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113章 挤兑和羞辱

稍后,陈旺陪着二位青年修士从外面进来了。

这二人都是筑元后期大圆满境界修为,年约三旬。其中一人白面无须,小眼睛,薄嘴唇,上前拱手道:“北冥派罗开湘长老嫡孙罗凌云,见过两位世伯!晚辈特来贵府,恭贺青青大小姐十八花诞!”

另一人鹰眼凸睛,双眉倒竖,面色略显苍白,上前拱手道:“本派北峰弟子、霸州谭氏家族嫡系子弟谭信秋,见过两位世伯!晚辈特来贵府,恭贺青青大小姐十八花诞!”

陈洛云和陈青云拱手还礼,陈洛云道:“两位远来辛苦!请坐!”

筵席早在欧阳淑玉和南霁云来时已安排好了,罗凌云与谭信秋随即落座。

陈旺又躬身禀报道:“属下启禀家主大人。本派东峰弟子王猛,等候在大门外,特来庆贺青青大小姐十八花诞!”

陈洛云闻言,略感一丝诧异,用询问的目光向陈青云望去。

陈青云略尴尬的点了点头,表示他知道王猛,王猛也确实是东峰弟子。但王猛来翠微山给青青贺诞,是他没有想到的。他也不知道此事。不过,他清楚青青与王猛的关系,王猛既然来了,他也不能将其拒之门外。仅仅在昨天,王猛还给陈立志送上了重礼,他可不能翻脸不认人。

陈洛云见此,淡然一笑,吩咐道:“既是本派弟子,就请他进来吧!”

陈旺躬身应了声是,走了出去。

片刻后,陈旺陪着一位器宇轩昂的青年修士进来了。

此人,正是从落月城赶来的王猛!

王猛见陈青云和一名陌生中年男子端坐在大堂上,不由微微一愕。

他认识陈青云,却不认识陈洛云,不知如何称呼俩人为好。幸亏陈立志受了他的好处,对他颇为关注,神识传音告诉他说,其父旁边那中年男子是其大伯父陈洛云,陈氏家族家主兼翠微山山主。王猛这才发现,原来陈立志也到了翠微山了。王猛向陈立志点头示意,又见陈洛云已是虚神后期境界高修,一身气息浩瀚无比,不觉肃然起敬,对陈洛云和陈青云躬身行礼,恭恭敬敬地道:“东峰弟子王猛,拜见俩位长辈!”

陈青云点了点头。

陈洛云大概也听说过青青与王猛之间的事情了,见王猛英姿勃发,器宇轩昂,周身气息凝炼之极,也颇喜欢,笑道:“王猛!难得你有心来翠微山为青儿贺诞,就请坐下喝杯薄酒吧!”

王猛管事道:“弟子谢过家主大人。”

正要落座,却被一个冷冷的声音喝止了。

“且慢!”

旁边的谭信秋站立起来,断然喝止王猛道。

谭信秋不认识王猛,但听其堂兄谭信林说起过,王猛是谭家庄庄客之子。大约三年前,王猛以三系杂灵脉资质选拔为本派内门弟子,现在应该还是开脉境修为才是!其弟谭延朗和谭延彪俩人一死一失踪,可能都与王猛有关。家族必欲杀之而后快的。谭信秋感觉敏锐,这时也感应到王猛周身气息凝炼而恢弘,不似开脉境弟子的样子,暗暗惊讶。

神识一扫,发现王猛竟是筑元后期境界修为了!

谭信秋大吃一惊,脸色微变起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连忙放出神识再次在王猛身上一扫,发现王猛确是筑元后期境界修为无疑了,暗自惊骇不已。他现在是筑元后期大圆满境界修为,自信可以轻松碾压王猛。但王猛在如此短时间内进阶筑元后期境界,假以时日,恐怕他也不是对手了。

虑及此点,谭信秋杀死王猛的心情,变得更加急迫了。

同时他也看出来了,王猛来给陈青青贺诞,明显带有攀附陈青青、向陈青青提亲的意思。否则,作为一名普通筑元境弟子,王猛是没有资格参加陈氏家族举办的贺诞盛宴的。再说,今天参加贺诞盛宴的青年修士,不是陈青青的族中兄弟,就是来向陈青青提亲的。大概王猛还想借着向陈青青提亲的名头,攀上陈氏家族的这枝高枝吧!

想到这一点,谭信秋不禁大为震怒起来!

他来这里的目的,也是向陈青青提亲的。与陈氏家族结为姻亲,是他们家族交予他的使命。他必须完成。王猛不过是一个一文不名的贫民之子,何德何能,敢与他平起平坐!敢与他一样,向芳名满天下的陈青青提亲!那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

他出言阻止王猛在筵席上就坐,就是要让王猛明白自己是什么身份,要让王猛当众出丑!

杀人先诛心!

王猛他是一定要杀的。

在杀王猛之前,他先要将王猛高得名声狼藉,臭不可闻。

那时再杀王猛,就名正言顺了。

谭信秋站立起来,对陈洛云拱手道:“弟子启禀山主大人。这个王猛,是我霸州谭家庄的庄客之子,出身低贱。其家庭贫苦,衣食无着。不管他的身份地位,还是修为见识,都上不了台面,没有给青青大小姐贺诞的资格!弟子可以肯定,此次王猛以贺诞为名,不过是想来贵府蹭吃蹭喝,顺便捞点好处罢了!山主大人,您可不要上了他的当啊!”

陈洛云闻言,面色一下阴沉了下来。

王猛远来是客,他才请王猛在筵席上就坐的。这是他作为陈氏家族家主和翠微山山主的权力。谭信秋如此失礼,竟敢当众驳他的面子,让他颇为恼怒。如果不是考虑到谭信秋是北峰付峰主谭世明的侄儿,谭世明与其父陈北雄同为北峰副峰主,有同僚之谊,他早将不知礼数的谭信秋乱棍大出了!

他不想当众对谭信秋翻脸,只能暂时沉吟不语。

“你是何人?”

王猛转身望向谭信秋,将他上下打量一番,冷冷道:“在下有没有资格给青青大小姐贺诞,轮得到你来多嘴?”

他当然听出来了,这位当众诬陷他蹭吃蹭喝的家伙,必定是雷敬亭说起过的北峰弟子、霸州谭家庄的五少爷谭信秋,谭延朗的亲叔父。这家伙来给青青贺诞,可能也想向青青提亲。按照世俗凡人的观念,谭信秋与青青俩人,也算门当户对。可惜青青早已对他一见倾心了,这家伙就是想插上一脚,都已经迟了。既然谭信秋有意在陈氏家族的人面前揭他的短,让他当众丢脸,他也无须对谭信秋客气。

他当众说出他不认识谭信秋,就是要给自负的谭信秋一大心理打击!

草,你谭信秋以为你是一根葱,我王猛可不认识你是哪根葱!

果然,谭信秋被王猛问得满脸涨红,怒声道:“王猛!你敢说不认识本少?本少是霸州谭氏家族五少爷谭信秋!你小子见了本少爷,还不赶紧下跪?”

“你是什么什么秋?”

王猛讶然道:“霸州谭氏家族有叫什么秋的少爷吗?在下怎么没有听说过啊!”

“你……你!”

谭信秋恨得牙根痒痒,有种想掐死王猛的冲动。但在陈氏家族大院内,他不敢擅自对王猛出手,只能恨恨道:“好小子!总有一天,我要你知道本少爷的厉害!”

这时,北冥派弟子罗凌云也注意到王猛了。

他见王猛丰神俊朗,玉树临风,一表人才。年纪轻轻,大约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就已是筑元后期境界修为了,顿时妒恨交加起来。如果仅仅从个人条件来说,他远远不如王猛。他出身名门大派,还是化真境大修士的嫡孙,现在都虚岁三十一了,才不过筑元后期大圆满境界修为,与王猛相比,相差的不可以道理计呀!

他也看出来了,谭信秋之所以不能容忍王猛,就是猜到王猛可能借着贺诞之名,攀附陈青青,以求荣华富贵、飞黄腾达。罗凌云对陈青青慕名已久,此次不远数十万里来到翠微山,就是向陈青青提亲的。虽然王猛不会对他构成威胁,但王猛敢觊觎他的梦中情人,他就不能容忍了。

“王猛!今日陈府群贤毕至,高朋满座。你一个普通筑元境弟子,家无片瓦,身无分文。你如何给青青大小姐贺诞啊?你既然拿不出青青大小姐看得上眼的贺诞礼物,谭兄说你蹭吃蹭喝,并没有说错啊!”罗凌云站立起来,神情倨傲地走到王猛身边,目光斜视王猛,冷笑道,“清溪派翠微山,乃是清溪派四大名山之一,一向贵客满座,高修云集!不是你这样的穷人家孩子该来的地方,还是赶快出去吧!不要在此丢人现眼!”

王猛目光移向罗凌云,见罗凌云一袭华服,一双小眼睛闪烁着冷篾的寒光,不由冷笑道:“按照阁下说法,难道阁下不是来蹭吃蹭喝的?”

陈青云见此,生怕王猛不知道罗凌云的身份而贸然得罪罗凌云,忙介绍道:“王贤侄!这位贵公子,乃是北冥派罗开湘老神仙的嫡孙!罗开湘前辈是化真境大修士,名震天下,万众景仰!来,你和罗凌云贤侄认识认识!”

“哼”

“区区清溪派弟子王猛,也配跟我罗凌云认识!”

罗凌云嘴角浮现一丝冷篾,一双小眼睛斜视王猛,撇了撇嘴唇,不屑地道:“罗某出身紫云大陆鼎鼎有名的修仙世家大族,岂是你王猛这等蝼蚁般的穷酸小子可以认识的?罗某既然来给青青大小姐贺诞,自然准备了贺诞的重礼,怎么可能来蹭吃蹭喝!罗某加持亿万,岂是你这等一文不名的寒酸可以比拟的!”

说完这具话,罗凌云面色傲然的单手一晃。

一团白光脱手而出,一个盘旋后停在身前。

罗凌云单手张开成掌,那团白光徐徐落入手中,赫然是一颗鸡蛋大小的明珠!此明珠毫光四射,耀眼夺目,竟是一颗神奇的夜明珠!

罗凌云神情倨傲地望着王猛,冷冷道:“罗某来得匆忙,特备区区薄礼,为青青大小姐贺诞!此物名曰东海夜明珠,乃是罗某耗费巨资获得,特敬献给青青大小姐!”

“王猛!此东海夜明珠价值多少灵石,你这穷小子能想象得出吗?唉,可怜!千万不要让贫穷限制了你的想象力,尽管放心大胆地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