尘丹,这四百万灵石的花费,就可以节省下来了。

何况他还白得一瓶白玉丹,价值约三四十万灵石。

王猛的这番话很有说服力,卷发男子果然被打动了。

“你真有脱尘丹?”

卷发男子愕然道,“那么,可不可以拿出来看看?”

虽然他早就料到王猛会有脱尘丹,但真正拿出来与他交换的时候,他还有点不敢置信。他也知道,自从西州爆发兽潮以后,所有的灵药店都借机涨价了,脱尘丹也不例外。他的阵道玉简连三百万灵石都卖不出,却可以交换到一枚价值四百万灵石的脱尘丹,难怪他有些惊愕了。

王猛也不废话,单手轻轻一晃。

一道白光闪过。

一枚脱尘丹出现在卷发男子身前。

卷发男子见此,面色微变,大急的一把抓住脱尘丹,拿在手中,细细查看起来。

半响,卷发男子嘘了一口气,激动地道:“不错,果然是脱尘丹!既然如此,在下就以这部阵道玉简,交换兄台的一枚脱尘丹和一瓶白玉丹吧!”

王猛点了点头,神色淡定地从储物戒指中释放出一瓶白玉丹,将其交付给卷发男子。他手上那枚阵道玉简则白光一闪的消失不见,被收入储物戒指中了。

卷发男子抓住那瓶白玉丹,神识扫去,发现确系白玉丹无疑,便小心翼翼的将脱尘丹和白玉丹都收入储物袋,对王猛拱了拱手,笑道:“现在钱货两讫了,在下这就告辞!”

说完此语,卷发男子转身离去。

王猛则转身向落月大厦而去。

刚才,他仔细浏览过那枚“阵道真解”玉简残篇了,发现“阵道真解”秘籍前半部已消失不见了,修炼的意义不很大。他关注的是传送阵。传送阵结构和解构详析,其附带的传送阵阵道图解。这几样东西,对他极为有用,他准备在空闲的时间,拿出来仔细研习一番。

当然,他也不担心卷发男子会复制了这部“阵道真解”秘籍。要知道,每枚纪录高阶功法玉简里面,都封印有专门防复制功能的自毁禁制的!

如果卷发男子强行复制这枚玉简,便会触发玉简里面的自毁禁制。想要复制的部分将自行销毁。卷发男子什么都复制不出来的。再说,如果高阶功法秘籍可以被复制的话,就没有人敢拿去坊市拍卖大会上拍卖了。那不是任由拍卖方自行复制吗?被复制了的功法秘籍,是卖不出价钱来的!

王猛猜测,这部功法秘术的前半部分之所以消失不见了,恐怕也是有人想复制的缘故吧!结果没有将其复制下来,反而被自毁禁制毁去了前半部分功法,于是这部功法就变成残篇了。

在很多人看来,失去了前半部功法的《阵道真解》秘籍,没有修炼价值,不管是在拍卖大会上拍卖,还是在巨剑阁这样的大商楼中出售,都很难卖出高价来的。在陈州这种地方,修炼阵道秘术的修仙者不会很多,修习高阶阵道秘术和传送阵的修仙者自然更少,卷发男子卖不出高价,完全是正常的事情。

王猛与普通修仙者不同。

他手中有司马玮的《阵道研究心得》,里面有四阶以下的阵道秘籍翔实解读和分析,完全可以替代《阵道真解》秘籍失去的前半部分。这部《阵道真解》秘籍对王猛来说,勉强算得上是完整的了。

再说,王猛真正感兴趣的,是传送阵构建秘术。

将其买下后,纯粹为了修习传送阵构建秘术,也是值得的。

这枚玉简看起来非常古老,年代久远了,为何里面还有防复制功能的自毁禁制?王猛猜测,那是因为刻录此玉简的高人,预置了一丝神识在内的缘故。

通常情况下,预置的神识分为两种,一种是“僵尸神识”,另一种是有感应能力的“鲜活神识”。

僵死神识从识海中撷取出来的时候,就断绝了与主人的神识联系。不管主人是死是活,它都感应不到了。被置入后,只能机械地履行其预置职责。譬如这枚阵道真解玉简中预置的神识,就是僵尸神识。只能执行简单的判断和销毁功能。一旦被触发,就会驱动自毁禁制,自行销毁欲复制的秘术。

除此之外,不会有其他任何反应,与僵尸无异。

鲜活神识从识海中撷取出来后,仍然是鲜活的,能感应到主人的存在,并做出适度反应。

比如王猛预置在宗门的身份玉简备份中的神识,就是鲜活神识。一旦王猛陨落了,预置的神识感应不到王猛的存在,便会同时死亡。身份玉简的颜色,就会变成灰色。宗门管事只要看到谁的身份玉简备份颜色变灰了,就知道他陨落了。

由此可见,僵尸神识与鲜活神识截然不同,不管它的主人是不是陨落了,它都不会理会,只是机械地执行预置的职责,形同僵尸。

大约一顿饭功夫。

王猛来到气势雄伟的落月大厦前,发现了拍卖大会会址所在地。在报名处缴纳了一千灵石的入场费,获得“入场玉简”一枚。然后就去坊市各大灵器商楼逛了一圈,还特意去了巨剑阁一趟。在徐夫人那里,王猛也没有买到符合青青需要的高阶修仙物品,不得不怏怏离开了。

这些灵器商楼中的高阶修仙物品,不是品阶太高不适合筑元境修仙者使用,就是款式老套陈旧,惹人不喜。王猛当然不能购买这样的高阶修仙物品,作为青青花诞的贺礼的。

大约二个时辰后。

王猛返回落月大厦,随着参加竞拍的人流进入拍卖大厅,在大厅中一处不显眼的地方坐下。众人陆续落座。拍卖大会很快就要开始了。

参加此次拍卖大会的竞拍者,筑元境修士居多,结丹境高修也不少,甚至还有虚神境高修现身。拍卖大厅二楼贵宾室中,就有三名虚神境高修。可见此次拍卖大会的拍卖品档次不低,连虚神境高修都被惊动了的样子。

拍卖大会主持人是一位身穿葛袍的五旬老者,面色清癯,结丹初期修为。

此老走到主持台中心位置,开口说道:“老朽姓林,名可旺,乃是此次拍卖大会主持人!常来参加拍卖大会的拍友,都认识老朽的!闲话不多说了,马上进入正题。稍后会有来自东方大陆的神秘宝物出拍,请大家踊跃竞拍!”

“今日第一件拍卖品,乃是一组四枚培元丹!”

五旬老者将一只玉盒开启,将玉盒中的丹药向下面参加竞拍的众人展示一番,道,“起拍价二百四十万灵石,每次加价不低于五万灵石,还请各位踊跃竞价!”

下面竞拍区中,一位筑元后期境界拍友不满地问道:“林前辈!为何培元丹的价格,又上涨了啊!前次拍卖大会,起拍价才二百二十万灵石呀!”

有人符合道:“是啊!培元丹的价格,涨得太快了吧!总不能一天一个价呀!”

还有人抱怨道:“现在的灵丹师,真是太坏了!天天涨价,还让不让人活啊!”

王猛见此,淡然一笑。

一组四枚培元丹起拍价二百四十万灵石,平均每枚六十万灵石,如果与靖边城相比的话,其价格还是很低的。靖边城早在一年半前,培元丹的价格就达八十余万灵石了。如果兽潮没有破破,估计涨到一百六十万灵石以上了。培元丹的价格如此之高,估计也是结丹境高修不肯参与对抗兽潮的主要原因之一吧!

要知道,结丹境高修也不傻,谁肯花费如此高昂的代价,去做于己无益的事情呢!

“请各位拍友稍安勿躁!请容老朽解释一二!”

五旬老者笑道:“众所周知,在西州靠近荒域一带的广大地区,发生兽潮的时间快二年了!培元丹一直供不应求,价格飞涨!我们陈州相距西州近二十万里,培元丹的价格,也要大受影响的!眼下兽潮声势未见减弱,培元丹的价格,可能仍将继续上涨!请各位抓住时机,踊跃抢购吧!须知过了这个村,就没有那个店了啊!”

“二百四十五万!”

一位竞拍者很不情愿地喊价道。

“二百五十万!”

“二百五十五万!”

……

当一个竞拍者喊价二百八十万灵石时,就再也没有人跟了。

王猛也未竞价。

他相信,回到清溪山以功勋积分兑换培元丹,应该比拍卖大会便宜很多的。他身上有数千株玉昙花和紫雪藤,每株可获功勋积分两万分,足够换取修炼所需要的培元丹了。

那位竞拍成功的竞拍者并没有兴高采烈,反而一脸晦气的离座而起,去后台交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