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不过,王猛与普通结丹境高修不同。

王猛现在已有金、木、土三灵脉和雷系异灵脉,修炼进阶的速度,较之普通结丹境高修快出至少四五倍。只要洞府中灵气供应充足,在不服用玉还丹的情况下,大概只要一二年时间,便可提升一层境界。

但洞府中的灵气来自直通地下灵气矿泉的细微小孔,所有结丹境洞府灵气供应都差不大,并不会因为他是四灵脉,灵气供应的速度就会加快。

在这种情况下,要想快速提升修为,只能一边纳气修炼,一边服用玉还丹了。

在黑水峪遗址觅宝的时候,王猛缴获了四枚玉还丹。后来又以巨资拍得四枚朱果。在翠微山服用了一枚朱果,还剩余三枚。三枚朱果,大致相当于三十枚玉还丹的样子。此外,每年还可以在黑水峪遗址中,收获大半碗地灵水。

有如此多灵丹灵药,要想将修为快速提升到结丹后期境界,当然还是有可能的。但一旦这些玉还丹和朱果都服用完了,修炼进阶的速度,仍然会慢下来。

最让王猛感到担忧的是,哪怕他身上灵石再多,都很难买到足够多的玉还丹的。不要说坊市灵丹灵药店没有玉还丹出售,就是坊市拍卖大会上,都不见有玉还丹拍卖。

这让王猛忽然想起,囚禁在灵气袋内的那位郭姓老者,曾经在落月城拍卖大会与他竞拍过朱果,想必身上的灵石不会少,或许还有玉还丹盘身。

现在郭姓老者还没有身死,他的储物戒指应该还是被控器神识锁死了,无法开启的。王猛也不想多事,匆匆忙忙破开他的控器神识,查看储物戒指里面的东西。准备再等半年十个月,一切风平浪静后,让宠物妖兽将郭姓老者吞噬了,再说吧!

沉吟片刻,来到旁边的灵草室中。

这座洞府不愧是东峰最好的结丹境洞府,灵草室的面积极为庞大,足有十七八亩的样子,被划分为八个四四方方的大方格,每隔方格里面都填满了厚厚的泥土,灵气浓郁,适合培植各种灵植。其中一个方格里面是水湿之地,可以种植水系灵植。

将千年龙涎草、玉昙花、紫雪藤和沉余黑灵草袋中的各种高阶灵草都培植在灵草室内,一共八个大方格,被植满了六个,才算完事。

至于灵气袋中的那株碧绿小树,就没有拿出来了。

此外,灵草室有专门的禁制法阵封闭,未经王猛开启,别人是闯入不进来的。因此将各种高阶灵草灵药种植在灵草室内,也不怕被人察觉到什么端倪的。

当然,结丹境高修的洞府,一般是没有人敢闯入进来的。

在清溪派,擅闯别人的洞府,那可是罪责不小的事情!

依照门规,轻则被鞭笞,重则被废去修为,逐出门墙。门规森严,无人敢违。当年谭延朗无故攻击王猛洞府大门,被陈青云挥掌击伤,吐血而遁,也不敢对陈青云有何怨言,更别说寻衅报复了。

处置完灵草灵药,王猛满意地在室内巡视几圈,来到隔壁的炼丹炼器室。将储物戒指中的紫金炉、烈焰石和各种阵道材料分门别类,全部放置在室内。

随即,王猛开始炼制一套二阶监控法阵的阵旗和纪录阵盘,以监视和记录洞府外面的情况。完工后,将这套二阶法阵布置在洞府大门前。有了这套监控法阵,就可以监控洞府大门外百丈范围内的一切了。

一旦有人过来,就会将其影像纪录在纪录阵盘里面。

王猛如此做的目的,是想察看谭氏家族的人会不会来骚扰他,或者监视他。或者他不在洞府的时候,偷偷潜入他洞府里面来搞破坏。这套二阶监控法阵有强大的隐匿功能,将其布下后,别人是无法发现它的存在的。如果谭氏家族的人胆敢闯入洞府,他便可以以纪录阵盘里面的影像,要宗门追究谭氏家族的人的罪责了。

做完这一切,王猛在修炼室内打坐歇息片刻,换上一套筑元境弟子专用的白色修士袍,飘然出了洞府大门。用禁制玉牌将洞府大门封闭起来,然后化为一道青虹,向山下飞掠而去。

王猛此行的目的地,是东峰内务堂灵药兑换阁。

东峰内务堂灵药兑换阁,是各境界弟子灵草灵药交公的地方。除了交公灵草,还可以以功勋积分兑换灵丹、灵药、灵器或者修炼功法等修仙物品。其功能与翠微山内务堂差不多,只是规模大得很多而已。

回到清溪山后,王猛的首要任务,是搜寻天火液,开拓火灵脉。

眼下,他有三株黑殍花,唯独缺少天火液。

据王猛所知,内务堂灵药兑换阁可以凭积分兑换灵丹、灵药或者灵材。他此行的目的,就是去兑换阁询问一下,是不是有天火液兑换。眼下他有五百万分功勋积分,如果兑换阁有天火液兑换的话,应该足够兑换一二份了。

须臾,王猛的遁光,飞落在一座紫云石建筑而成的三层大殿前面。

此座大殿气息雄伟,檐牙高啄。

大门的上方,悬挂着一面蓝色匾额,上书“东峰内务堂”五个金光闪闪的大字。

大殿大门前面的广场上,一左一右,耸立着两棵其高五六十丈的巨大巨木树,浓密茂盛的巨木树树冠相互交织,几乎遮盖了整座内务堂大殿的上空。使其看上去有种古朴幽深的沧桑感觉。好像很有传承的样子。

大殿大门前的石级上,守候着两名青袍外门弟子。

见王猛的遁光从天而降,器宇轩昂的阔步走来,两名青袍弟子微微一愣,好像从未见过此人,一副全然陌生的样子,随即感应到王猛周身筑元后期境界修士的庞大精元气息,不禁吃了一惊,忙躬身行礼,道:“弟子见过师叔!”

王猛淡淡点头,问道:“今日兑换阁何人当值?”

其中一名弟子躬身答道:“回禀师叔。今日应是雷东亭师叔和唐师祖当值。如果不是很难辨认的灵材,唐师祖一般是不会来这里的。现在应该是雷东亭师叔一人在里面。”

“雷东亭?”

王猛眉头微蹙,自言自语道。

在东峰,王猛几乎不认识什么人。之所以要多此一问,不过是因为这两名外门弟子看见他时神色紧张,明显拿他当作前辈高修看待了,他才不得不装出长者的威严来,随口一问而已!外门弟子口中的“雷东亭”,估计是雷氏家族的人。

从辈分看,估计是北峰师弟雷敬亭的兄弟。

王猛摆了摆手,示意两名外门子弟无须客气,吩咐他们好好当值,随即向大殿内走入。

两名外门弟子目睹王猛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内,不禁面面相觑。其中一名弟子纳闷道:“这位师叔如此年轻,大概只比我们大二三岁的样子,就已是筑元后期境界高修了。放眼整个东峰,好像还没有听说过有一位这样的师叔的?”

另一名弟子冷笑道:“你没听说过,有何奇怪!在下还见过仅仅十一、二岁,就突破筑元初期境界的师叔呢!人家年龄比我们还少,就是筑元境高修了,你又能怎样。谁叫你我的脉象资质,都差得一塌糊涂呢!”

“唉!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另一个弟子叹了口气,沮丧地道。

二楼兑换室。

王猛推门进去,见一名红脸中年汉子坐在一组灵玉柜台后面。

他的身后,有一个半人高的圆柱形平台,上面淡淡灵光闪烁不定。以王猛的阵道修为,当然看得出来,那是一个简单的传送法阵。交公的灵草灵药,由这个传送法阵传送到库房里面去的。要兑换的灵物,也由这个传送法阵传送出来。

那中年红脸汉子大约三十余岁的样子,筑元后期境界修为。浑身淡淡的火灵气息。王猛一看便知,此人是火灵脉修士无疑。今日既然是雷东亭当值,此人必是雷东亭无疑了。其面目与雷敬亭也有相似之处,估计是雷敬亭的兄长吧!

此刻,红脸汉子正百无聊赖地摆弄着手中的一方红色矿物,知道有人进来了,仍然低着头,漠然地摆弄着手中的东西,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他手中那块矿石炽热之极,弥散出滚滚热气,房内温度炽热已经无比了。红脸汉子恍如未觉,将它拿在手中摆弄,却好像没有事情的人一样。

显然,那块矿石并非寻常之物,难怪他会察看得如此投入了。

王猛走到此人面前,拱手道:“雷东亭师兄!师弟王猛,这厢有礼了!”

红脸汉子的雅兴被打断,很不耐烦起来,抬起头冷冷看了王猛一眼,好像并不认识的样子,声音里面透出一股不耐,冷声道:“何事?”

王猛见此一愣,心中嘀咕,难道雷东亭并不是雷敬亭的兄长?或者说,雷东亭是雷敬亭的兄长,但雷敬亭并未在其兄长面前提起过自己?他故意提起自己的名字,就是想引起雷东亭的注意。毕竟熟人好办事。不料雷东亭毫无反应。

这个念头一闪后,王猛就毫不在意了,他是来兑换东西的,又不是来求人的。便道:“请问有天火液兑换吗?”

听到“天火液”三个字,红脸汉子这才将注意力从红色矿物上抽出来,眨巴眨巴着眼睛,篾然望着王猛,冷笑道:“你想兑换天火液?”

一见王猛是名十八九岁的小青年,红脸汉子原本满脸鄙夷之色,但感应到王猛身上弥散出来的法力精元气息,似乎并不弱于他,反而还要强悍三分的样子,不由微微一惊,连忙多看了王猛几眼,口中念叨道:“王猛……王猛?这个名字好像很……”

红脸汉子忽然站立起来,激动地问道:“兄台!你说你就是王猛王师弟?”

王猛点了点头,道:“在下正是王猛。”

“哈哈!抱歉了,王师弟!”

红脸汉子忽然朗声大笑,道,“王师弟修为高深莫测,对吾弟雷敬亭,有救命之恩!吾弟已经禀报过家族了。今日得见王师弟,何幸如之!”

说到这里,雷东亭忽然不好意思起来,解释道,“王师弟,很对不起啊!刚才雷某在看这块叫‘落阳晶’的矿石,一时沉迷其中,倒冷落王师弟了。抱歉!请王师弟切勿介意!”

“王师弟如此年轻,应该还不到二十岁吧?就已是筑元后期境界了,修为还在雷某之上的样子,真让雷某羡慕啊!”

雷东亭口中啧啧称赞道。

“呵呵,雷师兄客气了!”

王猛确实也没有介意,大大方方地笑道,“原来雷师兄是雷敬亭师弟的兄长。令弟豪爽任侠,人品正直,在下极为钦佩的!”

“在下此来兑换阁,是想兑换一份天火液。不知可有兑换?”

雷东亭闻言,含笑摇了摇头,遗憾地道:“王师弟!天火液此物,极其珍稀!兑换阁并无此物兑换的。也别说兑换阁了。就是本派炼器阁,都没有此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