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青青按了一下洞府门铃,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年开启洞府,见门外站着陈青青和王猛二人,连忙躬身行礼,道:“愚侄思庆,见过姑姑大人!见过王前辈!”

昨天的花诞筵席上,陈思庆见过王猛,对王猛印象很深,此时一见便认出来了。

王猛只比他大二三岁,便有筑元后期境界修为了。王猛轻松制服筑元后期大圆满境界的谭延春和罗凌云的一幕,他是亲眼目睹的,让只有筑元一层境界的他敬畏万分。行礼完毕,陈思庆便想与王猛套近乎,微笑招呼道:“王前辈!您法力无边,修为深不可测,在下钦佩万分!王前辈亲临洞府,也是来看高祖大人的吗?”

王猛笑道:“正是。在下陪青青师妹来看望太爷爷,不知是否方便。”

“方便,方便!”

陈思庆忙回答道。

在昨天的筵席上,陈思庆就看出来了,王前辈是来向青青姑姑提亲的。陈思庆对王前辈的人品修为极为钦佩,又见青青姑姑站在王前辈身边,与王前辈的身位距离极近,对王前辈颇为亲近的样子,倒也觉得他们俩人极为般配,心里早将王前辈当作未来的姑父大人看待了,对王前辈保持着应有的尊敬。

陈青青吩咐道:“思庆,带姑姑和王前辈去看看太爷爷。”

陈思庆忙回道:“是。”

三人进入洞府,来到修炼室。

修炼室中央,摆放着一张纯阳玉炼制的卧榻,散发出温热气息。

一个毛发如雪的枯瘦老者,静静躺在卧榻上。

此老面色乌青,骨瘦如柴,深凹的双目微闭,气息衰微之极。此时虽是正午,洞府中仍然弥漫着一股阴寒瘆人的阴森气息,让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青青和陈思庆没有不寒而栗的感觉,大概是身穿雷灵甲的缘故。

王猛身具雷灵脉,同样也没有这样的感觉。

青青走到老者跟前,躬身行礼,道:“重孙女青青,见过太爷爷!”

王猛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跟在青青身边,躬身行礼。

那老者形容枯槁,脸上的肌肤苍老干瘪得如同枯死了的树皮,慢慢睁开了黯淡无神的双目,浑浊昏花的老眼微微看了陈青青三人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陈青青躬身道:“启禀太爷爷。我派东峰弟子王猛,一向有治疗异毒之能。青儿想请他给太爷爷把把脉,诊断一下,看能不能祛除魔毒。不知太爷爷可同意吗?”

老者沉吟片刻,点了点头,有气无力地道:“青儿,难得你一番孝心。太爷爷中的不是普通灵毒,而是蕴含五毒的黑煞魔毒。曾经有很多丹道大家、化真境高修,都给太爷爷诊治过的。他们都无法拔除黑煞魔毒。王猛既有这份心意,那就让他看看吧。”

太爷爷这番话,王猛当然听得明白,知道太爷爷是什么意思。

曾经有很多的丹道大家、化真境高修,都给太爷爷诊治过魔毒。以他们的崇高修为和丹道水准,都无法解除黑煞魔毒。王猛年纪轻轻,不管是修为见识,还说丹道水准,都无法与他们相提并论,自然也不可能拔除魔毒了。

尽管太爷爷知道王猛没有拔除魔毒的能力,却并没有在意。既然王猛是来看他的,想诊断他身中魔毒的脉象情况,那就让他看看,诊断诊断,他并不损失什么。王猛能有这份心意,他还是很喜欢的。

陈青青转过身,对王猛道:“师兄。既然太爷爷同意了,那你就给太爷爷看看吧。”

陈思庆见此,生怕王猛不了解情况,连忙轻声向王猛介绍道:“王前辈!高祖大人中的是一种叫‘煞魂丝’的黑煞阴毒。现在煞魂丝已经盘踞在高祖大人识海里了。正午阳气大盛,高祖大人还能安然无事。每月月半之夜,凌晨时分,阴气浓重,高祖大人识海中的黑煞阴毒就会发作。高祖大人痛苦万状,比死还难受!如果能拔除高祖大人身上的魔毒,王前辈,你就是我们陈氏家族的大恩人啊!”

王猛面容肃然,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走到老者身边,煞有介事的伸出两指,轻轻按在老者的脉搏上。

片刻后,王猛脸上,露出凝重的神色,好像有何发现的样子。

陈思庆原本就对王某钦佩万分,见此,不觉肃然起敬,对王猛的钦佩之情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起来。

陈思庆知道,太爷爷不但中了黑煞魔毒,魔毒中还附带有好几种性质不同的巨毒。王前辈突然面色微变,表情凝重,显然是发现了这种不容乐观的可怖情况,大感棘手了。不过这不奇怪。王前辈能感觉到棘手,说明王前辈的修为见识不凡,已经远超普通修仙者,足可与化真境高修和丹道大家相提并论了。化真境高修和丹道大家都无法拔除的黑煞魔毒,王前辈感到棘手,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要是王前辈不感到棘手,反而大大咧咧、满不在乎的要给高祖大人拔除魔毒,那才是虫子钻进花生壳――冒充高人(仁)了。俗话说,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王前辈搭了一下脉,就知道黑煞魔毒的恐怖之处,果然厉害!

其实,王猛倒没有陈思庆想象的那么厉害。

在黑水峪遗址中,王猛见识过金利来手下的五毒毒虫,知道太爷爷体内性质不同的几种灵毒,是巨毒无比的天蛛、异蛇、毒蝎等几种毒虫的灵毒。这些毒物遍布太爷爷全身。太爷爷全仗一身法力雄厚无比,才勉强抵抗住,不致毒发身亡。太爷爷识海里面,盘踞了一丝诡异的阴元力,牢牢嵌入在识海里面。

王猛猜测,那丝阴元力,就是青青口中的“煞魂丝”了!

毫无疑问,煞魂丝炼化有五毒在内,是太爷爷全身灵毒的真正来源!

体内冰血朱蛤丹极其敏锐,迅速发现老者全身的巨毒和识海创伤,释放出一轮一轮的冰寒。

老者全身巨毒瞬间就被化解了。

识海的创伤,瞬间被治愈。

王猛及其小心谨慎,全力控制冰血朱蛤丹,不去化解煞魂丝中的五毒。

他见识过五毒教的傀儡蛊虫之毒,知道一旦贸然给“煞魂丝”解毒,可能会遭到煞魂丝的反噬。现在还不知道煞魂丝是如何反噬的,不敢轻易解毒。万一太爷爷识海被煞魂丝反噬,那太爷爷就必死无疑了,这种“好心办了坏事”的事情,王猛是极力避免的。

王猛发现,承受了几百年的魔毒之苦,太爷爷全身灵脉都有所涅化,识海几乎全部被涅化了。识海没有被涅化的部分,只有指甲那么大的一团,中间还盘踞着一缕可疑的阴元力——煞魂丝。

看得出,所谓煞魂丝,应该是一道魔力精元。这缕魔力精元与阴元力极为相似,毫无二致。或者说,魔力精元是阴元力的一个变种,本质上还没有脱离阴元力的范畴。他的雷系修为相对太过弱小了,根本无法撼动煞魂丝分毫。

见到此幕,王猛的面色,阴晴不定起来。

看样子,要想祛除魔毒,只有修炼至阴秘术了。

以王猛的理解,至阴秘术可以吸纳阴元力,应该也可以吸纳魔力精元。冰血朱蛤丹可以治愈识海的创伤,化解一切奇毒,却无法拔除魔力精元。

吕斌修炼的黑煞秘术“夺魂神光”,可以吸纳阴元力为己用。按照此理,老者识海内的魔力精元,也可以被黑煞秘术吸纳出来的。只要将识海内的魔力精元吸纳出来,老者身中的魔毒,就可以拔除了。然后以寒冰雪莲和洗神真露治疗识海创伤,拓展识海,老者就能恢复如常了。

王猛暗忖,既然吕斌和熊其五能够修炼黑煞秘术,他一样能够修炼!

他的储物戒指中,保留有吕斌、熊其五和沉余黑三人的各种功法秘籍,如果他潜心修炼的话,必定有所成就。到时候便能将识海中的黑煞魔气,全部吸纳出来了。

陈青青见此,以神识转音询问道:“猛哥!太爷爷之毒,可以解除吗?”

王猛将老者的手放下,沉吟了片刻,才道:“黑煞魔毒不是普通的灵毒,是一股浩瀚无比的阴元力。我雷力修为不足,无法将它镇压住,更别说拔除出来了。不过,我还有其他办法。在西州历炼的时候,我曾得到过一部可以克制黑煞魔功的秘术。想将它们研习一番。只是需要一段时间。谙熟克制秘术后,相信能解除太爷爷身上的魔毒的。”

说完此语,王猛问老者道:“太爷爷,我想修习一门秘术后,再尝试给您拔除魔毒,不知可好?”

老者被黑煞魔毒折磨了几百年,经历的折磨超出了人类的极限,闻言道:“孩子,那你就试试吧!只要有祛除魔毒的可能,老朽宁死也要试一试的。”

从洞府出来,青青回陈氏家族大院。

王猛则回到后山洞府。

在修炼室中打坐下来。

王猛将吕斌、熊其五和沉余黑储物戒指中的各种玉简释放出来,将它们一枚枚贴在额头上,仔细浏览。浏览了三四十枚玉简后,王猛从中选出五枚与黑煞秘术有关的功法玉简,细细浏览。

其中两枚功法玉简,是修炼“夺魂神光”神通的玉简,估计是吕斌和熊其五俩人的。

还有一枚功法玉简,是一部上古典籍,记载前人的脉象研究心得。其中一篇“脉论”的研究心得,别开生面,另辟蹊径,令王猛大开眼界,深受启发!

“脉论”开门见山地说,昔混沌未分、乾坤未判时,无极生有极,天地阴阳分。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宇宙万物,无不分阴阳、五行焉。故有阴阳元力与五行灵力。人体法天象地,故有阴阳两脉与五行灵脉。五行具象,阴阳匿形。五行灵脉,生灵存在之表征。人之初,莫不身具五行灵脉和阴阳两脉。人之死,生命消逝,肉身灭失,五行灵脉与之俱灭,徒剩阴魂。然阴阳两脉仍在。阴脉发达者成鬼。阳脉发达者成神。生人阳脉发达,具象完整,吸纳元阳之气修炼,则可肉身成神……

云云。

“阴脉成鬼,阳脉成神?”

王猛感觉难以理解其高论,不禁眉头微蹙,喃喃自语道。

原来人体中,竟然有阴阳两脉的!

按照“脉论”的说法,人体法天象地,在出生时,身具五行灵脉和阴阳两脉。五行具象,阴阳隐形,指的是五行灵脉实实在在,看得见,摸得着,可以吸纳五行灵气修炼。阴脉和阳脉却是隐匿不见的。如果阳脉脉络完整,看得见,摸得着,可以吸纳元阳之气修炼,则可以肉身成神。

人死后,如果阴脉发达,则成鬼。

如果阳脉发达,则可成神。

按照“脉论”上的说法,阴阳两脉,应该匿居在魂魄中的。人死后,魂魄仍在,故阴阳两脉仍在。人生时,如果可以看得见阳脉,并且可以吸纳元阳之气修炼的话,则可以肉身成神了。

也就是说,人死后并不一定成鬼,也有成神的。

这不禁让王猛想起“无名功诀”上的“九脉修炼法”来。

“九脉修炼法”中的九脉,是不是包括了阴脉和阳脉呢?是不是指五行全灵脉加阴阳脉及雷灵脉呢?但就算如此,也仅仅只有八脉呀!

那么,第九脉又是指什么呢?

王猛大感新奇,百思不得其解,潜心揣摩这部“脉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