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修炼室内,王猛脸色凝重,双手轮动如飞,疾速掐诀念咒。

低沉的雷鸣声,一下由低变高起来。

须臾,一对长约半尺、电弧缠绕的雷光翼雏形,从王猛背后浮现出来,上面灵光流转不息,闪闪发亮,将修炼室照耀得白濛濛一片。

此时的雷光翼还未彻底成型,只是初具规模,让王猛见之甚喜。能修炼出这等规模的雷光翼来,说明他对“迅雷遁”秘术的领悟,是完全正确的。

接下来的十多天,王猛细心揣摩,仔细领悟,法诀的应用得心应手起来,背后的雷光翼撑出体外达三尺高,一丈长短,雷光翼造形完整,就此稳固了下来。

王猛当即将雷光翼一收,白光大放下,那对三尺高,一丈长短的雷光翼,隐入体内,消失不见。

随后他飞出别院。飞到了百里外的巨木林中,准备测试下迅雷遁神通的威力。

王猛运功掐诀,体内雷灵力汹涌向背后汇聚而去。随即背后灵气暴涨,接着“轰隆隆”一声雷鸣,一对丈许长的雷光翼,凭空浮现在了背后。

上面灵光流转不息,丝丝电芒缠绕,吱吱作响。

王猛扭头看了看,心意一动之下,雷光翼轻轻一扇。

没有丝毫累赘,没有丝毫不适,跟本体的器官毫无二致!

凝神沉吟了一会,瞬间雷鸣声从身后传出,双翅一阵银光闪动,略一扇动双翅,他的人就“嗖”的一声,出现在数丈远的地方。来回飞了几圈后,王猛停了下来,双翅上银白雷光闪烁,并不由自主的左右展开,透着一副诡异地气息。神念一动之下,“轰隆”一声雷鸣,眼前银光一闪,人就瞬移般的出现在十余丈外的地方。

“迅雷遁,果然神奇!”

王猛先是一惊,接着就大喜起来。

随后,背后双翅轻轻一扇,人又在雷鸣声中出现在四五十丈外的另一个地方。

接下来时间内,王猛化为一道银色雷光,瞬息百丈,一会儿出现在这里,一会儿出现在百丈远的另一个地方,整个人飘忽不定,仿佛瞬移般的迅疾,诡异莫测。

“呵呵!不愧为迅雷遁,可谓迅雷不及掩耳呀!其遁速比风影遁,还要迅疾二三倍!”

在一道雷光中浮现的王猛,满面喜色的轻抚背在身后的雷光翼,呵呵大笑道。接着周身雷光一闪,双翼雷光收敛,隐入了体内,消失不见了。

迅雷遁,终于修炼成功了!

王猛喜不自胜地飞回洞府,给青儿发了个传音符。

一个多时辰后。

青儿匆匆飞遁过来了,惊喜地问王猛道:“猛哥,你结束闭关了吗?”

王猛点了点头,笑道:“青儿,这次我有把握,拔除太爷爷体内的魔毒了!去告诉你父亲大人吧!没有他在场,我们不好擅自给太爷爷拔除魔毒的。不然,万一出了什么事情,那就解释不清了。”

青儿闻言,也觉得王猛说得在理,考虑问题很周全,便欣喜地道:“猛哥。青儿收到你的传音符,马上向父亲大人禀报了。父亲大人现在正在太爷爷洞府前面等我们呢。我们一起过去吧!”

见青儿很兴奋的样子,王猛不禁有些诧异了。

在传音符中,他给青儿详细交代过了,此次拔除魔毒,一定要让她父亲大人知道。不然,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就不好交代了。他还将他拔除魔毒的功法和思路,详细说给青儿知道,让青儿向她父亲陈青云解释清楚,以此说服陈青云同意他为太爷爷拔除魔毒。

可是,太爷爷身中魔毒几百年了,不知有多少化真境高修给太爷爷拔除过魔毒,一直未能成功。难道陈青云会轻易相信,他可以拔除魔毒吗?

毕竟现在的他,还只有筑元后期境界的修为呀!

与前面那些人相比,他的修为见识,远远不如,相差极大啊!

王猛不禁问道:“青儿!令尊没有说什么吗?”

青儿闻言一愣,光滑皎洁的玉面上,闪过一丝忧色。

沉吟了片刻,才轻声告诉王猛道:“猛哥。青儿按照你的说法,已经给父亲大人解释过了。青儿说,你以至阴秘术拔除太爷爷身上的魔毒,应该不会有问题的。父亲大人说,他对至阴秘术不甚了解,不好做主。要请示过伯父大人后,才能决定。父亲大人给伯父大人发了飞剑传书。伯父大人回复说,太爷爷现在还清醒,一切由太爷爷自己做主吧。太爷爷曾是化真境大修士,他的修为见识,应该比我们高明很多的。伯父大人还说,这也是祖父大人和三伯公的意思。也就是说,家族高层不反对你给太爷爷拔除魔毒。”

说到这里,青儿也有些不放心起来,问道,“猛哥,你真有把握吗?”

王猛闻言,肯定的点了点头。

青儿见此,顿时释然起来。

她是完全相信猛哥的。在她心中,猛哥英明神武,为人谨慎,不是信口开河的人。猛哥是她前世的夫婿,是她今世托付终身的人,也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猛哥如此肯定,她完全相信,猛哥有这个能力!

王猛见此,暗中告诫自己,一定要慎重,不可鲁莽行事,将事情搞砸了。

青儿刚才提及的那几人,都是陈氏家族的最高决策者。他们都是单灵脉,显然没有修炼过至阴秘术。对至阴秘术不甚了解,也在情理之中。他们也希望拔除太爷爷体内的魔毒。如果真能拔除成功,陈氏家族就多了一个有份量的高人,陈氏家族在清溪派中的地位,也要大幅提高的。

如果拔除不成功,后果是什么,他们当然也知道。

因为此前,已经有很多人给太爷爷拔除过魔毒了。毫无疑问,前面的人都没有成功,当然也没有对太爷爷造成更大的损害。不成功的原因,王猛也猜得出,那些人修炼的都是五行灵力。不管他们的修为高低,都对魔毒没有影响。因为魔毒对五行灵力是免疫的,自然无法拔除了。

现在他提出来的是一种新思路,以至阴秘术拔除魔毒。尽管陈洛云他们对至阴秘术不甚了解,但都抱着侥幸心理,想试一试的。当然,他们也不好做主,所以决定由太爷爷自己决定。

想明白了此点,王猛放下心来。

如果成功拔除太爷爷体内的魔毒,凭此功劳,他有资格成为青儿的夫婿了!

俩人相视一笑,化作一道青虹向山下飞去。

太爷爷的洞府前面,陈青云早等候在那里了。

王猛连忙抢前一步,对陈青云躬身行礼,道:“弟子见过陈师祖!”

陈青云满面和气,含笑问道:“贤侄,你修炼的是何种至阴秘术?”

王猛恭恭敬敬回道:“回陈师祖。在下在外历炼时,获得了一本无名秘籍。在下只知是修炼至阴秘术的,却不知是何种至阴秘术。在下修炼这种秘术,有一段不短的时间了。修炼出来的本体阴元力,也颇凝厚。按照在下的理解,在下本体阴元力完全由在下控制,不会损伤太爷爷的识海和元阳,却能将煞魂丝包裹起来,然后一点点的慢慢拔除出来。在下还阅览过一部上古典籍。那部典籍里面说,魔毒也是阴元力。五行灵力对魔毒免疫,以五行灵力拔除魔毒,没有任何作用。但以阴元力拔除魔毒的话,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的。”

“原来如此。”

陈青云目光沉吟,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以他的修为见识,当然知道黑煞魔毒是阴元力,也知道阴元力对五行灵力是免疫的。以五行灵力拔除魔毒,不会起任何作用,前面已经有很多化真境高修试验过了。以阴元力拔除煞魂丝,的确是一种崭新的思路,值得一试。但也要看施法者修炼的至阴秘术修为高深,视阴元力大小而定的。

他不怀疑王猛修炼过至阴秘术和阴元力,但担心王猛的修为不足,无法拔除煞魂丝。如果能让他考校一下王猛的至阴秘术修为,才能决定是不是让他给四叔公拔除魔毒的。

虑及此点,陈青云当即说道:“贤侄,你施展一下至阴秘术,让本座开开眼界,如何?”

王猛回道:“是。”

走到离陈青云丈余远处一棵大树前,运转阴元力,伸指对其轻轻一点!

“哧”

一股无影无形但明显能感应得到的透明劲流激射而出,哧地击在那棵大树上,将其击穿出一个透明的窟窿。那棵大树顿时如见了鬼一般,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迅速枯萎败死,枝叶迅速枯黄枯干,纷纷掉落下地,仅余光秃秃的干枯树干和树枝,成了一株生机全无的死树!

陈青云见此,不禁吃了一惊,面色微变起来。

看得出,王贤侄的至阴秘术修为,完全不输于结丹境高修了。他曾经见过修炼至阴秘术的旁门左道修士,他们的功力低微,要像王贤侄这样瞬间击毁一棵大树,那就远远不够了。

王贤侄是他见过的,唯一能将至阴秘术修炼到如此境界的人!

王贤侄阴元力之强,远远超过了他的预料。

他知道王猛是雷系异灵脉,却不知王猛为何在修炼雷系法术的同时,还可以修炼至阴秘术和阴元力。他很羡慕,也很想修炼至阴秘术和阴元力,但他有自知之明,他是土系单灵脉,理论上无法兼修至阴秘术和阴元力的。

旁边的青儿见此,大为惊喜起来。

猛哥的至阴秘术如此厉害,让她大开眼界!

如果猛哥能拔除太爷爷身上的魔毒,猛哥提亲的事情,就大有希望了!

这正是她所希望的!

陈青云点了点头,颇感满意,道:“很好。我们都进去吧。你向太爷爷当面禀明。是不是拔除魔毒,就由太爷爷自己决定吧!”

三人来到修炼室,太爷爷仍然仰躺在床上,双目微闭,气息衰微。

王猛对太爷爷道:“太爷爷,请恕在下无礼。在下要用秘术,拔除您识海中的魔毒了。”

太爷爷微微睁开双目,有气无力地道:“孩子,你就放手施为吧。老朽是死过无数回的人了。能拔除魔毒更好。如果不能,老朽并不怪你。要怪只能怪老朽命该如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