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收服二阶赤练蛇妖兽,王猛如法炮制,又将另外两条一阶青蛇妖兽也收服了。

将它们收入灵兽袋系在腰间,以备不时之需。

又向前飞遁了十多里,再次收服一条二阶赤练蛇妖兽,王猛才从岩洞里面飞窜出来。

外面已是大山的另一面了。

在这条岩洞里面,王猛收获颇丰,采到五株玉昙花,三株紫雪藤。

杀死菜花蛇、吸血蝙蝠等各种一阶妖兽7只,获得一阶妖丹7枚;

累计收服一阶青蛇妖兽2条,二阶赤练蛇妖兽2条。

有了它们加入,王猛战力瞬间暴涨!

即使遭遇某些修仙门派的特大试炼团队,也无须畏惧了。

猛辨清方向,继续向前飞遁,进入一片巨木林中。

“站住!”

一声厉喝响起。

三名少年试炼者从一株巨木树后面飞掠出来,堵在王猛面前。

这三人一袭青色修士袍,左胸位置绣有“双剑”标志。

王猛一看便知,这三名少年是神剑门弟子。

神剑门是大型修仙门派,实力远超清溪派、仙药谷、玉真门等中小门派,以精研剑术据称于世。

这三名神剑门弟子都是开脉后期大圆满境界,距离突破筑元初期境界仅一步之遥。或许此次试炼完了后,他们获得筑元丹,马上就可突破筑元初期境界,成为筑元境高修了。

这三人,一个瘦高,一个偏胖,另一个又矮又胖。

三人都用不善的目光,冷冷望着王猛,杀人夺宝的意图溢于言表。

旁边草丛中,横七竖八地躺倒着五六具尸骸。有的头颅被割断,有的被拦腰斩成两截。血流满地,将附近的杂草都染红一大片。

从衣饰上判断,被杀的那几人,都来自玉真门,是玉真门弟子。

王猛查阅过资料,玉真门与清溪派实力相当,都属于中等修仙门派。

三名神剑门弟子杀了六名玉真门弟子,可见神剑门门下弟子,确有厉害之处。

“何事?”

王猛斜目而视对面三人,冷冷道。

变幻外貌后,王猛满脸戾气,目光凶横。说话的口气倨傲凌人,给人一种不可一世、凶蛮霸道的感觉。似乎并不将三名神剑门弟子放在眼里的样子。

“混账东西!还不快将储物袋交出来?”

瘦高个子一见王猛满脸戾气的神情,立刻被激怒了,怪眼一翻,厉声道,“不然,老子要你狗命!”

瘦高个子三人都是开脉境后期大圆满境界修为,又都是神剑门精英弟子,要对付王猛一人,理论上是不存在任何问题的。让王猛交出储物袋,不过是找个杀人夺宝的借口而已!

玉真门下那六名弟子,不管交不交出储物袋,还不都被他们杀了吗?

“怎么,杀人杀上瘾了?旁边那几具尸骸,都是你们杀害的吧!”

王猛瞟了旁边那几具尸骸一眼,傲然冷笑,道,“你们三人,出自神剑门这样的名门大派,不好好修炼,专干杀人夺宝之事!难道不怕遭报应么?”

尽管对方有三人,王猛仍然未将他们放在眼里。

既然他们想杀人夺宝,那就别怪自己不客气了!

“遭报应?”

“哈哈哈哈......”

那三名神剑门弟子满脸戏谑的神情,互相交换了一个有趣的眼神后,忽然仰天大笑起来。

仿佛王猛说的,是很好笑的笑话!

“小子!看你的穿着,应该是修仙家族的家族弟子吧?”

那个又矮又胖的少年优越感十足,用冷蔑的眼神傲然望了王猛一眼,见王猛身穿一件普通灰袍,上面什么门派标示都没有,便啧啧有声地摇头叹息道,“唉,小子!真是太遗憾了!你连普通修仙门派都考不进去,可见你的资质,是何等的低下!分明就是一大蠢才呀!像你这样的蠢才,还活着干什么,纯粹是浪费修仙资源!死了不是更好吗?今天吕某替天行道,超度了你,那是给你一次重新投胎做人的机会!你应该懂得感恩,下辈子还要记得吕某的好!不过你也要吸取教训了啊,下次投胎做人的时候,一定要谨慎选择,不要再投身为蠢才了!”

“唉!蠢才,吕某是不得不杀你啊!”

这自称“吕某”的少年话音未落,就将一把低阶中品飞剑释放了出来,让其一分为二的化为两道凌厉的剑芒,向王猛激射而来,大有要将王猛一举斩杀之势。

“哧”

剑芒一闪而逝,瞬间到了王猛面前。

凌厉的剑气,迫人眉睫,令人肌肤生寒。

王猛心中一凛,忙不迭在腰间的储物袋上一拍,两把低阶下品飞剑飞射出来,急急向那两道剑芒迎去。

王猛打算让这两把低阶飞剑稍稍抵挡片刻后,立刻将那两条二阶赤练蛇妖兽释放出来,将他们反杀了。

“铮”

飞剑与剑芒相撞,爆出尖锐刺耳的响声,灵气炸裂而开。

“哼!区区低阶下品飞剑,也好意思拿出来与吕某的低阶中品飞剑对抗,你太不自量力了!”

吕姓少年摇了摇头,满脸鄙夷的神色,同时又为王猛的两把低阶下品飞剑惋惜。

好好的两把低阶下品飞剑,如果直接交出来,每把可卖二千灵石,两把飞剑可卖四千灵石。是一笔不少的财富了。现在被自己的低阶中品飞剑猛烈一击,必然威能大损,要想卖出两千灵石的价钱来,恐怕不可能了。

吕姓少年正在这样想着,忽然瞳孔一缩,脸色大变起来!

仿佛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那两道被击得远远斜飞出去的剑芒,竟然不是对方的飞剑,而是他自己的飞剑!

尤其是那道剑气幻化出来的剑芒,直接被其一击而灭,倏然消失不见了!

他清晰地感应到,对方飞剑虽然比他的飞剑低了一个档次,但其剑道传出的雄厚法力,却是他的好几倍!

也不要说他了。

就算是筑元初期境界修士,与此人相比,恐怕也略有不如呀!

“啊?难道他的修为,竟然比老子还深厚好几倍?”

吕姓少年心中骇然,失声大叫道,“你。。。。。你是筑元境修士?”

但这怎么可能,筑元境修士,是无法进入试炼秘境的。

哪怕有人在秘境中突然突破大境界,成为筑元境修士了,也会被自动传送出秘境,不可能继续呆在秘境中试炼的。

千百年来,此事经过了无数人的试验,屡试不爽,早就成为公开的秘密了。

筑元境修士,是不可能存在于秘境之中的。

吕姓少年旁边,那名瘦高个子和偏胖少年见此,也都瞳孔一缩,大大倒吸了一口凉气!

跟着连脸色都大变起来!

对方以一把低阶下品飞剑,就将吕三的低阶中品飞剑击飞,说明包裹在那把飞剑上的雄厚法力,至少是吕三的好几倍,才有可能办到此点!

否则,一把低阶下品飞剑的威能,应该远远弱于低阶中品飞剑。

被击飞的,应该是低阶下品飞剑才是!

“你。。。。。你是筑元境修士?”

瘦高个子和偏胖少年脸色阴晴不定,都失声道。

在试炼秘境中遇到筑元境修士,实在太骇人了。

作为开脉后期大圆满境界修士,俩人对于筑元境修士的恐惧,可以说是根深蒂固,与生俱来。

毕竟这两者的实力差距,实在太大了!

对方一出手,就将吕三的低阶中品飞剑击飞,不正证明了此点么?

对面的王猛见此,面色平静如水,不起一丝波纹。

不及多想的在腰间灵兽袋上一拍,将两条二阶赤练蛇妖兽释放了出来。

“去!”

王猛朝对方霸气一指,盛气凌人地吩咐道:“将这三个家伙,都给老子吞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