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朱果拍出一亿八千万灵石的巨价,超过了预料。毕竟如此巨大一笔灵石,不是什么人都拿得出来的。五旬老者大感满意,接着又道:“接下来的第四件拍品,也来自东方大陆!是一件名叫‘金丝羽衣’的防御软甲!”

五旬老者向后一招手。

一名身披彩带的妙龄少女手持一件翠绿色的连体裙,婷婷袅袅走到五旬老者身边站定。

五旬老者接过妙龄少女手中的连体裙,介绍道:“各位请看!这不是一件普通的修士女裙,而是一件适合少女们穿着的防御软甲!当然,如果你硬要当作女裙穿,老朽也没有办法的!毕竟这件软甲极其精美,更为你增光添彩,尽显窈窕身段!”

“但是,这确实是一件高阶防御灵甲!炼制这件连体软甲的灵材,取自五阶孔雀妖兽的尾羽,乃是五阶高阶灵材!炼制此软甲的炼器大师,为东方大陆的高阶炼器大宗师!其面料糅合了五阶孔雀妖兽的尾羽和庚金细丝,具有强大防护威能!可以承受元婴境高修全力一击,而不受丝毫损毁!”

“除此之外,这件软甲还有屏蔽神识和辟火的异能!风姿绰约的妙龄女修穿上此金丝羽衣,更显窈窕身段!哪怕虚神境高修以神识窥探,也休想穿透此金丝羽衣的!同样,此金丝羽衣也不惧真火攻击!哪怕虚神境高修蕴育的真火遇上这件金丝羽衣,都要退避三舍的!可以说,此宝集华贵衣饰与防御软甲异能于一体,完美之极,令人惊叹!”

说到这里,五旬老者笑道:“当然,鉴于这件金丝羽衣极其华贵珍稀,老朽就不安排现场测试了。如果大家不信,可以以神识试探之,看能不能穿透这件金丝羽衣?”

五旬老者将金丝羽衣四面展示,下面竞拍者闻言,大感好奇,纷纷放出神识向其手中的金丝羽衣扫去,结果果然无法侵入金丝羽衣之内。神识刚刚触及,就被一股强悍之极的力道反弹而开了。

王猛也跟着以神识扫视了一番,以他的强大神识,仍然无法侵入分毫,不由相当满意!

众所周知,普通女修身穿的修士袍,都有防御神识窥探能力的。普通筑元境以下修士的神识,一般无法侵入进去。结丹境高修的神识可以窥破修士袍的阻挡。但结丹境高修一般都年高德昭,要找道侣也很容易,一般不屑于做这种偷窥的事情的。

相对来说,普通女修身穿修士袍,就可以防备被人偷窥了。

但如果拿普通的修士袍与这件金丝羽衣软甲相比的话,就相差十万八千里了。金丝羽衣具备的强悍之极的防御威能,是它们完全不具备的。穿上这件金丝羽衣,基本上无偷窥之虑了。

这件金丝羽衣,王猛自然也很喜欢。

王猛沉吟了一下,直接开口问道:“林前辈!这件金丝羽衣,是不是任何身材的人,都可以穿呢?”

五旬老者见是王猛问话,面色一凛,暗自欣喜起来。

他哪能不知道,王猛买下前面那两件拍品,就花费了近三亿灵石,乃是身怀巨资的大土豪。现在问及金丝羽衣的问题,自然又要下手了,连忙回答道:“这位少侠,您慧眼如炬,说的完全正确!不管任何身材,不论高矮胖瘦,都适合身穿这件金丝羽衣!都完全合体!”

“要知道,这件金丝羽衣封印有强大阵法禁制,会根据穿着者的身材,自行调节金丝羽衣的长短宽窄,无论身材高矮胖瘦,穿上去都恰好合体,尽显其婀娜多姿的身材的!”

竞拍区的众人见他们都钦服的大土豪问话了,知道这件金丝羽衣又被大土豪看上了,都用震惊的目光望向王猛,不知道王猛身上到底带有多少灵石。都在猜测,拍卖会上的珍稀拍品,会不会被他一个人买光了呀?

无数人的眼睛中,露出既羡慕,又妒恨的目光。

只是他们的身价远远不能与王猛相比,虽然妒火中烧,也拿王猛无可奈何。除了眼睁睁看着王猛大出风头,只有摇头叹息的份了。

五旬老者极其精明,听出王猛对金丝羽衣很感兴趣,猜测王猛肯定会出手,故意将金丝羽衣的起拍价提升了一大半,继续拍卖道:“一件名为‘金丝羽衣’的防御软甲,起拍价八千万灵石!每次加价不低于一百万灵石!请各位踊跃竞价!”

众人同样都知道王猛会出手,都缄口不言,扭头看向王猛。

果然,王猛举起手中的拍卖玉牌,报价道:“八千万!”

王猛喊出八千万灵石后,就没有人跟喊了,等于一锤定音。

结果,这件金丝羽衣软甲,又被王猛收入囊中!

至此,拍卖大会拍出的四件拍品,被王猛竞得三件,花费三亿七千万灵石。众人一想到三亿七千万灵石是一个怎样的数目,就觉得头大如斗,头昏目眩,慨叹自己这一辈子算是白活了!

此后,五旬老者又拍出了几件法宝和高阶灵材,大部被被二楼贵宾室中的虚神境高修拍得。王猛耐心等待了半响,没有发现值得出手的东西,便提前从拍卖大厅中退场了。

他拍得的三件宝物朱果、东海夜明珠和金丝羽衣,件件都价值惊人!

朱果可以自用,快速提升修为。

金丝羽衣和东海夜明珠可以作为贺礼送给青青,作为青青十八岁花诞的贺礼。这两件宝物再加上大半瓶地灵水,应该足够他威震当场了。哪怕陈氏家族是当地修仙大家族,在紫云大陆薄有名气,他拿出这种份量的贺礼来,一点都不失面子的。

拍卖大厅中,那些羡慕王猛年少多金的高修们分外眼红,都有了打劫王猛,对王猛杀人夺宝的想法。

王猛提前退场,让他们犹豫万分,不知如何是好了。

如果他们跟在王猛后面退场,打劫的图谋就太直白了,很容易被人追查到的。

再说,王猛年纪轻轻就有亿万身价,肯定出身世家巨族,或者名门大派。一旦被其背后的大势力追查下来,他们逃无可逃,那就是害人害己了。

不过,仍然有人控制不住心中的贪欲的。

王猛离开不久,他们也跟着离开拍卖大厅,远远尾随在王猛身后。

在落月城中,自然无法打劫了。但他们知道,王猛不是本地人,迟早要离开落月城的。他们想等王猛离开落月城后,在途中对王猛杀人夺宝。他们远远尾随了一段距离,发现王猛的遁光飞入“四海大客栈”时,便停止追踪,也在四海大客栈开房歇息,并且连夜盯梢,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第二天上午。

王猛出了四海大客栈,化为一道遁光向落月城北的翠微山方向而去。他们远远尾随了数千里,发现王猛的遁光飞入翠微山时,不得不停止追踪,怏怏返回。

毕竟翠微山的陈氏家族,不是他们招惹得起的!

众所周知,著名修仙门派清溪派下有五峰、四山。

“五峰”是清溪派道场所在地,分东、南、西、北、中五峰。

每一峰的修仙势力,都不容小觑。

“四山”则是清溪派势力范围内的四座小灵山,其中就包括了翠微山。

翠微山不仅是一座规模不大的小灵山,还是清溪派的东方门户,地理位置相当重要。陈州陈氏家族驻地,就在翠微山。陈氏家族的家主陈洛云便是翠微山山主。翠微山山主直属清溪派掌门和长老会管辖,地位低于五峰峰主,与五峰中的各堂堂主地位相当。山主陈洛云虚神后期境界修为,乃是陈州修仙界数一数二的强大存在,地位崇高,可以号令整个陈州修仙界。

那些打劫者在陈洛云面前,简直是蝼蚁般的存在。王猛既去翠微山,肯定与与翠微山的陈氏家族关系非浅,他们哪敢再有打劫王猛的念头?

不过,也幸亏他们放弃了打劫王猛的想法。

否则,不但不能打劫王猛,恐怕还要被王猛反杀,小命都丢在这里的。也别说他们了,哪怕是贵宾室中的三名虚神境高修打劫王猛,也难逃被王猛当场杀死的悲惨命运的。

陈州翠微山。

陈氏家族大院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陈氏家族家主陈洛云与其弟陈青云坐于大堂上,堂中张灯结彩,筵席遍布,坐满了陈氏家族骨干子弟,以及来给陈青云爱女陈青青庆贺十八岁诞辰的各路贵客。陈青青的胞兄陈立志也回到了翠微山,与同辈堂兄弟坐在一起。贵客席上,除了落月城坊市拍卖大会的几位东主、巨剑阁徐东主等陈州修仙大家族家主,还有慕名来给陈青青贺诞的世家大族子弟。身前的灵玉桌上,摆满了各种奇花异果、仙茗和灵酒。

众人笑语喧哗,一边为陈青青贺诞,一边觥筹交错,互敬灵酒、仙茗。

陈氏家族的女眷没有在寿筵上出现,估计都在院内闺房里面,为陈青青贺诞。

这时,陈氏家族管家陈旺躬身进来,向大堂上的陈洛云禀报道:“属下启禀家主大人。北冥派的罗凌云公子、神剑门的欧阳淑玉少主、霸州谭氏家族的大公子谭信秋驾到,特来为青青大小姐庆贺花诞!”

陈洛云闻言,捻须微笑道:“让他们进来吧!”

陈青青是陈青云的嫡女,寿筵本来应该由陈青云主持的。但陈洛云是陈氏家族家主,还是陈青云的兄长,客人来陈氏家族大院贺诞,自然只能由陈洛云主持接待了。

陈旺立刻退出去了。

片刻后,陈旺领着一名青年男子和一名六旬老者,从外面进来。那名六旬老者抢先一步,对陈洛云和陈青云拱手道:“神剑门外事堂堂主南霁云,奉本派掌门之命,陪同本派掌门之嫡孙欧阳淑玉少主,特来给贵府陈青青大小姐贺诞!”

六旬老者气息庞大,周身气息极其凝炼,赫然是一名虚神初期境界高修!

他身旁的锦袍青年欧阳淑玉年约二十五六岁,筑元后期境界修为,看上去风流倜傥,一表人才,对陈洛云和陈青云行礼道:“小侄欧阳淑玉,见过两位世伯!”

陈洛云和陈青云见此,连忙站立起来拱手还礼。陈洛云笑道:“欧阳贤侄英俊潇洒,一表人才,不愧是神剑门后起之秀,栋梁之才!神剑门有贤侄在,必将更加发扬光大,威名远震!”

欧阳淑玉谦让道:“世伯过奖了。”

陈洛云又对南霁云道:“南兄陪同欧阳贤侄亲临寒舍,陈某何幸如之!”

南霁云捻须四顾,微笑道:“翠微山不愧有名灵山,物华天宝,地灵人杰,出了陈青青这么一位名动天下的绝世大美女。我神剑门少主来翠微山,有意与青青大小姐结为百年之好,请山主和青云兄成全!”

陈洛云打着哈哈道:“好说!好说!”

然后对侍立一旁的陈旺吩咐道:“马上安排筵席,请欧阳少主和南兄落座,同庆花诞之喜!”

陈旺躬身道:“是。属下遵命!”

陈旺向旁边一招手,早有准备的家丁们纷纷将灵玉桌、座椅和花果酒水等物安排停当,请欧阳淑玉与南霁云落座。

这俩人安排完毕,陈旺立刻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