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哈哈哈哈哈……”

红袍修士再次仰天狂笑,竟笑出了眼泪,连肚子都笑痛了!

其他修士都嘿嘿干笑,却没有多说什么。但态度都是明摆着的,不治经典,也不背诵药书丹方的人,竟敢自称是二品丹师,他们怎么可能相信!

李长龄自然也是这个意思。

只是他比较有涵养,不想当面说破此事。

淡然一笑后,李长龄劝慰道:“王长老!你是纯粹的道术修炼者,不谙丹道,不是二品丹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在场的这几位丹道同门,年龄都比你大得多,也不过才是二品丹师嘛!王长老对炼丹一道感兴趣,道心可嘉,本长老理当照顾一二!”

“这样吧!本长老做主,将林丹师和卢丹师俩人共用的二品丹房,暂时租借给王长老使用。林丹师和卢丹师都在轮休。半年后才回来。王长老可暂时租用他们的丹房。租借期内,每月扣收功勋积分一万分。炼丹用的一应灵草灵药等物,都由王长老自己购好带来。不知王长老意下如何?”

“李长老!二品丹师的丹房,确实对在下没有用啊!在下确实需要租借三品丹师的丹房!”

王猛闻言,顿时焦急起来,连忙请求道,“李长老,请你多帮帮忙!照顾照顾!”

红袍修士见此,以恶意的目光望着王猛,插上来道:“姓王的!你是不是想以租借三品丹房的名义,偷窃培元丹?三品丹房与四品丹师的丹房,相隔不远。偷窃培元丹,倒是很方便!你的想法,倒是蛮好的嘛!”

立刻又对李长龄道,“李长老!不能将三品丹房租借给这个姓王的!万一丢弃了培元丹,哪怕是你李长老,都不好交差的!要是牵涉到唐某,唐某可没有那么好说话的!到时候别怪我们翻脸不认人啊!”

红袍修士的话,果然有很强的蛊惑性,在场的二品丹师和李长龄闻言,都用猜疑的目光望向王猛。如果王猛不是二品丹师,却非要租借三品丹房的话,确实有偷窃灵丹的嫌疑的!

他们哪能不知道,结丹境修士要弄到培元丹,可不是一般的不容易!将主意打到炼丹阁头上,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李长老!你若信不过在下,在下就现场炼制一炉二品灵丹,给你看看!如果在下果然能够炼制出二品灵丹,李长老就租借一间三品丹师的丹房给在下。不知李长老意下如何?”

在场所有人闻言,顿时都来了兴趣。

其中一名瘦削汉子怂恿李长龄道:“李长老!难得外事堂的王长老有此雅兴,那就给他一个机会吧!我等这些二品丹师,也好趁机在旁边偷个师,借鉴借鉴王长老的丹道嘛!”

其余人也道:“陈师兄说得对!应该给王长老一个机会嘛!哪怕炼丹失败了,也好让他们知道,我们二品丹师的名头,可不是随便得来的!那是下过一番别人无法想像的苦功的!不知背了多少丹经、药书和丹方!我们修为低,那是因为我们为清溪派贡献了宝贵修炼时间的原因!”

红袍修士连忙凑上来,以鄙视的目光斜视王猛,冷笑道:“姓王的!你要是能当场炼出一炉二品灵丹,我姓唐的敢跟你打个十万灵石的赌!如果你果真炼制出二品灵丹,我输给你十万灵石!如果你炼不出,你输十万灵石给我!不知你敢不敢打这个赌?”

旁边的梁涛见此,也心虚了,忙劝说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王师祖!二品灵丹,可不是那么容易炼制的。好多内门弟子在炼丹阁研习丹道五六年,连一品灵丹都炼不出来。炼制二品灵丹的难度,比一品灵丹不知要难多少倍。王师祖,十万灵石,不是小数目了啊……”

众人闻言,更加坐定王猛不会炼丹了,都用讥讽的目光望着王猛,好像王猛果真是来偷窃培元丹的。

见到这一幕,王猛心中暗怒。

这姓唐的如此可恶,非要跟自己过不去。必须给他一个惨痛的教训,让他长长记性,以后不要这么得理不饶人。

王猛故意做出畏畏缩缩样子,底气不足地对红袍修士道:“姓唐的!炼丹就炼丹,谁跟你赌灵石了?难道在下不会炼丹,就不可以租借三品丹房研习丹道了吗?只要本派有租借丹房的规定,在下又有功勋积分,在下就是租借了三品丹房,何错之有,难道还要你来管?”

红袍修士闻言,气焰更加嚣张了,反唇相讥道:“姓王的!你不会炼丹,还敢冒充二品丹师,租借三品丹房?你不是想偷窃培元丹,还能是什么!要是丹阁的灵丹被盗窃了,连我们都有嫌疑,都要被禁闭搜查的!基于此,我们不能同意将三品丹房租借给你!”

说完此语,红袍修士又怂恿其他几名丹师道,“各位师弟!你们说说看,本师兄的话在不在理?”

众人都七嘴八舌道:“唐师兄说的对!唐师兄说的在理!”

红袍修士闻言,更加得意非凡了,又对李长老道:“李长老!唐某的意见是,不能租借三品丹房给这姓王的!如果李长老非要租借,出了事情,可不要赖到我们头上!我们也不承担任何责任的!”

李长老沉吟片刻,也感到为难,嘿嘿笑着对王猛道:“王长老。你也看见了。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三品丹房,恐怕不能租借给你啊!”

“李长老!难道你跟这姓唐的一样,都不相信我是二品丹师?那好,我就证明给你们看看!”

王猛眉头微蹙,目光凛冽地看向红袍修士,道,“姓唐的!你赌十万灵石,太小了。你敢不敢赌五十万灵石?如果在下炼不出二品灵丹,在下赔偿你五十万灵石。如果在下炼出二品灵丹,你姓唐的就赔偿我五十万灵石。如何?”

红袍修士闻言,顿时被“五十万灵石”这个巨大的数目,给镇住了。眨巴眨巴着阴鸷的眼睛,迟疑着不敢接腔。

五十万灵石,确实不是小数目了。哪怕他是二品丹师,平时能捞一些外快,都拿不出来的。

最关键的是,他贸然拿出五十万灵石赌别人能不能炼出二品灵丹,尽管胜率较大,仍然是没有把握的事情。在清溪山,能够炼制出二品灵丹的修士,除了炼丹阁的这些人,各峰弟子中至少还有几十人。万一赔进去了,不知要多少年才还得清?

红袍修士是智力健全的人,这样的风险,自然不会能冒了。

不过,也不排除这姓王的赌他没有胆子拿五十万灵石来打赌,想吓退他。如果他不接受对付的邀约,他就不能反对这姓王的租借三品丹房了。

红袍修士眼珠子转了一转,终于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并且被自己的聪明机智激动得颤抖起来,大声对王猛道:“姓王的!炼出二品灵丹,又有何难。这样吧!你敢不敢跟我赌一把?我们俩人同时炼制二品灵丹。看谁炼制的灵丹成丹率高?成丹率高者胜!输者拿出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五十万灵石,赔偿给高者,不知你意下如何?”

王猛迟疑了一下,没有接话。

李长老见此,以略带呵斥的口气教训红袍修士道:“唐管事!你一个炼丹阁的二品管事丹师,还是老资格的管事丹师了,怎么能以如此不耻的办法,哄骗王长老的灵石呢?这可不是我们炼丹阁的正牌丹师,可以做的事情啊!”

旁边的陈姓修士也斜视红袍修士,鄙夷道:“唐管事!你是炼丹阁十多年的老丹师了。还好意思跟人家王长老比成丹率?人家只要炼制出二品灵丹,就算你输,好不好!”

在场其他丹师,却都站在红袍修士这一边。毕竟红袍修士与王猛比拼炼丹,是牵涉到炼丹阁丹师们的名誉的大事,他们自然不能帮外人了。

其中一人道:“陈管事!你如此说法,就不对了!既然王长老自己说是二品丹师,唐师兄与他比拼成丹率,也在情理之中。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万一王长老比不过唐师兄,唐师兄也不能过为己甚,直接收取王长老五十万灵石。收个二三十万灵石,表示个意思就够了!”

在场的人都看热闹不嫌事大,都道:“牛师兄说得对!既然王长老同意跟唐师兄比拼炼丹,当然以成丹率为输赢标准啊!不然,怎知谁胜谁负呢?”

然后众人都将挑衅的目光向王猛望来,想看看王猛是什么反应。

毫无疑问,在场众人都觉得,王长老肯定输定了!唐师兄赢取五十万灵石,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等五十万灵石到手,他们倒可以以出过力的由头,跟唐师兄打个秋风,借一笔灵石花花!

王猛倒也没有让众人失望,凛冽目光觑定红袍修士,冷笑道:“姓唐的!你是不是真有胆量跟在下赌?万一赌输了,那可不是小数目,那可是五十万灵石啊!不知你拿不拿得出来?”

红袍修士顿时被激怒了,道:“老子拿不出五十万灵石?老子就跟你赌定了!让你见识见识二品丹师的厉害!”

王猛点了点头,笑道:“那就好!既然比拼成丹率,一炉丹不足以定胜负。这样吧!我们每人炼制五炉二品灵丹。再比拼总成丹率。总成丹率高者胜!如果俩人总成丹率一样,那就比拼良品率!良品率高者胜!不知你意下如何?”

王猛之所以提出炼制五炉二品灵丹,是因为他明白,炼丹阁是以地脉灵火为丹火炼丹的。他以前以烈焰石炼丹。在火候掌控上,他无疑是要吃亏的。他想以前面一炉丹比较地脉灵火与烈焰石的火候差距,以便精确掌控火候,再以五炉灵丹的总体成丹率和良品率压倒红袍修士!

在靖边城的时候,他曾经炼制过几十炉二品灵丹碧云丹。最后炼制的那十多炉灵丹,成丹率和良品率都达到了百分之百。他判断,之所以能做到此点,是因为他炼丹的时候,运用的是仙药谷的秘传丹诀。

仙药谷的秘传丹诀虽然繁复,但比本派丹诀要精妙得多。毕竟仙药谷是专业炼丹的门派。对火候掌控也有独到之处。炼制五炉二品灵丹,总体成丹率胜过红袍修士,应该不是很难的事情!

万一输了,也不要紧!

他有的是灵石!

虽然输了五十万灵石,他作为二品丹师的资格,总可以确定下来了,租借三品丹师的丹房,就好说话了。

说完上面那番话,王猛毫不迟疑的单手轻轻一晃。

(本章完)