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135章 一网打尽

“这是……九霄派的迅雷遁!”

目睹了王猛的雷光翼和诡异的瞬移神通,郭姓老者吓了一大跳,一个传说中的名字,蓦然在脑海里浮现出来,失口惊叫道。

传说中,九霄派是与玉真门齐名的修仙大门派,以修炼雷系法术据称于世。

三百多年前的五圣教之乱,九霄派是第一个遭到五圣教屠戮的门派。全派上下数万人,尽数战死,被五圣教杀得鸡犬不留,道统覆灭。九霄派名震人界的《九霄雷霆诀》秘术和“迅雷遁”神通,从此失传,不知所踪。

据闻,九霄派修炼的“迅雷遁”神通,就有一对如此诡异的雷光翼。一旦修成,有瞬移的异能,度速极为诡异!

脸色大变之下,郭姓老者身影一个模糊,诡异地倒退了五六十丈,迅速拉开了和王猛之间的距离,一副戒备异常的样子,看向王猛的目光中,满是震惊的神色。

郭姓老者终于明白了,为何王猛要将他们引到峡谷中来了。那是要辣手诛灭他们呀!王猛的修为不高,但神通诡异,防不胜防。有好几种诡异的大神通盘身。遇上这个怪物,他不但不能摘下对方的首级,恐怕他自己的首级,一不留神,要被对方摘去了。

此时,他心胆俱寒,很想逃遁而走,不想与王猛为敌了。

然而,当着罗凌云和谭信秋俩人的面,他又抹不下面子。也不敢不管不顾罗凌云和谭信秋俩人,将他们丢下。就算逃回去,也无法交差呀!再说,明知对方的迅雷遁秘术迅疾无比还妄想逃遁,也不是上策。一旦被对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追上来,那不是自寻死路吗!

如此看来,只要小心迎敌,一举将对方击毙,才是上策!

“给我死来!”

王猛冷叱一声,背后双翼轻轻一扇。

霹雳一声雷鸣,雷光一闪,他的人就消失不见了。

在他身前鱼贯游动的五柄飞剑,却突然嗡鸣声大起,灵光大盛,一窝蜂地向老者飞斩过去。

“……”

见此诡异情景,郭姓老者心中一沉,本能地感受到了致命威胁!

他见识过一位道友施展的“雷遁术”神通,虽然远远达不到瞬移的效果,但也比他的“鬼影遁”迅疾得多了。倘若拿那位道友的雷遁术与王猛的迅雷遁相比的话,仍然相差很远。王猛的迅雷遁,那才是真正的瞬移神通呵!

王猛的遁术如此诡异,一旦被他近身偷袭,岂不完蛋了!

郭姓老者大急,不假思索的嘴唇急剧噏动,念念有词。

两手一掐诀,身上雪色灵光一下冲天而起,形成了一个四五丈大的一团雪白光球,牢牢罩住了全身。一边本能的放出一面顶阶护身灵盾,单指在其上面一点,灵盾灵光大放,在身前飞速飞旋而开,迅速巨大化为三四丈大小,抵挡对方飞剑的袭击。

同时全身法力大放,磅礴之极的虚神境高修气息冲体而出,在周身形成一层晶白色的护体光墙。这道光墙法力凝厚,普通结丹境高修绝对无法突破其防御,攻击到他本体上来的。

做完这些,老者将寒晶剑召回,全神戒备,准备突施辣手,将突如其来的王猛一举击杀!

然而,老者还是高估了自己,低估了王猛!

以迅雷遁瞬移百丈的神通,如此短的距离,老者根本来不及做更多的反应的。他的念头还在脑海里面转动,王猛的身影,鬼魅般的在他身侧浮现出来。

“夺魂指”

王猛冷叱一声,伸指对着老者轻轻一点!

“哧”地一声!

一股无影无形但明显能感应得到的透明劲流倏忽而至,无声无息,不受任何阻挡地穿过了笼罩老者的雪白光球和护体光墙,直接击在老者胸口上。

老者闷哼一声,不敢置信的目光惊恐向下望去,只见下边胸口上,莫名其妙地出现一个透明的血窟窿,鲜血汩汩流出,全身元阳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流逝,消弥于无形。

郭姓老者大骇,吓得魂飞天外,尚来不及作何反应,就突然法力全失的栽倒在地上,两眼翻白,四肢抽搐,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了。

毫无疑问,在夺魂指的侵夺下,郭姓老者元阳几乎被侵夺殆尽,神识和元神大损,抽水般的迅速流失,一点法力都提不起来了。

老者翻白的双目中,满是惊骇、恐惧和不甘的神情。

看样子,老者恐怕作梦都没有想到,王猛的夺魂指神通,可以轻易洞穿他的护体法术,击穿他胸口,将他全身元阳侵夺殆尽,栽倒在毫无防备的夺魂指下!

“轰、轰、轰……”

鱼贯袭来的五柄飞剑轰击在老者的顶阶灵盾上,爆裂之声大起,灵光飞溅,并不能将其击毁,只能说势均力敌,堪堪抵挡得住。老者控器神识突然消失,那面灵盾才在五柄飞剑轮番轰击下爆裂开来,化为无数碎片飞散,不见了踪影。

半空中的那把寒晶剑失去了老者神识操控,滚滚寒气爆裂开来,旋即凝结为大小不一的冰晶,纷纷掉落。寒晶剑迅速由大变小,还原为一柄三寸长的剑体,掉落在地上。随即呲啦一声,数寸厚的冰晶在地面上凭空浮现出来,将寒晶剑附近的地面,冰封了一大片。

见到如此恐怖的一幕,谭信秋吓得三魂丢了七魄,魂飞魄散!忙不迭化为一道青虹,不要命的疯狂激射而逃,瞬间已在数丈之外。

正在炼化安神丹的罗凌云,也被郭姓老者栽倒在地上一幕,吓得魂飞天外,哪里还顾得上炼化安神丹了,同样化为一道青虹激射而走,不要命的匆匆逃遁。

“想逃?晚了!”

王猛冷哼一声,不慌不忙的将灵气袋祭在空中,轻吐一个“收”字。

一股浩瀚的吸力发出。

飞逃中的谭信秋和罗凌云,栽倒在地的郭姓老者,老者的寒晶剑,以及老者流淌出来的精血等物,都被一道恐怖的力量卷起,无可抗拒地收入灵气袋。

“猛哥!你赢了!”

青青见此,不禁喜出望外,飘飘欲仙的从飞舟上飞掠下来,笑如花开,兴奋道,“猛哥!这个黑色的袋子,是什么法宝呀,怎么还可以将人吸进去的吗?”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法宝。”

王猛丰神俊朗的面上,浮现出满意的微笑,柔声道,“青儿!我能活到今天,全靠这只黑色袋子呢!不知它是什么宝贝,也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为了方便,我将它取名为‘灵气袋’了。”

接下来,王猛便给青青解释灵气袋的种种神奇之处,以及它在黑水峪遗址觅宝时发挥的绝妙作用。并告诉她说,这只袋子很奇妙,是他的救命法宝和最大秘密。除了她以外,他没有告诉过其他任何人,也没有让其他任何人见过,更没有人知道它的存在。

否则,一旦被人知道,他就危险了。

青青闻言,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很乖巧的微含螓首,轻声问道:“猛哥!那三个人被吸进灵气袋里面,不知是死是活?”

“当然是活的了。”

王猛自豪地笑道,“青儿!你想不想进去看看?灵气袋是一件空间法宝。仅仅从外面看,只有巴掌大小。进到灵气袋里面后,才知道它的空间十分巨大,现在应该有上千里广阔了。里面灵气氤氲,可以容纳数百上千万活人的!”

王猛便将灵气袋的内部空间与他本人神识强弱的关系,细心的给青青解释了一遍,听得青青直乍舌,惊讶道:“猛哥,这只灵气袋这么厉害呀,真是太神奇了!”

“猛哥,青儿想进去看看!”

王猛闻言,兴奋地点了点头,抬手打出一个法术护罩,将俩人都笼罩在护罩内。然后口吐一个“收”字,将俩人都收入灵气袋。

青青飘飘欲仙,轻盈地落在灵气袋内。

王猛寸步不离地陪伴在她身边。

王猛的人在灵气袋内,神识仍然可以透过灵气袋和法术护罩,查看到外面的一切。如果有人过来,他马上就会知道。

如此一来,他就不用担心有人过来,将灵气袋捡走了。

袋内灵气氤氲,空间辽阔无际。

郭姓老者、罗凌云和谭信秋三人,口吐鲜血地躺倒在前面不远的地方。

进入灵气袋时,郭姓老者就已经昏死过去了。多亏灵气袋内生机气息浓郁,哪怕他的元阳被侵夺殆尽,在生机气息涵养下,并不会随便死亡了。

罗凌云和谭信秋被收入灵气袋时,就被王猛掌控灵气袋的禁锢之力,将俩人镇压得丹田破裂,七窍流血,提不起一丝一毫的法力了。

至于沉余黑的异体,被王猛收藏在一只储物袋内,别人是看不见的。

四阶玄蛇妖兽小青、五只巨蛙妖兽和两条赤练蛇妖兽,团团围在三人旁边,目光贪婪地望着垂死的三人,似乎很想将他们吞噬下腹的样子。王猛在将郭姓老者三人收入灵气袋时,就已经告诫过它们了,这三人他还有用,不许它们吞噬了。

妖兽们尽管很贪婪,却只能自我克制。

望见前面一大群三、四阶妖兽,青青心中暗暗吃惊。考虑它们都是猛哥的宠兽,倒也不怎么害怕了,神情镇定自若。

见王猛和青青进来,罗凌云和谭信秋俩人惊骇欲死,瑟瑟发抖,不知道王猛会如何处置他们。

罗凌云平时飞扬跋扈惯了,以出身高贵为傲,根本不会将王猛这样的贱民放在眼里。见王猛和青青俩人一对玉人儿一般的立在不远处,知道他的性命操在这俩人手中,在此性命攸关的关键时刻,再也顾不上高贵了,连忙手足并用的爬过来,对王猛和青青磕头哀求,流血流泪,歇斯底里大喊道:“求两位大人大量,饶我一条狗命!只要能够活着,不管任何代价,我都愿意付出!求求王前辈,求求青青大小姐!饶命,饶命,饶命啊……请务必饶我一条狗命啊……”

青青见此,满面鄙夷,一语不发。

王猛心中不悦,担心罗凌云啰啰嗦嗦地打扰了他和青青的雅兴,伸指点中罗凌云的昏睡穴,让他沉沉睡去。

谭信秋见此,悲凉地闭上眼睛。

悲凉的泪水,从眼缝里面滚滚涌出来。

谭信秋知道,他们家族与王猛,是不共戴天的世仇。

现在被王猛抓入袋子里面,绝对无法幸免了。他几次想自尽。可惜丹田尽毁,提不起丝毫法力,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啊!万般无奈之下,只好闭目躺在地上,对王猛道:“姓王的!我知道,我们两家有不共戴天之仇。你杀了我吧!”

王猛懒得与他废话,直接点中他的昏睡穴,让他昏死过去。

青青见此,问王猛道:“猛哥!这俩人如何处置?如果放了他们,让谭氏家族和北冥派的人知道你的秘密,那你就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