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随后,在小红引领下,王猛趾高气扬,意气风发地向陈青青的香闺走去。到了闺房门口,小红微露贝齿,笑容甜美地道:“这是我家小姐的闺房。姑爷请进吧!”

站在青青闺房门口,王猛激动不已。听到小红叫他“姑爷”,更是喜不自胜!伸出颤抖的手,轻轻推开门,向香闺内走去。

香闺里面香气馥郁,简洁高雅,一名身材窈窕的绝世美少女,正凭窗独立。此女,正是王猛朝思暮想、刻骨铭心的陈青青!

王猛快步走上前去,激动得满脸通红,颤声道:“青青!”

少女闻言,转过容光照人的玉面,惊艳妙目中噙着的泪水,一下流淌了出来。

王猛见此,大为心痛!只觉得青青艳光四射,娇美如花,似海棠醉日,似朝霞映雪,似梨花带雨,似月里嫦娥离玉阙,九天仙女下瑶池。虽是一人,却有千般美貌,万种妖娆,娉婷袅娜,香风馥郁,俏生生的呈现在眼前。王猛贪婪端详着青青美丽惊人的皎洁玉容,忽有一种不真实、不敢相信的感觉,心中暗忖,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不知道应该用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灿若朝霞、出水芙蓉、美人如玉、倾国倾城,还是用其他别的什么词语,来形容青青的绝世美丽,王猛望着婷婷玉立的妖娆少女,目光触及她天生丽质的冰肌玉肤,顿有一种“眼见怕、目光惊”的惧怕感觉,令他不敢逼视。

青青的一颦一笑,一蹙眉,一微叹,都让他惊心动魂,意乱神迷,贪看不足,心肝尖儿惊颤,仿佛有生命不可承受之美,向他碾压过来,让他如痴似醉,魂飞天外!

“猛哥!”

青青朱唇若一点樱桃,舌尖吐出美孜孜一团和气,惊声娇呼道。

王猛轻轻答应一声,悍然伸出手,握住了青青的纤纤玉手!

青青青葱般的纤纤玉手,匀称修长,滑腻细嫩如美玉,柔软轻盈若无物,王猛悍然将其握在手中,一种惊心动魄的奇妙感觉,顿时如电流一般的流遍全身,王猛激情澎湃,情不自已,身躯微微颤抖。突然降临的幸福,让王猛心如鹿撞,热泪盈眶,无所适从。青青满脸晕红,娇美更胜往昔三分,轻声道:“猛哥,你冷么?”

王猛激动得满脸通红,满腹柔情蜜意,沉浸在无边的幸福中,喃喃道:“不冷。不知为何,只是发抖。青青,我只是太想你,天天想你,作梦都想你……我真的见到你了吗?我不敢相信,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青青“嘤咛”一声,扑进王猛怀中。

王猛顿时如临大敌,紧张得手忙脚乱,全身颤抖得更加厉害,但仍然忍不住轻轻拥住了青青的娇躯,只觉得温香玉软满怀。青青的娇躯丰满而轻盈,柔软滑腻惊人,仿佛是一片云彩,完全没有重量一般。王猛心身俱醉,一个朦朦胧胧的意念浮现脑际……人们都说女人是温柔乡,原来女人真的很温很柔很香,有一种令人惊心的弹力和绝妙同体轮廓,如此之美妙,仿佛蕴含了生命的真谛,令王猛沉醉其中,铭心刻骨,永世难忘。

与此同时,一缕清雅而悠远的淡淡莲香,从青青娇躯上弥散出来,王猛闻之神清气爽,倦怠俱消,如饮仙茗,如饮琼浆玉液,舒适之极。

王猛沉浸在无边的幸福之中。青青娇躯柔若无骨,仿佛是一片洁净的羽毛,轻盈柔软,滑不留手,没有一丝一毫的粗拙笨重感觉,与燕三娘给他的沉重笨重感觉,完全不同,简直有天壤之别。可见女人与女人之间,区别也是巨大的,简直是玉与石的分别呀!

和青青在一起,让他如痴如迷,难以自拔,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激情和快乐。

仿佛灵魂已经出窍,飞上了九霄云外。

与此同时,王猛也感受到了青青略带一丝紧张的微微颤栗,好像情不自禁的样子。

王猛顿时明白过来了,青青和他一样,在情感上还是一片空白,还是一片待开发的处女地!不然,她就不会有这种略带一丝紧张害怕、微微颤栗的反应了。

俩人静静相拥,忘记了时间,忘记了空间。

也不知过了多久,夜色渐渐降临了。

小红在门外轻咳了一声。

俩人从激情的迷醉中,清醒过来,相互凝望。

王猛轻轻道:“青青!你怎么认得出我呢?我还怕你只知道戾气少年,不知道我才是王猛呢!”

青青惊艳一笑,媚眼如丝,明美如花地道:“猛哥,你既然告诉人家你的名字了,还告诉人家你是东峰弟子了,人家还能不知道你长的是什么模样吗。猛哥,从秘境回来后,青儿就以神识绘形秘术,将你的绘像,描绘出来了。”

王猛闻言,环顾闺房,发现房中好几处都放置着他大大小小的绘像。绘像上的那人,丰神俊朗,器宇轩昂,眉宇之间有股凌人的威势,不禁大喜,满意地点了点头。

看得出,他在青青心目中的形象,还是很高大很伟岸的!

“猛哥,青儿闺房里面,都是你的绘像。青儿天天见到你,还能认不出你吗。”

王猛闻言,顿时激动不已,感动得热泪盈眶,道:“青青!谢谢你时时刻刻牵挂我,谢谢你时时刻刻想着我,记着我。我也时时刻刻想你。你是我生命中最铭心刻骨的女孩,我第一次见到你,我就暗暗发誓,此生非你不娶!能得到你的青睐,我觉得自己是人世间最幸福的人!”

青青的皎洁玉面,在夜色中浮现出一层圣洁的晕光,看上去越发美丽动人,一颦一笑都让他如痴似醉。王猛喃喃道:“青青,你太美了,我只想变成一只眼睛,就这样天天看着你,永远都不离开。”

青青玉面羞红,明眸中闪烁着星辰般的辉光,笑靥如花地道:“猛哥,你闻到青儿身上的莲香了吗?”

王猛一怔,一种淡淡的青莲的清香犹在他的周身,让他有种如饮仙茗的清爽感觉,不禁讶然道:“青青!你身上为何会有这种淡淡的莲香呢,闻着好舒服,好像饮了甘露似的!”

“嗯”

青青垂下眼帘,轻轻道,“青儿听父母说过,青儿出生的时候,满室红光,遍体莲香。后来才知道,青儿是九世净莲之体。与生俱来,就带有这种淡淡的莲香的。现在仍然如故,没有任何改变。”

“九世净莲之体?”

王猛惊奇地道,“青青,那岂不是说,你已经转生九世了?”

“嗯”

青青玉面羞红,轻轻依偎在王猛怀里,轻轻道,“猛哥,你知道吗,青儿知道自己是九世净莲之体后,就一直在想,自己前世的夫君,会是什么人呢?自己这一世,还能遇见他吗?在秘境中,青儿遇见你,感觉到你身上有一种好熟悉、好让青儿依恋的气息,青儿心慌意乱,只是当时并不知道,那是什么。”

“回到清溪山,青儿用‘神识绘形’秘术绘制了你的面容。那一刻,青儿惊呆了。觉得你的面容好熟识,好熟识,好像在哪里见过的。随后想起来了,青儿曾经得过很多奇怪的梦,梦中有一个男孩子从远方向青儿走来。这样的梦反复出现,完全雷同,没有一丝改变,让青儿非常奇怪。现在,青儿终于明白了,梦中那男孩子,正是绘像中的你!与你长得一模一样!猛哥,仿佛你突然从青儿的梦里面,走了出来,走到青儿身边来了。”

“那一刻,青儿终于明白了。猛哥,你就是青儿前世的夫君!这一世,我们重逢了。青儿天天担心你,害怕失去你。各门各派的人都在找你。青儿好怕他们抓住你,杀了你。天天为你担心流泪。今日你终于回来了,青儿就放心了。”

“青青!你是说,我们前世就是夫妻!”

王猛闻言,顿时激动不已,不知自己前世何德何能,竟然拥有青青这样的美丽妻子,“青青!既然我们前世就是夫妻,这辈子就再也不要分开了!我们努力修炼,携手飞升仙界!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永生永世,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嗯”

青青轻声应道,“猛哥,你还记不记得,青儿前世对你的誓言?我生为君生,我死为君死!”

知道自己是九世净莲之体后,青青总想找回自己前世的记忆,可怎么也找不回。曾经在睡梦中,她无数次听到一个声音,在对她念叨一句话,让她刻骨铭心,永世难忘。

这句话就是“我生为君生,我死为君死”!

青青觉得,这肯定是她前世最铭心刻骨的话语,现在虽然已经隔世,已经再世为人,那些滚烫的话语仍然会在她睡梦中回想起来。我生为君生,我死为君死!前世的誓言如此,前世的爱情如此,该是多么的轰轰隆隆,多么让人荡气回肠啊!

在她看来,梦中时常出现的陌生男孩,绝对是她前世的夫婿。前世的爱,铭心刻骨。哪怕到了这一世,前世的爱人仍然常常出现在她梦中!

她很庆幸,这辈子还能找回前世的爱人!

“我生为君生,我死为君死!”

王猛喃喃道,“我生为君生,我死为君死!我记不起前世的事情了。但我现在可以发誓,我生为你生,我死为你死!这一辈子,我决不负你,决不让你伤心流泪!”

俩人卿卿我我,柔情蜜意。相拥相抱在一起。

时间飞速流逝。

“咳咳”

小红在门外轻咳了几声,轻声道:“小姐!大少爷有请姑爷过去!”

王猛从激情中清醒过来,对青青道:“青青,为了庆贺你十八岁花诞,我准备了一些礼物。已经交给陈旺了,希望你能喜欢。”

“猛哥,只要是你给青儿的礼物,青儿都喜欢。”

青青螓首微含,道,“猛哥,家人都叫我‘青儿’,以后你也叫我‘青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