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119章 谭氏家族的条件

“不是怀疑。而是基本上可以肯定!”

陈洛云双目炯炯有神,以不容置疑的口气,断然道,“为何你问青儿秘境试炼中的情况。青儿只字不提,只是哭泣?没别的原因!青儿是怕万一露了口风,会危害到王猛的性命而已!以王猛的肉身力量,哪怕是开脉境弟子,都可以制服二、三阶妖兽,大杀四方!青儿在秘境中爱上王猛,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原来如此!”

陈青云心中一凛,微微叹息道。

兄长不愧是清溪派独当一面的高职高管人员,思维严谨,逻辑严密,反应敏锐,洞察力惊人,令陈青云钦佩不已。他当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但如果不是陈洛云提醒的话,他还没有反应过来。

陈青云面露微笑,叹道,“看来,青儿不但眼光独到,还很有头脑的啊!青儿只字不提秘境试炼中的事情,别人不知就里,自然不会怀疑她与那奇人有何关系,也就不会牵连到王猛头上了。呵呵!兄长若不是见了王猛制服谭信秋的手段,又知道王猛三年前还是开脉境弟子,恐怕也不会想到,那个奇人,就是王猛吧?”

陈洛云点了点头,捻须微笑,道:“确实如此。但从此以后,我们还是守口如瓶吧!哪怕是至亲,都不许再提及此事了。”

陈青云忙道:“二弟遵照兄长吩咐,决不对任何人提及此事!兄长吩咐为王猛调换洞府之事,二弟马上照办!”

陈洛云满意地点了点头,又道:“今日晚上,就安排王猛在后山别院中歇息吧!虽说我们有意招王猛为婿了。但在未征得两位长辈同意之前,不可宣扬出去。王猛现在还是外人。如果安排他在家族大院中歇息,恐怕有损青儿的清誉的。此事,就让立志去办吧!”

落月城。

四海大客栈。

一间豪华套房内。

铩羽而归的罗凌云满面戾气,大马金刀的坐在一名五旬老者对面。

那五旬老者随手打出一个法术护罩,将俩人笼罩在护罩内。如果王猛在这里的话,一定能够认出来,这个五旬老者,正是与他争夺朱果失败的郭姓虚神境高修!

郭姓老者见罗凌云神情沮丧,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开口问道:“贤侄!今日去翠微山向陈青青提亲之事,进展如何?”

罗凌云闻言,脸上怒色毕现,破口大骂道:“叵耐王猛那厮,太无礼,没有教养!本少贺诞礼物被他比下去不说,人也被他欺侮得够呛!下次若再见到此人,本少誓必杀之!”

郭姓老者诧异道:“王猛是何人,他的贺诞礼物,竟然比贤侄的夜明珠还昂贵吗?”

罗凌云怒气未息,恨恨道:“王猛那厮,只是清溪派普通弟子!本少一不小心,遭他暗算。被他抓起来,扔在水塘里面去了。本少无颜呆在翠微山,只好铩羽而归了。我草他奶奶的!”

郭姓老者见多识广,知道翠微山山主陈洛云性情平和,以礼待人,不会仗势欺人。罗凌云被王猛欺侮,其中必有缘故。便问道:“怎会这样?那王猛究竟是何修为,竟能将贤侄抓住,扔进水塘里面?”

罗凌云便将筵席中发生的情况,简单叙说了一遍,又气恼地道:“都怪谭信秋那个该死的蠢猪!毫无自知之明!如果不是他跟王猛打赌,想借机欺凌王猛的话,本少怎会受此奇耻大辱!”

郭姓老者捻须微笑,道:“原来是他!王猛此人,本座也见过的。昨日落月城坊市拍卖大会上,此人以一亿一千万灵石拍下了一枚东海夜明珠,还以一亿八千万灵石拍下四枚朱果,八千万灵石拍下一件金丝羽衣,手段豪阔,财力惊人。此子有备而来,贤侄与他比拼礼物,如何比得他过?吃了大亏,也在情理之中!”

也不要说罗凌云了,就是郭姓老者自己,在王猛惊人的财力面前,都自愧不如,铩羽而归。从罗凌云叙说的事情经过中,郭姓老者看出王猛有胆有识,城府颇深,似乎故意在扮猪吃虎,借机打罗凌云和谭信秋俩人的脸。罗凌云败在王猛手中,完全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他早就料到是这个结果,已在执行第二方案了。

罗凌云闻言,惊讶得瞪大了一双小眼珠子,诧异道:“郭师祖!你敢肯定,王猛那厮花了三亿多灵石,拍下那三件礼物了?他怎会有如此多灵石!”

说完此语,罗凌云目中露出贪婪的光芒,羡慕道:“要是对他杀人夺宝,我们岂不发大财了!”

郭姓老者摇了摇头,淡淡道:“他是否有如此多灵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老夫与贤侄此行,并未完成令祖交予我们的使命。令祖的意思,其实也是宗门的意思。不知贤侄想过没有,如何完成使命?”

罗凌云摇了摇头,气恼地道:“我们北冥派与他们清溪派,本来就有隔阂。本少又在翠微山出了大丑。要想在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谈何容易!不过,郭师祖也无须担心!本少回去后,自会向祖父大人禀明情况,一切罪责都由本少承担,不会让郭师祖代本少受罚的!”

“非也!非也!”

郭姓老者摇了摇手,断然否决罗凌云,道,“临行前,令祖曾向郭某面授机宜。万一我们在翠微山提亲失败,就去霸州巨狼岭的谭氏家族提亲。今日老夫从巨狼岭回来,就是要告诉贤侄,去巨狼岭提亲,根本不会失败!只要答应谭氏家族提出的一个简单条件,就行了。如果办成此事,本座便完成令祖交予的使命。不但不会受罚,反而有大功于宗门的!”

“不知是何条件?”

罗凌云连忙问道。

“谭氏家族的人说,如果我们能在三个月内取下王猛首级,提着王猛的首级向他们提亲,他们便一口答应,绝无二话。三个月内取下王猛首级,应该不难。只要耐心等待时机,就行了。”

郭姓老者道,“看样子,谭氏家族对王猛的仇怨很深,必欲杀之而后快啊。如果本座亲手出手,区区王猛,何足道哉!只要贤侄同意向谭氏家族的嫡女谭延玉提亲就行了”

罗凌云闻言,目中闪过一丝渴望,急忙道:“郭师祖!你是不是见过那个叫谭延玉的谭氏家族小姐,芳龄几许,容貌如何,是不是配得上本少?”

郭姓老者见此,轻轻叹了口气,故意沉吟不语。

罗凌云更急了,连忙催促道:“郭师祖!你快说说嘛,本少都急不可待了!”

郭姓老者大有深意的看了罗凌云一眼,语气平缓地道:“贤侄!我辈修仙者,当以宗门交予的重任为己任。谭延玉芳龄几许,容貌如何,并不是重点。能过得去,就行了。再说,你也是有过妻妾的人了,偶尔娶一个容貌普通的女子,也无不可。想开点吧,就当在为宗门做贡献了!”

罗凌云闻言,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他要提亲的对象谭延玉,长相极为普通,年龄偏大,不是理想中的窈窕淑女。

罗凌云不禁泄了气,变得无精打采起来。

郭姓老者见此,劝慰罗凌云道:“贤侄!俗话说,娶妻当娶贤,不贤毁三代。女人嘛,不过传宗接代工具而已!何必计较其容貌!贤侄年龄尚少,当以宗门大事为先。既然令祖如此安排了,我们就按令祖的意思办吧!明日,本座便陪你去巨狼山一趟,当面敲定此事,你看如何?”

“唉!”

罗凌云重重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道,“想不到我堂堂罗凌云大少爷,为了给宗门办事,竟然还要牺牲色相!我草!倒霉透顶了!”

翠微山。

陈氏家族大院大堂。

见王猛大步向大堂上走来,陈立志连忙迎上去,拱手笑道:“王师弟!师兄没有想到,师弟修为深不可测,竟能徒手制服筑元后期大圆满境界的谭信秋和罗凌云!佩服!佩服!”

王猛拱手回礼,笑道:“雕虫小技,何足挂齿!不知师兄叫在下过来,所为何事?”

陈立志道:“难道师弟不觉得,现在天色已晚,需要歇息了吗?本师兄奉家主大人之命,领师弟去后山别院歇息。师弟,我们这就过去吧!”

王猛愕然道:“在下刚从青儿房中出来,尚未与她告别呢!可否容在下与青儿作别后再走?”

听到王猛称青青为“青儿”,陈立志蹙了蹙眉头,知道这俩人关系恐怕不简单了,冷笑道:“师弟!你在舍妹闺房中,一呆就是大半天,难道该说的话,现在还没有说完吗?”

王猛面色微红,嘿嘿笑道:“在下与令妹一别二年,自然有很多话要说的。”

陈立志皱了皱眉头,不悦道:“那就明天再说吧。你既进了陈氏家族大院,还怕没有时间和青儿在一起吗?”

王猛恋恋不舍,不忍离去。

陈立志见此,不耐烦地道:“行了!舍妹那里,本师兄自会对她说的。师弟远来是客,还是按照家主大人的吩咐办吧!”

王猛面色一宭,只好答应道:“行,那就按师兄说的办吧!”

陈氏家族的后山别院,在翠微山半山腰,离山顶的陈氏家族大院大约有七八里路远近。

后山别院是一座二进大院。

时近黄昏,院中寂静无人。

两道遁光飞射而至,落在后山别院大门前。

遁光散去,露出陈立志和王猛俩人的身影。

陈立志将王猛领到二进内院的客房,对王猛道:“王师弟!此处后山别院,是家族预备给家族贵客歇息的。客房中有灵气供应,条件也不错。如果想打坐修炼,也可以的。凌晨时分,如果听见外面有何动静,不要大惊小怪就行了。”

王猛诧异道:“师兄如何知道,凌晨时分会有动静?”

陈立志叹息道:“此事说来话长。不说也罢。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吧!”

王猛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师兄先回去歇息吧。辛苦了!”

陈立志点了点头,不再废话的化为一道白虹向外飞去,很快消失在茫茫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