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王猛与青青回到清溪山,已是第五天下午了。

将郭姓老者和谭信秋三人一网打尽后,王猛没有直接返回清溪山,而是折转向北,去了万里之外的青衣镇,在那里耽搁了两天,才返回清溪山。

王猛之所以要如此做,不为别的,只为给人造成一种他从未遇上郭姓老者三人的假象。毫无疑问,谭信秋和郭姓老者三人,永远不会在世上出现了。或者说,郭姓老者三人,从此就在人间蒸发了。北冥派远在数十万里之外,可能还没有发现三人已经失踪了。

谭氏家族近在咫尺,联系不上谭信秋,恐怕第二天就知道了。

以谭氏家族的尿性,不排除他们会找上门来,质问这三人的去向。王猛就可以说,他没有见过谭信秋,也不知道谭信秋去了哪里。谭信秋去了哪里,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如果谭氏家族的人一定要追问,王猛返回清溪山途中,是否遇上了谭信秋。王猛就可以放心大胆地说,没有遇上。他并没有直接返回清溪山,而是去北方游历了一趟,才回来的。难道谭信秋也去了北方吗?

这时,谭信秋三人还没有被杀,还是大活人。谭氏家族的人知道谭信秋失踪了,而且是在截杀王猛的时候失踪的。肯定与王猛有关。只是有苦说不出,自然也不敢多问什么了。

毕竟三人在恶龙岭截杀王猛和陈青青的事情,是见不得光的。

谭氏家族的人心有不甘,却无可奈何。

回到清溪山,青青与王猛分了手,自回北峰去了。

她与王猛的关系暂时还没有确定,不宜在大众广庭之下与王猛厮守在一起。那会招致别人的闲话,有损她的清誉的。

王猛则回了东峰脚下的那座洞府一趟,发现洞府的禁制被更换过了,知道宗门给他安排了新洞府,旧洞府就不能再用了,便给小塔发了个传音符。

在返回途中,青青告诉他说,其父陈青云以东峰内务堂副堂主之尊,已经安排人为他选定一座结丹境洞府了。王猛无须再回这座开脉境洞府,直接去那座结丹境新洞府就行了。

东峰的范围极为广袤,新洞府坐落在哪里,王猛并不知道,只能问小塔。小塔是外门弟子,归内务堂管辖,分配洞府这样的事情,都由外门弟子办理的。

片刻之后,小塔脚踩飞行盘器,风风火火赶来了。

三年不见,小塔模样未变,修为也没有变,仍然是开脉第三层境界的修为。

感应到王猛弥散出来的筑元后期境界修士的强大气息,小塔微微一怔,脸上闪过一丝讶色,但很快就恢复如常了。小塔垂着双手对王猛躬身行礼,拘谨地道:“弟子小塔,见过王师叔。不知王师叔有何吩咐?”

王猛含笑打趣道:“小塔,三年不见,你还认得出我,真是难得啊!”

刚入门时,王猛与谭氏家族的人有仇,不敢随便在外面抛头露面,很多事情都是小塔代他办理的。要打探消息,也问小塔。对小塔的印象很好。

见小塔如此拘谨,王猛不禁有了一丝不忍,笑道:“小塔!王某与你,也算贫贱之交了。大家是兄弟,不必拘谨!”

小塔面无表情,没有因为王猛亲切的话语,就对王猛亲热起来,仍然恭敬地道:“王师叔客气了。王师叔叫弟子过来,是想让弟子带领王师叔去新洞府吗?”

王猛点了点头,问道:“小塔,你知道我新洞府在哪里吗?”

小塔回道:“回王师叔。弟子知道的。宗门分配给王师叔的新洞府,就是弟子代为办理的。开启洞府的禁制玉牌,也在弟子身上。弟子这就交付给王师叔吧!”

说完这句话,小塔在腰间的储物袋上轻轻一拍。

一道白光飞出,一个盘旋后悬浮在王猛身前。

小塔道:“宗门分配给王师叔的新洞府,是结丹境洞府,在东峰的半山腰上。据说是结丹境洞府中最好的。正常情况下,王师叔需要去内务堂登记一下,领取开启洞府的禁制玉牌等物,才能启用新洞府的。王师叔与他人不同。内务堂陈副堂主对王师叔很关照,这些事情都由弟子代办了。王师叔拿到禁制玉牌,就可以启用新洞府了。”

王猛虚空一抓,将禁制玉牌摄入掌心。

拿着结丹境高修的禁制玉牌,王猛感叹万分。修仙界与世俗世界一样,都是朝廷有人好做官啊!只要上面有人罩着,什么事情都变得容易了。很多事情都有人代劳,自己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坐享其成。

东峰高大巍峨,高耸入云。

从山脚到半山腰,也有百余里远近,王猛不想浪费时间,心念一动,身上飞旋而出地放出一道匹练似的白光,将小塔卷入其中,随即白光盘旋而起,“唿”地一声,向半山腰上激射而去。

须臾,白光掠上半山腰,在一片石坪上落下。

前面一片葱葱郁郁的竹林,迎风摇荡,映入眼帘。

以王猛的阵道修为,当然看得出来,这片竹林,不过是一座遮掩洞府的幻阵而已!由此可见,当初设计这座洞府的那位阵法师,也是很有趣味的人。

“王师叔!此处,便是您的新洞府了!”

小塔恭立在一侧,拱手道:“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弟子就要告辞了。”

王猛点了点头,从储物戒指里面释放出一瓶碧云丹,将它抛在小塔怀里,道:“小塔,你辛苦了。这瓶碧云丹,是我的一点心意,你收下吧!”

小塔闻言,立刻受宠若惊起来,连忙推让道:“王师叔,您太客气了!带领王师叔来洞府,是在下份内的事情。王师叔赐予在下一瓶碧云丹,让在下怎好生受!”

一瓶碧云丹,现在的价格涨到六七万灵石了,对小塔这样的外门弟子来说,是一份很大的大礼物。难怪小塔会受宠若惊了。

王猛摆了摆手,笑道:“这瓶碧云丹放在我这里,已经没有什么用了。留着也是浪费。倒很适合你用。以后有什么事情,还要劳烦小塔兄弟的。”

小塔闻言,也不好推辞,连忙躬身致谢,客套了一番,才踩着飞行盘器徐徐远去。

王猛拿起禁制玉牌,对着竹林轻轻一点。一道白光飞出,成片的竹林迅速收拢变小,转眼间竟消失一空,不见了踪影。

一座青石洞府,呈现在王猛眼前。

这座青石洞府占据了整座山谷,规模只比青青家的洞府略小一些。至少是他以前洞府的百倍大小。小塔说这座新洞府是结丹境洞府中最好的,看来所言不虚了。

这座最好的结丹境洞府之所以如此设计,那是有原因的。以前是开脉境的时候,外人要见王猛,直接按洞府的门铃就行了。如今做了这座最好的结丹境洞府的主人,那就不同了。要见结丹境高修,可没有这么容易。毕竟这座洞府的主人,至少是结丹后期境界高修了。结丹后期境界高修,在清溪派已有一定的影响和地位,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见到的,得先以传音符联系,得到允许后才行。

这种身份的显著变化,让王猛颇感兴奋,四面环顾。

新洞府位于云雾缥缈的东峰半山腰,向上高可接云。脚下是一片数十亩大的大石坪。石坪中央,是一池悠悠碧水,里面植满了青翠欲滴的一池净莲。大石坪外面,是陡峭险峻的万丈悬崖,极目下视,下面郁郁葱葱,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巨木林。

王猛颇感满意,迈步向洞府内走入。

看得出,这座洞府里面,设计有一座四阶阵法禁制。大概是因为刚刚被分配下来的缘故,洞府大门是洞开着的,其开启和关闭,都由禁制玉牌控制。

进入洞府十余步,光线被都挡在洞府外面,里面一下阴暗起来,黑白反差如此之大,让王猛顿有一阵失明的不适感觉。

单手在禁制玉牌轻轻一按。

黑暗中,忽有一道白光飞出,洞府顶部的石壁上,亮起了一枚圆月似的月亮石,清辉濛濛,洒满了整座洞府大堂,让王猛的眼睛猛然一亮。

这座结丹境洞府,比王猛想象的要大得多,出了正堂,里面还有休息室、修炼室、灵草室、炼丹炼器室等几个大石室。光独立的修炼室就有三个。毕竟这是结丹境洞府里面最好的,洞府主人有二、三名双修道侣,也很正常。

三个独立的修炼室,除了主人自用一个,其余两个可以给双修道侣使用。

修炼室里面,灵气氤氲,灵气浓郁度大致与青青在北峰的洞府差不多,王猛置身在修炼室里面,颇觉舒适、惬意。

像这样的灵气浓郁度,结丹境高修哪怕不服用丹药,纯粹打坐其中,纳气修炼,估计有个四、五年时间,也能提升一层境界了。但境界提升后,进阶的速度会越来越慢。到结丹后期境界时,估计没有十年八年,莫想再突破一层境界了。

由此可见,那些没有灵气资源的修仙家族和散修,能将修为提升到结丹后期境界,纯粹是靠灵石堆积出来的。这就难怪他们为了灵石,经常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了。尽管如此,要突破虚神初期境界,也不可能了。

那简直比登天还难啊!

故此,王猛在历炼时,见到的大都是结丹境高修。

虚神境高修,是极难一见的。

一般来说,纯粹靠纳气修炼,修为进阶的速度,也就这样了。如果佐以丹药,其进阶速度,还可以更快一些。

到了结丹境境界,纯粹靠服用丹药修炼,那可不易!

首先,结丹境高修精进修为的丹药,仍然是培元丹。除非到结丹后期大圆满境界,才可以凭功勋积分每年兑换一枚玉还丹。王猛进阶的速度远快于普通单灵脉弟子,此时服用培元丹修炼,进阶的速度已经非常缓慢了,要想快速提升修为,必须服用玉还丹才行!

五品灵丹玉还丹,每枚价值三百万灵石以上,可不是什么人都服用得起的。

在清溪派,只有结丹后期大圆满境界和虚神境高修,才有资格兑换玉还丹。结丹后期境界以下弟子,一律不允许兑换玉还丹。

要获得玉还丹,还必须以功勋积分兑换,一年最多只能兑换一枚。每枚价值三十万分功勋积分。普通结丹境高修就算能兑换好几枚玉还丹,也没有那么多功勋积分可供兑换。大部分结丹境高修都是靠充足的灵气供应,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通过长时间纳气修炼,才能突破境界的。

王猛现在有五百万分功勋积分,大致可以兑换十五枚玉还丹,但时间跨度长达十五年,纯粹靠以功勋积分兑换玉还丹,修为进阶的速度,同样快不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