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王猛沉吟了片刻,断然道:“这三人用心险恶,在半路上截杀我们,罪不容诛!对于这样的人,我们只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否则后患无穷。不过,现在还不能杀他们。先留下他们狗命,等以后再处置吧!”

青青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王猛的说法。

对于杀不杀郭姓老者三人,王猛有自己的考虑。

王猛知道,谭信秋、罗凌云和郭姓老者三人,在各自的宗门中都留下有身份玉简备份,一旦被杀,身份玉简备份的颜色就会改变,北冥派和清溪派马上就知道他们陨落了。

北冥派远在数十万里之外,就算知道郭姓老者和罗凌云陨落了也无妨。他们就是想做什么,也鞭长莫及,来不及了。

谭氏家族的人就不同了。

他们是知道谭信秋在恶龙岭截杀他的。一旦谭信秋被杀,谭氏家族在北峰担任副峰主的谭世明,马上就知道了。

谭世明马上就会赶过来追查。

一旦双方在半途上遇上了,那就完蛋了。

王猛一生,经历过无数生死考验。这样的结局,完全在预料之中。以他现在的修为,还无法与谭世明相提并论,绝对不是谭世明的对手,一旦被谭世明逮住了,那就完蛋了。

这样的事情,当然不能发生。

王猛打算,先不杀谭信秋三人,暂时将他们拘禁在灵气袋里面,给谭氏家族和北冥派的人布下疑阵。让他们摸不着头脑,仓促之间不知如何应对。

在王猛看来,暂时将谭信秋三人拘禁在灵气袋内,可以给北冥派和谭氏家族的人造成他们三人没有陨落的假象。只是联系不上他们。不知为何失踪了。过一段时间,一切风平浪静后,再杀他们不迟。如此一来,就算谭氏家族和北冥派的人知道他们陨落了,也不知道知道他们是如何陨落的,陨落在何地,也就与他无关了。

当然,谭氏家族的人肯定会怀疑谭信秋之死是王猛所为,但找不到证据,不能拿王猛怎么样的。自从以后,谭信秋三人,就真的在世上消失了。

此前他杀了谭延朗和谭冰俩人,不就是这样的情况吗,谭氏家族明知谭延朗和谭冰俩人被杀了,找不到证据,无法将罪责归咎到他头上,拿他无可奈何。等此次谭信秋三人被杀时,王猛已在自己洞府里面闭关修炼一段不短的时间了,谭信秋三人的死,也就与他无关了。

灵气袋内,灵气氤氲,生机气息浓郁。

青青置身其中,心神愉悦,更加容光照人,美艳不可方物了。青青贪婪地吸纳着灵气袋内的生机气息,惊叹道:“猛哥!这只袋子里面的空气,好清新呀!青儿觉得自己又年轻了呢!”

王猛笑道:“青儿,灵气袋里面,还有一个好东西,我带你去看看吧!”

旁边的四阶玄蛇妖兽小青猩红妖目盯着青青,露出惊艳之色,忽然开口说道:“主人!这位仙女妹妹是你夫人吗?真的好漂亮哦!”

青青闻言,吃惊地望着小青,惊讶道:“咦,这条蛇会说话!”

小青羞赧地道:“我叫小青,是主人给我取的名字。仙女妹妹,你就叫我小青吧!”

青青闻言,大感兴趣地望着小青,惊讶道:“小青!你会说人话?”

小青微微颔首,以羡慕的目光望着青青,蛇信舔了舔嘴唇,道:“仙女妹妹,小青是四阶妖兽,有一千多年道行了,自然会说人话了。”

俗话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小青虽是妖兽,还有母妖,自然也有爱美之心的。

望着美若天仙的青青,小青惊羡不已,恨不能马上修炼出人形来,变成青青这样的绝世大美女。

青青满心喜欢,伸手摸了摸小青头上的独角,欢喜地对王猛道:“猛哥,小青好乖哦!青儿好喜欢它!”

王猛笑吟吟地望着青青,笑道:“青儿!它叫小青,你叫青青,你们本来就有缘呢。小青确实很乖,也很喜欢你,你们可以成为好朋友的。”

青青点了点头,妙目转向旁边俯伏着的五头巨蛙妖兽,指着其中一只最大的巨蛙妖兽,惊喜地道:“猛哥!这只巨蛙妖兽,是不是你在雷木岛放出来的那只巨蛙妖兽呀?”

青青脑海里,立刻闪过雷木岛上的一幕。

一片绿草如茵的草地上,芳草菲菲,春意盎然。

猛哥打坐其中,潜心修炼。

他的身边,俯伏着一只庞大如山的二阶巨蛙妖兽,巨大鸣囊一吸一鼓,斗大的眼珠子恶狠狠地瞪着雷木岛上的众人。

那一人一兽的画面,是那样的静美,那样的有趣,让青青永世难忘。

王猛点了点头,道:“正是这只巨蛙妖兽。当时它还是二阶妖兽,现在已进阶为三阶妖兽了。”

“那它会说人话吗?”

青青妙目闪动,调皮地问道。

王猛笑道:“它会不会说人话,我没问过它,暂时还不知道。”

说完此语,王猛走到那只庞大如山的巨蛙妖兽身边,仰首问道:“巨蛙妖兽,你会说人话吗?”

这只巨蛙妖兽来自秘境,是一只异种巨蛙妖兽,但只听得懂王猛的问话,却不会说话,闻言摇了摇头,巨大鸣囊一鼓,应道:“呱!”

王猛扭过头,对青青笑道:“青儿,它说它会说人话!”

青青惊讶道:“那它为何不说话呢?”

王猛沉吟道:“恐怕是没有人教它吧!”

青青点了点头,笑如花开地道:“猛哥!青儿以后教它说话吧!”

王猛笑道:“如此甚好。青儿,你就给它取个名字吧!”

青青偏起脑袋,惊艳妙目斜视王猛,沉吟道:“猛哥,青儿想给它取一个与你相关的名字,就叫它‘猛蛙’,你看好吗?”

“猛蛙?”

王猛愕然道,“为什么取这样的名字!”

青青笑嘻嘻地道:“猛哥,你给小青取的名字里面,有青儿的一个‘青’字。青儿给巨蛙妖兽取名,也要用你名字里面的一个‘猛’字。难道不可以吗?”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那就叫它猛蛙吧!”

王猛大笑,对巨蛙妖兽道,“巨蛙妖兽,你记住了吗,以后你就叫‘猛蛙’了!”

巨蛙妖兽听懂了王猛和青青的话,斗大的怪眼中闪过一丝兴奋,激动地道:“呱!”

青青大喜,挨个将巨蛙妖兽们观看了一遍,才道:“猛哥,你刚才说带青儿去看一个好东西,是什么东西呀?”

王猛带领青青来到那株碧绿小树前,对青青道:“青儿,这就是我想让你看的好东西!刚才你吸纳的清新空气,其实是生机气息。灵气袋内的生机气息,就是这株小树弥散出来的!”

此时,这株小树已经长到一尺多高了,婷婷玉立,生机勃勃,春意盎然。

青青欣喜地走到小树旁边,感应到小树旁边的生机气息更加浓郁了,觉得舒坦之极,闭目深深吸纳,喃喃道:“这就是生机气息……真的好舒坦呀!”

王猛笑道:“青儿,如果你喜欢,以后可以在灵气袋里面修炼的。如此的话,你就可以天天吸纳生机气息了。”

清溪山北峰。

某座洞府之内。

北峰副峰主谭世明坐于修炼室内,双目微闭,潜心修炼。

“叮~”

洞府门外,传来门铃的嗡鸣声。

谭世明霍然张开精光闪烁的双目,发现洞府大门外面,站着其侄儿、西峰管事谭信林。谭信林一脸焦急的侍立着,似乎有什么急事要禀报的样子。

谭世明单手一招。

洞府大门徐徐开启。

谭信林连忙小跑进来,躬身道:“侄儿见过伯父大人。”

谭世明面无表情,道:“何事?”

谭信林躬身禀道:“启禀伯父大人。家主大人发来飞剑传书,说五弟信秋和北冥派的郭副堂主三人,原本计划于昨天晚上,在恶龙岭截杀王猛的。不知何故,现在已是翌日上午了,还不见回去。家族多次给信秋发飞剑传书,都不见信秋回书。不知是否已将王猛杀了。信秋又不见回书,不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谭世明双眉倒竖,目中精芒一闪,但很快就黯淡了下来,垂下眼帘,一副老僧入定的样子,道:“是不是家族的飞剑传书等阶太低,尚未达到恶龙岭,就灵力耗尽,自行焚毁了?”

“应该不会!”

谭信林肯定地道:“恶龙岭距离清溪山,大约只有四万里远近,离巨狼山大约五万里。飞剑传书用的是最顶阶的灵符,应该可以到达,绝对不会自行焚毁的!”

谭世明垂目询问道:“查看了信秋的身份玉简没有?”

谭信林知道其伯父谭世明问话的意思,立刻回道:“回报伯父大人。信秋的身份玉简颜色未变,应该还是活着的。只是联系不上了。愚侄特来禀报伯父大人,请示该如何处置。”

谭世明闻言,依然闭目静坐,沉吟不语。

谭信秋和北冥派的郭副堂主三人在恶龙岭截杀王猛一事,他是知情的。他还知道,家族潜伏在翠微山的眼线提供消息说,王猛已经从翠微山出发,返回清溪山了。

按照眼线提供的信息,王猛大约会在昨日黄昏前后,途径恶龙岭。谭信秋和郭副堂主三人,早就在恶龙岭一带埋伏十多天了。以他们的修为,要截杀筑元后期境界的王猛,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至于为何联系不上,他也想不明白。

或许王猛并未从恶龙岭上空经过,而是拐道去了别的什么地方,谭信秋三人没有等到王猛,向其他方向追过去了也未可知。

既然谭信秋没有陨落,那就再等等看吧!

虑及此点,谭世明吩咐道:“信林。上次听你禀报,北冥派的郭副堂主,应该是虚神第三层境界的修为罢?”

谭信林道:“回伯父大人。郭副堂主确实是虚神第三层境界的修为。”

“王猛离开翠微山,是独自一人,还是与其他人同行?”

“回伯父大人。线人飞剑传书禀报,王猛离开翠微山时,不是独自一人。王猛是与陈青云之女陈青青俩人,一同离开的。陈青青微不足道,只有筑元第二层境界的修为。按道理,郭副堂主牵头伏击王猛,不会出现意外的。家族联系不上信秋,心中不安,才令侄儿来禀报伯父大人知道的。请伯父大人定夺!”

“既然如此。那就没有什么好担忧的了。郭副堂主是虚神境高修,截杀筑元后期境界的王猛,应该不会有何问题的。贤侄无须担心什么。还是先等等再说吧!”

沉吟片刻,谭世明断然吩咐谭信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