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清溪山。

清溪派长老会长老陈北望的洞府。

还虚境高修陈北望和其弟陈北雄,端坐于大堂之上。

大堂下面,站着陈氏家族家主陈洛云。

陈北望年约九旬,面孔瘦削,唇上俩撇半寸短髭,颌下一部二尺银髯。白眉下面,一双细长而冷冽的双目有如一把尖利的锥子,锋芒毕露,咄咄逼人,仿佛随便看人一眼,就能将人看穿了似的。

此老面色阴厉肃然,气场极大,不怒自威,自然而然弥散出来气息浩瀚无比,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旁边的陈北雄外貌清癯,双目含威,凝而不露,神情淡然。颌下一部半尺短髯,周身自然而然弥散出来气息同样浩瀚无比,给人一种莫测高深的神秘感觉。

站在下面的陈洛云躬身行礼,道:“孩儿洛云,见过父亲大人!见过三伯公!”

陈北望和陈北雄露出一丝笑意,对陈洛云微微点头。

陈洛云禀报道:“孩儿启禀父亲大人,启禀三伯公。此次青儿十八岁花诞,来提亲者络绎不绝,大部分都给孩儿挡下了。唯独北冥派长老罗开湘之嫡孙罗凌云、神剑门少主欧阳淑玉、谭氏家族子弟谭延春和本派东峰弟子王猛,没有拒绝,意在给他们一个竞争的机会。”

“此次筵席中,罗凌云和谭延春俩人,年轻轻狂,人品不端,都想羞辱东峰弟子王猛,让他自惭形秽,自行退出贺诞。哪知他们志大才疏,羞辱王猛不成,反被王猛羞辱。这俩人的气量有限,当场含羞退去了。”

“神剑门弟子欧阳淑玉,品貌皆佳,比罗凌云和谭信秋俩人略胜一筹。可惜此子心志不坚,知道自己不是王猛的对手后,竟然没有提亲,就自行退席而去了。孩儿与二弟青云俩人,素知王猛对青儿一见倾心,爱逾性命。也知道青儿对王猛有意,非王猛不嫁。孩儿与二弟商议,拟向父亲大人和三伯公提议,接受王猛的提亲。为此,孩儿特来清溪山,当面禀报,请父亲大人和三伯公示下!”

陈北望闻言,面色愕然,一副大出意料的样子。

不过,此老城府甚深,虽然感到意外,却并没有当面说出来。

陈北望手抚银髯,沉吟了片刻,才不动声色地道:“欧阳淑玉不是王猛的对手。那王猛又是何人?洛云,具体是什么情况,你详细说一说罢!”

陈北望是陈北雄的兄长,在清溪派内的地位比陈北雄略高一筹。

在家族内部,他们俩人都是家族大长老,拥有最后决定权。

陈北雄对他这位兄长颇为尊重。此次陈洛云来清溪山禀报青儿的定亲之事,陈北雄不好独自做主,特意将其子陈洛云带到陈北望洞府来当面禀报,共拿主意。

要知道,青儿是陈北雄的嫡亲孙女,如果是普通人家,青儿的亲事由其父陈青云禀报过陈北雄后,就可以确定下来了。可陈氏家族是有名的修仙大家族。青儿美貌之名,冠于天下。求亲者也不是等闲之辈。青儿的亲事,影响非小,事关陈氏家族的家族利益。此事如此重大,自然要由他们两位大长老商定后,才能拿主意了。

陈北望问了那句话后,陈北雄不便多言,不动声色的端坐不语。

陈洛云应了一声是,便将庆贺青儿十八花诞时发生的情况,一五一十,详细地向其父和陈北望做了禀报。

陈北望闻言,细长的冷目中闪过一丝讶色,诧异道:“那个东峰弟子王猛,只修炼了不足三年时间,就已是筑元后期境界的修为了?”

仅仅修炼三年就达筑元后期境界,也不要说陈北望惊讶了,就是不动声色的陈北雄,脸上也露出惊讶的神情。三年时间修炼到筑元后期境界,不要说他们没见过,就是听都没有听说过!纵观整个清溪派修仙史,三年时间修炼到筑元后期境界,那是从来未有过的事情!

难怪以他们俩人的崇高修为,也要惊讶不已了。

陈洛云沉吟了一下,禀道:“回三伯公。王猛是霸州谭家庄人氏。三年前,王猛十五岁时,以三系杂灵脉资质选拔为本派内门弟子。可实际上,他并不是三系杂灵脉,而是雷系异灵脉。加入本派之前,他已经自行修炼了好几年了。只是不得其法,修为无法寸进。后来机缘凑巧,发现他是雷系异灵脉后,修为进阶的速度,就变得飞快了。这就是王猛的情况。”

“雷系异灵脉!”

陈北望讶然道,“雷系异灵脉弟子,本派并不多见的。三年内修炼到筑元后期境界,也是前所未有之事!就算他是雷系异灵脉,这个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

陈洛云道:“回三伯公。此事,孩儿也询问过王猛了。据王猛自己说,当年他在秘境试炼时,获得了数万枚雷木果。他有如此之多的雷系修炼资源,修炼进阶速度,自然比一般单灵脉弟子快得多了。”

陈北望闻言,手抚长髯,目光沉吟。

半响,陈北望着其弟陈北雄,以商讨的口吻道:“四弟!青儿是你嫡亲孙女。青儿之亲事,原本由四弟亲定,就可以了的。但青儿美貌之名震动修仙界,很多名门大派的高层子弟,都想与青儿约为婚姻的。大约半个月前,神剑门副门主吕奉忝给为兄发来传书,代神剑门门主嫡孙欧阳淑玉,向青儿提亲。吕副门主恳请为兄向四弟美言几句,玉成其事!”

“此事攸关青儿的终身幸福,也攸关家族大业。如果青儿与神剑门门主嫡孙约为婚姻的话,我们陈氏家族得一强援,在派中的地位,那是要大大提升的!就是本派掌门和大长老,也要给我们陈氏家族三分薄面了。不知四弟意下如何?”

陈北雄闻言,并未直接答复陈北望,而是对陈洛云道:“云儿,青儿自己,是何想法?”

陈洛云禀道:“孩儿回禀父亲大人。青儿对于王猛,已经一见倾心。誓言非王猛不嫁。青儿还说,如果要她另嫁她人,她是宁死不从的。”

陈北雄又问道:“那么,你二弟青云,又是什么意见?青云是青儿的父亲,总有自己的想法吧!”

“二弟青云,对王猛的印象,非常不错。觉得王猛是青儿可以托付终身的人。二弟的意思是,同意青儿的要求,答应王猛的提亲。”

陈洛云说完陈青云的想法,不待其父询问,主动禀报自己的想法,道:“孩儿与二弟的想法,也是一样的。王猛此子以十八岁的年龄,就已是筑元后期境界修为了,可以轻易制服筑元后期大圆满境界的罗凌云和谭延春俩人,显示出极高的修炼天赋,假以时日,修炼前途不可限量。将青儿许配给他,不会辱没家族门楣的!”

“洛云!你此想法,大错特错矣!”

陈北望手抚长髯,喟然叹息,道:“王猛再有修炼前途,也不过如此而已,在派中都很难拔尖的。如何能跟顶尖修仙门派神剑门相比?不要说区区筑元境弟子王猛了,就是我们整个清溪派,都无法撼动神剑门在紫云大陆修仙界的显赫地位,都要给其三分面子的啊!”

毫无疑问,陈北望虽然没有明说,但他支持欧阳淑玉向青青提亲的想法,已经跃然话语中了。

不过,这也很正常。

他既是家族大长老,自然要为家族利益着想的。哪怕王猛是修炼奇才,也无法与神剑门相提并论的。如果青儿与神剑门的欧阳淑玉约为婚姻的话,陈氏家族在派中地位大增,给整个家族带来的好处,都是显而易见的。

作为清溪派长老,在如此巨大的利益面前,他当然要看重的了。

陈洛云躬身回道:“可是,此次青儿花诞,欧阳淑玉已经自己放弃提亲了呀。以此子心性,恐怕配不上青儿的。万一青儿真的宁死不嫁,那该如何是好?”

陈北雄沉吟了片刻,对陈北望道:“兄长。既然神剑门的吕副门主给你打过招呼了,我们不能不重视的。贸然回绝的话,那就太不给他们面子了,无端得罪了他们。神剑门威名赫赫,不是我们得罪得起的。青儿这边,非王猛不嫁。我们作为长辈,也不可不慎重考虑的。青儿的性情,四弟我略知一二。青儿外表柔顺,内心刚烈。万一青儿真的宁死不从,那就鸡飞蛋打,两边落空了。”

“我意是,青儿的婚事,暂时搁置罢!如果欧阳淑玉愿意等待青儿,也是他的一番心意。如果他自愿退出,那就皆大欢喜了,我们也没有得罪他们了。至于王猛这边,如果他不愿意等,连这点情意都没有的话,青儿自然不能许配给他的。四弟这个想法,不知三哥以为如何?”

“暂时搁置?”

陈北望手抚长髯,沉吟道,“青儿今年已经十八岁了。要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只怕早就成亲了。搁置青儿的婚事,理由何在?”

陈北雄道:“三哥的担忧,自然很有道理。搁置的理由,确实也很难找。但恐怕也只能对外面说,青儿一心修炼,暂时不考虑婚姻之事了。此理由,当然有些牵强附会!但总比直接回绝吕副门主,或者逼迫青儿嫁入神剑门,要稍稍好一些吧!”

陈北望见此,徐徐点头,喟然叹息道:“既然如此,那就按四弟你的说法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