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116章 惊退提亲者

林可旺的话尚未说完,谭信秋已面如土色,冷汗淋漓了。他自恃身份,更要面子,当然不想颜面大失的被王猛扔出去了。有了前面罗凌云被王猛当众打脸的教训,谭信秋深为戒惧,不敢多嘴告辞了,连忙一声不响的化为遁光激射而走,马上离开这里。

可就在此时,一只手影闪过,向他当头抓下。谭信秋也早有准备,一道刀芒破空而出,狠狠斩向疾抓而下的大手,结果那只大手轻轻一晃,蓦然模糊为一片层层叠叠的手影,从刀芒中一捞而下!

谭信秋的手腕,顿时被牢牢扣住!

手中的斩妖刀“堪啷啷”一声,掉落在地上。

王猛丰神俊朗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手上用力一握!

“喀嚓”

一阵令人齿冷的骨头碎裂声音传出!

“哎哟!”

谭信秋发出歇斯底里的一声惨叫,脸色煞白如纸,手腕骨被捏得粉碎!他的人犹如一只小鸡一般的被王猛拎在手中,动弹不得。

王猛冷笑道:“谭某人!你这是要不告而别吗?山主大人在此,你不告而别,太没有礼数了吧!但你既然执意要走,在下也送你一程吧!”

猛然单手一挥。

谭信秋身不由己的腾空而起,就像一块巨石般的远远飞了出去,“轰隆隆”一声,砸在百丈外的水塘里面。

谭信秋惊慌失措,手忙脚乱地从塘水中爬出来,不提防王猛在将他摔出去的时候还暗含了一股后劲,他的脑袋刚刚浮出水面,尚未来得及腾空而起,一股磅礴后劲已雷霆般的接踵而至,“轰”地一声,砸在他的脑袋上。谭信秋顿时被砸得头昏眼花,头破血流,措手不及,又被呛了几口腐臭难闻的塘水,才全身水淋淋的爬出来,化为遁光匆匆逃去。

在座众人见此,都被惊得目瞪口呆,面色骇然!

要知道,以王猛筑元后期境界的修为,不费吹灰之力,一手擎着金丝羽衣,一手抓向筑元后期大圆满境界的谭信秋,不但躲过了谭信秋斩妖刀的斩击,还轻轻松松扣住了谭信秋手腕,捏碎了他的手腕骨,随手将他摔出百丈之外。

这份神力,这份修为,可不是普通筑元后期境界修士能够办到的!

众人看向王猛的目光中,满是惊骇,都带上了敬畏忌惮的之意。

坐在旁边筵席上的南霁云见此,面色一凛,不安起来,对欧阳淑玉神识传音道:“少主!你的贺诞礼物,恐怕拿不出手了。论修为,你也远远不是王猛的对手。不如我们见好就收,就此告退罢!否则的话,恐怕也要出丑不小的!”

不知何故,作为虚神境高修的南霁云,竟然也对王猛起了一丝忌惮之意。王猛的身法诡异,修为高深莫测。他自忖,如果要他一手擎着金丝羽衣,一手将谭信秋握刀的手腕扣住,恐怕都没有王猛那般轻松如意,恐怕都要狼狈不堪的。

当然,如果仅仅以一只手降服谭信秋,他勉强可以办到。但不要忘了,王猛才筑元后期境界的修为,就轻松做到了此点。假以时日,王猛修炼前途,必将无可限量!

欧阳淑玉与王猛一样,也是筑元后期境界修为。如果将欧阳淑玉与王猛相比的话,那就不可同日而语了。欧阳淑玉在王猛面前,恐怕连一招都撑不住,就被王猛抓住,抛到百丈之外的水塘中了。

看得出,王猛献上重礼,也是来向陈青青提亲的。欧阳淑玉与王猛竞争,恐怕也会像谭信秋和罗凌云一样,吃瘪不小的。

与其如此,不如早点退去。

否则的话,倒坏了神剑门诺大的名头。

南霁云身边的欧阳淑玉面色沉吟。他还未见到他心仪的女神陈青青,心有不甘,不想半途而废,迟疑道:“可是……”

南霁云再次神识传音劝慰道:“少主!这个姓王的青年,城府极深,功法极为诡异,少主恐怕远远不是他的对手。少主!现在不管是贺诞礼物,还是个人修为,你恐怕都无法与人家相提并论的!在这里与他争风吃醋,恐怕要吃亏不小的!不如就此罢手,告辞而去罢!”

“南某的爱女玉凤,生得花容月貌,楚楚动人。爱慕她的世家大族子弟,可不在少数!她眼界甚高,一个都看不上。却唯独对少主青眼有加,情有独钟。少主如果有意向玉凤提亲的话,南某这边,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听到南霁云的劝告,欧阳淑玉眉头微蹙,踌躇起来。

他也知道,若论功法修为,他恐怕还不如谭信秋和罗凌云俩人,远远不是王猛的对手!如果说,筑元后期大圆满境界的罗凌云是一时不备,失手被王猛所擒的话,谭信秋明明早有准备,还好整以暇的斩出一道刀芒,结果仍然被赤手空拳的王猛单手擒住,就不能说是失手了。

那明明是被王猛轻松碾压了,毫无还手之力呀!

换作是他,恐怕还是一样的结果,甚至比谭信秋还不如!

王猛这厮,不知是何来历,竟然厉害到如此地步!似乎连本派外事堂副堂主南霁云前辈,都对他忌惮三分。

沉吟了半响,欧阳淑玉脑海中,浮现出南玉凤师妹那娇俏可爱的小模样,不禁微微叹息一声。南玉凤也是远近闻言的大美女了,人见人爱,但若与陈青青相比的话,就相去甚远了,根本无法相提并论,不由惋惜地道:“唉!既然如此,本少就听南叔的罢!那就有请南叔,向此间的主人告辞吧!”

南霁云闻言大喜,连忙站立起来,向陈洛云拱手道:“陈兄!我家少主叨扰了!多谢陈兄盛情款待!因有急事,我们也要先走一步了!”

陈洛云讶然道:“南兄远来辛苦,何不盘桓一日,再走不迟?”

二天前,陈洛云就接到了其三伯父、清溪派长老会长老陈北望的飞剑传书,说神剑门少主欧阳淑玉会借着给青儿庆贺花诞的机会,向陈氏家族提亲,欲与青儿结为百年之好。要他多做青儿的劝说工作,接受欧阳淑玉的提亲。

如果他们陈氏家族能够与神剑门门主结为姻亲的话,对其家族未来发展和在清溪派地位的提升,都大大有益,不可轻易错失良机的。

陈洛云还以为,既然南霁云和欧阳淑玉都来了,与神剑门的欧阳家族结为姻亲,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孰料南霁云和欧阳淑玉还未提亲,就要告辞而去了?

南霁云断然道:“不必了。告辞!”

欧阳淑玉也抱拳道:“晚辈告辞了!”

客人要走,陈洛云自然不能强留,只好拱手道:“既然如此,陈某也不勉强了。多谢两位大驾光临。只是招待不周,尚请海涵!”

南霁云和欧阳淑玉又向陈青云和王猛俩人拱了拱手,南霁云还大有深意地看了王猛一眼,才带着欧阳淑玉告辞而去。

欧阳淑玉一走,那些慕名来给陈青青贺诞的各地世家大族子弟、小门小派弟子,也都坐不住了,纷纷起身告辞而去。

与欧阳淑玉相比,他们更加自惭不如,只是痴迷于青青仙子的惊人美貌,都抱着侥幸心理,期望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降临。万一得到青青仙子的青睐,他们这一辈子,就没有白活了。但他们也知道,青青仙子从未正眼瞧过他们。现在王猛露了两手,将罗凌云、谭信秋和欧阳淑玉三人都惊走了,他们都知道,他们就更加没有希望了。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王猛见此甚喜,将为青青贺诞的金丝羽衣和东海夜明珠两物,都交给陈旺。

陈洛云见此,也不好多说什么了,对王猛笑道:“贤侄如此重礼,教青儿如何生受。既是来给青儿贺诞的,那就请落座罢!”

王猛也不推辞,立刻拱手谢道:“多谢山主大人成全!”

说完此语,王猛器宇轩昂的转过身,施施然走到旁边的筵席上落座,端起一盏仙茗,向陈立志示意、邀饮。

陈立志见此,也颇喜欢,向王猛举杯示意。

这时,一名十三四岁的侍婢来到陈洛云和陈青云面前,躬身行礼,禀报道:“小婢启禀家主大人。启禀二老爷。我家小姐想请王猛师兄前去一见。请家主大人和二老爷恩准。”

陈洛云闻言,目光迟疑地望向陈青云,问道:“二弟,你意下如何?”

陈青云沉吟了片刻,缓缓点了点头,道:“既然王贤侄是来给青儿贺诞的,青儿要见他,也在情理之中。那就让他去见见青儿吧!”

欧阳淑玉等一众给青儿贺诞的世家子弟离开后,大院中的氛围冷落了不小,陈青云知道,这是因为王猛出现了的缘故。既然那些人都失去了与王猛竞争的信心,说明他们对待青儿的心意,没有王猛那般坚韧。王猛愈挫愈勇,至死不悔的决心,让他颇为感动。

他再不给王猛一个机会,就说不过去了。

甚至在他看来,只有王猛,才适合做青儿的乘龙快婿。如果不是青儿的婚事由家族做主的话,他现在就可以答应王猛的提亲了。

陈洛云点了点头,吩咐王猛道:“王贤侄!你随小红去后院,见过青儿吧!”

王猛闻言甚喜,知道这是不可多得的机会,连忙躬身致谢,道:“在下谢过家主大人,谢过陈师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