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王猛无语地笑了。

蒋麒麟不过是一名一阶阵法师,他炼制的二阶法阵,名不副实,估计大多是假冒伪劣产品,难以承受二阶妖兽攻击,更别说三阶妖兽了。

退一万步说,就算他能炼制二阶法阵,但倘若与各门派阵法大师炼制的二阶法阵比,相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如果二阶法阵能够俘获三阶冰血朱蛤王妖兽,也轮不到他啊!

因此王猛也就懒得多费口舌了。

王猛决定,等进入秘境后,便借故离开蒋麒麟团队,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不但要采撷到足够数量的玉檀花和紫雪藤,还要想办法捕获那只三阶万年冰血朱蛤王妖兽,将它据为己有。

尽管遭遇到此妖兽的可能性并不大,王猛还是不会轻言放弃的。

在蒋麒麟带领下,王猛在作坊里面的一间房屋内,见到了另外四名应征者。

这四名应征者,三男一女。

三名男修分别叫第五谷、司马青烟和蓝玉龙。那女修叫田红菱。据蒋麒麟介绍,第五谷只有二十三岁,也是一名散修,却已有开脉境第7层境界的修为了。

司马青烟和蓝玉龙都年过三旬了,同样只有开脉境第7层的修为。

女修田红菱,中等姿色,开脉境第8层境界的修为。

至于其余十几名同道,因为都是本地人,报名之后,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了。

据王猛了解,他们都是单灵脉修士,只不过在所有单灵脉修士中,他们属于脉象资质相对较差者,参与清溪派入门弟子测试的时候就被淘汰了。

然而,他们都有一颗坚定的向道之心。

并没有因为被清溪派淘汰了,就放弃理想,自暴自弃。

作为散修,他们仍然在修仙道路上长途跋涉,孜孜以求。

王猛不想在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都呆在这间简陋的屋子里面。

与四人见过礼后,便告辞出来。

离开前,蒋麒麟反复叮嘱王猛,如果确实有事的话,明天可以不来。但后天一大早,必须按时赶到作坊来集合!否则,一旦错过了参与试炼的时机,他是概不负责的!

蒋麒麟解释说,后天清晨,团队的全体二十名成员,必须按时出现在“蒋记阵道作坊”内,是因为大约日上三竿之前,必须结队赶到河口镇大较场,与当地其他试炼团队一道,乘坐清溪派高修驱使的飞舟灵器,赶往试炼之地。

故此,后天早晨,是万万不能迟到的。

一旦迟到了,就错过了试炼的机会了!

出了“蒋记阵道作坊”,王猛在不远处的一家名叫“万宝堂”的炼器作坊内,以七千八百灵石的价格,买了一件低阶中品仿真面具灵器和一只灵兽袋,准备在秘境中使用。秘境之中,各门各派弟子都有,杀人夺宝之事时有发生。王猛将不得不反杀那些企图对他杀人夺宝的各门各派精英弟子。

这势必会得罪不少修仙门派。

王猛不想被人惦记,戴上仿真面具,便可以避免这种尴尬的事情发生了。

逛完坊市,王猛在附近一家客栈中住下。

在客房之内,王猛将缴获的三枚玉简拿出来,神识浸入其中,慢慢浏览起来。

其中一枚玉简,是清溪派筑元境弟子纳气修炼功法。这个功法只适合单灵脉弟子修炼之用。王猛运起法力,手上红光大放之下,将玉简捏得粉碎,抛弃于垃圾桶内。

另一枚玉简,纪录了一些实用的修仙小法术。

其中有两种颇具特色的实用小法术,引起了王猛的浓厚兴趣。

风影遁,是一种实战小法术,修炼遁速。据说修炼有成后,进退、闪避的速度将提升三倍以上。施展此法术,身影犹如风影一般倏然远逝,快如鬼魅,可极大地提升战力。

梦魇术,是用来收服和驯化低阶妖兽的实用小法术。

施展梦魇术,可将普通低阶妖兽,驯化为自己的宠兽。

这些修仙小法术,各有各的妙用,王猛在接下来的二天时间里,都要好好修习的。

第三枚玉简,也是清溪派单灵脉弟子纳气修炼功法,只适合开脉境弟子修炼,是谭冰之物。这样的修炼功法,对王猛毫无意义。王猛同样将它捏得粉碎,抛弃于垃圾桶内。

王猛拿起剩下的那枚玉简,开始修炼起来。

二天时间悄悄过去。

这天大清早,王猛来到“蒋记阵道作坊”。

王猛到达作坊时,参与组团的其余十九名修仙者,也都全部到齐了。

蒋麒麟将试炼玉符,逐一分发到各人手中,又对试炼玉符的使用之法,做了一番介绍。完了霸气一挥手,大声命令道:“马上出发!目标河口镇大较场!”

蒋麒麟率先飞掠而起,带领众人向城西方向飞遁而去。

河口镇大较场,在河口镇西郊的山林之中。

约莫一刻钟后,众人的遁光,纷纷落入西郊大较场。

这时,等候在大较场中的其他试炼团队,也都到位了。据旁边一位倪姓道友介绍,河口镇参加试炼的团队足有二十多个,参与试炼的弟子超过五百余人。河口镇叶氏,是当地最大的修仙大家族,仅叶氏名下的试炼弟子,就超过八十人。其次是孙氏家族和赵氏家族,也各有四五十人。

这些修仙家族弟子,大都有开脉境9层的修为,年龄大约都在二十多岁的样子。

众人列队等候在一座大型擂台前,静待清溪派结丹境高修的到来。参与试炼的五百余名弟子,将乘坐清溪派结丹境高修的飞舟灵器,赶往试炼之地。

又过了大约一个时辰。

人群中忽然躁动起来。

只见三道白色遁光风驰电掣般的从远方飞射而来,一个盘旋后落于擂台之上。

遁光散去,露出三名神情肃然的中年修仙者身影。

居中一名精干瘦削汉子。此人气势威猛,目光凌厉逼人。只是略微向众人扫了一眼,便让在场的众人心中一凛,生出一股莫名寒意!

众人肃然起敬,默立当场,不敢乱说乱动。

精干瘦削汉子向前跨出一步,开口说道:“本老祖,乃是清溪派外事堂管事长老。姓雷!这两位老祖,乃是本派外事堂的侯管事和聂管事!本派决定,将由我们三人,送各位去试炼之地!参与试炼的团队,现在应该都到齐了吧?不能按时赶到大较场的,一律取消试炼资格!”

然后对旁边的两位老祖道:“聂兄侯兄,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那位聂姓老祖点了点头,蓦然单手向外一扬。

一道白光飞射而出,光芒微颤的悬浮在半空中,发出嗡嗡震响。

竟是一只巴掌大的白玉飞舟灵器。

聂侯俩人互相看了一眼,立刻心照不宣的掐诀念咒起来,一道道法诀打在那只白玉飞舟之上。飞舟蓦然白光大放,在刺目的光芒中迅速变大变长,迅速巨大化为一艘长约百余丈,宽约二十余丈的巨大飞舟,气势惊人的悬浮在虚空之中。

“出发!”

雷长老一声断喝。

三位老祖袖袍飘飘的冉冉升起,轻轻落于飞舟之上。

在场的众人见此,立刻争先恐后的飞掠而起,落入巨舟之中。

须臾,飞舟发出一声惊心动魂的嗡鸣。蓦然腾空而起,在半空中微微一掠,出现在数百丈之外。再一掠,已淡化为一个小黑点,消逝在霞光漫天的晴空之中。

五天后,那只巨舟掠过苍茫寥廓的天际,忽然一个盘旋的悬浮在一片莽莽苍苍、一望无际的群山上空。

巨舟徐徐降落在下面的一座高山之巅上。

众人的目光,瞬时被碧蓝苍穹之下,层层叠叠、绵延无际的青翠群山,给深深的震撼了。

“啊――”

“真美哦……”

众人惊呼一声,顿时惊呆了。

“快看!这就是试炼山!”

蒋麒麟两眼潮湿,喃喃道,“试炼山,蒋某又回来啦!”

“好啦!试炼山到了!大家都赶紧下去吧!试炼秘境,很快就要开启了!”

雷长老冷冷吩咐道。

众人闻言,纷纷跃下飞舟。

蒋麒麟和雷长老口中的试炼山,其实是一座平顶大山。

估计原本是一座正常的大山,它的峰顶不知何时被削平了,变成了是一座地势平坦的巨型平顶大山。山顶犹如一座巨型大平台,足有数万亩宽广,可容纳数十万人。

而此时,平顶大山上,密密麻麻站满了人。

估计有二三十万人的样子。

各种强弱不一的神识,在纵横交织扫视。

王猛放出神识,在平顶大山中找到了本派的试炼团队,大概有六七百人。都身穿带有本派“五峰”标识的淡灰色修士袍。有男有女,不过与其他试炼团队一样,都是男多女少罢了。那些师兄师妹,王猛一个都不认识,神识匆匆扫过,忽然停在一名美貌师妹身上,便移不开了。

这位师妹年约十四五岁的样子,天生丽质,美艳不可方物,仿佛天上仙子降落人间。虽然在万众之中,这位师妹仍然鹤立鸡群,一颦一笑都动人心魂,仿佛有生命不可承受之美,让人心动神摇,迷醉不已。

此女,几乎成了周边所有男修瞩目的焦点。

其他师妹虽然也是难得一见的大美女,但若与此女相比的话,就逊色多了。

一些太过沉迷的试炼者,一边痴痴迷迷的盯着那位师妹发呆,一边痴痴傻傻的口水长流,自己还浑然不觉。

也别说那些青年男修了,就是周围女修,都用既羡慕,又妒忌的目光斜视那位师妹,似乎在愤恨老天为什么如此不公,将万千美貌都集于那位师妹一人身上?

似乎所有的人,都被那位师妹的美貌震惊了。

王猛虽然没有那么魔怔,但也有不忍移开神识的感觉。

旁边有人议论说,那位师妹叫“陈青青”,芳名远播,是清溪派十大美女之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