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可见这赤练蛇之毒,究竟有多么剧烈了!

闪避中的王猛并没有惊慌失措,束手无措,反而冷静之极的单指抵住太阳穴,法力迅速由两侧向前额聚集,似乎要将某种东西挤压出来的样子,嘴唇微微蠕动,一串细密不可闻的咒语声绵绵不绝传出。

“梦魇之印!”

王猛口中低斥一声,额头上突然透出诡异红光。

一道神识秘术猝然发出。

只听得“哧”地一声风响。

一种无影无形但隐约能感应到的透明能量流激射而出,犹如一张无影无形丝网,无声无息笼罩在赤练蛇妖兽狰狞恐怖的丑陋脑袋上。

这便是王猛刚刚学会的小法术“梦魇之印”。以自己强悍神识强行封闭赤练蛇妖兽的妖灵识,使之无法释出体外,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变成睁眼瞎,自然无法再攻击人了。

而人类要整治它,就变得轻而易举了。

王猛神识扫视距离是同阶修士数倍,而妖兽妖灵识扫视距离远远低于普通人族同阶修士,王猛欲以“梦魇之印”镇压二阶赤练蛇妖兽,屏蔽其妖灵识后,将其生擒活捉。

出乎王猛意料的是,赤练蛇妖兽妖灵识固然短而弱,但冰冷而锋锐,极具穿透力。猝然被镇,二阶赤练蛇妖兽脑袋一阵昏眩后暴怒起来,妖灵识疯狂向外放出。

“哧”

王猛的“梦魇之印”,顿时被穿透得千疮百孔,不起任何作用了。

经此一役,赤练蛇妖兽慢慢蠕动后退,目露忌惮,不敢随意攻击王猛了。

王猛见此,目光冰冷,脸色阴晴不定起来。

如何对付二、三阶妖兽,王猛早在心里盘算过无数回了。

首先是低阶中品飞剑攻击。

有了前面那两具尸骸的教训,王猛明白,如果悍然用飞剑攻击之,恐怕不但不能凑效,还会像前面那两具骸骨的主人一样,剑毁人亡。

其次是“梦魇术”镇压。

看似可行之策,经过实战检验,发现毫无效果。

他引以为豪的般若金刚神拳也一样无用。

在赤练蛇妖兽恐怖的毒液面前,般若金刚神拳就是渣渣。

看来,除了用灵气袋诱捕之,没有其他办法了。

这只灵气袋不知是何宝物,不但坚不可摧,还蕴含极大神通,禁锢之力更是强大到爆棚!

王猛相信,只要在灵气袋内,在其庞大无比的禁锢之力面前,不管是筑元境修士,还是结丹境高修,都只有俯首称臣、跪地求饶的份!

虑及此点,闪退中的王猛身影不停,反手将灵气袋祭在空中。

一道法诀打出。

那只灵气袋微微一颤,袋口张开,喷出淡淡紫光。

“收!”

王猛一声低喝!

灵气袋的袋口,紫色霞光吞吐不定,发出沛然吸力。

只听得“嗖”地一声。

湿地上的俩株玉昙花和一株九节菖蒲,被一股神秘力量连根拔起,在紫霞包裹之中吸入灵气袋。

与此同时,旁边洞窟中的两条一阶青蛇妖兽,也因为王猛心意一动,被自动吸入灵气袋,毫无反抗之力。

虽然王猛知道,这只灵气袋的吸纳之力与自己修为匹配,超过自己修为的人畜,是无法吸入灵气袋内的。但还是忍不住再次尝试了一下,试图将二阶赤练蛇妖兽吸入灵气袋内。

王猛轻吐一个“收”字,结果根本无法撼动那条二阶赤练蛇妖兽分毫。

王猛这才彻底信服了,此前总结出来的经验是正确的。

这条二阶赤练蛇妖兽的道行比自己修为高,灵气袋收入此畜,毫无效果。

相反,那两条一阶青蛇妖兽的道行比王猛修为低很多,直接被灵气袋收了进去,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虽然没有将赤练蛇妖兽收入灵气袋,王猛对灵气袋的了解,更加了然于胸了。

这也算是一大收获吧!

不能将比自己修为高的对手收入灵气袋,这似乎是灵气袋的缺憾和不足之处。

但反过来想,如果灵气袋什么都能收,其前主人已是宇宙无敌的存在,这只灵气袋,还怎么可能落到自己手中呢?

有此灵气袋在手,总比没有强啊!

再说,既然不能将比自己修为高的二阶赤练蛇妖兽收入袋中,何不将它引诱进去呢?

毕竟二阶妖兽的智力,是无法与人类相提并论的。

妖兽的本性冲动、愚昧,很容易作出一足失成千古恨的无脑举动。只要它在冲动的情况下贸然窜入灵气袋中,王猛就有办法对付它了。

“给我变!”

王猛再次一声低叱!

按照王猛的意念,灵气袋瞬间幻化为一座颤颤巍巍四方形小屋。

貌似一座仓库的样子,悬浮在半空中。

王猛二话不说的将身一窜,化为一道流光射入“仓库”中,消失不见了。

庞大空廓的岩洞之内,只剩下一座四方形的小仓库,孤零零地耸立在半空中。

仓库的大门洞开,貌似还能看见王猛的身影,在里面闪动的样子。

见到这一幕,二阶赤练蛇妖兽愣住了。

如此复杂的局面,在它漫长的蛇生中,还是第一次遇见!

打破它的小脑袋,也想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但是,那俩株玉昙花,可是它守护了数十年的灵药了,每天呼吸到玉檀花上散发出来的淡淡药香,二阶赤练蛇妖兽感到自己的一身法力,在慢慢增长,修为在慢慢提升。这两株灵药对它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宝物。前两天还因为这两株灵药,毒杀过俩名人类修仙者。

它绝对不能容忍这俩株灵药,被人类修仙者夺去。

此畜想也不想的将身一窜,化为一道红光射入仓库中。

无论如何,它一定要击杀王猛,将玉昙花抢回!

结果,此畜一窜入仓库中,就见王猛面带笑容的伫立在半空中,原本凶横暴戾的脸色,也变得柔和多了。

“哧”

赤练蛇妖兽毫不客气,张嘴喷出一道红光,向王猛激射而去,准备一举将王猛击杀了。

“镇!”

王猛不慌不忙,手指冲赤练蛇妖兽轻轻一点!

一道无可抗拒的庞大威压之力,蓦然降临。

煌煌天威,直接从半空中碾压下来,赤练蛇妖兽及其毒液瞬间被禁锢在原地,一动也不能动弹。

赤练蛇妖兽圆滚滚的蛇身几乎被压破、压扁。血气流动不畅。全身瘫痪无力。赤练蛇妖兽惊恐万状,惊骇莫名,企图鼓起妖灵力与之对抗,但很快发现,自己被镇的连一丝妖灵力都提不起来了。

喷射出去的那道红芒,还未击中王猛,被其手一指,掉落在地上。如一团火红的铁水一般,在灵气袋的底层徐徐滚动。却无法损伤灵气袋分毫。

这只灵气袋,果然神奇无比!

见此一幕,王猛欣喜万分,立刻默念法诀,喝道:“梦魇刺。镇!”

灵气袋内,直接调用其庞大无比的威能,神识禁锢之力放大了何止数百倍!强悍无匹的神识之力凝聚为一丝丝锋锐犀利的细长尖锥,蓦然从其脑海中透刺而入!

顿时,一股无法遏制的巨痛袭来!

赤练蛇妖兽昂首狂嘶一声,头疼欲裂,脑髓里似乎有无数锋锐尖锥在无情穿来刺去,巨痛无可忍耐,状若疯狂起来。蛇首忍不住使劲往地上研磨、撞击。好像这样,居然能够减轻一丝痛苦似的。

片刻之后,赤练蛇妖兽的蛇首,被撞击得血肉模糊,鲜血淋淋,露出血肉下面的森森白骨来。然而,梦魇刺的镇压之力是如此的强悍。针刺骨髓的巨痛,是如此的难以忍耐。赤练蛇妖兽虽然皮开肉绽,头破血流,仍在不要命的撞击地面,渐渐的气衰力竭,直至昏死过去。

王猛见此,一道法诀打在它身上,喝道:“醒!”

刺向赤练蛇妖兽脑海的神识之力一敛,顿时消失无踪。

剧痛消失,赤练蛇妖兽从昏死中苏醒过来,看向王猛的眼神,已满是惊惧之色。

王猛并未就此放过此畜,再次默念法诀,喝道:“梦魇刺。镇!”

顿时,无可忍耐的巨痛袭来,赤练蛇妖兽再次挣扎狂嘶起来,再次将蛇首撞击得血肉模糊,露出里面的森森白骨。渐渐的气衰力竭,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就这样,王猛用梦魇术反复镇压了赤练蛇妖兽七八次后,此畜痛得眼冒金星,在地上翻滚碰撞,头破血流。蛇信嘶嘶吞吐,表情惊恐莫名,阴森的小眼睛里面,已满是惊慌恐惧之色,蛇身瑟瑟颤抖,好像末日已经来临的样子。

王猛向赤练蛇妖兽的脑海里,神识传音道:“业畜,你现在可服了么?”

赤练蛇妖兽神智初开,颇为董事的微微颔首,表示愿意臣服于王猛了。

王猛这才飞掠过去,一把卡住此畜的七寸,用脚踩住它的三角形头颅,对它进行了滴血认主、神识控魂。经过滴血认主之后,王猛牢牢控制了赤练蛇妖兽,如果要以“梦魇术”整治它,就更加方便了。

王猛抛出两枚碧云丹,让赤练蛇妖兽吞下。

赤练蛇妖兽的一身法力迅速恢复,立刻进入自疗模式。

片刻后,一道红光卷过。

赤练蛇妖兽身上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恢复如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