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从莫芊芊修炼室出来,王猛歇息了片刻,将修为定格为结丹境第四层,就飞遁去了藏经阁。

藏经阁内。

见王猛从外面进来,多福道人笑了笑,打趣道:“王长老!今日又要翻阅何种典籍啊?”

王猛不敢在他面前装大,便拱手笑道:“多日不见!多福道兄,你地气色好像好多了呀。莫非有何喜事不成?”

“唉!”

多福道人叹了口气,百无聊奈地道:“我一个筑元境修士,能有什么喜事。不过穷开心罢了。反正日子要过,何必弄得自己不开心?”

“那也是。多福道兄说的很是!”

王猛点了点头,笑道:“在下此来,想选购几部法术。不知可有还阳术、还魂术、分神术、惑心术、静心咒和寄神术这几部法术兑换?”

在东峰,并非只有内务堂兑换阁一个地方可以兑换修仙物品。藏经阁中的各种经史典籍,丹方秘籍之类的东西,也是修仙必备之物,既可以拷贝复制,也可以以积分直接兑换。

那些高阶法术,都内置有加密阵纹,是复制拷贝不了的。只能以积分直接兑换,将其解密后取走。反过来说,如果高阶法术也可以拷贝复制的话,内部人员就有了上下其手的操作空间了。

如此一来,高修们寄售在藏经阁内的高阶法术,就有被盗窃的可能。那人家岂不是白忙活一场吗?

故此,高阶法术是不能复制的。如果想要获得高阶法术,只能付出积分后,直接将纪录法术的玉简拿走就行了。

多福道人闻言一愣,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片刻后,才道:“还阳术和还魂术,这两种法术极其罕见,整个清溪山都没有兑换的。分神术、惑心术、静心咒和寄神术,这四部法术,都有兑换。”

“既然如此,那就兑换分神术、惑心术、静心咒和寄神术这四部法术吧!”

藏经阁中没有还阳术和还魂术兑换,完全在王猛意料之中,王猛眉头微蹙后,就爽快地笑道。

“王长老!你确定要兑换那四部法术吗?它们的价格,可都不低啊!没有上百万积分,是拿不下来的!”

多福道人看了王猛一眼,好心提醒道。

“多福道兄无须担心!在下知道的。在下有的是功勋积分,才敢兑换这四部法术的!”

“是吗?”

多福道人还有些不放心,狐疑地看了王猛一眼,不敢相信王猛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多功勋积分。但见他成竹在胸的样子,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便开口介绍道,“静心咒这部法术,王长老是外事堂长老,当值的时候用得着的,可以随时兑换。价格也只须普通弟子的一半。只要五万积分就行了。”

“惑心术和寄神术,这两部法术都有高阶版本和低阶版本之分。低阶的只须三、五万积分。高阶版本的法术,都是本派长老会长老们私人寄售之物。静心咒需要十万积分。寄神术需要三十万积分。分神秘术,乃是更高阶秘术,一般是元婴境高修才能修炼的。每部价值一百万积分。不知王长老想选购哪种版本的法术?”

王猛诧异道:“怎地本派长老会长老,还需要功勋积分的吗?”

多福道人翻了王猛一眼,冷笑道:“怎么就不需要了!哪怕贵为本派长老会长老,也要有功勋积分,才能兑换所需要的物品的!只不过其兑换价格,比普通弟子要便宜很多就是了。只需要正常兑换价的四分之一,就可以拿走的。”

多福道人解释说,本派长老会长老所需之物,不限于功法秘籍,还包括各种灵丹灵药、高阶灵材、符箓和法宝等物品。本派长老会长老一共有十多人,如果大家都不费任何代价就从宗门索取所需要的物品的话,那就乱了套了,宗门也承担不起。

另外,这个规定也是为了鼓励长老会长老或者各峰峰主拿出各人压箱底的绝活,满足本派弟子的修炼需

(本章未完,请翻页)

要。如果没有任何好处,谁肯将秘藏功法贡献出来给低阶弟子修炼用?

在清溪派,只有掌门和长老会大长老,才可以根据需要,无须功勋积分就可以索取任何物品。如果没有的话,还可令外事堂张榜悬赏,以一定数目的功勋积分,悬赏门下弟子去山外搜集,保证满足掌门和大长老修炼需要。

此外,多福道人还善意提示王猛,分神秘术只有元婴境修士才可以修炼。就算是元婴境修士,愿意修炼分神秘术的人,也不多的。原因很简单,哪怕是元婴境修士修炼此秘术,其此后修为进阶的速度,都要大打折扣的!

通常情况下,修炼出二个元神者,其修为进阶速度会下降一半,修炼出三个元神者,修为进阶速度为下降三分之二。

故此,修炼分神秘术的副作用,也是十分巨大的!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修仙者的神识之力,都是有限的。将一个元神分裂为两个元神,其神识之力会下降近一倍。而修炼进阶的速度与神识之力是正比例关系的,要想提升两个元神或者两个以上元神的修为境界,其难度自然要成倍增长了。

王猛闻言,也没有多说什么,取出身份玉牌,就以一百四十五万积分的代价,兑换了一部分神秘术,一部静心咒、一部高阶惑心术和一部高阶寄神术。

前次来藏经阁翻阅典籍,花去五万积分。

此次再花费一百四十五万积分,王猛身份玉牌上,显示还有三百五十万积分,让见到此幕的多福道人惊得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从藏经阁出来,王猛化为一道青虹,向南峰的炼丹阁飞掠而去。

清溪派炼丹阁,位于南峰半山腰,归南峰峰主赵青霆和清溪派长老会双重管辖。但主要还是归长老会管辖,南峰峰主只是协助管理。

清溪派有五大峰,各成体系,都设有内务堂和藏经阁这些内务机构。

至于外事堂、百机堂、炼丹阁和炼器阁这些机构,就不是每个峰都有的了。外事堂设在东峰。炼丹阁设在南峰。百机堂设在北峰。炼器阁设在西峰。各峰峰主有协助管理之责。但真正掌管者,是还长老会。

长老会按照大长老的旨意,从十余名长老会长老中,选择四人为“执事长老”,每人分掌一个机构。各峰峰主有协助管理之责。管理这四大机构的执事长老人选,并不固定,也是随即选择的。

执事长老的任职期限一般为二年一届。

二年以后换人。

但这只是形式。

真正起决定作用、能够拍板谁为执事长老的,还是长老会大长老钱木。究竟由谁分管那个机构,其实也都是大长老的意思。如果掌门赵半山一定要安排自己的人,大长老考虑到具体情况,可能会依允。

也可能不会依允。

大多数情况是不依允的。

南峰峰主是掌门赵半山的嫡派子孙,姓赵名青霆,年约二百余岁。炼丹阁阁主是辽州林氏家族的林南琴,年约六旬,是清溪派仅有的一名五品丹师。

不到一顿饭功夫,王猛的遁光落在南峰半山腰中的一个广场上。

这广场约有数亩大小,地面上铺设着方正整齐的乳白色紫云石。看上去干净整洁,纤尘不染,光可鉴人。

广场的对面,是一面黄芒闪烁的巨大法阵光幕,笼罩了一方巨大空间,仿佛在遮盖着什么。王猛开启阴冥灵目望去,只见那座巨大法阵光幕下面,是一座气势雄伟的大殿。

那座大殿大门正上方,悬挂着一张巨大的蓝色匾额,上书“清溪派炼丹阁”六个金光闪闪的大字。

王猛站立在法阵光幕前面,挥手打出一个传音符,化为一道火光射入光幕,消失不见。

不长时间,黄芒闪烁的法阵光幕上面,突然灵气涌动,中间某处的黄芒忽然向两边翻滚收缩,现出一条丈许宽的笔直通道,直通里面的炼丹阁大

(本章未完,请翻页)

殿。

一股淡淡的丹药清香气味,从里面流溢出来,沁人心脾。

王猛尚未迈步而入,一个青袍弟子从里面飞奔出来。正是分配在炼丹阁当值的外门弟子梁涛。

“王师祖!”

梁涛见到王猛,不禁又惊又喜!

来到王猛跟前,对王猛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修士礼,才问道,“王师祖!您百忙中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要事?”

王猛笑道:“梁涛兄弟,你太客气了。在下此来,一是来看看你。二是想租借炼丹阁的丹房炼制丹药。不怕梁涛兄弟笑话。来看你还是其次。主要还是想租借炼丹阁的丹房炼丹。我现在是二品丹师。想练手三品灵丹,晋升为三品丹师。不知炼制三品以上灵丹的丹房,是不是可以租借?”

“王师祖,您已经是二品丹师了?”

梁涛闻言,惊讶不已。

他对王师祖,可谓知根知底!

王师祖入门四年多时间,不但已是结丹境高修了,还是二品丹师,这个修炼速度,实在太惊人了!

不过他马上想起,二个多月前,王师祖送给他和梁强俩人每人几瓶碧云丹的时候,好像也说起过的,那几瓶碧云丹,都是王师祖亲手炼制的。

当时他还以为,王师祖如此说是为了打消他的顾虑,让他安心收下碧云丹呢。也就没有放在心上。心里还觉得,王师祖尽管修炼进阶速度惊人,但绝无可能在短短四年时间内,从一名修仙菜鸟修炼到结丹境高修,还能成为二品丹师的。

二品丹师,哪怕在炼丹阁,也只有区区三四十人。就是这三四十名二品丹师,都是三旬以上的丹道前辈了。

三旬以下的二品丹师,一个都没有。

要知道,普通内门弟子分配到炼丹阁修炼丹道,开始三年,只是做一些背诵丹方、丹经、药典,分拣药材,翻晒药材,熟记药材,研磨、粉碎药材之类的杂活。

他作为外门弟子,平时做些端茶送水,扫地烧水和清洁职事人员的办公房之类的杂活。与炼丹相关的杂事,都是内门弟子自己干的,都轮不到他。据说如此做的目的,是让那些内门弟子扎实炼丹基础。

接下来三年,也只安排给一二品丹师打下手。学习点火、配药、上药、掌控火候和收丹等几道工序。

等真正可以动手炼丹的时候,基本上是入门六年后的事情了。哪怕捱过前面六年,也不是每天都能炼丹,成长为丹师的。一个月能有一二次动手炼丹的机会,就很不错了。

万一炼丹失败,还要挨传功丹师的责骂和处罚的。

等入门弟子多年媳妇熬成婆,炼出一品灵丹,成为一品丹师的时候,基本上已经二十四五岁了。

成为二品丹师,基本上是三旬以后的事情。

王师祖二旬不到,还不是丹道出身,怎么可能成为二品丹师呢?

但是,他对王师祖的人品,还是完全相信的,连忙恭维道:“王师祖,您太厉害了!短短四年,不但是结丹境高修了,还是二品丹师!放眼整个清溪山,都找不到你这么年轻的二品丹师呢!”

说到这里,梁涛意识到自己话多了,连忙又道,“王师祖!据在下所知,炼制三品灵丹的丹房,是可以租借的!本派三品丹师并不多,只有十几人而已。有些丹师轮休的时间到了,他们的丹房,便空出来了。但需要请示炼丹阁的管事长老李长老同意。只要李长老同意,应该没有问题!”

“王师祖!请您跟在下来,在下带您去见管事长老和炼丹阁阁主。租借的事情,还要请您自己亲自跟他们说的!”

王猛点了点头,笑道:“那就麻烦梁涛兄弟了。”

“站住!”

俩人刚刚走到入口处,正要进入,一个粗暴的吼叫声响了起来,“梁涛!你码的不知丹楼重地,闲杂人等,禁止擅入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