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自此以后,多福道人就忙于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事情了,损骨髓的事情多了,修炼的时间就少了,直到二十七八岁,才突破筑元一层境界。这在清溪派,这种修炼进阶的速度,几乎是创纪录的缓慢了。

突破筑元第一层境界那一天,多福道人激动得热泪盈眶。回想起当年刚入门时,他也曾心怀大志,抱负远大,要在修炼上大有作为,大展宏图,成为叱咤风云、人人敬仰的傲世存在,如今却落得个......多福道人心中酸痛,泪流满面,在不知是喜是悲,逐自号“多福道人”,大概是“多子多福”的意思。

多福道人的向道之心,自然要旁落在一边了。

于是得过且过,自得其乐。

眼下,多福道人一共有四妻一妾,膝下有十多名子女,他本人蹉跎岁月,修炼到如今,好不容易才突破筑元境第6层境界。

见王猛从大门中进来,肾气不足的多福道人眯起了瞳孔放大的双目,向王猛望去,好像并不认识的样子,感应到王猛身上强大的法力精元气息,似乎还远在其上的样子,多福道人一愣,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多福道人叹了口气,心中隐隐生痛,概叹自己辜负了大好修炼时光了。

“多福道人!你老人家别来无恙乎?”

王猛向多福道人拱了拱手,微笑招呼道。

“你是?”

多福道人抬起脑袋,吃惊地望着王猛,眨巴眨巴着眼睛,努力在回想什么,却什么都想不起来。他的记忆中,似乎没有这个人。

“呵呵!在下是三系杂灵脉弟子王猛啊!”

王猛大笑道,“三年前,在下在你这里复制过一张一品灵丹补灵丹的丹方!当时你老先生还教训在下,说你一个三系杂灵脉弟子,还学什么炼丹呀!有这点时间,还不如干点杂活去吧!多福道人,还记得么?”

“是你!你叫王猛!”

经过王猛提醒,多福道人终于想起来了。

毕竟三年的时间并不长,而在所有开脉境弟子中,复制过一品灵丹补灵丹丹方的,也只有王猛一人。当时多福道人还以为,一个三系杂灵脉弟子还妄想学习炼丹,简直是不可理喻的事情!还将此事当作笑料,跟同门师兄弟和大小老婆们,都说起过的,自然印象深刻。

王猛现在一说起,他马上就想起来了。

“嘿嘿……王……那个……师兄啊!嘿嘿,你不是……怎么……?”

多福道人以探究的目光望着王猛,有点惊讶,有点尴尬,还有点不安,脸色滑稽之极。

他本来想问,你不是三系杂灵脉的开脉境弟子吗,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成了筑元后期境界师兄了?“三系杂灵脉弟子”这个名称,他现在连提都不好意思提起了,毕竟当年他曾将它当笑料取笑过的。“筑元后期境界师兄”这个称呼,他更加不想提起了。

王猛才十八九岁,就成了他的师兄了,这让他如何喊得出口!

“呵呵,多福道人!你是不是想说,为何在下三年时间里,就从开脉境修为,进阶到筑元后期境界了?呵呵!多福道人,不瞒你说,在下在外面历炼时,一不小心掉进了一个上古遗址里面,在遗址里面捡到一枚丹药服下,不知何故,就突然修为大涨,进阶到筑元后期境界了,呵呵!”

王猛呵呵大笑道。

他如此对多福道人解释,等于向所有对他快速提升修为有疑问的人做了解释。毕竟多福道人是个喜欢闲话的人,他将这个奇闻告诉多福道人,相信要不了几天,多福道人就将此事传得沸沸扬扬了。别人尽管不信,恐怕也找不到怀疑的理由吧!

“啊?”

多福道人闻言,失口惊讶一声,不敢置信地道,“竟有这样的好事!你服下的那枚丹药,难道是仙丹不成……嗯,如果真是上古遗址的话,倒也不是不可能地……”

多福道人看怪物似的看着王猛,很想问问那个上古遗址在何处的,但一想到人家都筑元后期境界修为了,那遗址里面即使还有仙丹,也轮不到他了啊,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还是闲话少说吧!”

王猛笑道,“在下此次来藏经阁,是想翻阅一些与修炼常识相关的典籍。多福道兄,你阅览典籍无数,可以推荐一二部吗?”

“那你想翻阅哪方面的典籍?”

多福道人问道,“与修炼常识相关的典籍,那可是浩如烟海啊!”

多福道人的确有名的典籍专家!

有了四妻一妾,多福道人无法潜心修炼了,索性在宗门找了个管事的差事度日。他在藏经阁做管事已有二十多年了,确实翻阅过无数典籍,王猛询问他,他确实可以介绍一二的。

“多福道兄!那你是否还记得,藏经阁有哪些与五行灵力、元力和各种脉象论述相关的基础典籍?”

王猛客客气气地请教道。

藏经阁中典籍浩如烟海,如果费心检索的话,也许能检索出来,但要花费不少的时间。多福道人在藏经阁当值了二十多年,空闲时间阅览过无数典籍,让他指点一二,可以节约不少时间的。至于他最想了解的有关五圣教之乱的情况,他也要查阅相关典籍记载的,只是没有向多福道人提起了。

这是各门各派的历史沿革,不难检索到的。

“五行灵力、元力和各种脉象相关论述,你要看这些典籍?”

多福道人惊讶道,这些典籍确实是基础典籍,谈不上有多深奥,但与修炼的关系并不大,很少有筑元境弟子对此感兴趣的。

王猛竟想翻阅这些典籍,难免要让多福道人感到意外了。

不过,作为师兄,王猛对他还算很客气,态度也很谦虚,他也不便对王猛推诿,便向门外喊道,“李师侄!快过来参见王师叔!”

喊完李师侄,多福道人摇了摇头,对王猛解释道,“唉!李牧这孩子,太好高骛远了,不甘心做外门弟子,当值的时候还在旁边的房间内修炼。唉!先天脉质太差,后天再努力,又有何用!”

片刻后,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青袍弟子,手里握着一枚玉简,从外面进来,远远站在王猛身后不作声,好像对打扰他修炼颇为不满的样子。

这位青袍弟子,便是多福道人口中的李师侄李牧了。

“李牧,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过来参见王师叔!”

多福道人一瞅见青袍弟子满脸不情愿的模样,心中不悦,立刻好不客气的呵斥道。

同时转过脸,给王猛解释起来,“这位李师侄,大名叫李牧,专门负责打理藏经阁,对阁内的各种典籍放在何处,都了如指掌的。让他带你去二楼翻阅吧!”

此刻那名青袍弟子这才将满脸的不情愿收起,急忙将玉简往袖口里面一放,麻利地走上前来,对王猛躬身拱手道:“外门弟子李牧,参见王师叔!”

王猛点了点头,摆了摆手,道:“罢了。”

青袍弟子立刻直起腰,侍候在王猛身边。

他见王猛年纪轻轻,似乎比他大不了多少的样子,就已有筑元后期境界修为了,目光变得火辣辣的起来,心想自己要是有如此高修为,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多福道人二话不说的单手在桌面上一拂,那张桌面上,顿时一阵灵气波动,转眼间变为一面光幕,灵光闪烁起来。

二楼房间里面的画面,在桌面上显示出来。

原来这张桌面,还可以实时监控二楼房间里面的一切的。

“李师侄!带王师叔去二楼3号房间,将这些玉简都取出来,交给王师叔阅览!”

多福道人在画面上指指点点,吩咐青袍弟子道。

完了,又对王猛解释道,“这个房间内的典籍,都是比较基础的上古典籍,王师兄就先去这里翻阅吧!如果还有不解之处,再找其他典籍。”

“如此的话,那就多谢多福道兄费心了!”

王猛向多福道人拱手致谢,跟在青袍弟子身后,从旁边的室内楼梯上到二楼。

来到二楼三号房,青袍弟子以手中玉简开启房间禁制。推开大门。里面是一间巨大的密室,入目之处,皆是一排排的多层灵玉柜架,上面拍放着各种玉简。

这些玉简,便是多福道人口中的上古典籍了,数目足有四、五百枚之多。

“这就是藏经阁的基础典籍,竟然如此之多!”

王猛颇感惊讶了。

基础典籍就如此之多,他连一本都没有翻阅过,难怪会在修炼中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百思不得其解了。

“是的,王师叔!藏经阁一共有二层二十二个房间,但每一个房间存放的都是不同类型的典籍,涉及各门各类的功法秘籍、经史典籍。等等。这间房内放置的都是基础性典籍,虽有修炼有关,研习价值并不大的。”

“正因为研习价值不大,收费也比较低的。每阅览一部典籍,扣除一百功勋积分。大约相当于一千灵石的样子。与某些高阶功法相比,这个价格,已经很微不足道了。王师叔欲阅览典籍,直接在典籍旁边的卡槽上刷身份玉牌就行了。”

“如果没有事情了,师侄就失陪了。有何需要,可以按阅览桌上的按钮,师侄会随叫随到的。王师叔想进入另外的房间时,随时吩咐弟子一声就可以了。弟子会一直在外面听候王师叔吩咐的!”

王猛点了点头。

青袍弟子告辞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