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王猛转身对陈青云道:“陈师祖!太爷爷身上的黑煞魔毒很厉害。在下担心将它拔除出来的时候会伤及您和青儿,想请您和青儿暂时回避。您看行吗?”

陈青云闻言,脸上露出犹豫的神情,太爷爷见此,立刻吩咐道:“青云,无须担心什么了。你和青儿,都出去吧。”

陈青云忙躬身道:“是。愚孙谨遵叔公吩咐。”

又对青儿道:“青儿,我们都出去吧,免得王贤侄分心。”

青儿乖巧地点了点头,跟在其父陈青云后面,飘然离开了。

王猛运功调息片刻,宁神静气,没有一丝情绪波澜,不再废话的伸出晶光闪闪的右掌,轻轻按在太爷爷额头上。截脉秘术发出,将太爷爷全身灵脉和识海都封禁起来,令盘踞在识海内的“煞魂丝”无法窜动。同时驱使冰血朱蛤丹向太爷爷识海中释放出沁人冰凉,以便在他识海受损时,随时治愈。

遍布太爷爷体内的五毒,被冰血朱蛤丹释放出来的冰寒迅速化解、治愈。

接着,单指在太爷爷睡穴上轻轻一点,让他沉沉睡去。

王猛抱元守一,默运“夺魂指”秘诀。

面色凝重的伸出一指,轻轻点在太爷爷额头上。

顿时,一股无影无形的阴元力涌出,凝聚成丝,无声无息地从王猛指尖透入太爷爷识海,慢慢向煞魂丝包裹过去。

这个过程中,精纯的阴元力凝而不泻,完全受王猛神识控制,不会损及太爷爷衰败不堪的识海,更不会侵夺其识海和元阳,仅仅像绵绵不绝的细丝一般的透入进去,一层层的将煞魂丝慢慢包裹起来。

而此时的煞魂丝,就像一条长满细微触须的毛毛虫,酣睡在识海里面。据王猛所知,煞魂丝一般在阴气浓重的情况下,才会被唤醒过来。现在是正午时分,煞魂丝并没有被唤醒,更没有察觉到王猛在对它动手了。尽管如此,煞魂丝肉眼无法看清的触须,深深插入尚未涅化的识海里面,要想将它拔除出来,谈何容易!

不过王猛早有准备。

有了炼化元阴珠的底子,王猛本体阴元力,何其强悍!

沉余黑是魔界的一代魔主,都无法与元阴珠抗衡。这股阴元力被王猛完全掌控,侵入进去到时候无声无息,无影无形,不会损害太爷爷神识和元阳分毫。侵入太爷爷识海后,一面悄无声息地包裹住煞魂丝本体,一面包裹住煞魂丝渗入识海的细微触须,缓缓在其触须上,切割熔断起来。

王猛如此做的目的,就是要割断触须,使煞魂丝与识海脱离接触,然后将包裹严实的煞魂丝慢慢拔除出识海。在这个过程中,王猛极其小心,极其谨慎,避免给识海造成任何损伤。

即使小有损伤,也会被冰血朱蛤丹迅速治愈。

在无影无形的阴元力侵蚀下,煞魂丝渗入识海的触须,被一根根的慢慢割断开来。

一切都按照王猛的预想,有条不紊地进行,没有发生意外。

尽管如此,王猛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大意。

要知道,煞魂丝是万毒老祖种下的魔毒,炼化有天蛛、异蛇、毒蝎等五种奇毒在内,阴损无比。稍有不慎,就会危急太爷爷性命。

王猛最担心的,是惊动煞魂丝,遭到它的反噬。

大约半个时辰后。

煞魂丝的触须,被一根根切割熔断殆尽,煞魂丝与识海不再紧密连接在一起了,两者之间出现一丝若有若无的缝隙,王猛驱使阴元力一拥而上,将煞魂丝严密包裹了起来。

至此,王猛总算松了一口气!

下一步,就是将包裹起来的煞魂丝,慢慢拔除出识海!

可就在这时,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煞魂丝突然乌芒爆闪,体型疯狂膨胀,好像马上就要爆裂开来的样子!

王猛一惊,面色大变起来。

毫无疑问,出现这种情况,肯定是煞魂丝中预置了种毒者的一缕神识!那缕神识感应到被拔除出识海了,便想驱使煞魂丝爆裂开来,与太爷爷同归于尽。

王猛大急之下,凝炼在指尖的元阴珠元力大涨,瞬间爆发出一道磅礴吸力,疯狂侵夺煞魂丝中预置的神识。结果在元阴珠疯狂吸纳下,那缕神识瞬间灰飞烟灭,化为了乌有。

煞魂丝乌芒爆闪,迅速膨胀变大了好几倍,眼看要爆裂开来时,却突然乌芒溃散飘零,体型迅速收缩变小,还原为它本来大小了!

煞魂丝爆裂之险,瞬间解除!

王猛见此,轻轻吁出一口浊气。

紧张的心情平复下来,继续拔除煞魂丝。

大约一顿饭功夫后。

煞魂丝终于被完整拔除出来,竟是一缕一根发丝大小的黑色阴元力!

要知道,普通阴元力无影无形,肉眼无法看见它的存在。这缕煞魂丝炼化有五毒虫的五毒和黑煞魔气在内,其颜色乌亮发黑,自然是看得见的。王猛炼化过元阴珠,对阴元力感觉敏锐。不但他的肉眼可以看见,神识也能感觉到它的存在。

煞魂丝拔除出来后,一切都好办了!

王猛释放出一只玉盒,将煞魂丝封闭在玉盒里面,一次性贴上二枚雷系禁苻,将它牢牢禁锢在玉盒内。被禁苻禁制后,煞魂丝老老实实地龟缩在玉盒里面,一动也不动了。

至此,魔毒拔除成功!

太爷爷仍然在酣睡之中,没有被王猛拔除煞魂丝的动作惊醒归来。王猛放出神识,慢慢搜索太爷爷全身,再未发现有黑煞魔毒存在,才放下心来。

略微歇息片刻,随手解除太爷爷身上的截脉秘术。

王猛手持玉盒,施施然走出修炼室,来到大堂中。

此时,陈青云和青青俩人,紧张不安的等在大堂里面,见王猛出来了,青青连忙迎上前来,急急问道:“猛哥!太爷爷怎么样了,煞魂丝拔除出来了吗?”

陈青云虽然没有出口询问,也是一脸的关切。

王猛晃了晃手中的玉盒,得意洋洋地笑道:“青儿,不用担心!太爷爷识海中的煞魂丝,已经被我拔除出来了!太爷爷安然无恙,现在还在沉睡着呢!”

青青大喜,鲜花般的玉面上,绽放出美艳惊人的笑靥,兴奋地道:“猛哥,谢谢你!”

“王贤侄,你果然将煞魂丝拔除出来了!”

陈青云闻言,也欣喜不已,激动地道,“王贤侄!你拔除了太爷爷体内的魔毒,你为我陈氏家族,立下了大功!”

王猛也颇自得,淡然一笑地道:“启禀陈师祖。太爷爷被煞魂丝祸害了几百年了,识海受损严重,差不多全部被涅化了。如果不治愈,哪怕太爷爷是化真境大修士,一身法力都施展不出来的。如果抓紧时间医治,还有复原可能的!”

说完这句话,王猛将装盛煞魂丝的玉盒收入储物袋,随即释放出另一只玉盒和一只玉瓶出来,对陈青云道:“陈师祖!这只玉盒里面,是一枚寒冰雪莲。这只小玉瓶中,装有十几滴洗神真露。足够治愈太爷爷识海的损伤了。此两种宝物,都有拓展识海的异能。炼化它们,将太爷爷识海拓展到化真境大修士应有的强度和广阔度,应该不成问题的!弟子特呈上这两件宝物,请陈师祖笑纳!”

“什么!”

陈青云闻言,面色微变起来,不敢置信地望着王猛,好像在看什么怪物似的。接着,便以不敢置信的口吻,惊讶道,“王贤侄!你是说,这玉盒和玉瓶里面,分别盛着的是寒冰雪莲,和洗神真露?”

陈青云太震惊了!

他哪能不知道,寒冰雪莲和洗神真露,那可是寻常难得一见的异宝!价值昂贵之极!这两种异宝都有大幅度壮大神识,拓展识海的功效!对于修炼神识秘术的修仙者,具有无可抵御的吸引力!此外,还可以治愈神识和识海创伤,使之恢复如初,无比应验!

最难得的是,这两种宝物极其稀罕,寻常难得一见。

哪怕有海量的灵石在手,都未必能买得到的!

这个王贤侄不知有何机缘,不但有寒冰雪莲,还有洗神真露!如果再加上他献给陈立志的离火炙和九阴之水,献给青儿的东海夜明珠和金丝羽衣的话,王贤侄真是财大气粗,宝物多得离谱呀!

如此多的重礼,哪怕是普通中小门派,都未必拿得出来呀!

陈青云顿时被王猛的大手面。彻底震惊了,接住玉盒和玉瓶的双手,微微颤抖起来,满脸激动的神情。

青青见父亲大人一脸震惊,似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不禁大感惊奇,忙问道:“父亲大人!看您如此紧张,难道寒冰雪莲和洗神真露,真的很宝贵吗?”

“何止宝贵!”

陈青云被提醒了,发觉自己在晚辈面前太失态了,连忙收起惊容,恢复了往昔庄严肃穆的神情,对王猛微笑道,“王贤侄!你这两件宝物,的确宝贵无比,价值连城!哪怕我们陈氏家族拥有翠微山,都拿不出来的!”

说完这句话,陈青云又以内行的口吻,教育青青道,“青儿!这寒冰雪莲,冰寒异常!哪怕是为父,在未以法力护体之前,都不敢承受其冰寒气息袭击的!青儿,你只有筑元初期境界修为,哪怕法力护体,也承受不起的!何况它还有治愈神识和识海创伤,大幅度壮大神识,拓展识海的异能!如此宝物,能不宝贵吗!”

青青闻言,颇觉喜欢,对王猛道:“猛哥哥!谢谢你!”

王猛摆了摆手,道:“太爷爷是家族长辈。孝敬长辈,是晚辈应做之事。青儿不必客气!”

陈青云闻言,目中闪过一丝尴尬,面色慢慢黯淡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