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片刻后,那几道遁光飞到王猛身前不远的地方停下。

赫然是五名开脉后期大圆满境界的试炼者。

这五名试炼者一袭白色修士袍,其左胸位置,赫然绣着“仙药谷”三字,一看就知道是仙药谷弟子。

仙药谷,中等修仙门派。

仙药谷修仙实力不算很强,其特色是炼丹炼药,门下拥有一批高阶丹师,炼丹实力居天下各修仙门派之冠。

由于越是高阶的丹药,炼制材料越难收集,成丹率越低。失败的可能性反倒越高。因此天药谷的顶级丹师,在修仙界炙手可热,很受各大修仙门派欢迎。

毕竟谁也不愿意因为炼丹失败,而损失昂贵之极的炼丹材料的。

如果与仙药谷搞好关系,这种情况就可以避免了。

从这方面来说,天药谷的人脉关系,可以说是修仙界最好的。

各大修仙门派都要卖仙药谷三分面子。

“咦!这家伙孤身一人,到底是修仙家族弟子,还是散修呢?”

其中一人放出神识,在王猛略微扫视了一遍后,立刻欣喜异常地嚷嚷道:“好了!大家都不要抢!这家伙是我严某人的了!”

在此人看来,不管是修仙家族弟子,还是散修,都很好欺侮的。

都是最好的杀人夺宝对象,几乎没有什么风险。

虽然说散修身上,可能油水不大,但灵草灵药总是有的吧!

他们最想要的,就是灵草灵药了。

另一人不满道:“严师兄!你怎么老是多吃多占呢?你知道的,到现在为止,师弟我只有4株玉昙花,3株紫雪藤。离宗门的任务还差得远,回去不好交差的!师兄,你还是将这个家伙让给小师弟我吧!”

这人不待严姓师兄回答,立刻对王猛喝道:“小子,你给我站住!”

王猛一看这情形,就知道又遇上杀人夺宝者了,脸上闪过一丝厉色。也懒得跟他们废话,一边飞遁不停,一边将储物袋中的三把飞剑放了出来。

一时之间,三道雪亮的剑芒与王猛飞驰的身影比翼齐飞,风驰电掣的向对面的五人冲杀过去。

“好胆!”

对面的五人见王猛连招呼都不打就出手,不禁又惊又怒,立刻放出飞剑反击。

“呯呯呯”

双方的飞剑猛烈撞击在一起,灵光爆闪,剑气激荡。

甫一交锋,王猛的两把低阶中品飞剑气势凶横,直接将对面的两把低阶下品飞剑一绞而断,威势不减,又将接踵而至的另外两把低阶下品飞剑斩断,然后在王猛法诀的加持下,加速向其中的俩人激射而去,顿时将那躲避不迭的俩人斩为数截,死于非命。

王猛的第三把飞剑,将迎面而来的低阶下品飞剑磕得远远飞了出去,威势稍减,仍将那把飞剑的主人当场击杀。

剩下的俩人见此,知道踢到铁板了,吓得魂飞魄散,不要命的转身落荒而逃,被王猛飞剑直追上去,一举斩杀了。

等王猛的遁光掠过五人原先伫立的位置时。

这五人已经一个不剩,全部被斩杀。

单手一招,收回飞剑。

同时将五人的储物袋、灵草袋和灵兽袋等修仙物品全部摄取过来,随便看了几眼。众所周知,仙药谷弟子一向比较宽裕,储物袋中应该有可观的财宝才是!

结果果然没有让王猛失望。

五只储物袋中,共有灵石十多万余枚,各种丹药、功法玉简、防御玉符不在少数。低阶中品“捆妖绳”五根。估计仙药谷给门下弟子们预备的不是二阶法阵,而是人手一根捆妖绳。

如果遇上二阶妖兽,这五根捆妖绳,还是可以派上用场的。

至于那五只灵草袋和灵兽袋,王猛不及细看,便将它们扔入灵气袋中,等有空的时候再看不迟。

王猛的遁光从草坡上飞驰而下,没入下面的峡谷之中。

这条峡谷颇为辽阔,里面草木丛生,乱石嶙峋。

一条清澈的小河,从峡谷中间默默流过。

王猛沿着河流向下飞驰,大约半个时辰后,在河边的一丛水草中,发现了一株紫雪藤。

王猛心中甚喜,单手一招,正准备将它摄取过来。

就在这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前面的河水中,忽然出现一个巨型大旋涡,水浪急剧翻滚起来。

蓦然,一道粗长的黑影从水中一弹而出,其速度之快,连王猛都未看清是何物,就以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倏然到了王猛面前,狠狠卷向王猛脑袋。

王猛一惊,不过也早有准备的单手一挥,一道剑光疾斩而出。

“噗”地一声,血光飞溅。

那道黑影的前端,被飞剑斩去一截,鲜血淋淋的掉落而下。

王猛定睛一看,原来那黑影竟是一条诡异之极的长舌状物体,上面布满了淡青色肉蕾颗粒,在微微蠕动不停。

那黑影一击不中,快逾闪电的一缩而回。

与此同时,下方的河水中,蓦然响起了一声惊天动地的蛙鸣。

河水翻滚中,一道巨大的黑影,从水面浮现出来,两只斗大的怪眼狠狠瞪着王猛。黑影宽阔之极的口吻之间,明显可见其柔软的舌尖部,被飞剑斩去一截,血水从口中汩汩流出,染红了整个水面。

那巨大黑影,竟是一只巨大之极的二阶巨蛙妖兽!

二阶巨蛙妖兽,乃是相当于筑元境后期的强大存在!王猛要不是有飞剑在手,恐怕一个照面之间,便被此畜的长舌卷住,收入口中,活活吞噬下去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王猛只有夭折的份了。

这只巨蛙妖兽庞大无比,背脊足有三四十丈宽阔。强健有力的四肢足有二三丈粗壮。土黄色的肌肤上,灵光微微闪动。其吻间闪过一道青光,被斩断的伤口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恢复如初了。

“呱”

巨蛙妖兽愠怒异常,在巨鸣中扬起数丈宽阔的巨大前掌,化为一片虚影的往王猛头上狂拍而来。

顿时,一股凄厉的旋风,从其掌影中盘旋而起,掀起数丈高的水浪,向王猛席卷过来。

王猛大惊,不敢与之硬抗,连忙施展风影遁秘术,疾速向后倒射而退。

虚影一闪,王猛已在原地消失不见了。

下一刻,王猛的身影在三丈之外的河岸上显现出来。

“轰隆隆!”

巨蛙妖兽小山般的巨掌收势不住,狠狠劈在王猛刚刚站立过的地方,顿时泥石飞扬,竟将下面地面拍出一个深约四五丈,宽约十余丈的巨大土坑,让王猛暗暗咋舌不已。

“呱”

巨蛙妖兽一击不中,双足一蹬的腾空而起,犹如一座小山一般的向王猛飞扑过来。

“去”

王猛知道自己不可能是二阶巨蛙妖兽的对手,立刻将两条二阶赤练蛇妖兽释放了出来。金光一闪下,两条二阶赤练蛇妖兽电射而出,迎着二阶巨蛙妖兽飞扑而去。

“唰”

巨蛙妖兽长期生存在河水中,自然没见识过二阶赤练蛇妖兽的厉害。虽然面对两条二阶赤练蛇妖兽的攻击,仍悍然不惧的长舌一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赤练蛇妖兽疾卷而去,与两条飞射而至的二阶赤练蛇妖兽迎面撞击在一起。

“咔嚓、咔嚓”

巨蛙妖兽的长舌不但没有将二阶赤练蛇妖兽一把卷住收入口中,反被赤练蛇妖兽的利齿在一瞬之间咬穿好几个大窟窿。

这还是在王猛以神识警告赤练蛇妖兽,不得喷射毒液杀死此畜的情况下的有限反击。如果任由二阶赤练蛇妖兽喷出毒液攻击,王猛估计这只二阶巨蛙妖兽只有被毒杀的份了。

那巨蛙妖兽吃痛,不敢恋战,倏然收回长舌,转身便想逃入水中。

怎奈二阶赤练蛇妖兽的遁速更快,在巨蛙妖兽扭身逃窜的瞬间已如影随形而至,箭矢般的撞向了巨蛙妖兽宽阔如山的腹部。顿时将其身上撞出两个血淋淋的大血洞。

王猛单手一扬,乌黑的灵气袋伴着五道乌光飞射而出,直奔巨蛙妖兽而去。

巨蛙妖兽又惊又惧,尚来不及作何反应,忽然间耳边呼呼风响,几道乌光飞落在其身上。巨蛙妖兽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身上青光窜动,蓦然一凝,它的粗壮四肢和庞大如山的头颅,就被五根诡异之极的青色绳索,牢牢勒紧的捆绑了起来!

这五根根绳索,赫然正是王猛刚刚缴获的那五根低阶中品捆妖绳灵器。

巨蛙妖兽全身被捆,匆忙间提不起法力,直接从半空中跌落下去。

王猛一闪而至,奋起一脚,将巨蛙妖兽揣进了下面张口以待的灵气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