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114章 打脸1

听到罗凌云说出如此狂妄损人的话来,举座皆惊,无不愕然。

陈氏家族弟子也是清溪派门下,见罗凌云如此贬损本派弟子王猛,都有不平之色。清溪派与北冥派,历来就有嫌隙,罗凌云在翠微山还敢如此狂妄阴损,他们就更加不满了。

陈洛云和陈青云见此,微微蹙了蹙眉,面有不愉之色。罗凌云一心只想借踩倒王猛的机会抬高自己,得意洋洋,都没有发现他们俩人的神情有异,傲然而居高临下的目光倾注在王猛身上,只觉得畅快之极。

谭信秋见猎心喜,赶紧走到罗凌云身边,择机对王猛出手。

王猛见此,仍然是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随口问道:“在下确实不知,你手里的东海夜明珠,价值多少灵石?”

罗凌云双目一鼓,口水飞溅,盛气凌人地大喝道:“说出来不怕吓死你!此东海夜明珠,价值一千万灵石!一千万灵石,你王猛能想象得出,那究竟是多少吗!”

“草!不是你想象不出,是贫穷限制了你的想象力!”

“一千万灵石!你王猛身无分文,恐怕十辈子,都见不到如此多灵石吧!”

来参加贺诞的外来贵客闻言,都惊愕不已!

罗凌云来给青青大小姐贺诞,一出手就是一千万灵石的昂贵重礼,让他们大开眼界!他们也是来给青青大小姐贺诞的,也想献上价值昂贵的礼物,以博得青青大小姐的青睐。可惜他们的家境远不如罗凌云,能拿出价值六七十万灵石的礼物,就很不错了,尽了最大的努力了。

像罗凌云这样,一掷千万灵石,那是他们作梦都不敢想的事情!

陈氏家族弟子见此,虽然看不上罗凌云的人品,也被罗凌云的豪阔惊呆了。

在场众人既羡又慕,都窃窃私语起来,感叹罗凌云不愧是化真境大修士的嫡孙,出手就是豪阔呀!

落月城拍卖大会三大会主及其客卿长老林可旺也在座,听闻罗凌云以东海夜明珠作贺礼,庆贺陈青青大小姐十八花诞,也大感吃惊,但罗凌云说东海夜明珠只值一千万灵石,他们的神色,一下变得古怪起来,目中露出一丝惊疑。

三大会主都用疑虑的目光看向林可旺。作为拍卖大会会主,他们都知道,东海夜明珠是极其难得的罕见异宝,价值远何止一千万灵石?

林可旺是他们聘请的拍卖大师,同时也是才识渊博的鉴宝人才,他们满腹疑虑,都想让林可旺给他们一解疑惑。林可旺见此,淡然一笑,不动声色地向他们神识传音起来。

三人听到林可旺的神识传音,顿时恍然大悟,微微颔首。

王猛见罗凌云仗势欺人,说话狂妄无礼,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不但不生气,反而大为开心。

他原本担心,像罗凌云这样来给青青贺诞的人,如果都温文尔雅,彬彬有礼,说不定会得到青青的亲睐,是他一大劲敌。现在一见之下,就知道青青不可能看得上罗凌云了。于是不以为然的淡然一笑,道:“怎么,罗兄就准备了这么一件小礼物,就来蹭吃蹭喝了吗?”

“小礼物!”

“我草!礼物是分大小的吗!那得看价值多少灵石!懂不懂!”

罗凌云鼻子里面重重一个冷哼,故意将“小礼物”三字,说得又长又重,然后二只小眼珠一翻,声色俱厉、口水飞溅地对王猛一顿暴吼!吓得王猛连忙躲避他的口水不迭。

罗凌云见此,还以为王猛被他的豪阔吓坏了,蔑视之色毕现,对惊慌躲避的王猛嗤笑道:“王猛!不是我罗某人小看你!就这么一件小礼物,你恐怕十辈子都买不起!”

对于罗凌云的羞辱、白眼和暴吼,王猛仍然不以为意,又对走过来的谭信秋道:“谭某人,罗凌云带来了一枚小珠子。你带了什么礼物没有呢?不会也是来蹭吃蹭喝的吧!”

“哈哈哈哈哈……”

谭信秋闻言,突然仰天狂笑,好像王猛的话,是人世间最好笑的笑话!

好半晌,谭信秋终于笑毕,双眉倒竖,傲然冷笑道:“本少爷出身世家大族,岂是你等寒酸穷小子可比的!”

单手在腰间轻轻一拍,从储物袋中释放出一件黄光闪烁灵物来。

谭延彪将其抓在手中,“唰”地一下展开。

赫然是一件金光闪闪的连体裙!

谭信秋语带骄傲,洋洋得意地道:“此连体裙!乃是我谭氏家族秘制的异宝,名为‘金丝羽衣’!是谭某家族高阶炼器师以二阶鹰鹫妖兽的羽翼为灵材,糅合黄金金丝炼制而成!价值昂贵无比!谭某来得匆忙,特备区区此薄礼,为青青大小姐贺诞!”

说到这里,谭信秋满面冷篾地看向王猛,冷笑道:“王猛!此金丝羽衣,价值多少灵石,你能想象得出吗?”

王猛微笑道:“多少灵石?”

谭信秋学着罗凌云的样子,两眼翻白,盛气凌人地道:“说出来不怕吓死你!此金丝羽衣,价值一千万灵石!一千万灵石,你王猛能想象得出,那是多少灵石吗?唉!不是你想象不出,而是贫穷限制了你的想象力!你穷人出身,身无分文,恐怕十辈子都未见过如此多灵石吧!”

罗凌云也道:“王猛!我和谭兄俩人的礼物,都拿出来了,你也开了眼界了。你的礼物呢?如果你拿不出合适的礼物,还是趁早滚出翠微山吧!”

王猛略含一丝冷笑,反问罗凌云道:“你又不是翠微山的主人,在下拿不拿得出贺诞礼物,与你有何关系吗?”

谭信秋见王猛开始露怯了,决定要给王猛狠狠一击,让他名声扫地,连忙对陈洛云拱手道:“弟子启禀山主大人!弟子想与王猛打个赌!如果他没有价值百万灵石的贺诞礼物,那就是来骗吃骗喝的!弟子就将其扔出去!请山主大人成全!”

罗凌云也拱手请求道:“罗某与谭兄一样,也要和王猛打个赌!如果他没有价值百万灵石的贺诞礼物,那就是来骗吃骗喝的!弟子也要将其扔出去!请世伯成全!”

陈洛云是翠微山主人,自然不希望来贺诞的客人闹出事来,正要劝阻谭信秋和罗凌云俩人,却见王猛镇定自若,毫无惧意,而他旁边的陈青云也一副看好戏的神情,便沉吟道:“拿不出礼物,就将来贺诞的客人扔出去,这个有伤和气,这个……恐怕不好吧?”

谭信秋和罗凌云都抱拳道:“世伯(山主大人)放心!在下只是将王猛轻轻扔出去,不会伤了和气!”

王猛见此,面色阴沉下来,这是想让他当众出丑呀!

王猛冷笑道:“如果在下拿得出价值十倍于你们的礼物,是不是也可以将你们扔出去呢?”

“哈哈哈哈哈……”

罗凌云和谭信秋俩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仰天狂笑起来,“哈哈哈哈……”

在罗凌云和谭信秋看来,王猛身穿普通的开脉境修士袍,模样穷酸,哪怕价值百万灵石礼物,都拿不出来的!现在这小子还敢当面饶舌,狂言拿出比他们价值还高十倍的礼物,那不是想谎言唬人吗?

他们俩人出身世家大族,见多识广,是说大话、夸海口之辈可以唬住的吗!

要知道,作为世家大族嫡系子弟,他们拿出价值一千万灵石的礼物,都费了一番不少的力气!

这小子狂言拿出价值十倍于他们的礼物,那不是价值一亿灵石了吗?一亿灵石,不要说他们拿不出,哪怕是豪门巨族子弟,小门小派,都未必拿得出!

王猛区区庄客之子,也敢夸下如此海口,拿出价值一亿灵石的礼物,他们如何会相信!

不过,王猛夸下的海口越大越好,到时候拿不出价值一亿灵石的礼物来,就惨了,等于坐证是诈骗惯犯了,教训起他来,哪怕将他杀了,别人也不会干涉了。

其实不仅仅是罗凌云和谭信秋俩人不相信王猛拿得出价值一亿灵石的礼物,就是陈洛云和陈青云俩人,以及在场的其他所有人,都不相信王猛能拿得出价值一亿灵石的礼物,价值一亿灵石的礼物是何物,他们不但没有见过,就是听都没有听说过的呀!

坐在贵宾席中的林可旺见此,定睛向王猛脸上望去,顿时想起一个人来,顿时呆滞住了。

“原来是他!”

林可旺声音微不可闻,喃喃自语道。

罗凌云和谭信秋俩人笑毕,都道:“依你!依你!只要你拿得出价值一亿灵石的礼物,本少任由你处置!不过,如果你拿不出价值一亿灵石的礼物,可不要怪本少翻脸不认人哦!”

王猛又对陈洛云拱手道:“弟子也想跟这两位少爷打赌,请山主大人成全!”

听到王猛这个说法,陈洛云目中神光一闪,随即点头道:“三位既然都自愿打赌,本座自然不好干预了。既然如此,本座同意你们的请求!”

在座的众人闻言,都大感好奇,纷纷站立起来,目光灼灼向王猛这边望来。

价值一亿灵石的礼物,他们既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说过,自然想一睹为快了。还有更多的人暗暗为王猛担忧,王猛只是本派普通筑元境弟子,真拿得出价值一亿灵石的礼物来吗?

如果拿不出来,下场可就大大的不妙了呀!

陈立志见此,也忐忑不安起来。

看在王猛送给他九阴之水和离火炙两件宝物的份上,他也不希望王猛有事的,要知道一亿灵石,可不是少数目了,就是他都拿不出来的,王猛真拿得出来吗?

一时间,大院中鸦雀无声。

众人的目光,都聚焦在王猛一人身上。

王猛面色平淡如水,单手轻轻一晃!

一道璀璨炫目的白光飞出,落在王猛手心。

王猛大拇指和食指将那团璀璨白光夹住,高高举起,四面展示,大声道:“东海夜明珠一颗,价值一亿八千万灵石!”

众人吃了一惊,定睛向王猛手中的白光望去,只见王猛两指夹着一团明艳毫光,熠熠生辉,照眼生花,白光闪耀,耀眼夺目之极。

赫然是一颗晶莹剔透、大放光芒的夜明珠!

“东海夜明珠!”

众人都不约而同的惊呼一声,顿时被王猛的豪阔震惊住了!

罗凌云见此,连忙大声驳斥道:“王猛!你当面撒谎!罗某的也是东海夜明珠,价值也只有一千万灵石!你的东海夜明珠,不可能价值一亿八千万灵石!你撒谎!你跟罗某打赌,你输了!”

王猛面色凛然,并不理会罗凌云的话,而是目光凛冽地看着筵席中的某人,道:“林可旺前辈!你是落月城拍卖大会的拍卖主持人,你既然也来了,那你就说说吧,你拍出的东海夜明珠。是不是只价值一千万灵石?”

林可旺没想到王猛已经发现了他,还喊出他的名字,顿时尴尬万分!他也知道,罗凌云和谭信秋俩人都是世家大族子弟,不敢公然得罪,但东海夜明珠确实是他拍卖出去的,他有义务说明其价值。心中矛盾之极,不知如何回答是好。只好满脸涨红的坐在那里,作声不得。

陈洛云见此,开口道:“林会主可在?”

林可旺旁边一人连忙站立起来,拱手俯首回道:“在下落月城拍卖大会会主林东平,见过山主大人!”

陈洛云冷冷道:“王猛手中这颗东海夜明珠,是不是在你们拍卖大会上拍出去的啊?”

林东平忙回道:“回禀山主大人。在下刚才问过林可旺了,这位王姓客官,确是昨天在拍卖大会上拍得东海夜明珠之人,他手中的东海夜明珠,必定是从敝拍卖大会上拍得的。至于其价值,在下还是请拍卖大会主持人林可旺来禀报吧!不知山主大人可否允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