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青青说,太爷爷是她曾祖父的四弟,她的“四太叔爷爷”,尊称“太爷爷”。

三百多年前,发源于西州一带的修仙小门派五圣教异军突起,迅速席卷了紫云大陆,成为紫云大陆最强大的修仙门派。五圣教教主万毒老祖功法奇诡,法力通神。五圣教称霸紫云大陆后,性情大变,竟大肆劫掠起来。修仙者不是投入五圣教麾下,就是被他们屠杀了。

很多修仙门派在一夜之间,被连根拔除,鸡犬不留。

一时生灵涂炭,死者数以千万计。

修仙界惊恐不安,人人自危。为了自保,当时较大的修仙门派玉真门、神剑门、清溪派等大小门派牵头组建“正道盟”,联手对抗五圣教。

那时,太爷爷是清溪派长老会长老,化真境高修。

一天,清溪派突然遭到五圣教偷袭。太爷爷奉命阻击对方三名化真境高修,掩护本派弟子突围。太爷爷大发神威,斩杀对方一名化真境高修,自己重伤被擒,被种下了一种叫“煞魂丝”的黑煞魔毒,胁迫他加入五圣教。

传说“煞魂丝”是一种很奇诡的魔毒,里面蕴含五种奇毒和黑煞魔气。一旦中了“煞魂丝”魔毒,每月发作一次。中毒者饱受身体器官被摧残、元阳被侵夺之苦,痛不欲生,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样一来,中毒者的小命,就掌握在了种毒者手中了,只能唯命是从,不敢反抗。蕴含五毒的黑煞魔气会通过灵脉和血管,渗透全身。时间一长,煞魂丝侵入识海,那就更麻烦了,连识海都要被涅化的。

青青说,太爷爷是铮铮硬汉,宁愿承受魔毒发作之苦,决不向五圣教投降。数年后,在东方大陆化真境大修士禳助下,正道盟殄灭了五圣教,太爷爷被救回清溪山。由于万毒老祖被灭杀,太爷爷体内的“煞魂丝”魔毒,就再也无法解除了!

每月月半之夜,凌晨时分,是月份中阴气最重的时候,煞魂丝会按时发作。太爷爷头痛欲裂,五内如焚,被折磨得发疯发狂,恨不得一头撞死在翠微山上。

似乎只有这样,才可以减轻肉身遭受的折磨之苦。

这便是王猛在凌晨时分听到动静的原因。

殄灭五圣教后,清溪派论功行赏,太爷爷不但有大功,还受魔毒折磨之苦,清溪派便将本派名下四座小灵山之一的翠微山,授予太爷爷所在的陈州陈氏家族执掌,算是对太爷爷的褒奖。

所以说,陈州陈氏家族能够掌控翠微山,完全是太爷爷的功劳!

想起太爷爷遭受的非人折磨,青青感同身受,轻轻啜泣起来,泪水扑簌簌掉落。王猛大为心痛,连忙安慰道:“青儿!别难过了,我们一起去看看太爷爷吧!或许能想到办法,解除太爷爷身上的魔毒的!”

在王猛看来,不管是煞魂丝,还是黑煞魔气,都是至阴之气,本质上是一种阴元力。雷系法术可以镇压阴元力,只是无法将它拔除。但他不忍心看着青青悲哭落泪,脑袋一热,就说出上面的话来了。

不过他也不敢将话说得太满,只说“或许能够想到办法”。

“啊”

青青抬起泪光盈盈双眸,有如梨花带雨,艳光四射,动人心魂。王猛惊悸的目光凝望青青娇美如花的玉面,顿时被惊艳得惊心动魄起来,如醉似痴,不能自已。

唉!哪怕在悲伤的时候,青青之美,都让王猛无法消受!

目光触及之下,让他有种魂飞天外的惊悚感觉。

青青惊喜道,“猛哥,你真能想到办法!”

“青青!我不敢保证一定能解除煞魂丝。我修炼雷系法术,可以镇压黑煞魔气。此外,我有冰血朱蛤丹,可以解除一切奇毒异毒!如果太爷爷身中的煞魂丝带有毒物的话,我多少可以帮点忙的!”

金刚般若神功自行运转,顿时灵台清明起来。

王猛爱怜地伸出手,轻轻抹去青青花瓣般的玉面上的泪痕,痛惜道:“青儿!秘境试炼的时候,多亏你给了我一枚秘境地图。有了它,我才找到那只三阶冰雪朱蛤王妖兽,夺得冰血朱蛤丹的。如果没有你,就没有我的今天!我愿意与你同生共死,福祸相依!太爷爷身中煞魂丝魔毒,想必可以用冰血朱蛤丹和雷系法术拔除的。只是还没有想到具体办法,要先了解一下具体情况,才能确定如何拔除煞魂丝的。”

在王猛看来,雷系法术可以镇压阴元力,应该也可以镇压黑煞魔气和煞魂丝。将煞魂丝镇住后,再想办法将它拔除出来。如果这种办法不能成功,他还有第二个办法,就是修炼至阴秘术,以至阴秘术将煞魂丝吸纳出来,或者将它吸纳炼化干净。至于煞魂丝中蕴含的毒物,可以以冰血朱蛤丹解除的。

现在他还没有十足把握,只能先查探一下,再说了。

“冰血朱蛤丹”这个名字入耳,青青面色恍然,顿时想起来了。

当时坊间盛传,秘境中的冰雪朱蛤王妖兽,被一名戾气少年掳走了。她知道那戾气少年就是王猛。她也听人说起过,冰血朱蛤丹是一种很神奇的宝物,可以解除一切奇毒异毒!

青青不禁又惊又喜起来,欢喜地道:“猛哥!你有冰血朱蛤丹,真是太好了!太爷爷有救了!”

王猛凝望美艳不可方物的青青,欣赏她美如花开般的绝世容颜,心神俱醉,但仍清醒地道:“青儿!切不可让外人知道此事!万一被人知道了,你猛哥就成了修仙界公敌了。其实究竟能不能拔除魔毒,我还不敢肯定。只能尽力而为吧!”

青青冰雪聪明,闻言,顿时醒悟过来。

此时离秘境试炼结束,不过才两年多时间,北冥派和神剑门等门派还在追查“戾气少年”,万一猛哥的秘密被泄露出去了,那就危险了。哪怕他们陈氏家族在清溪派势力很大,影响也很大,都无法保住猛哥的性命的。

那猛哥就完蛋了。

青青依偎到王猛怀中,轻轻道:“嗯。青儿知道了。”

王猛笑道:“青儿,你带我去见太爷爷吧!”

青青担忧地道:“猛哥。太爷爷中了魔毒,洞府中全是阴寒气息,冰寒异常。青儿穿上雷灵甲内衣,才敢去见太爷爷的。你不怕被阴气夺走元阳吗?”

“不怕!”

王猛笑道:“青儿,你别忘了,你猛哥可是雷系异灵脉!有雷灵力护体,哪怕洞府中全是至阴之气,都拿我没有办法的!”

“嗯”

青青点了点头,忧虑地道:“猛哥,太爷爷真的很不容易。太爷爷知道他身中魔毒,发作的时候控制不住自己,主动要求将他封禁在一座洞府里面。外人要见到太爷爷,必须得到伯父大人或者父亲大人的同意,才行的。猛哥,你愿意去见父亲大人吗?”

“去见未来的岳父大人,当然愿意!”

王猛豪气干云地应了一句,但随即又想到了什么,为难地道,“可是,我没有去见太爷爷的理由,不知如何向你父亲大人开口呀。如果直接说给太爷爷解除魔毒,万一办不到,会不会给你父亲大人和族中长辈留下信口开河的不良印象呢?万一如此,那就很不好办了。”

王猛哪能不知道,陈氏家族是修仙大家族,族中有决定权的长辈本来就不看好他,如果再有这样的不良印象,他想迎娶青青,那就更难办了。

“猛哥,你知道吗,可能父亲大人和伯父大人都猜到了,你就是秘境试炼中,那位掳走冰雪朱蛤王妖兽的奇人呢!”

青青微笑道,“猛哥,你不要担心。就算伯父大人和父亲大人都猜到了,也不会对你如何的。他们都知道,青儿此生,非你不嫁,不会让青儿终生痛苦的。何况他们都心地善良,也很喜欢你,很看重你。就是冰血朱蛤丹的事,他们都极力为你掩饰呢!”

王猛惊讶道:“伯父大人和岳父大人,都知道我是掳走冰雪朱蛤王妖兽的那人吗?他们怎么会知道呢?”

青青道:“是父亲大人对青儿说的。父亲大人说,昨天伯父大人见你轻松击败谭延春和罗凌云,发现你肉身力量之强,堪比虚神境高修了。如果秘境中有人掳走冰雪朱蛤王妖兽的话,那肯定是猛哥你了。”

王猛心中一凛,顿时作声不得。

他这才知道,原来他与谭延春和罗凌云俩人争斗时,不小心露出破绽了。尤其是最后,他徒手抓住谭延春和罗凌云,将他们摔出百丈之外,他炼体的秘密,恐怕被修为深不可测的翠微山山主陈洛云敏锐地察觉出来了。

尽管他的敛息术很高明,正常情况下,虚神境高修是看不出破绽来的。但在施展法力的时候,他一身强大的结丹境气息和炼体修为,还是掩饰不住的。

意识到此点,王猛不觉胆寒起来,道:“不知伯父和岳父大人,会不会将此消息泄露出去?万一泄露出去的话,青儿,你猛哥我,那就完蛋了!”

成为清溪派内门弟子后,王猛经历复杂,很多杀人夺宝的事情,就发生在他眼皮子底下。修仙者互相算计,尔虞我诈,无所不用其极。现在他的秘密被陈洛云和陈青云俩人发觉了,不知会不会招来厄运。不过,为了青青,哪怕遭遇厄运,他也至死不悔。

为了青青,他可以豁出去一切!

但他相信,陈洛云和陈青云俩人性情温和,以礼待人。他们既然能够教育出陈立志和青青这样的清白后代,人品不会差的,不会对他杀人夺宝的。否则,他就不能安然呆在翠微山了。陈洛云和陈青云明知青青誓死嫁给他的,他就是他们的佳婿,应该不会对他打什么歪主意吧!

他相信青青,哪怕青青让他去死,他也愿意,绝不皱一下眉头!

“猛哥,请你相信青儿,伯父和父亲大人,都是极其小心谨慎的人,不会泄露你的隐秘的。”

青青安慰王猛道,“伯父和父亲大人都说了,猛哥你年轻有为,未来的修炼前途不可限量。他们都很看好你,对你非常满意,愿意接纳你为青儿的夫婿的。只是他们也做不得主,必须先征得祖父大人和三伯公的同意才行的。猛哥,你不需担忧,难道他们两位德高望重的长辈,还会谋害你不成。如果他们敢这样,青儿宁愿死在他们面前!”

“昨天晚上,父亲大人对青儿说起你,并未点名你就是掳走冰雪朱蛤王妖兽的那人。只是大有深意地交代青儿说,如果你身上有不方便处置的灵草灵药的话,可以在翠微山交公,不须回清溪山的。翠微山内务堂负责纪录功勋积分的当值弟子,是伯父大人的嫡亲孙子陈思嘉。伯父大人已经跟他打过招呼了,要他对交公之事守口如瓶,不得对任何人提起。去翠微山内务堂缴纳灵草,他会秘密处置,不会被人发现端倪的。另外,翠微山内务堂纪录的功勋积分,一样可以在清溪山使用的。”

“原来如此!”

王猛轻轻吁了一口气,笑道:“青儿,你刚才说,伯父大人和岳父大人,都愿意接纳我为你夫婿了吗?”

“嗯”

青青皎洁玉面微微一红,低垂螓首,呐呐道,“不过,他们现在还不能将此事告诉你,也不能对外公布。他们要向祖父大人和三伯公禀报,获得他们同意了,才可以对外公布的。”

王猛闻言大喜,急忙道:“那祖父大人和三伯公会不会同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