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咦?”

旁边的谭信秋见此,一脸的不敢置信!

王猛是他们家族的眼中钉,谭信秋的侄儿谭延彪和谭延朗俩人,可能都死在王猛手里。他自己还被王猛捏碎手腕骨,扔在水塘里面,当众出丑。谭信秋和家族中的人一样,早就恨王猛入骨髓了,必欲除之而后快的。只是他的战力不如王猛,无力办到而已。

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王猛竟然会死在罗凌云手里!

但细说起来,他也有一分功劳的。对付王猛的办法,就是他想出来的。他早跟郭副堂主商议好了,罗凌云用飞剑攻击王猛,让王猛无法脱身,这时他的天罗网也到了,王猛上下无法兼顾,只能束手就擒了。

眼下的这一幕,与他预想的完全一样,谭信秋不由哼哼冷笑起来。

他们身后的郭姓老者见此,微微颔首,对罗凌云和谭信秋俩人的默契配合,相当满意!这样一来,王猛不是被罗凌云的飞剑所杀,就是被谭信秋的天罗网擒住。如此一来,他此次陈州之行的任务,就算圆满完成了。

王猛身后的陈青青吓得花容失色,几乎惊叫出来!

可就在这时。

让人大跌眼镜的一幕,发生了!

那道激射而来的剑芒,眼看就要洞穿王猛时,却突然像中了邪一般的蓦然方向一偏,以五六十度的斜角偏离原来的方向,射入王猛右下方的河水中了。

“轰隆隆”

一声惊天巨响!

气势威猛的剑芒轰击在河水上,掀起冲天水浪!

此幕大出众人意料!

“怎么会这样!”

罗凌云吃了一惊,脸色大变,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飞剑明明要击中王猛的,曾会擅自改变方向,鬼使神差的向旁边一偏,射入到河水中去了?

这怎么可能!

难道王猛有何魔力吗?

对面的王猛身影一闪下带起一串虚影,如影随形而至的伸手向河水中一抓!一股磅礴法力涌出,一把将罗凌云的飞剑,抓在手中!

飞剑入手,立刻不受控制的躁动蹦跳起来,极力挣脱王猛掌控。无奈王猛手上神力惊人,紧紧一握之下,哪里挣脱得开!

王猛丰神俊朗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右手握住飞剑,左手并指如戟,贴着飞剑剑身平平的一抹而过!

顿时,一股无影无形的磅礴阴元力涌出,将凝炼在飞剑中的控器神识侵夺殆尽,瞬间化为了乌有!飞剑失去神识控制,迅即安静下来,不再反抗了。

“啊”

对面的罗凌云突然惨叫一声,蓦然中断了与飞剑的神识联系,张口喷出一口鲜血!

罗凌云踉踉跄跄几步,面色煞白,几乎摔倒在地上。

看向王猛的目光中,满是惊骇之色!

王猛冷哼一声地单手一摆,白光一闪,飞剑就消失不见了。

从飞剑改变飞射方向,到被抹去控器神识,前后不过两息的时间,转瞬即逝!等谭信秋和郭姓老者俩人反应过来,罗凌云的飞剑已被王猛缴获,收入储物戒指之中了。

王猛并未罢休,当即目中厉色一闪,般若金刚神功和雷力精元迅速流转全身,在低沉的雷鸣声中,全身罩上了一层淡淡的银色雷光,一丝丝电芒在外面闪动不已,“吱吱”作响。

“破”

王猛脸色凶厉,蓦然一声暴喝!

一只灵气凝聚成型的巨拳,凭空浮现,外面包裹着一团刺目的雷光。一连串低沉雷鸣声响起,巨拳以雷霆万钧之势,狠狠击在罩落下来的天罗网上。

“轰隆隆”

霹雳一声雷鸣!

一团刺目的白光爆裂开来,狂风疾卷,天罗网在爆裂声中节节断裂,节节粉碎,被疾卷的狂风一卷,顿时消失无踪。

“啊”

谭信秋见此,不禁大吃一惊!

眼神一缩,大大倒吸一口凉气,本能的向后暴退十余丈!

他简直不敢相信,王猛竟能击毁他的顶阶法器!

青青见此,不禁又惊又喜!

她原本担心,猛哥会被罗凌云的剑芒击毙,她自己也将追随猛哥于地下,共赴黄泉的。谁知突然之间,那道剑芒竟然畏猛哥如虎,擅自偏离方向,射入右下河中,被猛哥随手缴获了?

猛哥的功法,真是神奇莫测呀!

青青满怀喜悦,看向王猛的眸光中,满是崇拜和爱慕的之意!

有夫如此,夫复何求!

虽然她不知道猛哥是如何做到此点的。但她知道,猛哥神威莫测,很多别人办不到的事情,他都能轻而易举地办到。在她心目中,猛哥聪明睿智,沉着冷静,是无所不能的强大存在。不然,面对对方三人的伏击,猛哥就不会如此这般的安之若素,成竹在胸了!

后面的郭姓老者见此,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在拼斗中缴获对手的飞剑,那可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不要说他没见过,就是听都没有听说过!对方不知施展了何种秘术,竟诡异到如此地步!威力如此惊人!

郭姓老者身影一个模糊,出现在罗凌云身边,遁速迅疾之极。

单手一晃。

一枚灵光闪闪的丹药,出现在他掌心。

“快服下安神丹!”

郭姓老者望着脸色煞白的罗凌云,沉声吩咐道。

罗凌云闻言,知道安神丹是专门治疗神识创伤的三品灵丹,连忙拿过来服下,就在旁边的地面上打坐炼化起来。

郭姓老者手抚短髯,目中精光闪烁,沉声道:“你就是王猛?”

其实在落月城拍卖大会上,郭姓老者就见过王猛了,此刻再问他是不是王猛,显然是多此一举的事情。

在落月城时,他的神识扫视过王猛,发现王猛只是筑元后期境界修为,却能拿出三亿七千万灵石的惊人巨款,让他惊讶不已。现在亲眼目睹了王猛的诡异功法,一个照面之间,就击毁谭信秋的天罗网,将罗凌云的飞剑缴获了,郭姓老者不禁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弄错了。这是筑元后期修为能做到的吗?

神识扫视过去,将王猛仔细刷了一遍,不禁愕然起来。

从王猛周身的法力精元气息判断,确是筑元后期境界修为无疑!郭姓老者见多识广,发现王猛除了凝厚的法力精元气息,还隐隐流露出一丝淡淡的阴寒气息。

那种淡淡的阴寒气息,似乎有些熟悉的样子。

郭姓老者心神巨震,沉吟不语,露出深思的神色。片刻后,忽然想到了什么,不禁面色微变起来!

“你在修炼魔功!”

郭姓老者瞳孔一缩,失口惊叫道。

“修炼魔功?”

见郭姓老者好像很惊骇的样子,王猛也惊讶了,愕然问道,“何以见得,王某修炼的是魔功?”

王猛自知,他修炼的是至阴秘术和阴元力。葛袍老者却说,他修炼的是魔功。难道魔功与至阴秘术很像吗?

在给太爷爷拔除魔毒的时候,王猛就明白了,所谓魔毒,其实就是一种古怪的阴元力。但魔毒是魔毒。魔毒不是魔功。魔毒与魔功,根本不是一回事!

难不成,魔功也是修炼阴元力的吗?

“果然如此!”

郭姓老者心思急转,忽然恍然大悟起来,铁口直断道,“王猛!你修炼的是黑煞阴魔功!”

惊诧了片刻,郭姓老者表情变得凝重起来,缓缓道,“据本座所知,三百余年前,五圣教的万毒老祖一脉,修炼的就是黑煞阴魔功!后来,五圣教播乱紫云大陆,杀人无数,生灵涂炭,被紫云大陆修仙界群起围攻。万毒老祖被灭杀。黑煞阴魔功就在紫云大陆失传了。想不到在你身上,黑煞阴魔功死灰复燃了!”

作为北冥派外事堂副堂主,郭姓老者与燕州五沙派,来往较为密切,知道五沙派中的某些人,可能就是五圣教余孽,在暗中修炼黑煞阴魔功。他们功法不全,无法修炼出亮眼的魔道法术来。同时他也知道,五沙派虽说是独立小门派,其实已经投在他们北冥派门下,此为北冥派中的旁支了。

郭姓老者见识过五沙派的黑煞阴魔功,与王猛流露出来的阴寒气息颇为相似,眉头微蹙下,顿时明白过来,原来王猛修炼的诡异功法,竟然是黑煞阴魔功!

与五沙派弟子相比,王猛的魔道功法更加诡异。

郭姓老者说出他的猜测后,见王猛茫然不知,不禁有些猜疑了。其实他自己也无法肯定,王猛修炼的是不是黑煞阴魔功。

他当然也知道,五行灵力是无法抵御黑煞阴魔功袭击的。

传说三百余年前万毒老祖施虐时,紫云大陆修仙界在黑煞阴魔功下损失巨大,后来有人发现雷灵力可以抵御黑煞阴魔功袭击,才慢慢转败为胜的。

王猛年龄不大,修为不深,即使修炼了魔功,也构不成威胁的。

更重要的是,王猛法力低微,承受不了五行法术的打击。只要将王猛击毙了,哪怕他修炼了魔功,也没有威胁了。以他虚神初期境界的修为,要击毙王猛,还是办得到的。

“黑煞阴魔功?”

王猛茫然道,“何谓黑煞阴魔功?”

虽然不知道何谓“黑煞阴魔功”,但葛袍老者提及“黑煞”两字时,却让王猛心中一凛,觉得有些耳熟。随即想起来了,熊其五麾下的“黑煞会”,不就带有“黑煞”两字吗?

如果葛袍老者的话属实的话,王猛不得不怀疑,熊其五和吕斌修炼的“夺魂神光”秘术,可能就是葛袍老者口中的“黑煞阴魔功”,或者是“黑煞阴魔功”中的一个应用小法术!

他的夺魂指,就是从“夺魂神光”秘术中演化而来的,如果“夺魂神光”是黑煞阴魔功的话,那他的夺魂指神通,也是黑煞阴魔功无疑了!

传说中,五圣教起源于西州,最后席卷紫云大陆。沉余黑遭到紫云大陆修仙界围攻,挚伏在荒域中苟延残喘一百余年。由此看来,西州与魔族人之间,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熊其五在西州寻获黑煞阴魔功秘术,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也只有这样,才解释得通,为何熊其五麾下的组织,叫做“黑煞会”了。不就是修炼黑煞阴魔功的帮会组织吗!

郭姓老者叹息道:“究竟何谓黑煞阴魔功,本座也知之不详。传闻万毒老祖修炼的功法,就是黑煞阴魔功。据此,有人猜测万毒老祖应该是魔界中人,不知如何来到人界的。传闻万毒老祖被灭后,黑煞阴魔功也散落消失了。眼下仍有人在修炼残缺不全的魔道功法。想必你也觅得了黑煞阴魔功残篇,才修炼出如此诡异的魔道功法的罢!”

说到这里,郭姓老者面孔一般,声音森寒地道:“你是魔族余孽,又遇上了本座,那就让本座来超度你罢!”

郭姓老者不再废话,袖袍一拂。

一道白光飞射而出。

一个盘旋后,停在身前,赫然是一柄顶阶上品飞剑!

郭姓老者掐诀打出,那柄飞剑灵光大放,在嗡鸣声中迅速巨大为三四丈大小的巨剑,气势惊人悬浮在身前,锋芒毕露的剑尖,闪烁凛冽寒光。

在郭姓老者绵绵不绝的法诀加持下,“哧哧”之声大起,巨剑表面灵光闪动,蓦然浮现出一层晶白如霜的寒光,一层薄薄的寒冰随之浮现而出。

竟是一柄寒气森森的巨大冰剑,弥散出惊人寒意!

与此同时,一片白茫茫的寒气从巨剑上弥散出来,奇寒刺骨,化为呼啸狂风,向四面横扫而去。

巨剑四周,顿时起了一层濛濛薄雾,气温直线下降,无数晶莹冰晶凭空出现,在空中微微荡漾,闪闪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