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就在王猛与青儿柔情蜜意、相抱相拥的时候。

陈洛云与陈青云俩人面色肃然,端坐在一间密室里面。

陈洛云蹙眉道:“二弟!这王猛是何来历,青儿对他如此倾心!”

陈青云尴尬一笑,回道:“回兄长。王猛入门时,自称是霸州谭家庄人氏,父母双亡。后来才知道,原来他的父母是被谭氏家族的人杀死的,与谭氏家族有仇。三年前,王猛以三系杂灵脉资质,吸纳为本派东峰弟子。四三个月后,二弟偶然发现,他已是开脉一层境界的修为了,颇为嘉许。半年后,二弟又想起王猛,派小塔过去询问,才知他已离山外出了。此后,他便一直在外未归。昨日他回到清溪山,二弟发现,他赫然已是筑元后期境界修为了,也颇惊讶!”

陈洛云点了点头,叹道:“三年前,本派招收三系杂灵脉弟子那次,好像是你们东峰雷祖提出来的罢?看来,三系杂灵脉资质,也不是不能修仙啊!”

“招收三系杂灵脉弟子,确实是雷祖提出来的。”

陈青云摇了摇头,分辨道:“但王猛并不是三系杂灵脉。那次招收的一百名三系杂灵脉弟子,整体上还是远远不如单灵脉弟子的。到目前为止,只有十余人突破开脉一层境界。最杰出三系杂灵脉的弟子田丰,现在仅仅是开脉境第七层的修为,仍然不如同辈单灵脉精英弟子。虑及此点,本派招收三系杂灵脉弟子之议,便自行终止了。雷祖也闭关不出了。下次招收内门弟子,恐怕不会再招收三系杂灵脉弟子了罢。”

陈洛云闻言,面上闪过一丝讶色,惊问道:“王猛不是三系杂灵脉,那他是何脉象?”

也难怪陈洛云会如此惊讶了。

王猛入门三年不到,就已是筑元后期境界修为了。修炼进阶速度惊人。哪怕是同届单灵脉精英弟子,都无法与他相比。王猛既然不是三系杂灵脉,那他的脉象,肯定十分特殊了。侄女青儿是“九世净莲之体”,乃是木灵脉中的特殊体质,其修为进阶的速度,要远远超过普通单灵脉弟子的。

陈青云笑道:“呵呵!可能任谁都想不到,王猛竟是雷系异灵脉!如果不是雷祖提出来招收三系杂灵脉弟子,恐怕王猛要被埋没了!”

陈洛云闻言,捻须微笑,叹道:“别说当时主持招收弟子的人没有发现了。就是现在,为兄仍然没有看出来,王猛竟然是雷系异灵脉!如此看来,他的脉象,隐匿得很深呀!二弟,你是如何知道他是雷系异灵脉的?”

陈青云笑道:“昨日,王猛回到清溪山,就去我洞府向青儿提亲。如果不是他自言是雷系异灵脉,二弟也看不出来的!后来,为了自证其言,王猛当场运起法力,身上浮现出一层凝厚的雷光!还当场释放出一道‘雷剑术’,将一枚中阶防御灵甲击得粉碎。二弟这才知道,原来王猛所言非虚,果然是雷系异灵脉!”

“但就算王猛是雷系异灵脉,以三年不到的时间修炼到筑元后期境界,也非常惊人了!可谓千余年来未有之事!王猛可谓清溪山第一人!今日,罗凌云和谭信秋在王猛手中吃了点小亏,恐怕他们也没有想到,王猛的法力如此凝厚,甚至经远远超过他们俩人了吧!”

陈洛云点了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一脸忧疑未决的样子。

沉吟了片刻,才徐徐叹息道:“以王猛对付谭信秋和罗凌云俩人的实力,恐怕远远不是筑元后期境界修为那般简单了!在为兄看来,王猛应该是结丹境修士,其修为至少已接近结丹中期巅峰境界的样子。即使普通结丹中期境界修士,恐怕都未必是他对手的!”

陈青云闻言,不禁吃了一惊,面色微变!

在贺诞筵宴上,王猛处置罗凌云和谭信秋俩人的手段强悍惊人,完全是轻松碾压的存在。他当时也觉得,王猛的身法诡异,修为高深莫测,不像是筑元后期境界修士的样子。只是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如今听兄长陈洛云说起,他才恍然大悟!

原来,王猛竟然是结丹境高修了!

王猛以筑元后期境界修为出现在清溪山,必然施展了某种诡异的“匿息术”,将其结丹境高修的法力精元气息隐匿了起来。他当时不疑有他,竟然没有察觉出来。可见王猛的“匿息术”极其高明,不是本派道术。如果再将他拥有九阴之水和离火炙的事情联系起来,那就更能说明问题了。

要知道,九阴之水和离火炙,那可是筑元境修士冲击结丹初期境界必备之物!

王猛竟然毫不吝啬,将这两种宝物都献给陈立志。现在看来,他不是不知道这两种宝物对筑元境修士的重要意义,而是他已经突破结丹初期境界,这两种宝物都用不上了。

既然如此,王猛修炼的,必然不是本派功法。

王猛修炼的功法,极为诡异,他没有看出来,也能理解。其兄陈洛云乃是虚神后期境界高修,见多识广,目光敏锐,只要王猛在施展法术时稍稍露出破绽,就被其兄敏锐地察觉到了。

沉吟了片刻,陈青云叹息道:“如此看来,二弟被王猛的雄厚财力震惊,竟没有看出,王猛已是结丹境修士了!罗凌云和谭信秋俩人,虽是筑元后期大圆满境界修为,在王猛手中,犹如小儿一般,被他随意捏拿,无法反抗。原来王猛隐匿了修为,竟然已是结丹中期境界修为了?”

陈洛云神色沉吟,摇了摇头,半响才道:“要在为兄面前隐匿修为,谈何容易!除非他的‘匿息术’高明到无法想象的地步!但就王猛的年龄而言,要进阶到结丹中期境界,也不可能!为兄当时也有此疑虑。神识扫视王猛,发现他一身法力凝炼之极!以为兄的神识,竟然无法渗入进去。后来王猛运起法力,将谭信秋掷出百丈之外时,为兄的神识终于渗透进去了,发现王猛肉身之强悍,已远超虚神境高修了!王猛肉身力量如此强大,谭信秋怎会是他的对手!”

陈青云闻言,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他也以神识扫视过王猛,感应到王猛弥散出来的法力精元气息,确实是筑元后期境界无疑,就没有进一步探究。并且以此判断,王猛就是筑元后期境界修为。当时他不疑有他,自然不会强行侵入王猛体内了。兄长陈洛云到底是虚神后期境界的高修,眼光的确不同,竟然发现王猛肉身力量如此强大!

陈洛云见陈青云颇为吃惊的样子,淡然一笑,道:“二弟无须惊疑!王猛的确是不世出的修炼奇才。未来的修炼前途,不可限量!但他既然对青儿情有独钟,自然不会对我陈氏家族在清溪山的地位,构成挑战,或者有何危害。”

“为兄只是想了解一下,青儿是否真的对他一见倾心了。如果青儿钟情王猛的话,为兄倒觉得,将王猛招为上门女婿,对我陈氏家族未来发展,还是大有助益的!不排除王猛将来有成为化真境大修士的可能!如果果真如此的话,我陈氏家族,必将在紫云大陆雄起矣!”

听到陈洛云这个说法,陈青云触动心机,吃惊不小!

王猛少少年纪,就已是结丹境高修了,未来的修炼成就不可限量!将他招为上门女婿,对整个陈氏家族未来发展,都是大有助益的!

如果果真如此,他们家族也算捡到宝了!

陈青云激动地道:“如果将王猛与罗凌云、谭信秋和欧阳淑玉几人比较的话。谭信秋和罗凌云俩人,不管人品气度,还是修为见识,都不如王猛远矣!无法匹配青儿!欧阳淑玉未战先怯,心性欠佳,也不是顶尖修士之姿!综合考虑,王猛要略胜一筹。二弟所虑者,王猛父母死于谭氏家族之手,谭氏家族对王猛敌意颇深。如果将王猛招为上门女婿,会不会导致谭氏家族对我陈氏家族不满,暗怀敌意?”

陈洛云摆了摆手,不以为然地冷笑道:“谭氏家族对王猛怀有敌意,那不是王猛的错。谭氏家族杀死王猛父母在前。如果还对王猛有敌意,那是要斩草除根啊!道义上说不过去。如果我们家族将王猛招为上门女婿,谭氏家族仍然固执己见,敌视我陈氏家族的话,我陈氏家族也不是好欺侮的!”

陈洛云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并不偶然。

自从接到其三伯的飞剑传书,他就开始留意神剑门的欧阳淑玉了。欧阳淑玉温文儒雅,彬彬有礼,让他对欧阳淑玉的感官甚好,有心要撮合他与青儿俩人的婚事的。但欧阳淑玉迫于王猛的声威,竟然未战先怯,还没有提亲就告退了,令陈洛云颇为尴尬,心中不喜。

反倒是王猛矢志不渝,不畏强敌,让陈洛云颇为满意。

在陈洛云看来,修仙与追求女人一样,必须矢志不渝,孜孜以求,才有可能获得别人无法企及的成就。如果仅仅依赖家族势力,没有拼死一搏的决心,修炼成就就很有限了。

在陈洛云眼里,王猛与欧阳淑玉高下立判,他更看好王猛。

现在他说出这样的话来,就收告诉陈青云,如果青儿也对王猛倾心的话,他是同意王猛的提亲的。

陈青云闻言,心中释然了。

要知道,他兄陈洛云乃是陈氏家族嫡长子,又是陈氏家族家主,代表了整个陈氏家族。如果陈洛云同意将青儿许配给王猛的话,哪怕是他,都不好多加反对的。

陈青云道:“青儿与王猛,原本不是同一阶层的人,素无往来。当然也不可能有往来。秘境试炼后,青儿忽然就对王猛大感兴趣了,在东峰复制了王猛留在宗门的身份玉简存档。以‘神识绘像’秘术绘制了王猛的绘像,还不时对着王猛的绘像流泪。知女莫如父。二弟知道,青儿已经看上王猛了。估计在秘境中,青儿与王猛在一起的时日不短,俩人日久生情了。唉!二弟也没有想到,青儿美貌之名甲于天下,竟然会看上默默无闻的王猛!这大概是命数使然吧!”

“原来如此。看来他们的确是在秘境中认识的了。二年前,王猛应该还是开脉境低阶弟子吧。按照二弟的说法,应该不会超过开脉境二三层,不知是如何进入秘境的?”

陈洛云问道。

“这个……二弟也不知。二弟问过青儿,青儿什么都不说。问急了,就哭泣不已。二弟也无可奈何的。唉!年轻人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处理吧!二弟并不想多加干涉的。”

陈洛云点了点头,笑道:“既然青儿也对王猛倾心,那就好办了!为兄会将王猛的情况,以及他与谭氏家族结怨的情况,全部如实禀报给父亲大人和三伯父知道的。是否同意招聘王猛为我陈氏家族上门女婿,还是需要他们俩位长辈决定的。在为兄看来,两位长辈并不会为难王猛的。也就是说,如果青儿真的喜欢王猛,而二弟夫妇也满意王猛,家族这方面也同意的话,两位长辈应该不会反对的。毕竟他们也对青儿疼爱有加的!”

“既然如此。我们家族就要可以王猛当作族人看待了。都是自己人。能照顾的,多加照顾。王猛在清溪山的洞府,应该还是开脉境级别的洞府。二弟可以将其调换为结丹境洞府。二弟,你现在是东峰内务堂副堂主了,这点小事情,应该还是能办到的吧!”

陈青云道:“应该没有问题。二弟会给他安排最好的结丹境洞府的。这点权利。二弟还是有的。请兄长放心!”

“另外,鉴于王猛身上宝物甚多。为兄怀疑,秘境试炼中出现的那个奇人,可能也与王猛有关。如果王猛身上的灵草灵药不方便处置,就让青儿暗示他,就在翠微山中交公吧!应得的功勋积分,会如实记载在他名下的。”

“兄长,你是怀疑……”

陈青云闻言,大吃一惊,面色大变起来。

陈青云是何等人物,他哪能还不明白,陈洛云说的那个奇人,就是王猛?王猛肉身力量强大无比,传说中的三阶冰雪朱蛤王妖兽,就是被王猛掳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