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不远处的谭信秋被森寒侵袭,忍不住瑟瑟发抖,面色微变,连忙向后跃退十余丈远,才没有奇寒切骨的感觉。

而在这时,郭姓老者冲对面的王猛狠狠一挥手,冷声道:“给我斩!”

寒气森森的冰剑一闪而至,仿佛惊雷闪电般的爆发出漫天的刺目银光,从半空中狠狠一剑斩下。

巨大的威压,迎面扑来。

遮挡在王猛头顶的碧绿光幕和茂密树林,竟被威不可挡的冰剑一斩而破,化为滚滚绿雾一分两半,漫空飘散,灵光交织闪烁不定。而冰剑再次光芒大放,在郭姓老者驱使下毫无障碍的,继续斩向了下面的王猛。

四周的空间中,奇寒切骨,强横的法力气息席卷而来,将王猛牢牢锁定在其中,同时尖利的剑鸣声大起,空间撕裂,爆发出一连串尖锐的爆鸣声,貌似一柄惊天巨剑斩破虚空,气势汹汹的直劈下来了一般。

如果是普通筑元境修士,无须冰剑斩击,就是冰剑弥散出来的奇寒,足以将其冻得瑟瑟发抖,法力大失了。

让郭姓老者大感意外的是,不管是凌厉迫人的威压,还是冻入骨髓的至寒气息,对王猛毫无影响!

惊人威压直压下来,竟无法奈何王猛分毫!

对面的王猛,面冷厉的一掐诀,金刚般若神功自行运转,强横的肉身力量犹如决堤洪水般的喧嚣而出,全身关节骨骼爆发出密集的“噼里啪啦”爆响,一股惊人的庞大气息如狂风般的透体而出,向四面横扫而去,气势惊人之极!

王猛全身肌肉骨骼蓄势绷紧如硬弓,额上青筋凸现,面上浮现一层淡淡晶光。

“给我破!”

王猛怒吼一声,猛然一拳击出!

在其手臂的上方,劲风激荡,空间微微波动,一只灵气凝聚成型的斗大拳影,外面包裹着一团刺目的雷光,凭空浮现,一连串低沉雷鸣声响起,以雷霆万钧之势疾击而出,气势惊人地轰在疾斩下来的巨剑上面!

“轰隆隆”

霹雳一声雷鸣!

斗大拳影伴着一团刺目的白光在冰剑上面爆裂开来,寒气森森巨剑竟在巨响声中,被拳影从侧面一击而开,向后飘飞了数丈远,体型迅速收缩变小了几分,才堪堪停住身影!

巨剑一侧,被那拳影击中之处,寒气滚滚涌出,凝炼在上面的坚冰全都一层层的溃散破裂开来,冰屑纷飞,露出了里面银白色的剑体。

郭姓老者吃了一惊,双目微眯,面色阴晴不定起来!

要知道,郭姓老者修炼的功法,是至寒属性的水系功法,其本命飞剑以至寒之物万年寒晶祭炼过无数回的。万年寒晶的冰寒之力,甚至是寒冰雪莲的数倍。凝炼在剑体里面的万年寒晶虽然只是巴掌大的一块,就足以对付普通虚神境高修了。普通筑元境修士不要说将其损伤了,被其惊人冰寒袭体,恐怕都要冻僵,失去反抗之力的。

王猛不但没有被冻僵,反而将凝结在飞剑上的寒冰损去不少,郭姓老者如何不吃惊!

感应到王猛一拳之威弥散出来的法力精元气息居然是五行灵力和雷灵力,而且是好几种五行灵力混杂在一起,而不是黑煞阴魔功的样子,郭姓老者就更加震惊了。

“王猛!你这是什么功法,可否说来听听?”

刹那间,郭姓老者嘴角抽动了一下,脸色难看的开口问道。

第一次与虚神境高修对敌,王猛颇感紧张。

交手过后,倒轻松了不少。

此时,他的金、木、土三灵脉加上雷系异灵脉,都修炼到结丹三层境界了,全力施为下,相当于四名结丹境高修的合力一击,又有金刚般若神功加持,足以媲美结丹后期大圆满境界高修了,冰剑宽大的侧面被其全力一击,如何能承受得起!

也幸亏郭姓老者修炼的是至寒属性的功法,以他的炼体修为,构成不了威胁。何况他的土属性法力精元,有克制对方水属性法术的神效。但如果对方是火属性功法的话,那他就无法与之抗衡了。毕竟火属性法术可以克制他的金属性法力,让其无法发挥应有作用的。

一旁的谭信秋见此,眼神一缩,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王猛与虚神境高修对敌而不落下风,让他无论如何都不敢置信!虚神境高修,那可是比筑元境修士高出两个大境界的存在啊!

正常情况下,不要说对敌了,就是虚神境高修释放出来的恐怖威压,就可以将筑元境修士镇压了,哪里还有还手之力的。可怕的是,在郭姓老者巨剑威压之下,王猛不但毫发无伤,还能放手反击,将郭姓老者的巨剑击伤!

这怎么可能!

这简直颠覆了他对修仙的认知了啊!

谭信秋心中暗忖,难道王猛隐匿了修为?

作为霸州谭氏家族子弟,谭信秋知道王猛是庄客之子,三系杂灵脉,入门时间不过三年,年纪不过十八九岁,理论上不可能修炼到虚神境境界,甚至也不可能修炼到结丹境境界。能修炼到筑元后期境界,已经冲顶了,已经是千年不遇的修炼奇才了!

在这种情况下还隐匿修为,完全没有必要呀!

难道正如郭姓老者说的那样,难道王猛修炼了黑煞阴魔功?

难道黑煞阴魔功,有如此神奇吗?

谭信秋满脸骇色,震惊异常。

虽然不明白王猛为何能做到此点,但一想起他被王猛一招制服,毫无还手之力,马上又释然了。王猛能与虚神境高修对敌而不落下风,败在王猛手里,那不是正常是事情吗!

打坐在地上的罗凌云见此,同样震惊不已!

他这才知道,他与王猛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了!王猛能与虚神境高修对敌,一招将他制服,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罗凌云这才意识到,王猛一招将他制服,并不是趁他不备,而是他确实不是王猛的一招之敌。道理很简单,不管他备不备,王猛一招之下,他都会手到擒来。

这让一贯以名门大派精英弟子为傲的罗凌云,大受打击!

青青见此,不禁又惊又喜!

一颗提到嗓子眼上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猛哥在她心目中的形象,一下变得更加高大伟岸起来,看向猛哥的目光,更是满满的爱慕和崇拜的神情。

她原本以为,猛哥不可能是葛袍老者的对手的。

毕竟葛袍老者是虚神境高修,猛哥才是结丹第三层境界的修为,俩人差了整整一个大境界。正常情况下,如此巨大的差距,完全是被碾压的存在了。

直到后来,她亲眼目睹了猛哥一拳击伤葛袍老者的飞剑,她才知道,猛哥的修为深不可测,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她原本就对猛哥信赖有加,深信不疑,认定猛哥不是普通修仙者可以比拟的存在,如今见猛哥大展神威,越发证明她有先见之明了。

这让她如何不惊喜!

王猛轻轻吁了一口气,随即冷笑道:“你一个将死的人,还有必要知道吗?”

郭姓老者的面色,一下冷峻下来,口气森寒地道:“你想找死!”

如果说,此前他还有些小觑王猛的话,现在再也不敢了。

现在的他跟谭信秋一样,怀疑王猛是不是隐匿了修为了。如果王猛真是筑元后期修士,早就是他的寒晶剑下的亡魂了。

尽管他也看不出王猛是不是隐匿了修为。但他可以判断得出来。王猛既然能击伤他赖以成名的寒晶剑,就不可能是筑元境修为了。至少是结丹后期大圆满境界,甚至是虚神初期境界的存在,才有可能办到此点的。

从年龄来推断,王猛不可能是结丹后期大圆满境界修为,或虚神初期境界修为,但世事无常,谁又能肯定王猛一定不是结丹后期大圆满境界,或虚神初期境界高修?

在这种情况下,他还不全力出手,那他就是猪了!

虑及此点,郭姓老者疯狂掐诀念咒,一道道法诀狠狠打出。

得到郭姓老者的法力加持,那柄被王猛击得破败不堪的冰剑上面,忽然亮起一团乳白色的灵光,寒芒闪烁了几下,滚滚寒气迅速往回收敛,从破损的地方重新吸入回去,冰剑很快就恢复如初了。

随即,冰剑灵光大放,迅速巨大为一柄三四丈大巨剑,威力丝毫不减半分,仿佛先前对其的重创,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

“给我斩!”

郭姓老者目中厉芒闪动,单指冲巨剑狠狠一点!

巨剑灵光一闪,嗡鸣之声大起。

“唰”

巨剑以雷霆万钧之势向王猛疾斩下来。

对面的王猛见此,也没闲着。

“剑气空间!”

王猛冷叱一声,当即也不言语的袖袍一甩,顿时一阵清鸣声响,五柄飞剑从其袖口中鱼游而出,一个回环盘旋后,并排而列的浮现在身前,锋锐剑尖方向齐齐斜指,大片森寒剑气从中喷涌而出,形成一片剑光闪闪的剑气空间。

嗡鸣声大响,巨剑从天而降,势不可挡的斩入剑气空间,直奔王猛头顶而来,眼看就要将王猛劈为两半了,郭姓老者刚刚露出一丝笑意。

但很快,他的笑意就凝固在脸上了。

在郭姓老者惊骇的目光中,巨剑出人意料地被一种神秘力量一引,蓦然改变方向,由直劈而下变为了方向一偏,错过王猛,气势惊人的斩入右侧的河水中。

“轰隆隆”

一声惊天巨响!

河水炸裂而开,化为冲天水浪扶摇直上,很快凝结成冰,扑簌簌落入河水里面,砸得水花四溅,仿佛下了一阵大冰雹。

亲眼看见自己的寒晶剑被诡异改变方向的一幕,郭姓老者吃了一惊,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以他的强悍神识,敏锐地感觉到了两道诡异的“牵头击尾”之力,方向相反,一前一尾,四两拨千斤,在间不容发之际将巨剑牵引到旁边的河水中了。那股诡异的牵引力量,显然是五行灵力,而不是所谓的魔功。

郭姓老者虽然有些吃惊,不知道王猛施展的是何种秘术。但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倒也放下心来了。

单手冲河水里面的巨剑一招,让其化为一道白芒飞射而回,以便再次对王猛发动攻击。可就在这时,郭姓老者看见对面的王猛,忽然有了让他吃惊的变化。

“迅雷遁”

王猛心意一动,背后“噌”地一声,长出一对银白色的雷光翼,三尺高,一丈长短,淡淡雷光缠绕不定。双翼轻轻一扇,王猛的人诡异的出现在三丈多高的半空中,不善的目光向郭姓老者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