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那只凤凰圣禽,杀之不死,被正道盟麾下的化真境修士以大威力法阵封印了起来。

至于凤凰圣禽被封印在何地,据说是紫云大陆修仙界最高机密,秘不外传,只有正道盟的几名顶尖人物知道。

阅览到这里,王猛对五圣教和万毒老祖的来龙去脉,总算有所了解了。

按照沉余黑遗言上的说法,万毒老祖是魔界老魔万毒圣祖的一缕分神,他的真身并没有来到人界。万毒圣祖分神和沉余黑破界来到人界,意在劫掠在流失在人界的开天宝物“混沌胎膜”。

作为唯一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在王猛看来,如果将修仙正史和野史相比,可能野史更接近事实一些。沉余黑并没有自爆而亡,而是借机逃往黑水峪遗址,在那里隐居了起来。

至于万毒老祖的那缕分神究竟是泯灭了,还是重伤潜逃了,限于资料,王猛无法确定。沉余黑的遗言里面,也没有提及万毒老祖那缕分神的结局。

估计正如野史所说的那样,万毒圣祖的分神借助“天魔破体大法”破体了,沉余黑不知施展了何种魔道秘术,潜逃了出来。沉余黑自此与万毒圣祖的分神分道扬镳,不知其所终。

野史中提及的开天宝物有两种,分别是“混沌胎膜”和“生命树”,估计这个说法也是对的。因为沉余黑无须在遗言中,将什么秘密都说出来。沉余黑拣着他自己认为重要的事情说了一说,交待了一下他留下遗言的前因后果,仅此而已!

基于此,沉余黑没有提及开天宝物“生命树”,也是完全正常的事情!

王猛猜测,估计万毒老祖还没有来得将这两件开天宝物及弄到手,就被人族修士群起殄灭了。不管正史还是野史里面,都没有提到开天宝物的处置情况,无他,不过是万毒老祖没有劫掠到手而已!

沉余黑追随万毒老祖来到人界,应该是万毒老祖最宠信的人了,他的储物戒指里面,也没有发现有所谓的开天宝物。里面只有一些法器、法宝和其他的东西,那些法宝法器的威力如何,王猛还没有来得及查看,暂时还不知道。

他只知道,那些法器法宝,绝不可能是开天宝物。要知道,开天宝物,那可是骇人听闻的存在!

其威力之大,惊世骇俗!

远不是人界的后天法宝可以比拟的!

以他现在的修为,还不能使用沉余黑储物戒指里面的法宝。那些法宝都很顶阶,如果贸然使用,不但不能发挥其应有的威能,还会遭到有心人的惦记和觊觎,给他带来不必要的危险。

他想等修为至少提升到元婴境后,再使用那些法宝。如此一来,不但能大致发挥其威能,也无须顾忌什么了。

关于开天宝物的说法,王猛这是第二次遇见了。第一次是在沉余黑的遗言里面,沉余黑提及过开天宝物“混沌胎膜”。只是不知其为何物。

这次是第二次。

王猛从野史中获知,遗弃在人界的第二种开天宝物是“生命树”。

为此,王猛翻阅了很多与之相关的典籍,都没有找到有关混沌胎膜和生命树的介绍。

在此种情况下,王猛又问了素有“典籍大家”之称的多福道人,多福道人说,他在野史里面,见过有这些宝物的记载,但相关宝物的详情介绍,则没有发现。他也不知道混沌胎膜和生命树是何物,有何神奇威能。

王猛不禁大失所望。

稍后,王猛接到陈立志发来的传音符,说他已到了王猛洞府前面的石坪上了,有些事情要与王猛面谈,让他赶快回来。

既是大舅哥要见他,他哪有不见之理。

王猛将典籍放回原处,连忙从藏经阁中告辞出来,回到半山腰上的新洞府时,陈立志已经等候在洞府前的石坪上了。

王猛拱手笑道:“有劳陈师兄久等了,抱歉!请进洞府一叙吧!”

陈立志摆了摆手,制止住王猛,道:“王师弟,无须客气了!陈某此来,是奉了家父之命,当面告知家族的决定的。王师弟向舍妹提亲一事,太爷爷已经跟陈某祖父大人和三伯公都打过招呼了。两位长辈,原则上同意了王师弟的提亲。只是碍于神剑门的面子,暂时不便对外公布你为舍妹的佳婿的消息。只能照旧搁置。陈某此来,就是告诉王师弟这个事情。太爷爷对王师弟之事,已经尽力了。王师弟心知肚明就行了。”

王猛诧异道:“在下向令妹提亲的事情,与神剑门,有何关系?”

既然家族有接纳王猛为陈氏家族佳婿之意,陈立志也没有拿王猛当外人,直接将神剑门副门主吕奉忝向其三伯公打招呼的一幕,和盘托出,然后说道:“我们陈氏家族虽是修仙大家族,但如果与神剑门相比的话,就算不了什么了。哪里得罪得起他们?只能虚与委蛇,借故推却。但家族既已接受了你的提亲,家父和本师兄,都不会把你当外人了。你就算再等个二三年,又有什么要紧呢?”

陈氏家族原则上同意他是陈氏家族佳婿了,只是暂时搁置提亲,王猛能有什么意见。他和青儿俩人,也算是山誓海盟,私定终身了。陈氏家族既已原则上同意,下一步就是成亲了。

迟点早点成亲,王猛都不在意。

他与青儿倾心相爱,想要的是俩人灵魂的融合,而不是肉身的快乐。何时共效于飞,结为连理,王猛并不焦急。青儿也曾对他说过,等她的九世净莲之体觉醒后,才可以成婚,他已经答应了。

接着,王猛又问及太爷爷的情况,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

陈立志告诉王猛说,太爷爷服用了王猛奉献给他的寒冰雪莲和洗神真露,全身灵脉和识海涅化的情况大有好转,现在在中峰的化真境洞府里面恢复修为。太爷爷目前的修为,大致已经恢复到元婴境了。要恢复到此前的化真境,还需要无数天材地宝,和不短的时间的。

在闭关修炼之前,太爷爷没有忘记王猛,特地嘱咐其父陈青云,要他将提亲的结果尽快告诉王猛,免得王猛误会他,以为他是不知知恩图报之人。

另外,陈立志还嘱咐王猛,要王猛搬进新洞府后,先闭关几年,等突破结丹境后,再出来招摇。他这个洞府是结丹境洞府,不是筑元境弟子可以享有的。如果王猛以筑元境修为明目张胆搬进结丹境洞府,一旦被人告发,其父陈青云也不好向上面交待的。

陈立志离开后,王猛回到自己洞府。

他之所以离开洞府,在藏经阁里面呆了好几天,不仅是想研读宗门的各种典籍,还想察看谭氏家族对谭信秋失踪的反应。看他们会不会像谭延彪失踪那样找上门来,询问谭信秋的去向。

王猛察看了他新设下的监控法阵,发现纪录阵盘上没有留下谭氏家族有人过来的纪录,不禁放下心来。

估计谭氏家族的人知道他分得了结丹境洞府,猜测他与东峰的高级管事人员尤其是陈氏家族的人关系紧密,不敢贸然上门寻衅!

此外,他已是筑元后期境界修为,却可以轻松制服筑元后期大圆满境界的谭信秋,谭氏家族知道此事,恐怕也找不出合适的人手来对付他吧!

要知道,哪怕谭氏家族派遣还虚境高修来洞府找他麻烦,他只要来得及吼一嗓子,整个东峰都听得见的。如果谭氏家族的还虚境高修胆敢谋害他,那就难逃宗门门规处置,轻则废去修为,赶出清溪派。重则直接处死,身死神灭。

最关键的是,谭信秋现在还没有身死,谭氏家族的人只知谭信秋失踪了,却不知谭信秋因何失踪,去了哪里,总不能平白无故上门问罪吧!

进入修炼室,在一张蒲团上打坐下来。

神识沁入灵气袋内。

王猛惊喜发现,放置在灵气袋内的那枚朱果果核,竟然长出一茎细嫩的翠绿幼芽了!

那一茎幼芽从赤红果核里面钻透出来,露出尖尖一角,似乎在报道生命开启的消息。

不远处的那株小树,又长高了一截!

灵气袋内的生机气息,依然十分浓郁,清新宁人。并没有因为小青、五头巨蛙妖兽和二条赤练蛇妖兽贪婪吸纳,而有所减少。

目睹这株生机勃勃、生机气息浓郁的碧绿小树,王猛不由想起野史中提到过的开天宝物“生命树”,心道,这株生机气息浓郁的小树,会不会就是野史中提到过的生命树呢?

虽然不知道生命树有何异能,但从野史记载看,生命树应该是一株很难被发现的宝树,不然万毒老祖的莫大神通,不可能寻找了无数年,还没有寻获生命树了。

这株小树的生机气息如此浓郁,如果真是生命树的话,是很容易发现的。

故此,王猛猜测,这株小树不是生命树。

郭姓老者、谭信秋和罗凌云三人,依然被灵气袋内的禁锢之力禁锢着,不能移动分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郭姓老者虽然身受重创,奄奄一息,灵气袋内生机气息极其浓郁,郭姓老者就是想死,也死不了。

对于这三人,王猛暂时不会处置,就让他们呆在灵气袋里面吧!

估计谭氏家族的人见谭信秋的身份玉牌颜色未变,知道谭信秋还活着,只是不知去哪里了,无法联系得上,倒没有疑心被王猛控制了。

恐怕想破谭氏家族的人的脑袋,他们也想不到,王猛竟然有灵气袋这样的异宝,谭信秋和郭姓老者三人,竟然被王猛羁押在灵气袋里面。

当然,谭氏家族的人想不到此点,一点都不奇怪!

像灵气袋这样的异宝,放眼整个人界,都不多见的。王猛出身贫苦,能有如此重宝,本来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查看完了灵气袋里面的情况,王猛沉吟了片刻,单手轻轻一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